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男欢女不爱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三个月后,台湾澎湖

    艾凡极力的压抑住那股强烈想吐的感觉,勉强自己面露微笑的把药的用法向病人详细解说了一遍,然后等病人离去后,才把休息的牌子挂上大门。

    她无法想像自己是如何熬过这九十多个日子,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从威尼斯回来后,便很快的在台北找到工作,然后在一个月后,她赫然发现自己竟怀孕了。

    噩梦再度纠缠着她,而且是一个难以忘记的噩梦。

    她曾经试着找医生打掉她,但是,等她上了手术台后,她竟然后悔了!她不能扼杀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即使他(她)是不受欢迎的。

    几番挣扎后,她决定留下他(她)。

    由于她是在大医院工作,她怕自己未婚怀孕引来同事之间异样的眼光,她决定辞去工作,远离台北,找一处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把孩子生下。

    就在她决定离开台北的前一个晚上,来了一名不速之客艾梅。

    '你怎么来了?'她一直以为艾梅还留在威尼斯,甚至已和达尔结婚了,嗅!

    达尔,她心日上好不容易才不再流血的伤口再度被撕裂开来。

    '人家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艾梅似乎忘了她们在威尼斯引起的不悦,'怎么像个二愣于似的,不请我们进去坐吗?'

    当她说到'我们'时,艾凡才发现艾梅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身后正站了一个个子矮小,但外表看似忠实的男人,他的年纪比达尔还大些唉!又是达尔,为何总是无法将他的记忆给割断呢?

    '这位先生是……'她好奇的看向艾梅。

    '克强,'艾梅亲密的挽着男子的手臂,'我来为你介绍,她就是我唯一的妹妹艾凡;艾凡,他叫张克强。'

    '你好。'

    '张先生,你好。'艾凡还是很好奇艾梅为何要带这么一个陌生男子来见她,该不会又想使什么诡计一吧!

    '什么张先生,'艾梅纠正她说:'克强可不是什么陌生人,我就要和他结婚了,你该改口叫他一声姊夫。'

    '你要和张先生结婚,那达尔'

    艾海轻咳地打断她的话,似乎有意不让张克强知道有关达尔的事,甚至还找了个借口把他支开。

    '克强,我忽然想吃酸梅,你到巷口的商店去帮找买。'她的媚功男人无法抵挡。

    '好,我马上去,'张克强像是接到圣旨般,很快的离开。

    '艾凡,还不快请我进去,怀孕的人是不能站太久的。'

    '你……'天哪!艾梅怎么知道她怀孕了?艾凡的心跳漏了个节拍。

    艾梅大刺刺的走进屋内,当她见到里里陈旧又简陋的布置时,嫌弃的皱起眉头。

    '这地方怎么住人?'她的目光发现放在一旁的皮箱,'怎么,你要搬家了?'

    '是的。'她不讳言的直说。

    '你要搬去哪里?'艾梅问。

    '搬到南部,那儿有间医院聘请我为他们工作。'她并不是随口胡诌,只是她也尚未知道自己会在何处落脚。

    '那真可惜,你就不能来参加我和克强的婚礼了。'她佯装一副惋惜的模样。

    '你真的要和张先生结婚?'

    '什么真的假的,我都怀孕了,再不快点举行婚礼,肚子很快的就会凸出来,届时大个肚子穿礼服有多难看。'

    '你……怀孕了?'原来她刚才说怀孕的人是她自己,艾凡吁了口气,看来艾梅并不知道她也怀孕的事。

    '是呵!有什么好奇怪的,'艾梅露出个阴险的笑,'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张克强的,而是达尔的。'

    如青天霹雳般,艾凡跌坐在椅子上。'你怀了达尔的孩子?'

    '是。'艾梅十分肯定。

    '那你为什么没叫达尔娶你?'

    '这……本来他是想娶我的,是我自己拒绝了他。'艾梅面不改色的说着天大的谎言。

    '为什么?'

    '因为他不喜欢孩子,所以我只好找了张克强当冤大头,不过,孩子生下后,我就会和他离婚,我还是会回到达尔的身边。'艾梅信誓旦旦的说。

    艾凡真替艾梅感到可悲,更气愤达尔不肯负责的行为。想想,她还真是幸福,至少她没让达尔知道孩子的事。

    这时,张克强已买了酸梅回来,艾梅也终止了她们的之间的对话。

    '克强,艾凡要到南部去工作了,她不能参加我的婚礼,我真的好难过,她是我唯一的亲人……'艾梅的惺惺作态令艾凡感到一阵反胃。

    '艾凡,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出席艾梅的婚礼。'张克强诚心的邀请她。

    '我很抱歉,可能会令你们失望,'她实在无法看着文梅欺骗这么一个敦厚老实的男人,但又无能为力,只好祝福他,'姊夫,祝' 你' 们婚后生活美满、幸福。'

    '谢谢。'张克强心满意足的带着艾梅离开,离去前,艾梅仍不忘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艾凡一眼……

    夜深人静的午夜时分,四周一片寂静,达尔一个人站在书房的阳台,狂欢烈酒。

    他放眼城堡的四周,花团锦簇,富丽堂皇,但是,他却感受不到一丝愉悦,他的心像被掏空似的。

    大空一轮皎洁无瑕的明月,令他忍不住想起艾凡,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如此想念她?达尔不停地自问。纵使他用尽方法放纵自己甚至想找别的女人来取代艾凡,但,他还是失败了。

    在过去的岁月中,这是从不曾发生过的,可是他却无法放下自尊去找她,因为他还无法原谅她对他的欺骗。

    '借酒烧愁愁更愁。'黄烈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这么想她,就去把她找回来。'

    '不!我不会找她回来,我讨厌爱慕虚荣的女人。'他对她说过的话一直耿耿于怀。

    黄烈对他的说法完全不赞同,'我才不相信艾凡是你所说的那种女人。'

    '是她亲口承认,我亲耳听到的,你做什么!'他咆哮着。

    '是,也许我见识的女人没你多,但是,我绝对相信艾凡。'

    '你这么为她说话,是不是她也诱惑了你,你和她也'

    '去你的!'黄烈当下立刻朝他挥了一卷,重重的将他打得连退两步,'亏我们是好兄弟,连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要不是碍于你是我的好兄弟,我真的就去台湾追艾凡,而且不计一切得到她。'

    '好啊!你去呀!那种女人满街都是,如果你再欢穿我丢掉的破鞋'

    '达尔!'黄烈气不过他对艾凡的鄙视,揪住了他的衣领,毫不留情的接他。

    '我要揍醒你,你太可恶了!'

    '来啊!你以为我会打输你吗?'他正无处发泄心中的愤怒,两人像未经开化的野蛮人扭打成一团。

    顿时,城堡内一片混乱……

    '艾凡,你想吃什么?'叶迪杰的声音叫醒了陷入沉思中的艾凡。

    '叶医生……你说什么?'艾凡收回思绪,注视着她的老板。

    说来她也真该感谢上天的帮助,她原本只是想到澎湖散散心,谁知就在小镇上看到叶迪杰招聘护士的征人启事,她原本也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应征,没料到他竟二话不说的录用了她。

    他开的这间诊所是小镇上唯一的小型医院,他几乎不以营利为目的,倒像在行善似的,往往只收一点药费,有时遇见家境不好的病人,他不只一毛不收,还拿钱资助他们。

    所以,小镇的人都很喜欢叶迪杰。

    他年纪轻轻的,居然肯放弃繁华都市的热闹生活,甘愿来到这么一个偏远的小镇当医生,令许多人很好奇。

    由于他平时私生活十分低调,小镇的人除了知道他是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外,其余的就都不知道了。

    但是,小镇上只要家有年轻女孩的妈妈,都很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当'先生娘'.

    艾凡来这儿工作也有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也看到不少人前来说媒,但叶迪杰都丝毫不为所动。

    年纪轻,又有良好的家世背景,又是个医术精湛的医生,没理由不想结婚。

    所以就有人开始揣测他是不是曾经遇到感情挫折。

    '我是问你,我要去买便当,你想吃什么口味的?'叶迪杰笑看着精神不大集中的艾凡。

    '我吃不下,谢谢。'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害喜状况竟是现在才开始,她近些日子胃口奇差。

    叶迪杰沉思了一下,终于开口道:'怀孕的人就算胃口再差也要勉强多吃一些;否则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你是个护士,这些基本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叶迪杰一语道破,让艾凡感到震惊,她一直还没开口对他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没想到……

    叶迪杰淡淡一笑,'别意外,我是凭医生的直觉发现到的,你不介意我这么坦白吧?'

    '你会开除我吗?'她怕他会嫌弃她将带给他的不便。

    '我为什么要开除你?'他似乎很吃惊,'你为我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你不了解我的为人吗?'

    '可是,我一开始就没据实以告,我'

    '我相信你有苦衷。'他十分体谅她,'当初你在资料上填了未婚,你很坦白的,不是吗?'

    '谢谢你的谅解。'她由衷地感谢他。

    '只是我担心'

    '担心什么?你是不是怕我会造成你的不便?如果是这样,我明大就走。'她很识相的,虽然明知自己已无处可去。

    '艾凡,你别这么激动,行吗?'叶迪杰转身倒了杯开水给她,'我是个男人,我什么都不怕,但你不同,加上这小镇又小,民风保守,我怕大家会对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其实就算在思想开放的都市里,未婚生子还是会引来别人的好奇。

    '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早做好心理准备,我不怕别人的指指点点。'

    '你有勇气承担一切我不担心,可是,你想过孩子吗?孩子会长大,他以后会有什么感受?'

    '我……我没有后路可退,'她便咽地说,'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标准的鸵鸟心态。'他叹了口气,'你找过孩子的父亲谈过了吗?'

    '他不要孩子。'她是从艾梅口中得知的。

    '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叶迪杰为她打抱不平,'可是,我仍认为得想个方法保护你和孩子不受伤害。'

    他的好意,她心领,只是目前什么方法也没有,她只有自求多福了。

    '我有一个提议'叶迪杰欲言又止,'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接受。'

    '叶医生,你想说什么?'

    '我们结婚!'他的话震得她的脑子当场无法运转,他……开什么玩笑?'我是很正经的。'

    '不!我不能嫁你。'她怎么会答应这么荒谬的提议,况且她不会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结婚的。

    '冷静一点,艾凡,我希望你把我的话听完后,再做决定好吗?'

    终于,叶迪杰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自己一直不敢结婚的原因

    '我是个无法传宗接代,给女人幸福的男人!'

    艾凡再次震惊得久久无法言语。

    '在美国求学时,我曾有一个相识五年的女友,我们已谈论婚嫁,甚至连订婚的日期都定好了,或是,就在我带她去挑选戒指的那天,我开的车竟然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我和我女友双双受了伤被送进医院,幸运地,我们都捡回一条性命,后来我的女友完全康复,可是,我却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难道没有方法可以医治好吗?'她问了蠢话,她知道这种病是没有药可以医的。

    '我的父母也很急,我们几乎寻遍了名医名至试过很多方式,但都没有用。'

    他十分沮丧的说。

    '你的女朋友就是因为这样而离开你?'她可以明白他此刻的心情有多痛苦。

    '不,她起先不肯离开我,甚至坚持要跟我订婚、结婚。'叶迪杰眼中闪烁着泪光,'我也一度挣扎过,但在她的真诚的折服下,我们订婚了。'

    '后来呢?'

    '没想到她的真爱宣言言犹在耳,但订婚后,她却变了!她背着我交了新的男朋友,我告诉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下来,但是,她更是得寸进尺,公然在我面前和其他的男人我受不了,我崩溃了,我终于领悟到我不能再和她在一起,于是我决定和她解除婚约。'

    艾凡咬着唇,无法找出可以安慰他的话。

    '我相信你一定很爱你的男朋友,要不然也不会在他不肯要孩子的情况下,仍要生下孩子对不对?'

    她苦笑了笑,如果他知道当初她也曾有过要孩子的念头时,他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不想再提起他。'

    '对于我的提议,你可以仔细的考虑一下,我绝不强迫你做决定,只是俗话说的好,有缘才相逢,也许你我有缘,所以让彼此认识,即使做不成夫妻,我们也会是好朋友的。'

    他的真诚深打动了艾凡的心,也让她坚决的意志有所动摇……

    黄烈真的是毫不留情的痛揍了达尔一顿,平时的达尔是不可能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但是那一晚,他喝得醉醺醺的,根本不是黄烈的对手。

    他被打得浑身是伤,却一点也不觉得痛,反而高兴的狂笑。

    他疯了!这是城堡所有仆人对他的一致看法。

    但是他没有,只是他太高兴了,黄烈终于打醒了他。

    他要去找回艾凡,他爱她!就算她是个爱慕虚荣、浮华的女人,他还是爱她。

    他从不知道爱竟有这么大的魔力,可以不在乎对方是什么样的女人。

    于是他想尽方法寻找艾凡,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获知艾凡的消息。

    '祝你很快把文凡带回来,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黄烈在送机时给他这样的祝福。

    '放心,这世上没有我掳获不了的女人。'他夸下海日。

    '你最好别太自大了,把人带回来再吹墟吧广黄烈泼了他一盘冷水。

    '要不是我就要登机,你一定要为这句话付出惨痛代价。'他故意握紧拳头,在黄烈眼前晃了几下。

    '想打架,我随时奉陪!'黄烈也不甘示弱的晃晃拳头。

    两人相视而笑。

    催促登机的声音传来,黄烈拍拍好友的肩膀给他打气。

    '别教我失望!'

    '你等着当我的伴郎!'他信心十足地走进海关,随后,他要寻回他的爱…

    微凸的小腹再也隐藏不了小镇里所有人的眼光,虽然他们什么也不问,但是,总有几个喜欢嚼舌根的村妇,纷纷将孩子的父亲是谁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

    渐渐的,有些人把矛盾指向叶迪杰,甚至有些人开始背后批评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过,有些热心的人会当着他的面,暗示他快给艾凡一个交代。对于各种状况,叶迪杰并没有任何不悦,反而表现得十分平静,倒是艾凡,对自己给他带来的困拢而感到忐忑不安。

    于是她决定悄悄离开。

    可是她才走到院子,叶迪杰马上拦住了她。

    '你打算就这么一走了之?'他的口气很不悦

    '叶医生,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真的不想拖累你,你没必要为我背黑锅。'

    他摇摇头,'我没有生你的气,但,如果你真的就这么走了,那我岂不是得背负不负责任或更难听的恶名了吗?届时,我也得离开这里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除了道歉,别无方法表达对他的歉意。

    '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我真的不想让你走。'

    '可是我不走,别人会怎么看待你?我不想害你成为罪人,错不在你。'她激动的流下眼泪。

    '别这样,'他握住她的肩,'你会影响孩子的,冷静下来。'

    '早知道会如此,我真该'她的心里好矛盾。

    '接受我的提议吧!'叶迪杰温柔的注视着她,'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你也明白我是个不能给女人幸福的男人,但我会尽力而为,我会让你和孩子有个舒服安逸的家,你跟我在一起,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可是'

    '我是自愿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很疼爱孩子,知果你愿意让我来当孩于的父亲,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艾凡没有回答,只是泪眼模糊有看着他。

    '你别哭,我真的不勉强你,如果你真的要走。'

    '你会后悔吗?'

    他脸上紧崩的线条变得柔软,'当然不会,永远不会!'

    '我怕你会后悔。'

    '要不要我对天发誓?'他真的举起手,大声发誓道:'我,叶迪杰将全心全意疼爱艾凡和孩子,并将孩子视为己出,如有半句虚言,我会'

    '不!'艾凡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真的?'

    '真的。

    '那我可以抱你一下吗?'他察觉自己兴奋过了头,做出过分的要求,'我只是太高兴,我并不是对你有非份之想,我'

    '如果做丈夫的不能拥抱自己的妻子,那么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她主动地投入他的怀中,'我会尽量做个好太太,不辜负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谢谢你,艾凡,我也会做个好丈夫。'

    艾凡闭上眼睛,任由他紧紧抱着她,试着把心中另一个人的影像推开。

    达尔无法承受眼前所见到的打击,他一路风尘仆仆地坐了将近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马不停蹄的赶到澎湖,原只想给艾凡一个惊喜,万万没料到,居然见到这样令他心神俱裂的一幕。

    艾凡居然毫不知羞耻的主动投人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她不只是爱慕虚荣、虚情假意,而且还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

    他内心一阵阵的绞痛,脑子轰隆轰隆作响,分别的这些日子,他几乎无时无刻不思念她;但得到的是什么的报应!难道这是上天对他以前用情不专的惩罚吗?

    此刻他想大吼、想大叫,想冲出去用力的摇晃艾凡,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但他的自制力阻止他发狂,即使他已遍体鳞伤,他依旧挺直脊背往回走。

    从现在开始,他绝不会再付出自己的爱,他也不会再为任何女人动心,他要过得比以往放浪形骸。

    女人全下地狱去吧!

    威尼斯

    达尔自从台湾回来后,城堡内所有人的精神皆进人不安的状况中。

    他们都知道达尔是为了艾凡而到台湾,原以为城堡将传出喜讯,谁知他们的期盼全落空了。

    他们不明白达尔究竟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达尔回来后的反应他们都小心翼翼的工作,深怕自已变成炮灰。

    尤其是书房,城堡内上上下下皆把那个地方划成危险区,不敢越雷池一步,深怕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老夫人对于孙子的改变感到忧心忡忡,却又无可奈何,她已获知艾凡在台湾嫁给一个医生。

    唉!她想抱曾孙的希望再度失望。

    '老夫人,您是不是去劝劝伯爵比较好?'塞丝忧心忡忡的说,她原以为艾凡会成为城堡的新女主人,没想到身为艾凡的朋友,她真的很关心艾凡的。

    '唉!'老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能怎么劝?他都三十多岁了,是该给他一个教训的时候了。' '我看得出伯爵很喜欢艾凡。'

    '那又怎样?握在手中时不懂珍惜,失去了才捶胸顿足,不觉得太迟了吗?'

    '老夫人……'

    '塞丝,我老了,管不了这么多事,我看我这辈子休想抱曾孙。'老夫人倒十分看得开,'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无能为力。'

    '也许您可以打电话给艾凡……'

    '人家都嫁作人妇了,我打电话给她不是自讨没趣,坦白说,艾凡这个女孩子我很喜欢,可跟达尔无缘。'

    溪塞仍对艾凡匆匆结婚一事感到十分疑惑,她总觉得艾凡会嫁给他人一定事出有因。

    '塞丝,你在想什么?'

    '老大人,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她欲蜒蚰制欲言又止。

    '说吧!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可说的?'

    '我觉得艾凡勿匆结婚很奇怪。'

    '喔,结婚有何奇怪?'

    '可是她爱的人是伯爵'

    '你怎么知道?'

    '因为有一天早上我去帮伯爵换床单,发现上面有落红的痕迹。'

    '你是说艾凡把第一次给了达尔?'是呀

    '我猜应该没错,因为当天伯爵神采奕奕、兴高采烈的带着艾凡出去野餐,两人之在间常眉目传情,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们在恋爱。'

    '但她还是嫁给别人了。'老夫人惋惜的叹了一日气,她一直希望达尔娶一个纯洁无瑕的女孩为妻。

    '所以我才觉得事有蹊跷。'

    '你觉得哪里不对?'老夫人追问。

    塞丝如斗败的母鸡,'我不知道,也许是我太喜欢艾凡,所以才会相信她不是个随便付出感情的女孩子,她应该很爱伯爵的。'

    '罢了,罢了,你说得我一头雾水,你出去干活吧!我累了!'此时,她背疼的老病又犯了,令她不禁又想起艾凡。

    如果艾凡可以嫁给达尔为妻潜史克西家族生几个胖娃娃,那好也对得起史克西的烈祖列宗了,偏偏那个浑小子

    一阵汽车急驶而去的声音传放她耳中,老夫人再度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个浑小子必然又出去寻花问柳了,她嘴里说不想管,但心里头可急坏了。

    到底哪一天她的心愿才能达成?

    她还是多向上帝祷告,希望上帝可以拯救那只迷途的羔羊

    唉,希望如此!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