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爱难言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秋天了,园景又是一番不同风貌,随季节而展办的艳黄花朵在凉风里交错摇曳。他仔细俯看花的纹理和枝叶,叫不出它的正确名字,本想一笑置之,想起了那双从没在心头抹灭的眼睛,他向前走了几步,对前方弯腰忙着裁花的男人问道:「这花的名字是什么?」

    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扬起浓眉,「金叶黄槐,是如意告诉我的,怎么突然有兴趣了?」

    他但笑不语,温和许多的眼神掠过掩不住的惆怅。

    「还是找不到方菲?」

    他接过方斐然手里的花篮,淡淡地说:「带我去看她的画,我从没见过成品。」

    方斐然笑着颔首,率先走在前头。「告诉她弟弟了吗?」

    他摇头否认。如何开口?我弄丢了你亲爱的姊姊,我甚至不知她落脚何处,是否别来无恙。我是个失败的丈夫,请原谅我——

    他说不出口,只能粉饰太平,谎称方菲到外地度假去了。

    「左转,办公室在这边。」被引领在廊下行走,左转一间半掩的房间就是餐厅的办公室了,他仰首张望,右斜方墙上人眼的一幅水彩画就是方菲的画作。

    他瞬也不瞬盯着,眼眶逐渐潮湿。「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特别对方菲好?」

    方斐然并肩站在他身边,挑了挑眉,「任何和你在一起的女人,都不会太好过,方菲是好女孩,谁都看得出来,对她好一点并不为过。」

    他勾唇哂笑,「多谢指教,你倒是很清楚。」

    「你总是以为,从你眼里看出去的才是正确的,有能力管理一间冷冰冰的上市公司不表示懂得人生的一切,如果我是方菲,我也会离你离得远远的。」

    「对不起,请再说一遍!」为何这话和方菲说的如出一辙?

    「不是吗?你大概没说过你爱她吧?也不会对她承诺什么吧?自由心证的事,你应该没什么兴趣做才对。说你不浪漫吗?我不这么认为,你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损失罢了,付出就有可能受伤害,或得不到回报,计算报酬率这么熟练的你,当然也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在爱情里受伤害,所以你宁可控制自己的感觉,你说,方菲会好过到哪里去?我不是在对她好,我是同情她,竟遇上了你,所以有机会,我和如意都很愿意为她多做一些。景先生,你了解方菲吗?你看过她画的每一张画吗?你知道她最渴望的是什么吗?如果没有,又何必奢求在她生命最后一刻,看着她离开?」

    他静静聆听,无意出言反驳。再说,干涩的喉头可能令他辞不达意,且方斐然这一番话,使他再度回想起之前童绢对他说过的话——

    ……你知道她怕黑,却总让她一个人晚上守在大屋,不愿让帮佣在家陪她过夜;你知道她想听你说爱她,却从不肯开口;她想要有孩子,你也不答应。你为的都是自己,也许不和你相爱,她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心不禁在悸动,他勉强停止追溯,指着画道:「画可以给我吗?」

    「这一幅如意很喜欢,还有其它的——」

    「我只要这一幅,请方太太割爱。」那一片似锦玫瑰园,他在里面吻了方菲。

    「公司最近状况如何?」方斐然边拿下那幅画边问。

    「不过是一间冷冰冰的公司,还能有多大变化?」他自嘲着,把画拎在手上,「谢谢你。」转头直接走出办公室。

    方斐然目视他的背影。这男人没变得多有礼貌,言谈间颐指气使的习惯仍在,只是一旦笔直看进男人的眼里,就能看见底层最逼真的一面——男人再也不一样了,而这不一样的代价,竟是永久的离别换来的!

    ***  bbscn  ***  bbscn  ***  bbscn  ***

    车子快接近住处那条街了,王明瑶心跳愈来愈快,盘算愈来愈难下决定,她索性望向车窗,瞥见他的侧脸会让她鼓不起勇气,她只要开口就好,简单一句就够,比面对客户时展现口若悬河的功夫还简单,只要一句,她反复在心里默念——

    「是这一条巷子吗?」

    普通的询问竞令她吓了一跳,她及时回神,忙答:「对!第二栋楼就是。」

    车子稳妥地停在公寓大门正前方,他按开门锁,礼貌地向她道别:「早点休息吧!这件案子让你辛苦了,星期五见!」

    解开安全带,慢吞吞推开车门,右脚跨出车外,暂停了动作,她抱紧公文匣,咬咬牙,终于进出了演练了无数次的台词,「如果你还不累,想不想上去喝杯咖啡?」

    多么尴尬的安静!她却不敢再开第二次口,也不敢观看他的表情;多么艰难的一门学问,她永远捉摸不清正确的表白时机。在一个男人失去妻子半年后,心房有没有足够空间容纳一份新的感情?

    他突然微笑,拍拍她的肩道:「你忘记了?我已经结婚了,如果让方菲知道我到女同事家喝咖啡,一定不会开心的。谢谢你的好意,王律师。」

    他在她下车那一秒,目睹了她错愕又失望的神色,加足了马力驶离这条静巷。

    今天司机请假,少了谈话对象,回家的路途异常漫长,他只好开得更快,预期将接到五张超速罚单,数不胜数,最后他放弃了计算,但求缩短无边寂寥的路程,直抵大屋。

    回到家,他学起方菲,点亮每一盏灯,充足的光线可以将一部份萧素驱赶。这屋子的确太大了,或许他该搬家才对,搬到市区的景怡苑去,那是方菲名下唯一的财产;她把股票全转给他了,独独忘了这层单位,这项决定应该会让她很高兴吧!

    他走到沙发旁,蹲了下来,从一堆堆印刷精美的儿童绘本里随手挑了一本翻阅,每一本都是他请李秘书花了功夫搜罗来的,全都是她历年来付梓的画作,他想从这些可爱的插画里认识她。以往他从未能从工作中完整抽离去关切她,好好问一问她各式各样的问题,她的过去、她的喜好、她的梦想……都太迟了!

    他慢慢直起膝盖,环顾空荡无声的每个角落,她行走跑跳的婷袅身影历历在目,他扯除了领带,抑制日久的激愤终于倾巢而出,他握着拳,仰头对着屋宇呐喊——「是不是只要说我爱你你就会回来?再让我看你一眼看你一眼——」

    层层叠叠的回音在空中起伏震荡,可惜全都不是答案。

    ***  bbscn  ***  bbscn  ***  bbscn  ***

    纽约州,克里夫镇。

    飘雪了,在他预期之外,他以为会延至下周,这世界的天候再也说不准了。

    租来的休旅车暖气出了问题,他始终感到寒气与他为伍,一件轻便的羽绒衣抵挡不了趁隙而入的冷流,无法再开下去了,他得让体内凝滞的血液活络起来。

    前方最闪亮的招牌就是克里夫小镇上新开张的购物超市,睽违了一年的小镇,似乎更热闹了些。他原本想飞车略过这个小镇,直接到父亲的挚交李士凡宅邸的,这次拜访没什么特殊的理由,他对单独到陌生地旅行兴趣缺缺,只是需要离开原有的生活透一口气,景恒毅生前置下的宅子在同一州,算是顺路造访故人。

    不得不停下来喝些热饮,他绕过了旧有那家出过劫案的超市,拐个弯到下一条路口的新超市,不为了尝鲜,是不愿在寒冷的此刻上旧地勾动旧事。

    新超市的确大,吸引了邻镇不少客源,光洁刷亮的地板和丰富多彩的货品相映成辉,没有需求,他不会停步闲逛每一区的小走道,眺望一番指示招牌后,便直接走到熟食区里的小吧买杯热咖啡。

    装杯后原想外带上车,左边一排钉靠在落地玻璃窗的简易长条桌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靠过去,隔着玻璃窗观看外面的雪景。傍晚七点多,街灯俱亮,轻若细羽的雪片慢慢铺设白色街道,路上人车不断,周末的欢乐情绪蕴藏在轻快的谈笑和步伐里。他聚精会神凝望着,蓦地涌起一股小小的愉悦,想象中,有人也会和他一样,对这场初雪投以欣悦的注目,甚至趴在窗前目不转睛,再雀跃地邀他同赏小镇冬日的一天——

    小吧又多了几个买热饮的顾客,他转身起意离去,却听到罕有的中文口音在背后响起,属于年轻男性的高扬嗓音——

    「喝杯热可可吧!不喜欢?咖啡?不可以,昨天才破例让你喝了一杯,就可可好了,不然只有热牛奶喽——」

    像是在自问自答,也像在进行手机通话,他不习惯冒昧地层现好奇心,从玻璃映照的依稀影相中找寻说话中的东方男性。

    男子侧靠着吧台,身影修长挺直,穿得不多,运动夹克绕了条围巾就是上身的仅有衣物;依偎在男子臂膀的女子同样是东方人,和男子高大的身形相比显得娇弱许多,女子穿得较多,毛线帽下是男性般的削薄短发,身着白色长摆羽绒大衣,女子还戴了手套、绒毛耳罩,加了条鹅黄色围巾,遮蔽下半脸。

    「到那边坐一坐,我去买些菜,别乱跑,马上回来喔!」男子细心叮嘱,语气极尽呵护。女子接过热饮,乖顺地颔首。

    他会心一笑,正想结束观看,女子却踱步走来,与他擦肩而过,在长条桌旁坐了下来,只喝了一小口热可可,就把它摆在桌上,引颈看着外面渐人佳境的雪景。

    这个小动作使他停住迈开的脚步,试图从玻璃反射中看清女子的容貌,但女子忽然低下头,从随身背袋里拿出十寸多的素描本子和一枝铅笔,开始画起入眼所见。

    他微愕,深知没可能,还是驻足在女子背后佯装不经意地探看。

    女子画得熟极而快,没多久功夫街景的轮廓已大致浮现,她十分专心,大概觉得围巾碍事,随手一拉便将围巾摆在旁边座位上。

    他想再向前多靠近一点,怕女子察觉,又止步不前。

    轮廓画完再描绘细部,需要细致的笔触,厚暖的手套形成了不便,她随之除去右手套,丢在围巾之上。

    他移动位置,想端详女子的手指,她忽又停笔,缩手撑住下巴思索,仍然戴着手套的左手则往前摸索,可能想再喝一口热可可,但心不在焉没瞄好距离,指尖触及杯身,整杯碰倒在狭窄的桌面上,杯盖脱落,可可热烫的汁液迅速淌出,大量滴落腿面,女子只顾护住素描本,来不及抽身,他反射性冲过去拉开她,顺手在吧台抓了一叠面纸,覆盖在她烫着的大腿上。她没有呼痛,也没有惊喊,压紧腿上的面纸后,抬起头以手势向他道谢,他挤出客气的微笑俯看她,与那张脸正面相逢,女子原本尴尬感激的表情在望见好心人的长相时瞬时消散,深幽的大眼眨也不眨,在他的五官问到处游移,像是处在极大的困惑中。

    他冻结了快要出口的寒喧语,热气一秒内涌上眼眶,一把抓住女子没有戴手套的右手,熟悉的触感重回空虚日久的掌心,他低唤了一声:「方菲——」

    所有的祈祷在这一刻应验,他欣喜若狂,张臂就要揽住她;她相反地面露惊恐,往后跃开让他扑空,疾奔而逃。他楞了愣,确信没有看错人,启步直追。

    白色的身影在货架通道间游窜,左拐右弯,不曾歇脚,她一面仓皇地张望男伴的踪影,不时撞上多部横亘在走道的推车,引起不少侧目,他在后方脱口道:「小心一点——」

    追逐太危险,他快速绕向另一头,准备迎面拦阻她,果然她没想到这一招,在转弯处让他伸手一勾,勾进怀里,一被抱实,她挣扎推打,不肯就范,不知情的旁人惊异不解,相继问道:「没事吧?在吵架吗?」

    他回以无奈的歉语:「不好意思,我太太在闹脾气。」

    为免没完没了的推拉,他心一横,右臂挟住她腰身,左手制住她乱挥的手腕,朝出口方向拖行。她用脚跟的摩擦力抵在地板,令他移动得相当费力,他不禁激动质问:「这是为什么?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到底是为什么?你就不能——」

    「放开我姊姊!」

    肩头被有力的掣住,他不得不回头,旋即一怔,他遇上了一双和方菲一模一样的的黑眼睛。

    ***  bbscn  ***  bbscn  ***  bbscn  ***

    他很少有等待的经验,掌管公司后更是如此,他多半让别人等待,也早已习以为常。

    现在,他算过了,从坐下的第一秒起,他等待了三个小时又二十三分钟,却甘之如饴,丝毫没有不耐烦或一丁点火气,微微的不安是有的,这很正常,当他对一件事的结果没有超过七成把握,却又不能放手,不安便会占据整个思绪。

    五分钟后,那道紧掩的白门终于有了动静,他立刻站起来,迎视走向他的年轻男子。

    「姊姊不肯见你。」方宇垂眼,显得很为难。「她希望你回去,不必等她,她在这里静养很好。」

    「方宇,我是她丈夫,不是外人,为什么要拒绝我?」不安化为激动,声量就大了些,方宇不知所措地叹口气。

    「对不起,姊夫,当初骗了你。姊姊一再坚持,如果她的病情一旦恶化,她想在亲人身边静静过去,不想被干扰,」

    「……亲人?那么我是什么?」他压抑地问。

    方宇缄默,清秀的脸孔顿时罩上忧伤、不舍和迷惑,苦思良久,才决定启口,「姊姊说,她什么都不能给你,她只能留给你最好的回忆。她说你以往说得对,人不必有太多承诺和誓言,我们都不能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算爱情能到天荒地老,命运却不见得允许彼此相随到白头,誓言只会加深遗憾,留下痛苦。她还说,你没对她承诺过什么,所以不欠她什么,她拥有过的已足够,而她——就算没有这场病,也不是个称职的妻子。她一向不能为你做什么,甚至留下一男半女,不过,幸好没有孩子,这一段婚姻,不会留下太多痕迹,你还是可以回复以前的日子,相信不会太难才是,她说——」吞了吞口里的苦涩,方宇看着他,「请让她选择爱你的方式,她希望你记忆里的她,是健康时的她,不是病榻上的她。」

    这一番字字柔情万千的表白,像一把把利刀直刺他的心,他眨了眨眼皮,眨掉过多的水气,他浅浅一笑,对方宇道:「她是这么说的么?请老实告诉我,她现在的病况如何?」

    「她现在在我实习的医院里持续治疗,动过一次手术、几次化疗,是我医学院的教授动的刀,恶性细胞转移的情况暂时受到了控制,生活逐渐正常。姊姊很配合,教授对她有信心,不过您也知道,这阶段的病没有百分之百的愈后,她若能不受打扰,对她是比较有利的,稳定个几年,才能谈未来。」

    他苦笑两声,「原来你已经是个医生了?很抱歉,我一点概念都没有,方菲能受到你的照料,我就放心了。」多年来,他何曾将目光投注在这对姊弟身上?如果稍有了解,何需空等至今,各自追悔?「我答应你不会再打扰她,能不能也请你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让我再见她一次,好好道别,这个机会应该给我的,对吗?」

    方宇立即一脸犹豫,瞥了几眼那扇卧房门,下不了决定。

    「十分钟就好,我保证。」他强颜镇定说眼,「有你在,她可以受到很好的保护不是吗?」

    终于勉为其难地首肯,方宇走到那扇门前,替他拉开几寸宽,示意他进去,「别让她激动。」

    他以眼神回应,轻脚踏进她的空间。

    房间不大,但光线十分明亮,布置温暖多彩,空气中飘着淡淡花香。患病没有改变她对色彩的喜爱,她坐在窗沿,俯首在膝上的画纸上有力的涂抹,专注到像在发泄,他屈蹲在她膝前,她才稍掀眼睫,注意到来人并非方宇。

    她瘦了一圈,尖下巴让脸蛋更显单薄,但大眼炯亮有神,气色不算差,化疗后新长的发不够长到遮耳,室内不戴帽子,她像个瘦弱的小男生,形貌有几分可爱却透着忧郁,此时她恢复了平静,不再闪躲他,但亦不泄露心绪。

    「别担心,我不会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可不可以?」

    她不置可否,抿着唇静静注视他。

    「在说话之前,能让我抱你一下吗?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有方宇在,我得礼貌的先问过你,对不对?」

    她突然笑了,并没有表示意思,见她不拒绝,他鼓起勇气,向前环住她,小心翼翼地,怕她不适。她被动地倚在他怀里,接触时颤了一下,之后便安静没反应,让他实现这个温存的拥抱,感受他剧烈起伏的呼吸。

    「谢谢你。」他笑着松开她,声音不很连贯。

    她表情微有异样,转开视线。

    「这次来美国,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你不用担心这个不期而遇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不论到哪里,我一直是想着你的,你——没有亲口和我说再见,这是你唯一欠我的,我不是说过吗?我不喜欢别人赖帐。」

    她呆了一秒,动手就要在画纸上落笔,他抽走她的笔,摇摇头。

    『你可以用手语,不必迁就我写字,我现在看得懂。至于你欠我的,我现在还不想向你要,我是个生意人,讲求投资利润,三十年后,我再考虑连本带利向你讨回,所以,现在不必急着说再见。』

    她目瞪口呆,眼睛泛潮,盯着他修长的双手,刚才那些话,他字字句句皆以手语完成,他为了她特地学会手语?如果再也见不到她呢?

    他趋近审视她,故作讶然道:「我好像快吓哭你了?别怕!刚才是开玩笑的。其实,欠债的人是我,我欠了你一句话,我为人一向不赖帐,所以现在就想还给你,免得将来连本带利还你时害我破产。」

    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以手语回应——『那就说吧!不说也不要紧,我不是地下钱庄。』

    「你是。给了我短短一段婚姻生活,我却得还你一辈子思念,不是高利贷是什么?」

    她别转头,掩藏动容,稍后比画道:『你想说什么?』

    别开的脸被他扳回,拇指抚过她细白的面颊,四目紧密相对。

    「我爱你,比你想象中更早,也比你想象的深,到现在为止仍是进行式。看不见的未来我不习惯夸口,但这一刻——还在爱你的这一刻,想为你做许多事,你肯不肯?」

    一片只有呼吸声的静谧,在冬日的光线下充满着流动的生气,她的黑眸晃动了很久,才定着在他脸上,微微噘唇——「说了不只一句。」

    「是啊!其实欠的比这些还多,你让我慢慢待在你身边还吧。」

    她低下眼,拉开高领毛衣,微提颈,让他看见喉部三公分的粉红色伤口——『我无法给你保证,一年、两年、三年……没有人知道,我不想看你失望。』

    他端详伤口,轻轻吻了未淡化的疤一下,疼惜地问:「方家的女人都一样,只问给予吗?」

    她再一次惊异。他笑着点头:「我见过雁青阿姨……你和她不一样,结局也不会一样,你不是保险公司,我不需要你的保证,我只要看见你,无论你坐着、站着、躺着都好,只要你快乐,我得到的安慰就难以想象了,其它的,不必烦劳你去做,李秘书一向做得比你好。」

    她两手已经抬起,两声有礼的敲门声中断了谈话,方宇走了进来,轻声提醒,「姊,要休息了吗?」

    她看着景怀君,那几秒的耽搁悬挂着他的心,他在她眼里看见了千言万语,有信心能说服她,但她意外地点了头。

    强大的失望袭上他的面庞,几乎要掩盖了他的笑容,但他说话算话,绝不为难她脆弱的病体,勉强挺身站起来,他对方宇道:「麻烦你了。」

    方宇摇头,「不麻烦,她是姊姊。」

    最后一眼总是很难,他俯身吻一下她的额头,不拖泥带水让彼此难受,转身利落地离开。回去后,他再慢慢想办法,他一定有办法的,只要她好好活下去。

    还未走到大门,她追了上来,手里拿着他遗留的随身提包。

    「差点忘了,谢谢。」避免太多的眷恋,他低垂着目光接过提包,发现她紧拽着不放手。「怎么了?」

    『没什么,借我参观一下。』她以手语解释,她无意间摸到了内容物特殊的轮廓,引发了小小好奇心。

    他没弄懂她的意图,她已滑开了拉链,探手取出一张裱框过的小尺寸画作,以为是他随兴在旅游途中买下的不知名作品,翻成正面一瞧,小脸傻住,隐忍了好半天的湿意终于夺眶而出——那幅玫瑰园的水彩画作!

    她镇静地将画放回提包,递还他,两眼直盯着地毯。

    他等了她好一阵,她没说话的意思,他再也没理由逗留了。

    手覆上门把,另一只纤白的手竟也跟着覆上来,阻止开门的动作。

    『你明天还会来吗?』泪光中,她笑着舞动指头。

    他重新拥住她。

    ***  bbscn  ***  bbscn  ***  bbscn  ***

    她怕冷,却坚持要在屋外透透气,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两只大眼,踢着路边的积雪,一边跳跃、一边呵着气。

    在外面活动,让她感到自己和正常人一样,呼吸着不带药味的空气。

    随意顾盼着覆盖一层厚雪的松林,眼角余光扫到了一点颜色,她矮下身,掰开一块石头,歪着头细瞧一朵孤零零挣出头的黄色五瓣野花,开心地绽出笑靥,指尖情不自禁地抚触嫩稚的瓣纹,新生的力量仿佛源源传输到体内。

    有人从背后搂住她,气味很熟悉,她直起腰,一脸粲然。

    「谈完了?」她指指医院。

    「不是谈完,是听完,听医师的训。」景怀君故作懊恼。「他很难理解有人可以忙到不管老婆大半年的。」

    「对不起。」她双手合十,虔诚地致歉。

    「是该怪你。」他搭住她的肩,面向停车场,「所以我给你机会补偿,把身体养好再说。走吧!快赶不上约了。」

    「去哪?」

    「看房子,找个离医院不太远的房子,送你方便。」

    她乍然停步,表情郑重。「你该回去了,公司不能不管,我住方宇那里很好,不用再买房子。你忘了?我怕住大房子。」

    他认真盯着她刻意放慢的手语,会意后抱紧她。「那就照你的意思做,住方宇那里。公司的事我会安排妥当,你不必操心,等你一切都稳定了,我们再决定住哪里,这一段时间我想最好是天天能见到面,一星期勉强可以接受,一个月就太离谱了——」

    她拉拉他袖管,比出「二」的手势。

    「两个星期?」他陷入思索,是个难题啊!真想把她缩小放进口袋里随身携带。「可以考虑看看……还是太久了一点,十天怎么样——」

    她笑睨他,净听着他说话。她从没设想过有这么一天,他会陪着她话家常,把他从下列入行程表的琐事当作大事般思量再三,并且不时征求她的意见。她暗地里向上苍祈祷,如果这场病能换得一颗真心,请延长她的拥有年限,她不后悔失去声音和健康……

    「你还没回答我,你觉得把李秘书调来这里陪你这主意怎么样?他胖成这样,应该不怕冷,把他的脂肪分一些给你就好了……」

    她脱去手套,执起他的手,在凉凉的嘴边珍爱地吻了一下,紧偎着他,走向不远处那辆反射着日光的座车……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