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皇上的弟妹 第2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流金殿内烛光溢彩,檀香浮动。

    身穿浅金色龙袍的龙御天坐在暗红色的书案后,专心致志地批阅著面前堆起如小山一般的奏章。朱红笔不时劲力落下,他如剑的眉峰渐渐开始聚拢在一起,一股凛冽之气也立刻从他的星目里射出。

    “刘泰,限你半个时辰内,将宇文浩那小子给朕押进殿来。”他将朱红笔扔在书案上,端起书案上的琉璃杯。

    “遵旨。”刘泰是龙御天的贴身近侍,也是整个央华宫的内侍官,掌管宫里大大小小的内务,也一直跟随在龙御天身侧。

    “这茶为什么这么凉?”龙御天摔碎了手里的琉璃杯,厉声呵斥。

    “奴婢该死!”大大小小十几个宫女同时跪下,负责流金殿庶务的女官更是吓得全身发抖。

    “皇上,魏涛将军求见。”殿外,传来通报之声。

    “全部都给我下去!”龙御天大手一挥。“让魏涛进来。”

    “臣魏涛给吾皇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魏涛解下自己的佩剑,大步流星地走进殿里。

    “起来吧。”龙御天冷哼一声,双眸如箭地落向他最信任的臣子之一。“朕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皇上。”魏涛紧抿了一下嘴唇,看起来面有难色。“向紫桑小姐是宫里大司乐向简之女,已有婚配。小姐要嫁之人是……是七王爷。”

    龙御天的身体微微前倾,怒光瞬间凛冽。“七王爷又如何?”

    “皇上!”魏涛掀起袍缘,直直跪下。“这门亲事乃由慧太妃亲自为七王爷下聘,就等向小姐年满十八后娶进王府,她是七王妃的不二人选。如今婚事已近,朝野内外也都已得知,就等七王爷出使雀南国归来,婚礼就将举行。”

    “魏涛,你是想告诉朕,朕要把这个绝世美人带进宫里,是万万不能的?”龙御天那双沉如墨星的双眸里射出冰寒之光。

    “微臣不敢。”魏涛低头叩首。“微臣只是想恳请皇上三思,伦理纲常,是我龙溪国立国之根本,也是皇上向来倡导……”

    “这句话不像你一介武夫说得出来的。朕知道你和宇文浩是同袍好友,这番话他教了你多久?”龙御天龙颜微怒。“朕是怎么交代你的?不管她是什么人,三日之内,朕要你将她带进宫里。难道他宇文浩的话,比朕的话还重要不成?”

    “皇上!”向来只会服从命令的魏涛显然不知应如何接话,只能长跪不起。

    “既然与皇弟先有婚约,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能不给弟弟面子。”龙御天靠回他的龙椅,一抹邪魅的笑意从他深邃的双眼里掠过。

    魏涛悄然抬头,看著自己的君王,有所期待。

    “朕要下诏,册封她为忠贵妃。择日立刻举行册封大典,朕会让她风风光光地嫁进宫,绝不会委屈了她。”龙御天扬起他尊贵的嘴角,高高挑起他锐利的浓眉。

    魏涛顿时脸如死灰,震惊不已。

    “朕要让宇文浩替朕拟诏,并由他这个御史大夫亲自去宣诏。朕要让天下人明白,朕要的东西没有人可以与朕争,也不能与朕争。即便是朕的亲弟弟也不行。”龙御天面无表情。

    “这……实在于礼不合……”眼见皇帝心意已决,魏涛深知他的脾气,也深知此事无法挽回。然而作为臣子,他却不得不继续劝阻。

    “魏涛,你跟著朕有多久了?”龙御天的眼神看似慵懒地扫过眼前的侍卫长。“什么时候起,你认为你能够说服朕改变心意?”

    “魏涛从未如此想过,也不敢这样想!”魏涛身体倏地绷直,对于他的君主,他很清楚的明白,他会在谈笑间置人于死地。

    “你要知道,朕是天子。对朕忠心是所有臣子该有的表现,即使是朕的皇弟也不能例外。朕让宇文浩去宣旨,就是为了堵住所有士大夫之口,也为了让那些想用伦理纲常来束缚朕的臣子们明白这个道理。”龙御天带笑的眼神里揉入冷酷无情。

    原本龙御天是要将向紫桑带进宫,册封个才人或者婕妤即可。却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事居然还生出这些事端。

    他要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还是如此美丽的女人呢?

    他愿意稍稍地用点手段,也为了让自己的皇弟不至于太过失去颜面。册封她为“忠贵妃”,一来可以让众臣与百姓明白向紫桑对于他的重要性,二来也是为了提醒他的皇弟必须对他“忠心耿耿”。

    若是这样,还有人胆敢忤逆他的决定,那么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不论对方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抑或是他的亲弟弟,或者……还有那个先皇的女人,慧太妃。

    他要让他们深深明白,谁才是他们的主人,谁才是龙溪国唯一的帝君!

    央华宫位于璘阳城正中,整个宫廷的建筑群规模宏大、巍峨壮观,更体现“中正无邪”的对称格局,突显帝王的绝对权威与无上荣耀。

    从宫门一路进入内廷,所见殿宇全都雕梁画栋、金玉交辉、琉璃铺瓦、汉玉为阶,雄伟瑰丽、美不胜收。

    由于龙溪国现任君王德武帝龙御天对于美丽的事物异常喜好与执著,因此在他统治下,比起前代富丽堂皇的央华宫,又更加的壮丽华美,极富巧思也极度奢华。

    可以住进央华宫,应该是所有龙溪国女子的梦想,从此以后登上龙门,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还能惠泽全家老小,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更何况,龙御天的凛凛英姿、俊逸神采,早已传遍中土大陆,魅力更是无人能敌,传闻最坚贞的天宫玄女都会因为他的容貌,而甘愿留在他的央华宫内,与他朝夕相伴。

    今日,就有这样一个让人艳羡的幸运女子——向紫桑,还未被选入宫就已破格册封为“忠贵妃”。贵妃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六宫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谓荣宠至极,光耀万丈。

    龙溪国的贵妃册封大典盛大而隆重。首先,向紫桑在宫里大卜丞的带领下,前往三神殿祭拜宗庙与诸神。

    而后,她又在三神殿内的祈天池里沐浴净身,穿戴上“御见”的礼服,并手捧金盆,上置代表贤良淑德之四样信物——丝线、玉碗、银锭、书册。

    坐上皇轿后,向紫桑在尚仪女官的带领下行至中宫,于中宫殿内拜见六宫之主的李皇后。

    龙御天的正妻李皇后,是当朝宰相的女儿,在龙御天被册封为太子前便与他成婚,却一直未曾生育,身体也很羸弱多病。

    此刻,她身穿皇后朝服端坐在中宫殿的凤椅之上,面无表情,令人敬畏。

    当向紫桑手捧四信物缓缓走进殿里,她的绝世姿容就让列队在两旁的六宫妃嫔们颜面失色,虽都不敢窃窃私语或者面有妒意,但注视的眼神也还是充满了不善。

    向紫桑依照宫廷礼仪,单膝跪地,双手将四信物高举过头,对皇后行礼。

    李皇后沉默地凝视了她良久,略显病容的脸上似掠过一抹愤然。显然,李皇后也知道向紫桑原本与七王爷定有婚约,皇上居然为了她而不顾伦理纲常,可见向紫桑在皇上心里的地位有多么重要,而她娇媚的容貌也令李皇后深感危机。

    半晌之后,她才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尚仪继续典礼,但并未让向紫桑起身。

    尚仪依礼宣读册封金册上的内容,而李皇后则用凌厉的目光咄咄逼人地盯住向紫桑。

    向紫桑一直高举金盆中的四物,久跪于地,直到金册宣读完毕,也未能起身。

    金册宣读完后,举行典礼的尚仪又开始宣读六宫妃嫔必须遵守的“宫训”。

    向紫桑依旧长跪于地,高举的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冗长的宫训足足宣读了有半个时辰,之后,按理应该由皇后亲手将代表贵妃身分的册印交给受封的贵妃,贵妃便可坐于皇后下首,接受六宫妃嫔、宫中女官、最后则是内廷待诏与宫女们的依序觐见。

    “本宫今日身体劳累,典礼的其他事宜便一并从简吧。”李皇后却只是带著挑衅与蔑视的表情看向向紫桑。“忠贵妃,本宫会命人将册印和封赏送到你宫里。”

    说完,皇后就在尚宫尚仪宫女太监们的簇拥下,踩著莲花步,昂首挺胸地走出了中宫殿。

    皇后一走,册封大典便终结,其他妃嫔、待诏、宫女们也鱼贯而出,竟无一人想要去关注依然跪在地上的向紫桑。

    “忠贵妃,请移步景丽宫。”直到主持典礼的尚仪来到她身边。

    向紫桑的双腿早已跪得毫无知觉,收回双手的刹那也因极度虚弱无力,而将手里的金盘摔在了地上。

    金盘落地,发出清脆刺耳的声响,在空旷的中宫殿里回响著,四样信物自然也跟著同时落地,玉碗更是摔成了两半。

    “哎呀,这可真不吉利……”一旁的尚仪发出幸灾乐祸的惊叹声,却并未伸出手去搀扶她。

    “我在宫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贵妃娘娘摔碎象征吉祥的玉碗呢,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三神保佑,希望不要有什么祸事发生才好。”被选派来伺候向紫桑的尚宫嬷嬷,也跟著说出嘲讽的言语。

    这些宫中女官看到了皇后对待新贵妃的态度后,也赶紧竞相仿效,半点也没把新来的贵妃放在眼里。

    向紫桑听到了她们犀利的言辞,却依旧是一脸平静到极致的漠然,看著地上摔碎的玉碗,她的眼神却好似飘荡在未知的某处,显得空洞与无觉。

    从她进宫以后,这样的表情就一直伴随著她,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法撼动她的情绪。

    她用绵软无力的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尝试了好几次,才最终站起身。见她起身后,尚宫嬷嬷这才姗姗来迟地走到她身边,不情不愿地扶住了她的右手。

    向紫桑抬起她的芙蓉玉面,用冷如霜雪般的表情面向殿外的灿烂阳光。

    夏季的龙溪国,总是湿热多雨,闷热难耐的。

    然而,在她的周身却散发出如严寒腊月的冰冷之气,让靠近的人也都感到不寒而栗。

    对于向紫桑来说,成为皇帝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她的愿望,也更不想要什么贵妃头衔,住进什么景丽宫。

    当宇文浩前来宣旨的那个时候,是她十八年来最恐怖的经历,甚至超越了那天在龙源谷遇到黑熊袭击的夜晚。

    那一天之后,她的生活就完全被颠覆了。父亲终日浓眉深锁,家里的几位姨娘也终日以泪洗面,哭喊著家门不幸。

    那一天起,她就不曾上街,因为不敢去面对他人异样的眼神,不敢去听到别人议论挞伐的话语。

    她要怎么去面对她以后的人生,要怎么在这可怕的皇宫里生存下去?一入宫门深似海,更别说像她这样背负著骂名与指责,违背了伦理纲常后进宫的女子了。

    好女不事二夫,更何况她先是许配给了贤亲王,现在却又要接受皇上的临幸。她竟如此无奈地接受自己的人生,如浮萍一般软弱无依。

    环顾她身处的寝宫,床前红烛高照,帷幔层层叠叠,焚香炉里飘出淡淡兰麝,华贵的摆设错彩镂金……

    然而这一切的奢华精致,都无法引起她一丝一毫的兴趣。若这一生都要被困在这个金玉环绕的牢笼里,没有自由,没有未来,那么她宁愿跟著一个人浪迹天涯,御风而行。

    “侠士,你说错了。我们之间不会再见面,也不能再见。”此时此刻,她想起的人不是家人也不是贤亲王,竟是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救命恩人。

    当时的她为了要嫁进贤亲王府而悲伤,谁知她真正的命运却比她想像中还要悲惨数倍,甚至永无天日。

    面对著满室金碧辉煌,想到自己曲折的际遇,想到那个狂放不羁的男子,向紫桑暗自神伤而终于垂下泪来。

    这是她入宫后第一次落泪,第一次打开紧闭的心扉,感受到那彻骨的伤痛。

    “爱妃,为了何事而伤心?”重重帷幔之外,传来了一道低沉神秘、邪魅性感却也异常熟悉的狂妄轻笑。“难道是不想嫁给朕当贵妃不成?”

    帷幔被尚寝女官掀起后,龙御天踏著慵懒的步伐踱进屋内。

    向紫桑错愕地扬起泪眼,整个人都仿佛石化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你……你是……”向紫桑手里的锦帕掉在地毯上,美眸里的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无法遏制地不停滚落,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悲伤。

    “娘娘,还不快拜见皇上?”一旁的女官小声提醒。

    “皇上?”颤抖著声音,她本能地跪下行礼,脑海里却还是一片空白。

    “爱妃免礼。”龙御天走到她身边,伸手就将她拉了起来。

    如此举动,蓦地让她想起真龙祭那晚,在龙源谷里遇险时的情景。

    那么,她所嫁的皇上,难道就是那夜的侠士?

    “原来你就是……”呢喃自语中,她混沌的头脑才逐渐清醒。“臣妾该死,竟然直呼皇上……”想到了宫廷礼仪,她想要跪下。

    龙御天的嘴角噙著兴味盎然的笑意,牢牢握住她的手。“爱妃若再要多礼,朕可要生气了。”

    美人在前,他细细欣赏她的柳眉杏眼、明眸皓齿,眼里几点泪珠盈然,更是平添了楚楚动人的柔媚与娇羞,让人怜惜疼爱。

    “臣妾失礼,请皇上见谅。”向紫桑好不容易才止住自己声音的颤抖,遏制住了不断狂躁的心跳,只是惊愕依旧停留在双眸里。

    “也难怪你会失礼。”龙御天戏谑一笑。“朕早就说过我们一定会再见,朕从来不曾食言。”

    她立即扬起双眉。“臣妾……没想到……竟然就是皇上……”向紫桑此刻是真的心烦意乱,神思无措,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是惊是喜,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突然而来的意外。

    她一直感到困惑不解,为何皇帝会突然间要立她为妃,还强抢了自己弟弟未过门的媳妇呢?她父亲只是个乐官,沉心于音乐里而不能自拔,他们家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实在是没有理由让皇帝违背伦常的娶她为妃。

    向紫桑带著三分怯意和三分悲伤,盈盈然地抬起泪眼,静静瞅著眼前这个狂放傲慢又俊美得不可思议的皇上,也是她现在的夫君,龙溪国的君王德武帝龙御天。

    “所以,皇上就是因为那一天,才……不顾我和七王爷的婚约……”她蓦地咬住嘴角,暗自责备自己。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原本孤寂愁苦的心情,在发现自己所嫁之人竟然是他后,竟莫名的感到激动,甚至还有些庆幸。

    “爱妃刚才为何哭泣?”龙御天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纤腰,语气温和而随意。

    然而,向紫桑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在他轻柔的话语中,她可以察觉到情绪的波动。

    “皇上。”她莫名的心绪紧张。“臣妾是为了……”向紫桑内心挣扎不已,是要对他说实话还是敷衍了事。

    “爱妃但说无妨。”龙御天的嘴角依然在笑,但笑意却冰冷了一些。

    “臣妾原与七王爷订有婚约,虽未嫁进王府,却也算是贤亲王府的人。如今又做了皇上的妃子,为此臣妾内心非常惶惶不安,生怕成为皇室败坏伦常的罪人。”她一咬牙,心口儿莫名的颤动过后,就闭起眼把什么都说了出来。“臣妾感叹自己的境遇,所以才会悲中从来,也不知要如何面对这样的改变……”

    “今天皇后在册封典礼时给了你下马威,是不是?”龙御天挑起眉梢,眼神凛冽地扫过她染满哀愁的容颜。

    向紫桑全身一僵,小心地张开眼,却不敢对上他那双可以穿透人心的利眼。

    “皇后娘娘只是身体不适,并没有给我什么下马威。”她的身体战栗了一下。

    龙御天放开了她,走向珠玉点缀的柏木暖床,眼神促狭地扫过床榻。

    “在这央华宫里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朕。除了朕以外,爱妃不应去在意其他任何人。但是这宫廷里的礼仪却不得不去遵守,爱妃可明白?”

    “臣妾明白!”她低眉垂目,静立一旁。

    “这般最好……”他慵懒中带著三分凌厉的目光,扫过她苍白的脸色。“爱妃,朕有些累了……知道你现在该怎么做吗?”

    “是……”她颤抖得如风中落叶,柳絮般单薄的身体不住摆动。“臣妾应该伺候皇上更衣,还有……还有入寝……”

    “那你最好动作快一些,朕向来没什么耐心。”龙御天转过身,精烁的双眼里射出冰冷的光芒。

    向紫桑不知所措地后退半步,却又立刻疾步上前。她看著眼前的龙御天,他和那个在龙源谷里救她一命、并和她谈笑风生的男子有著一样的容颜和气魄,却又有著不同的疏远还有让人胆寒的冷淡。

    他娶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看著眼前浑身散发出尊贵气势又冰冷无比的男子,她真的感到困惑不已。他是因为喜欢上她了,才会不顾一切地违背礼教娶她为妃吗?

    为何她却没有这样的实感,为何她的心会觉得空荡荡的无所依凭?然而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他有何必须要娶她进宫的理由。

    “刚才那些话,朕就当作你初入宫廷,并不习惯,所以可以当成没有听到。日后若再让朕听到类似的话……”一抹肃杀的凛冽从他冷酷的眼里掠过。“那后果不是你和你的家族可以承受的。”

    咬紧樱唇,她的内心浮现出片片凄凉。

    他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午夜侠士,而是龙溪国最至高无上的男人!眼前的他与她心中的他,无法重叠。

    “你必须记得,从今日起你就是朕的妃子,是朕的女人。如果你心里还想著什么贤亲王,那就是对朕的不忠。”当她颤巍巍地走近他身边,开始替他更衣时,他语气冷静而平缓地说著,好像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一般。

    向紫桑的心脏一阵阵紧缩,心跳也早已紊乱到超出了负荷的能力。她感到呼吸急促,也感到头脑晕眩而紧张,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的话……

    “你还要牢记,天下都是朕的,所以你也是朕的!”当她替他除去外袍时,龙御天突然握住她的手腕,闪烁出鬼魅光芒的深邃黑眸探进她心底。“况且,你并不是个遵守伦理纲常的女子,要不然也不会在嫁人前,还对其他男子动心。”

    “皇上……”胸口仿佛被他狠狠捅了一刀般的痛,杏眸里更充满狼狈与恐慌。

    “若你真的那么在意伦理纲常,又怎么会和一个单身男子共乘一骑,还躺在他的怀抱里享受不已?”龙御天霸道地将她压倒在暖床上,梭巡的目光充满了君临天下的气势还有占有欲。“你刚才伤心的泪水是因为我娶你违背了伦理纲常,还是因为你怕被一个好色的皇帝困在这深宫之中,无法自由自在,也不会再有机会见到龙源谷偶遇的男子了呢?”

    红潮布满向紫桑全身,双颊更是红若芙蓉,灿若春桃。可是她黑白分明的盈水双眸里却浮现出羞愧与自责。

    他完全说中了她的心事,将她的浅陋还有淫荡完全暴露。这一切的遭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她不曾去到龙源谷,不曾遇到他……那么她就不会让自己蒙羞,让家族蒙羞,甚至也让贤亲王蒙羞了……

    “爱妃,你注定是朕的女人,知道为什么吗?”龙御天微微撑起身,以手背抚摸著她肌理细腻的脸颊。“因为朕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夺到手。不论用什么方法,不论过程如何。”

    向紫桑面对著眼前狂肆邪佞的君王,一股寒冷从身体里爆发开来,缓缓变成了恐惧。不,他并不喜欢她,他只是想要占有她,掠夺她!

    “你只要乖乖地听从于朕,只要时刻牢记你是朕所拥有的女人,朕绝对不会亏待你。”他邪肆的手指刷过她不停颤抖的樱唇,并且沿著唇缘微微画圈。

    龙御天毫不费力的就撕碎了她的罗衫红裙,丝毫没有怜惜的动作也吓坏了兀自颤抖的向紫桑。

    “记得吗?我对你说过,总有一天我需要你对我涌泉相报,看来就是这个时候了。”他那深邃如冰潭的双眼里闪过占有的狂野,也宣告了他掠夺的开始。

    那一夜,她从少女变成了贵妃,那一夜起,她的身体和她的心都烙印上了龙御天的名字,从此以后都不再属于她自己。

    她更深深的明白,这个男子并不珍惜她、爱护她。她只不过是他众多女子中的一个,在他心里不会占据一丝一毫的分量……

    而她这一生,都会埋没在这深宫里,成为众多没有名字的,皇帝的女人……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