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恶魔大少 第11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错愕

    别哭,

    亲亲宝贝,

    分离只是暂时,

    就为了即将重逢的喜悦,

    吮去你颊上的泪,

    等待我再次的归来。

    隔天还不到中午,雪婷就焦急地在房里等著季远办出院手续。

    身後的门被打开,她弯下身提起脚边的小行李袋。

    「季远,我们要快点,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他没有回应她,雪婷也不以为意,快速地走向他,却一头撞进他怀里。

    雪婷错愕地抬起头,却直直的对上一张愤怒得几乎扭曲的恶魔脸。

    她惊骇地一步步往後退,盛凌风却一步步地逼近她,直到将她逼到死角。

    「好呀!你非但敢逃,还敢跟人私奔!」盛凌风咬著牙挤出话来。

    他的额头青筋暴现,双眸进出火花,一张脸却骇人地青白,活脱脱就像个自地狱来的恶魔。

    雪婷吓得浑身发抖,连声音也被吓跑了。

    「你竟然敢给我偷汉子!」他怒吼出声。

    「你……」她想回骂他一句,但已被吓破了胆的她根本没有那个勇气。「我跟你又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而且我跟季……」她用发抖的双唇嗫嚅著。

    「给我闭嘴!」他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发飙地猛拍了一下她身边的桌子。

    这一回,雪婷不但魂飞了,连魄也散了,脚一软,随即瘫倒在地下。

    盛凌风粗鲁地拉起她,拖著她便走。

    雪婷像摊软泥似的被他拖至门口才蓦然惊醒过来,瞧他一副想杀了她的暴怒模样,想来这一去,她可能会尸骨无存。

    「不,不要,我不跟你去!」她死命地抓住门框。

    「你放不放手?」他暴喝。

    「不要!」她回避开他杀气腾腾的眼眸,小声地坚持,「我要在这里!」

    「在这里等你的姘夫来?很好!」他自牙缝里进出森寒的字眼,「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姘夫的下场!」

    「你想对他怎样?」雪婷慌得连声音都变了调。

    「你说呢?」他俯下身来,让她瞧清楚他脸上的阴狠。

    他想杀人!她可以肯定他有这样的想法,这令雪婷骇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天啊!怎么办?昨晚她跟季远解释了公司可能撑不下去的原因,却保留了盛凌风玩弄她的那一段没说,季远就已经气得当下就想跑去找他理论,最後被她好不容易劝了下来,若让他们两个一碰面……

    不,斯文的季远怎么会是这个恶魔的对手?她还清楚的记得他徒手就能扭断人家的两条手臂,而且这个恶魔一点也不像会是个将法律看在眼里的人。

    「我……我跟……跟你走!」要死就死她一个吧!反正从那一晚起,她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罢了。

    眼见她一脸从容就义的样子,冲天的怒火马上让盛凌风红了眼,以几近会捏碎她的力道握紧她的手臂,直至看到她疼得冒汗才蓦地放开手。

    「我现在不想走了!」他冷骛阴沉地道,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他知道,自己若再不离她远点,他怕会失手掐死她。

    她竟然敢为了维护她的姘夫而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

    在他怒火高炽的瞪视下,雪婷吓得浑身发抖,本能地躲到离他最远的墙角。

    为什么他一副活像个来抓奸的丈夫的模样?又为什么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见到他,她的心仍然会痛?他的出现,就像是在她仍淌著血的伤口上,狠狠地再挖一个洞,血淋淋的,痛彻她的心扉。

    难道,痛苦就永无止境吗?

    「你还晓得怕?晓得怕,却还敢逃?而且还是跟男人一起跑,你当真不要命了是不是?」他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紧。「在跟我上床的这段时间内,你根本也在上他的床,是不是?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他一拳捶在茶几上,桌面上的东西立刻跳得老高。

    「我没有!」雪婷激烈地否认,随即凄然地别开头。他怎么可能会了解她的心,了解她爱他爱得心痛、爱得无法自拔……

    罢了!她的爱对他而言根本没有意义,她只不过是他报复的一颗棋子罢了!

    「我……我不知道我爸与你妈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相信他一定是带给她很深很痛的创伤,所以,你才会这样为她报仇,如果能令你好过一点,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的伤痛也是一辈子的……」说到这儿,她声音略带不稳,飘远的空洞眼神没注意到盛凌风的眸中有一道光闪过。可是到了此时此刻,她仍旧不得不求助於他。

    她吞咽著喉间那份难堪的苦涩,继续道:「父债女偿,如果你认为我所得到的……痛,还不足以抵消你母亲所受的苦,你要再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请你别让我爸妈知道这件事,可以吗?」公司面临倒闭的局面,就已经够他们受了,她不想再加深他们的忧伤。「还有,你不要伤及无辜,我跟季远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盛凌风阴晴不定的黑眸上下打量著她。「他是怎么个无辜法?」

    「我和季远从小就是邻居,又同是家中的独生子女,所以常常一起玩,感情就像兄妹一样。」

    「有人会带著妹妹私奔的?」他冷笑。「为了他的安全,你倒是费尽苦心啊!」

    「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们也不是要私奔,我们只是要去美国找汤姆士先生赔罪,顺便跟他商量一下,是否能请他看在以往合作的份上,把我们不能准时交货的违约金降低一些。真的,你要相信我!」她著急地说。

    「你干嘛这么紧张?」他眯起眼,「难道你想掩饰什么?」

    「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想看,以温氏现在的情况,我怎么可能丢下它让我爸去收拾这个烂摊子呢?还有,」雪婷深吸了一口气,用较和缓的语调说道:「我自出生那天便认识季大哥了,如果真的会产生感情,也不必等到今天,我只是不想因为我们家的事连累了无辜的人。」

    室内陷入一阵沉默,盛凌风仍然眯著眼看她,仿佛想看穿她是否有说谎似的;而雪婷则无力地坐在原地,话已说尽,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再说什么。

    沉默中,传来敲门声,门随即被人推开。

    季远一进门便看见盛凌风,顿时怒气冲冲地质问:「你还来干什么?你害小婷害得还不够吗?」

    昨晚,她说起盛氏不会遵守口头协议的缘由时,那含泪忍悲的模样,和她这段日子来的异常,他一眼便猜出她是被盛凌风给欺负了。

    他转头看见窝在墙角,缩成一团的雪婷,登时更是火冒三丈。「你这混蛋!你又来欺负她了!」他冲上前揪住盛凌风的领口。

    「你凭什么替她出头?」盛凌风终於正视他了,语气森冷地问。

    「凭什么?凭我看著她长大,凭我疼她一如我的妹妹,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你!」季远挥起的拳头被雪婷握住。

    「季大哥,算了,我们还得赶去机场,快走吧!」

    季远恨恨地放下拳头,狠狠的瞪了盛凌风一眼後,才拉著雪婷离开。

    「你们不必去了,货昨天已经下船,我直接帮你们送到美国去了。」

    他的话令两人立即停下脚步,双双回首愣愣地望著他。

    季远首先反应过来。「为什么?」

    盛凌风没有回答,只是将仍呆站著的雪婷拉进自己的怀里。

    季远狐疑地看著他这个充满占有欲的举动,蓦然有一丝顿悟。

    「昨天晚上起,商场上便盛传韦氏的财政不稳,这事可是你出的手?」

    盛凌风抬起头回视他。「没错!另外还有一份他们做假帐的证据正送往当局,不出三天,韦氏父子不但会债主临门,还得吃上官司。」这是他忙碌了一整天的结果。见季远一脸释然,他继续道:「我要单独和她谈谈。」

    「你们慢慢谈吧!我会叫清洁工人两个小时後再来收拾房间。」季远与他交换了一个男人间的了然眼神,便微笑著离开,临走前还细心地帮他们锁上门。

    季远离开後,盛凌风俯下头睇视著仍然呆愣著的雪婷。

    「小傻瓜,你没话要问我吗?」他她的嫩颊,轻松惬意地笑了,跟刚才的火爆样子判若两人。

    雪婷乌黑的眼瞳迟滞地转动了一下。「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不是要报仇吗?为什么反过来帮她报仇?她都被他给搞糊涂了。

    他拥著她在沙发上坐下,星眸炯炯地定在她的脸上。「你说呢?」

    雪婷别开头,良久才想到唯一的一个可能。「因为那天晚上你害我差点没命,所以你内疚了,就放过我一次,还帮我们搞垮韦氏,当作是补偿,对不对?」可是,她死了不是正好称了他的心吗?

    盛凌风失笑。「我干嘛要内疚?又不是我在你的车上动手脚的。」

    「要不是你朝我大吼,我才不会……」

    「既然你认定是我的错,那好吧!搞垮韦氏的事就当作是我对你的补偿好了。」实情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的动了他的女人!

    这小妮子不是太天真,就是撞车撞坏了小脑袋,居然在认定他一心只想找她报仇的同时,还认为他会对她心慈手软!

    他捏住她的下巴,柔声问:「昨晚为我哭了一整晚?」他爱怜地摩挲著她红肿的双眼。

    雪婷默不吭声地想别开头,却挣不脱他的掌握,只能眼睁睁地看著他的唇落下来。

    当他温热的唇碰上她的眼皮时,雪婷蓦地惊醒过来。

    「不要!不要!」她死命的挣扎,呜咽地喊著,「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不要!」她破碎的心再也承受不了。「你可以骂我,甚至打我……但不要……给我虚假的温柔……没什么比这更……更残忍的了……呜……」

    「嘘!嘘!」盛凌风圈紧她。「别哭!乖,别再……唉!」她悲切的哭声和无法掩饰的脆弱令他的心都拧痛了。「是我不好,对不起,可以吗?」

    这恶魔般的男人会道歉?雪婷霎时愣住了。

    「回魂了吗?准备好听我说了?」等了好半晌,盛凌风才轻点著她的鼻尖问道,然後好笑地看著她傻傻地点头,又温柔地为她拭乾泪痕,才缓缓接下去。

    「其实,我从未主动想过要为我的母亲报什么仇,因为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未婚就怀了我,嫁给我父亲才一年,就开始红杏出墙,而对象就是你父亲,然後……她的男人就从来没有断过……她有过数不尽的男人,对著我父亲时,却仍声称她爱他,而在我十三岁那年,她便带著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跟男人跑了。」

    这是他首次在她面前显现出落寞的神色,雪婷被他的神情震慑住。现在她终於明白,他为何会那样鄙视女人了,而且也了解他为何会有那么大的猜疑心,原来全都是因为童年的阴影。

    「可是我不能说我一点也不怪你父亲,所以,当知道你们面临倒闭时,我是乐见其成的,不过,那晚你引起了我的兴趣,让我临时改变主意,但是,我拒绝相信你竟然会挑起我的情绪,於是,就为自己找了个便利的藉口,藉复仇之名……想要证实你跟我所认识的女人没有分别……

    「然而,在整个过程中,你对我的影响力却越来越超出我的预料,我从不曾嫉妒过任何人事物,但我却极端的嫉妒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甚至为此而严惩你,而且,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心疼你,想要呵护你,然後,我开始想要将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知道你的身体抗拒不了我,可是到後来,得到你的身子已经不够满足我,我还想要你的心,那种永远不会变的心!我要你死心塌地的爱我一辈子、陪我一辈子,而在此同时,我仍故意忽视自己对你的那种特别的感情。

    「当那天你告诉我你爱我时,你不晓得当时我有多震撼,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的心早就失落了,而这个认知却……吓坏了我,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找过你,因为我陷进前所未有的矛盾里,不动情而拥有你是一回事,可一旦……」

    雪婷替他接下去,「一旦你也动了情,你便害怕你的爱会被辜负,你害怕我会像你母亲那样,是不是?」

    盛凌风点点头,张开口正想说话时,却被他打断。

    「你知道吗?你实在是很可恶!」雪婷气红了眼。「如果我能选择的话,我一定不要爱上你!」

    盛凌风脸色一变,随即又笑开了。「这么说,你也是不能克制地爱上我了?」

    「哼!你霸道兼野蛮,又差劲,最可恶的是,你竟然视我的爱这般的不值钱,你根本就不曾相信过我是真的爱你,才会认为我会见一个爱一个!」说到最後,她又委屈地掉下泪来。盛凌风睁大眼看著她撒泼,可到最後,在见到她眼泪鼻涕一起来时,只能没辙地叹口气。

    「乖,不要哭了。记得吗?以前每回你哭,我都会凶你,那是因为你一流泪,我的心便跟著痛,其他女人的眼泪从不曾带给我那种感觉,所以我……」他越哄她,她就哭得越厉害。「小雪,不要哭了好吗?我心痛得难受哩!而且,我又没说过你会见一个爱一个!别哭了,乖!」他不舍得再凶她,只好一味的柔声哄著。

    「你有!你认定我就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雪婷边哭边捶他。

    这会儿谁才是霸道兼野蛮啊?这小蛮女竟然将他的话扭曲得这么离谱。

    「不是,其实在心里,我知道你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只是……」他停顿了数秒才接下去,「爱得越深,便越害怕会失去……你明白吗?」

    她抬起头,梨花带雨的玉容绽出一抹喜悦的笑颜。「凌风,你能明白我的心情了吗?在我爱得深怕会失去你的同时,我如何有能力去爱别人呢?」

    盛凌风惊讶了好半晌後,才宠溺地骂道:「好呀!你这鬼灵精,竟敢戏弄我!」他温柔地舔去她的泪,极尽缠绵地吻住她……

    他竟然真的爱她!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一刻啊!雪婷一脸幸福地将双手绕上他的颈子。

    「我霸道兼野蛮又差劲吗?」蓦地,他放开她,眯起眼紧盯著她,声音也危险而低沉起来。

    不过,雪婷才不怕他的恶势力呢!只见她坚定地点点头。

    盛凌风板起脸死瞪著她「不知悔改」的小脸,不禁气结,索性横蛮到底,「你是我的,就得一辈子习惯我的霸道兼野蛮和差劲!」他自裤袋里掏出一个戒指套进她纤细的手指,然後说:「嫁给我!」语气非命令,当然也谈不上是请求,只是纯粹宣布一项他已决定的事实。

    这算不上求婚的求婚方式,教雪婷一下子傻了眼,半晌才气嘟嘟地说:「我才不要呢!」

    一生才一次的求婚耶!他竟然一点也不罗曼蒂克!弥漫在她心头的喜悦硬是被他的横蛮弄得有些不甘愿。

    「你说什么?」盛凌风闻言,脸色泛青,但随即又柔下声来,「小傻瓜,我当然不会再像往常那样待你了,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的爱你、疼你!」

    他的温柔一向令她无力招架,雪婷抬起水眸凝睇著他。「真的?」

    「当然,不要质疑这一点,小雪。」他温柔地深深吻住她……

    环绕在他们身边的是一片金光灿烂……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