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芥末巧克力 内文节录(1)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为爱而苦的妳需要魔法帮助吗?

    来一颗芥末巧克力,它能帮助妳轻易获得他的心。

    当辛辣与甜味在他口里化开,体内燃起熊熊热火,

    那时,妳即可尽情享受被爱的滋味。

    *

    平安夜,狂欢夜。

    黑夜在霓虹灯的点缀之下绚丽炫目,增添几分浪漫梦幻,街道上不同于平时的喧嚣嘈杂,处处可听闻圣诞音乐声。

    映入眼帘的尽是双双对对的热恋情侣,他们相依相偎,火热拥吻,让孤单的人儿非常羡慕。

    「唉!」甄璇亚轻叹一声,低着头加快脚步,远离缤纷灿烂的街景,拐个弯走进巷道里。

    她不断安慰自己,只要拿出勇气向学长告白,就能拥有爱他的机会。

    甄璇亚的个性柔顺内敛,思及将鼓起勇气对学长诉情衷,她紧张得呼吸急促,一双小手慌乱地颤抖。

    「喔!」她很懊恼自己慌张的反应。

    就快走到学长冷衫文居住的公寓,她的掌心因汗水而满是湿意,同时也弄皱了口袋里的礼物包装纸。

    不久之后,他就要出国深造,这一别,两人恐怕没有再见面的缘分,所以她一定要把握仅剩的时间。

    甄璇亚深信,有了魔法巧克力的帮助,这份痴情一定可以成功传递到他的心中。

    魔法巧克力,只要对它许愿,就能心想事成。

    玉珍与男友的爱情一度出现裂痕,因为魔法巧克力挽救了感情;小雪能够成功与前男友复合,听说也是魔法巧克力的功劳。

    什么巧克力如此神奇呀?

    这两位同窗好友挺不够意思,老是神神秘秘的,总是说等她有喜欢对象、有男友才要让她知道。

    可是暗恋学长这种事,她哪好意思说啊。

    苦恼、挣扎多时,某一天,甄璇亚借用玉珍的计算机,终于找到有关魔法巧克力的网站。填写测验卷之后,她订购了芥末口味的巧克力。

    喔!好贵的巧克力,一颗售价三千元,但为了暗恋的学长,她最后还是咬牙花大钱。

    想着、想着,甄璇亚已来到公寓门口。或许是魔法安定了她的情绪,她此时已能够镇定的拿出钥匙开门,态度与平常一样自然。

    她的表哥与冷衫文是同学兼室友,她为了制造与他见面的机会,自愿来打扫公寓,虽然她和他谈话的次数少得可怜,不过这段期间她已摸透了他的个性和生活习惯,也算是有些收获。

    平安夜,大家都忙着约会、参加派对,但她知道分秒必争的冷衫文一定是待在公寓里守着层层迭迭的原文书。

    果然,甄璇亚一进门就见到他在客厅里喝水,目光仍不离手上的书本。

    「嗨!学长。」

    冷衫文五官深刻,两道浓眉有着凛然的气息,专注的黑眸炯炯有神,颀长的身材比知名模特儿还耀眼,难怪不少女子倾心爱慕,推崇他为校园王子。

    女孩羞涩的嗓音富有柔化人心的魅力,冷衫文脸上刚硬的线条温和了些,「建友不在。」

    「呃,我知道。前天来打扫的时候,我有东西掉在表哥的房间里……今天刚好经过,顺便进来拿。」这个借口已在心里练习了几十次,但甄璇亚说来仍旧结结巴巴,手指不停扭绞。

    「嗯。」冷衫文点点头,转身准备回房去。

    「学长,请等等。」甄璇亚轻声呼唤,留住他的脚步。

    「有什么事?」他回过头来。

    「圣诞快乐。」

    甄璇亚双手捧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来到他面前,暗自在心里许愿,魔法巧克力呀,希望学长能够感受到她的爱慕,并且接受她的情意。

    魔法说明书里注明了,只要看着对方吃下巧克力,所许下的愿望就能实现。

    「妳自己留着吃吧。」冷衫文开口拒绝,但那双盼望的眼睛让他改变了主意,伸手收下。

    「学长,你快尝尝,这巧克力有点辣又有甜味,吃了它之后,心情会特别好,不管什么烦恼都能忘掉喔。」

    「是吗?」又辣又甜的巧克力?

    「嗯、嗯!我能保证喔。」

    通常女孩子对冷衫文示好,一定是期待落空,但此刻他再度破例,顺她的意打开包装纸,吃下有芥末味道的巧克力。

    「咳咳!」呛辣感立即充斥他的嘴里。

    「对不起,会很呛吗?应该也会有甜味才对。」其实甄璇亚原本是想买甜苹口味的,偏偏测验卷评估的结果要她选择芥末味道的巧克力。

    「有,辣味慢慢转甜。」瞧她如此紧张,冷衫文向来冷漠的俊颜难得带着温暖的笑意。

    见他薄唇微微上扬,是不是对她笑呢?魔法开始施展了吗?甄璇亚羞怯的这么想着。

    「抱歉,我该回房看书了。」喝一大口水冲去口中残留的味道后,冷衫文跨步进入房间。

    就这样?魔法带来的惊喜一闪即逝,甄璇亚失望的低下头,苦思着如何延续谈话,「学长……」

    忽地,冷衫文手上的保温杯与书本掉落,突来的火热感在胸腔中狂烧,他难受的靠在门边,双手紧抓着衣衫。

    他的嗓音变得粗哑,「妳给我吃了什么?!」

    这突发的状况令甄璇亚小脸惨白,急忙向前审视,「学长,你怎么了?」

    冷衫文全身血液如沸腾般,体温直线上升,觉得焖烧的范围不断广大,下腹部最为难受,费尽力气才能把话说得完整,「巧克力里是不是掺了什么东西?」

    「我不懂……」

    见情况不妙,他忿然的低吼,「妳应该很清楚我怎么了!」

    「你脸色好难看,是生病了吗?」见他满脸痛苦,甄璇亚走向前伸手替他拭汗。

    「生病?分明是妳……」口好干涩,蠢动着,他没办法思考。

    冷衫文的脑海里全被占据,全身热烫,每一个细胞都愈来愈亢奋,理智逐渐消失。

    陷阱、巧克力有问题、学妹的动机,一切都不重要了,冷衫文灼热的双眼只见到她精致的脸蛋,嫣红的菱唇。那小嘴一张一合,令人饥渴得想要……

    「你的脸颊好烫,一直冒汗呢。」甄璇亚急得快哭出来,赶紧扶着他的臂膀想要让他躺下来歇息。

    雪嫩的手臂宛如冰玉,为炽热难耐的冷衫文带来一股清凉感,忍不住渴望地抓牢她的手,「别走。」

    「学长,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拿冰袋来让你退烧。」甄璇亚过于忧心,没有发现他的眼神变得狂乱。

    「回来!」蛮横的命令迸出口,冷衫文铁臂缩紧,轻易的将她困在怀里,随即吻住柔软的红唇──

    内文节录(2)

    「衫文……」

    娇细的喘息声在宁静的早晨格外清楚,将她从睡梦中唤醒。甄璇亚张开迷蒙的双眼,意识渐渐清晰。

    淡橙色的天花板,轻柔的羽毛被,周遭的一景一物皆说明了她正身处于自己的房里,羞人的激情只是一场梦,她松了口气,也暗暗感到有些失望。

    接着,她惊呼一声,因为她起身下床时过于仓卒,不小心跌倒在地板上。

    「是梦啊……」

    她呼吸紊乱,体温异常高热,于是赶紧以双手拍拍发烫的脸,不敢相信自己寂寞难耐到这个程度。

    「天啊!好真实,彷佛是刚刚才发生的事。」

    梦境令她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夜。

    经历多次翻云覆雨,甄璇亚再单纯也明白了,芥末巧克力根本就是让人动情的***,魔法、许愿成真全是骗人的广告词。

    轰轰烈烈的欲火狂烧一整夜,直到冷衫文筋疲力尽的沉沉入睡,才结束了疯狂的欢爱。

    那时甄璇亚也累垮了,但因为羞恼、害怕,无法面对和承担后果,她强忍着过度欢爱后的不适,留下字条后便逃离他的住处。

    她真的是逃走的。虽然不是蓄意布局诱惑,但是让男人吃下***的行为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

    她趁着接下来的连续假日避到朋友家躲着,并且撒娇哀求父母让她到加拿大留学,接着便以最快的速度飞离TW。

    那时,她心好痛,很希望能够和冷衫文好好谈谈,知晓他的想法,可是一想到极可能被他轻视、愤恨,就没了与他见面的勇气。

    甄璇亚以为暂时躲避一段日子,再找个好机会与他见面会比较好,岂料不久之后,她的双亲决定移民加拿大,这一别,她完全失去了他的消息。

    「呜……笨蛋!」泪水滴落,甄璇亚好气自己当年放弃了留住他的机会。

    铃铃……

    闹钟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提醒她该准备出门了。她拭去泪痕,鼓励自己振作,收拾好床铺,转身进入浴室梳洗。

    这些年,甄璇亚透过网络通讯,于表哥刘建友创立的公司从事多媒体动画设计,许多幼儿教学软件可爱的动画皆出自她的手中,这份工作不仅是兴趣,更充实她的生活。

    但是,飞翔科技研发出的游戏软件风靡网络,因此决定结束幼儿教学软件的研发,今后将完全以电玩游戏为主。

    而随着版图的扩张,TW总公司的人才纷纷外派至马来西亚、北京等地的分公司,刘建友坚持要她回来支持,并且配合公司的政策,加入设计电玩动画的行列,于是,她回来了,回到生长的故乡。

    甄璇亚离开TW多年,发现城市改变了不少,彷佛处于陌生的环境中,因此十分疼爱她的表哥特别给了她五天的假期适应新生活,安排她住进巴洛克式高雅的别墅,未来的表嫂江怡安更带着她四处游玩。

    今天是她去公司报到的日子,她将有新的开始,新的工作环境、新同事。

    换上高雅的套装,薄施脂粉,散发出清新脱俗的气质,她满意的对镜子里的人儿点头,充满精神的出门去。

    这时,甄璇亚接获江怡安来电。

    江怡安不停向她道歉,表示临时有突发状况,必须和她表哥一起赶到北京分公司去处理,因此今天无法陪她到公司去。

    「喔!只剩我一个。」结束通话,甄璇亚拧起的眉头很快就松开来。没关系,凡事靠自己。

    市区街景繁华,公司位于黄金地段,司机准时送甄璇亚抵达目的地。

    接着,她搭电梯上楼,至人事部报到。

    「甄璇亚小姐?」

    「是的。」甄璇亚回以亲切的笑容。

    「请妳跟我来。」人事部的小姐收起锐利的眼神,展露职业性的笑容。

    「好的。」是错觉吗?甄璇亚好像嗅到敌意,但她立即挥去这种不好的感觉,跟上对方的脚步。

    甄璇亚被直接带往会议室,一眼望去,数十名精英分子正埋首审视数据,等着开会,而她被安排坐在最角落的位子,手上多了份文件。

    她打开资料袋,正想详细了解时,室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凝滞,几名西装笔挺的男子如旋风刮进会议室,而为首的男人竟是……

    冷衫文,飞翔科技的另一个灵魂人物,其中一个创立者,俊脸线条刚硬,鼻梁高挺,薄唇抿紧,散发出惯有的冷冽气息,犀利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的人后,才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

    会议开始,先是年度检讨,接着讨论新的游戏企画,每个人均战战兢兢,十分专注于议题,唯独甄璇亚失了神。

    他他他……居然是飞翔科技的总经理,职权地位与表哥相同!

    这些年来,她没有一刻不想他,若是逮到机会,便会拐弯抹角从表哥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可惜总是落空,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也在飞翔科技工作,而且是重要的核心人物。

    是表哥诓她吗?

    也许该怪她套话的功力太差,表哥才会不知道她问的是谁,让她错失了心上人的消息。

    呜……总算见到衫文学长了。她藏于桌下的手激动的抓紧衣袖,皓齿紧咬唇瓣,好怕自己会因为压抑不住而哭出来。

    心心念念多年,甄璇亚很清楚她对他的感情与日俱增,此时此刻见到思念的俊容,更是深刻的明白自己付出的感情远超乎想象。

    衫文学长……

    冷衫文似乎感应到她心中的呼唤,视线从投影的屏幕上移开,转往她的方向,瞬间,两人就这样视线相对。

    甄璇亚急着闪躲,拿起文件假装研究着,当她再次抬头偷看他,那冰冷又陌生的眼神,充满了不悦与指责。

    他恨她吗?甄璇亚的心像是瞬间坠落深谷,背脊发寒,费尽力气才能抑制泪水滴落。

    恐怕是的,他恨她当年打乱了他的生活。甄璇亚粉色的小脸逐渐惨白,掌心冒着冷汗,两个半小时的会议,她如坐针毡。

    会议终于结束,冷衫文率先离席,在经过她身边时忽然停下脚步,「甄小姐吗?」

    恍恍惚惚,甄璇亚的脑袋当机,听见呼唤声,一时反应不过来,「啊?」

    冷衫文的俊容有如覆上一层寒霜,询问的气语更加森冷,「难道妳不是刘总经理极力推荐的甄璇亚小姐?」

    见众人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注意力全放在她身上,甄璇亚紧张的赶紧站起来,「是,我就是甄璇亚。」

    突然,冷衫文的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展露众人不曾见过的温和微笑,像哄小女孩般摸摸她的头,「璇亚,刘总经理再三提醒我要好好照顾妳,请问妳是他的亲妹妹吗?」

    他的笑容有股迷惑人心的力量,甄璇亚脸蛋泛红,忘了害怕,喃喃地回答,「我是他的表妹。」

    「难怪他如此疼妳,还不断叮咛妳是特别的,不停称赞妳的工作能力。」

    「是表哥过奖了。」

    「我相信刘总经理推荐的人才。」

    「谢谢,我会好好表现。」

    冷衫文从秘书手中拿过数据袋,亲切地又说道:「里面有新游戏的企画档案,妳在家里上班,时间自由安排,有任何疑问,可以藉由网络与其它人员联系。」

    「好的。」她接过资料袋。

    因为太开心了,甄璇亚没有发现不合理之处,既然能在家透过网络工作,那她何必回TW来?

    「璇亚,好好努力,如果遇上难题,也可以直接跟我说。」冷衫文再次温柔笑着,转身离去之前体贴地将她那垂落的秀发顺至耳后。

    「谢谢总经理。」见他宛如和煦的阳光,甄璇亚心房暖烘烘的。

    凝望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她才回过神,正庆幸今天是她的幸运日时,周遭诡异的气氛很快的让她从喜悦中清醒。

    敌意、妒意、暗讽?

    大家的眼神明显控诉着她享有特权,能够进入飞翔科技是因为走后门,至于才能专长与优点就是诱惑男人的美丽躯壳。

    她是不是被孤立了?甄璇亚的心情变得好沉重,低头默默收拾物品准备回家工作。

    「甄小姐,能与妳谈谈吗?」有人歪主意动得快,戴着善意的假面具要来拍马屁了。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甄璇亚扬起友善的笑颜。还是有人要跟她做朋友的对吧?

    忽然,冷衫文的秘书折返,打断他们的对话,「甄小姐,总经理请妳到贵宾室,他还有事情要与妳长谈。」

    「好的。」甄璇亚向新同事说声抱歉,便跟着秘书的步伐远离,奈何背后传来的冷意实在骇人,唉!她真的被贴上标签了。

    不要紧的,她自我安慰,只要能多得到一秒与学长相处的时间,她愿意承受旁人的指责。

    内文节录(3)

    秘书领着她进入贵宾室,然后沏了一壶英式红茶放在桌上,「请妳稍待,总经理刚好有客人来访。」

    「嗯。」甄璇亚点头道谢。

    宽广豪华的贵宾室只剩她一人,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她兴奋的情绪变得愈来愈忐忑,隐约觉得不对劲。

    衫文学长是不是把她给忘了?会像邻家大哥般亲切全是因表哥的关系,如果忆起她的作为,那么他将会以什么态度对待她呢?

    想着、想着,她不禁忧心方才得到的柔情会幻灭,唉……八年了,那一夜留下的难题并没有随着时间淡化,反而更难解啊。

    她用力摇头阻止自己再胡思乱想,趁着等待的空闲详阅之前他交给她的数据,相信她若尽心完成工作,必定会争得他的肯定与好感。

    甄璇亚将文件袋开封,才看一眼,便被里头的内容吓了一跳,数据和图片全撒了一地,「啊?怎么回事?」

    她傻了,不停眨着眼睛,不敢相信所见到的竟是一堆令人脸红心跳的3D***图片。

    「弄错了吧?」甄璇亚慌乱的拾起图片,手颤抖得更加厉害,因为图片的内容一张比一张还劲爆。

    如果快速翻阅一张张迭起的图片,眼前所见的几乎等于是一部 xingai动画……

    甄璇亚满脸通红,不知所措,「我的天哪,一定是搞错了。」

    她急急忙忙将图片收入数据袋,才发现游戏企画的主题是「***天堂」,一款十八禁的***电玩游戏,劲爆的图片是提供设计者参考的数据。

    「角色扮演RPG?」

    玩家可以选择任何角色、任何职业,在虚拟世界里尽情的享受一切,而甄璇亚所承接的工作就是要制作所有的xingai动画,包含各式各样的欢爱姿势。

    「不,我做不到。」甄璇亚满腔的热忱因而熄灭,双手拍拍发烫泛红的脸蛋,思索着该如何开口拒绝。

    「抱歉,让妳久等了。」冷衫文入内,正好瞧见她嫣红似火的小脸。

    「啊,总经理。」甄璇亚站起来,将数据袋藏于身后,眼神飘移,四处察看,很担心图片没有全部收回袋子里。

    「妳的脸好红,不舒服?」冷衫文轻触她的额头,关心地问。

    「我很好。」这样轻轻的碰触让她更害羞。

    「坐下来谈吧。看过游戏企画的资料了?妳有没有什么建议?」冷衫文悠然入座,端起红茶喝了口。

    「我……」甄璇亚受到的震撼不小,拒绝案件的念头不停翻涌,可是开不了口。

    不等她回答,冷衫文嘴角扬起一抹笑,「因为建友很看重妳,所以我把最重要的企画案交给妳。刚刚太过疏忽,在大家面前泄漏妳特殊的身分,希望没有造成妳的压力。」

    「呃!没关系。」唉,已经来不及了。

    「对这份工作有问题吗?」

    「我……那个……」

    「这款角色扮演的游戏将进军欧洲市场,我要求尽善尽美。」冷衫文目不转睛的锁着她粉嫩的脸蛋。

    原本想直接先让她离开,但思及她看到数据后的反应,冷衫文改变主意,特别教她留下,并且故意让她等待,就是要亲眼目睹她娇羞的模样。

    好美,她全身像染上粉彩,只可惜瞧不见衣服下的,不过,他脑海中清楚映着她被他压在身下时的模样,像朵娇艳的牡丹。

    「欧洲市场?!」甄璇亚惊叫一声。

    「没错,因此不能出任何差错,妳有什么难题尽管说。」

    事关重大,她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对不起,我办不到,请你另外指派动画设计师吧。」

    冷衫文咧着一口白牙笑道:「怎么会?坦白说,会答应建友聘请妳,其实我看过妳的作品,精致得无可挑剔。」

    「幼儿教材动画和这个完全不一样。」不知不觉,甄璇亚将裙襬拧皱了。

    「为什么?据我所知,妳绘图能力精湛,这方面没有什么状况难得倒妳。」好想咬一口那红苹果般的俏脸!他的语气里多添了几分关怀,以掩饰心中的渴望。

    「我不行,真的不行。」甄璇亚的头愈来愈低,声音细微。

    仔仔细细将她每个表情收在心底,冷衫文故意问道:「是不知如何开始制作吗?我记得数据袋里有放参考图片。」

    「呃!那个……」她快昏倒了,可是他看来泰然自若,是不是真的弄错了资料?

    「嗯?」冷衫文露出鼓励她说出想法的笑容。

    「你们弄错了,对不对?」她的声音细小得几不可闻。

    冷衫文坐到她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巧克力,「要不要吃点巧克力放松心情?」

    「咦?」甄璇亚还来不及回答,已无法再说话。

    因为,冷衫文扣住了她小巧的下巴,啃咬嫣红的唇瓣,以火热的舌将巧克力喂进她的口里。

    两人的额头靠在一起,他依依不舍的舔着她的红唇,喃喃地道:「没错,妳负责的就是『***天堂』xingai动画。」

    巧克力在口里化开,甄璇亚更被吻得陶陶然,然而他的宣告很快的将她拉回现实。「真的?你确定?」

    冷衫文的笑容变得邪恶,慵懒地坐到一旁,「不用再怀疑,那确实是妳要负责的工作。」

    「我画不出来,我拒绝。」

    「巧克力很甜?味道变了吗?告诉我是什么滋味。」冷衫文收起笑容,恢复惯有的冷漠。

    好怪的问题,甄璇亚愣了愣,突然,呛烈的芥末味害得她猛咳,「这巧克力……咳咳!」

    「芥末口味的巧克力,妳应该不陌生。」

    他口气冷飕飕,她对上他那如利芒的眼神,惊讶不已,打从脚底窜起一阵寒意。

    「妳居然以为我会忘记,想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在会议室里,他已经将她的心思看透。

    「我不是故意的。」好可怕,她慌张的想要逃离。

    冷衫文迅如猛豹,抢先阻挡,双臂抵在墙壁上,禁锢娇小的猎物,「当年妳选择逃避,现在竟然还是想逃?!」

    「我、我……对不起,求你放了我。」甄璇亚像只饱受惊吓的小兔子,只能救饶。

    「妳造成的困扰为难我八年,岂能轻易放过妳!」一字字迸出口中,冷衫文严厉地指控。

    「对不起……对不起……」她哭得梨花带雨,不断地这么说。

    「对我下药,用过就丢,光是『对不起』三个字就能抵错?」他扯开她的衣领,低头在香肩上咬了一口。

    好疼,但甄璇亚不敢喊出声,「对不起……」

    冷衫文扣住她的后脑,让两人眼对着眼,「认清现实吧,妳逃不掉的,好好完成我交代的任务,这是妳欠我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