Linux
茅山风云录 回首处再看烟云 第三百四十七章 轩辕剑出定九州(完本)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九州鼎内的简云枫行功正到了关键时刻,那五爪金龙留下的地气精华在九州鼎内混沌之气的帮助下已经被他炼化地差不多,他感到自己体内的三个道胎都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浑身上下蒙着一层淡淡金光。这地气精华果然是好东西,虽然不是九州龙气的全部精华,但是光这么一点就已经将简云枫的实力由道胎小成境界直接提升至了大成境界,而且依旧是三胎同体,难怪这九州龙气炼化成的仙药能够让人白日飞升,看来这话还是有些可信的。

    简云枫闭目入定,而他的身外却又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变化。

    首先,是他怀中的那只金丝小雀,此刻正被九州鼎中的混沌之气所包裹着,身上的金光时隐时现,它依旧在沉睡,可是这沉睡和方才的昏睡又截然不同,鼻息间呼吸均匀,胸膛起伏稳健,就像是孕育在母亲腹中的胎儿,正不断地吸收着养分,迅速地蜕变着。

    还有,更加诡异的是那三皇佩剑,这三皇佩剑自失了九州龙气的气息后就停在半空一动不动,直到简云枫怀中藏着的一枚圆润透明的珠子被混沌之气包裹着飞出,这三皇佩剑才有了动作。

    这枚珠子是简云枫从天机洞中取出的玄牟珠,原本是为了压制蒋问体内的魔煞之气,玄牟珠内充斥着极为纯正的克邪圣气,但是自打出了神魔洞天后,蒋问体内的魔煞之气便能自己进行压制炼化,因此这玄牟珠也没了多大作用,便被简云枫贴身藏着,准备等事了后归还给鬼谷山洞。

    简云枫并不知道玄牟珠的来历,而且就连三百年前的鬼算子也不清楚此珠的真正来历,这珠子自古便在鬼谷山洞中,传到鬼算子手中的时候关于此珠的记载已经少的可怜,只知道是天地间一件奇妙无比的圣物。

    直到被九州鼎内的混沌之气所刺激牵引,这玄牟珠才显出了其本来的面目。这珠子静静悬浮在半空中,四周的混沌之气居然自动地退避三舍,留出一大块空地给它,玄牟珠上毫光隐隐,透明的珠子内开始幻化出各种奇妙的景象。周天星辰,山川江河,花草鱼虫……凡是天下间找得出的事物,都在玄牟珠内浮光掠影一般闪现,直到最后,玄牟珠才恢复了平静,透明的珠子内只留下了一柄造型古朴的金色长剑。而这长剑受了四周混沌之气的影响又开始变化起来,一化做三,若是简云枫此刻能看到,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这长剑幻化出来的三把剑正是他的三皇佩剑。而这三剑一出现在玄牟珠内,不远处的三皇佩剑真身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清脆嗡鸣,好似归雀还巢一般,迅速往玄牟珠飞射而来。

    三皇佩剑将玄牟珠团团围住,旋绕嗡鸣不止,似兴奋却又有些急切。玄牟珠之内也不断变化着三剑和那柄金色长剑的影像,这一幕显得极为怪异。渐渐地,四周观望的混沌之气又缓缓围了上来,将这玄牟珠给三皇佩剑包裹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灰色圆球,不住旋转变换着,蒙蒙灰气之中,金,绿,白三光时隐时现,水**融,直到最后凝成一束,隐入不见。

    简云枫终于炼化完体内最后一缕地气精华,双眼一睁,精光乍现,额头白光浮现,好像凭空睁开的第三只眼睛一般,让人不敢逼视。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件东西便是一把悬在他面前的金色巨剑,剑身上刻着日月星辰图案,缓缓流转着,剑锷上镶嵌着一枚透明珠子,剑身宽厚,重而无锋,却给人一种不可动摇的威严气势。

    这是什么?怎么好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咦?这剑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三皇佩剑哪里去了?真是古怪,这剑上怎的会有三皇佩剑的气息。

    正当简云枫诧异不解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了这剑剑锷上镶嵌着的那枚透明珠子。

    这是?这是玄牟珠!

    简云枫大骇之下,急忙伸手在怀中一抹,果然贴身收藏的玄牟珠不翼而飞。

    这玄牟珠怎的会到了这巨剑身上,这可如何是好,这珠子可是自己从鬼谷山洞借来的……不对,鬼谷山洞?天机洞?对了,这剑和自己在天机洞内见过的轩辕剑一般无二!

    轩辕剑?怎么可能……轩辕剑居然藏在九州鼎中,难怪世人都寻找不到。

    简云枫强压心头的激动,缓缓伸出手,往轩辕剑摸去,这轩辕剑居然也不闪躲,任凭简云枫将它牢抓在手里。当简云枫的手摸过那枚玄牟珠的时候,脑中忽然传来轰得一声巨响,方才的变化重新出现在他脑海。

    “原来你就是三皇佩剑。这玄牟珠里的便是你的魂魄,三皇佩剑乃是你的身体精华,轩辕剑,这真的便是轩辕剑么……”简云枫喃喃自语,神情有些茫然,轩辕剑上传来的浑厚古朴气息,让他觉得他手中握着的不是一柄旷世神剑,而是整个宇宙天地。

    就在他被轩辕剑吸引住的时候,头顶灰暗的天空忽然透过一丝天光。

    怎么回事?这九州鼎居然被人打开了!

    简云枫心中大喜,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拿着轩辕剑,朝那一缕天光飞射而去。

    鬼隐抹了抹额头汗水,看着面前被自己打开的那一尊漆黑色的三足大鼎,兴奋地整颗心脏都要从胸腹中跳将出来。他探头往内望去,却发现这鼎内灰蒙蒙的一片看不正切,这不过数丈高大的鼎内,好似藏有另一番乾坤天地,看得他有些目眩头昏。恍惚间,眼中忽然看到一道金光从鼎内往自己飞来,鬼隐双眼尽显贪婪神色,这莫不是传说中的仙药了吧?

    直到这金光到了眼前,鬼隐才回过身来,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如箭一般飞退,避过那道凌厉异常的剑气。

    “你……怎么会是你!”看到自九州鼎内脱身而出的简云枫,鬼隐惊怒异常,极北之地的众人也有些丈二摸不清头脑,西王母脸上更是惊容遍布,而那白衣女子眼中尽是茫然,盯着简云枫手中的轩辕剑说不出话来。

    “唔,这不是医仙鬼隐么,想不到今**也会来此地。”鬼隐被简云枫突如其来的剑气挑开了黑巾,显出了本来面目。

    看了看四周原地打坐的道魔高手,简云枫知道鬼隐手段,急忙用轩辕剑护住周身,不让过毒气侵入分毫,看着鬼隐冷冷道:“医仙不愧是医仙,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将那部《毒经》给研究透了。”

    “哼!莫以为我看不出你做了什么手脚,不过就算你撕了末页又如何,我鬼隐还不是一样将神毒研制了出来。”鬼隐傲然道。

    简云枫略微一沉思,盯着鬼隐瞧了半晌,笑道:“不知,简某人是该称你鬼隐呢,还是该称你……星河棋?”

    在场众人闻言面色剧变,这医仙鬼隐何时成了酆都七艺中唯一幸存的星河棋了?

    看到鬼隐脸上一样变化的惊容,简云枫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他记得千机手曾经说过,酆都七艺内的阎王愁只惧怕一人,那便是精于算计的星河棋。这只能说明,星河棋不但精通阵法算计,而且还是一个医术或者毒术高手,起码不下于阎王愁。将一切蛛丝马迹结合起来,这行踪神秘的星河棋,十有**便是阎王愁的同门师兄弟,医仙鬼隐。此刻,鬼隐能够在天下群雄面前孤身打开这九州鼎,更加肯定了简云枫的猜测。

    鬼隐面色缓缓恢复了平静,冷笑道:“不错,我便是星河棋,那又如何?哼,姓简的,九州鼎内的仙药呢?”

    “仙药?什么仙药?”简云枫故作不知。

    “少装糊涂,九州龙气被九州鼎炼化,定是成了仙药。你此刻若将那仙药给我,我便饶你不死,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鬼隐眼神一厉。

    “哦,你说的是那玩意儿,真不巧,简某方才正好肚子饿了,便将那仙药给吃了……”简云枫恍然答道,一脸漫不经心。

    “好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鬼隐怒喝一声,单手一扬,掌心飞出一篷金针,瞬间到了简云枫面前。

    “酆都七艺,该杀!”

    众人只觉得简云枫整个人都凭空消失在了原地,接着,只见金光一闪,方才还气势汹汹的鬼隐顷刻间就魂归黄泉,怒睁着的双眼满是不甘,那一篷锋利的金针不知道是飞向了何处。

    看到简云枫这一剑,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究竟是人是鬼,鬼隐好歹也是元胎境界的高手,一身毒功更是深不可测,怎么一眨眼工夫说死就死了。,难不成他真的吃了九州鼎内的仙药?

    这话骗骗别人还行,西王母和那白衣女子自然不会信,她们能看出简云枫功力虽然大增,但还未达到元神期,更不可能是吃了仙药。只是她们也很不解,为什么九州鼎居然没有将他炼化,那九州龙气到底如何了,还有,他手中的那柄巨剑,为何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心悸。

    简云枫一剑杀了鬼隐,深吸了一口气,收剑而立,静静地看着空中仅剩的两人,从容道:“两位,不知是否要亲自去里面看看?”

    那白衣女子面色一凝,没有说话,西王母这时候终于逼尽了体内的余毒,站起身子,盯着他道:“小子,本宫劝你还是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哦?那简某若是不说呢?”

    “哼,那你便是自寻死路!”西王母满脸怒气,挥手轻扬,一片碧绿色的光华往简云枫罩去。

    简云枫朗声一笑,凌空虚踏一步,手中金剑爆发出一片璀璨光芒,顷刻间就将西王母的碧玄真气击得粉碎。

    “好本事!”话音一落,西王母不再藏私,手捏印诀,胸前的昆仑镜幻化开来,从四面八方攻向简云枫。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简云枫一声轻啸,只见万千碧玉从中闪出一点夺目光华,瞬间将漫天幻象击得粉碎,只听得“铿锵”一声脆响,西王母抛出的昆仑镜居然倒飞而回,而且这昆仑镜上的光芒暗淡了不少。

    而简云枫依旧仗剑而立,傲然看着西王母。

    “你,你……你手中的是何物?”西王母摸着昆仑镜的手微微有些发颤,她第一次感到了能威胁她的东西,对方手上的金剑居然能将昆仑镜都击败,这如何教她不惊。

    “此剑,有名轩辕!”顾不得静得鸦雀无声的四周,简云枫说罢,身形一变,轩辕剑划出一道诡异剑芒,对着西王母攻去。

    “轩辕剑?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轩辕剑,九州鼎内绝不可能会有轩辕剑!”西王母惊呼一声,急忙运功抵抗,奈何简云枫神剑在手,加上神出鬼没的剑法,逼得她节节后退。

    而另一边的白衣女子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已经看出了简云枫的变化,而且她也相信了简云枫手中拿着的就是轩辕剑,因为她手中的伏羲琴受到剑气的激发已经发出了嗡鸣。这样下去,西王母绝不是简云枫的对手,她知道自己和西王母虽然是元神期修为,但是在蔽天神诀的作用下,两人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元胎顶峰境界罢了,加上能够利用一些元神期的神通,论修为和简云枫差不了多少,可是他手中还有一柄轩辕剑,和九州鼎齐名的无上神兵!西王母虽然是她对手,可唇亡齿寒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听得身后传来的琴音,简云枫头也不回,只是朗声大笑道:“哈哈,你还是出手了,也罢,今日就算你们两人联手又能如何!”

    简云枫真诀一催,身形三分,一金一绿两个人影直接往身后那白衣女子飞去,而自己依旧握着轩辕剑往西王母急攻而去。

    那一金一绿两个身影手中并无宝剑,不过两人却要比原先厉害了许多,眼中不再是一片金光和绿光,而是泛着隐隐神光。两人一上一下立定后,手中各捏一诀。

    道胎大成境界的五雷封天诀和五狱焚天诀岂容小觑,那白衣女子直感自己四周的天地元气好似炸裂一般肆虐开来,头顶乌云密布,劫雷滚滚,脚下地面却好似张开了一张漆黑色的大口,五道火焰正在不断凝聚。

    轰然声中,整个极北之地都像是要被翻卷过来,空中五道粗大的金色劫雷织成一张巨网,往她都顶罩去,而脚下,五条巨大无比,浑身燃着幽绿色阴火的火龙从地底呼啸而来,争先恐后地往她吞去。

    绕是修为高深如她,也不禁微微色变,原来就算没有了轩辕剑,这个男子也有和自己一争高下的能力了。可是在天下群雄面前,她怎能失了威风,伏羲琴起,仙音袅袅,劫雷狱火之中,一点白光若隐若现,显得淡定而又从容。

    同时,空中的四凶和青牛,也一同往简云枫攻去,不过九州鼎中却又传来一声震耳鸣叫,一个铺天盖地的金色身影拔地而起。被云机子收服,在茅山后山的九灵封天大阵中损耗了大半修为的金翅大鹏鸟再现人间。

    空中五大巨兽的身子加起来,才和这金翅大鹏鸟差不多大,四方凶兽后腿微曲,仰天悲吼,身背老君遗卷的青牛眼中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色,喉间不住低吼着。

    极北之地的风雪突然间加剧了无数倍,在场众人眼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很难看清楚空中那场旷世绝伦的大战,唯有震耳的兽鸣和嘶吼诉说着惨烈。

    终于,在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中,风雪重归了平静。

    简云枫面色惨白,两大分身都被他收回,可是握着轩辕剑的手依旧坚定。西王母一脸茫然,手中的昆仑镜却已经碎成了两半。那白衣女子气息也有些凌乱,老青牛又变回了原先大小,回到她的座下,只是浑身伤痕累累。地上躺着三具凶兽的尸体,唯有那穷奇不知了去向,高空中,极眼望去,一道金色身影在九霄云端不住盘旋着,肉眼看不真切,只能依稀听得几声鸣叫。

    风雪甫定,那白衣女子沉沉一叹,轻轻拍了拍牛背,那老青牛不甘地抬头看了一眼,终于踏云而去。

    西王母依旧呆立,看着手中的昆仑镜茫然若失,她已经能够感觉到四周气息的变化,昆仑镜破裂,天劫之下,她又将如何保存。

    她身后的波斯教母神色复杂地看了简云枫一眼,起身上前扶着满脸呆滞的西王母和那瑶池九女离去。一脸惊慌的夏巧玲正要追上,却感到背心一凉,一柄闪着银光的锋利匕首透胸而过。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回头看去,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面目残缺的灰衣人,那一双沉静的双眼为何这般熟悉……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