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勇者和龙的观察日记4 CH.01 回家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并不是我对严晴空和贤者大叔的技术指导不放心,或是怀疑自己干过惹怒了幸运女神之类的缺德事,但毕竟从九月开始遇到了龙遇到了勇者,自己还当了法师,我想再遇到什么事情应该都不奇怪了。

    不过就像刘屠龙成天挂在嘴上的‘男主角’,我想公主这样漂亮又厉害的女生大概也是属于‘女主角’的范畴的吧?她这样的人通常不会像我这么容易被拖下水当炮灰,一般都能化险为夷的。

    果然,我想的没错,又过了十几分钟,公主醒过来了。

    看到我们全在看她,她吓了一跳叫起来:“……你们怎么了?……唉?!这里,这里是哪?刚才,刚才不是还……”

    “妳和韩嘉被怪物搞晕啦。这里是刘屠龙他老师家,看,叔叔在那。”我安抚地拍拍她。

    “搞晕了?韩嘉也?”她茫然地摸摸头,又摸摸身上,“喔……我明白了,是你们说的暗元素体?”

    出乎我意料的,她没多少害怕的意思,站起来原地抬腿跑跑:“嗯……没哪难受,金币,妳看我头上长角或者背上长翅膀没?”

    “……没……”

    似乎是看出我很吃惊,她笑了起来:“被黑糊糊的东西附身的体验我这也不是第一次啦,我都习惯了。”

    “……不是第一次?”贤者大叔愣了下。

    “嗯,是啊,之前的中学,不知道叔叔你知道不,王子和晴空他们跟什么恶灵打了一架……”

    “哦,我知道那事,那跟妳有关系吗?”

    “有呀,我被那东西附身了,所以全校的人都消失不见了我还在,”她点着嘴唇回忆,“最后我觉得身上很痛,晴空说我是被什么侵蚀过头了……”

    “是吗?!”大叔愕然道,“原来如此,我之前还在想明明这元素体看不到人,为什么会挑中妳呢!”

    “嗯,她应该是吸引暗元素的体质,虽然原因我还不能确定。”严晴空皱眉道。

    “……”大叔盯了她一会,忽然开口,“小姑娘,妳小时候得过重病吗?”

    “唉?”

    “就是很严重的,要命的那种。或者大手术……之类的,有吗?”

    公主愣了好一会,歪着头看天花板:“呃,我身 体挺好啊……哦,硬要说的话,听我妈说我三岁那年好像是得过什么病来着,还假死过呢,医生拚命救回来的。”

    “是吗?”我吃了一惊,“妳还有过这经历啊!”

    “现在我壮得很啦,感冒都不得,”她努努嘴,“叔叔,为什么问这个?”

    “嗯……我想我大概能解释妳为什么容易招来暗元素,”大叔思考着说道,“我听说过这种例子,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体内因为极度充溢过暗元素,元素平衡被打破了,所以总处在暗元素缺失的状态……怎么说呢,就像是……气压?”

    不比喻还好,我听他这么一说就更不明白了:“是在说死过一次,呃,差点死过的人,比较容易吸引暗元素吗?”

    “嗯,看妳有多么接近死亡了,她当时应该是非常的危险,或者是生命征象都消失了大部分了,才会有这么强的吸引力。”

    “呃……哦……”

    “妳听他给妳说得那么模糊!”刘屠龙忽然忍不住插道,“其实意思就是得过病的人身 体虚弱的可能性比健康的人大,接近过死亡的人,与死之力就更亲近,不就是这个道理嘛!”

    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惊愕地看着他。

    “……勇者,你也会用脑子啊。”严晴空讷讷道。

    “混蛋!我本来就是个头脑敏锐逻辑清楚的人!”

    “其他的就先不说了,”大叔无视后方的两人,继续问公主,“妳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吧?”

    “嗯,好像没有呢。”

    大叔绕着她看了圈,又看看她的影子,转头看看笑着想阻止刘屠龙发火的韩嘉,沉默了好一会。

    严晴空看他表情不对,就走了过来:“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的龙息还在他们身上吗?”大叔皱眉道。

    “撤下了,他们醒来后,我就收回了,不然会让他们再睡过去。”

    “……这就奇怪了,你看他们醒来后,也完全没有异状,我以为怎么说也会有侵蚀的反应呢。”

    “嗯……应该说是寄生的非常浅吧,”严晴空说着忽然看向我,“金币,妳看看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元素有变化吗?”

    我眨眨眼盯了一会,发现的确是有无数细微的暗元素丝缠绕着两人,他们的影子之间也有着蛛网一般的黑色细丝。

    但一切如常,两人身上的光元素没有大幅度消失的迹象,只是公主身上那种快速流动的不知名的元素似乎增加了些。

    “……应该……没事,我觉得。”我迟疑地答道。

    “嗯……”

    严晴空沉默了一会,抬头道:“公主,妳今天能和金币住一起吗?韩嘉,你和勇者住。今晚很关键,如果出什么事,他们也好处理。”

    “哎?啊……那我得通知家里人……”公主露出些许为难的神色。

    “我没事,我爸妈出去旅行了,”韩嘉笑道,“大剑,我还没去过你家呢,反正明天周六,我们打一晚上GAME如何?”

    “哦!当然好!”刘屠龙高兴起来。

    “那暂时就这样吧,现在已经很晚了,”严晴空带头往门口走,“尽快各回各家。都开着手机,随时联系。”

    ……

    看到我带个人回家,妈妈吓了一跳。不过公主很乖巧,很快就讨到了她的欢心,被塞了大包大包的零食。

    铺床啊,洗漱啊,这么折腾着,就把之前电话里说的送病人的事情打混过去了。

    我和公主两人打牌打到半夜,她困得不行了,我就让她睡在我床上,自己去打网游守夜。由于太过担心,不时回头,我被怪甩回城了好几次,被队伍忍无可忍地踢出去了。

    就那么晕头胀脑熬到天明,我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终于受不了了爬上床和她挤挤,也睡过去了。

    ……

    “金币,金币。”

    睡梦中,有谁在推我。

    “金币,快起来。”

    “嗯……”我吃力地睁开眼,发现是公主一脸惊恐地看着我,立刻吓醒了,“怎,怎么了?!”

    “……我,我好饿!”她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我被饿醒了!刚才吃掉了所有的点心和零食,越吃越饿!我是不是生病了?”

    “……”

    我转头看看,旁边是一堆撕开的包装纸,看来她吃掉的东西分量可不少。

    “不就是肚子饿嘛,”我不由得笑了起来,“昨天经过那么多的事,我们睡得又晚,妳今天醒来会饿很正常啊……来吧,跟我来厨房,我给妳弄早饭。”

    到了厨房里,她的脸色变得很差,蔫蔫地趴在桌上。我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倒锅里煮,又找出火腿想做个火腿蛋。

    “……金币……”她虚弱地开口,“别……别切了,就那么一整根给我吧,我……我快饿死了……”

    “不会吧,妳平时都吃一点点的,怎么饿成这样,”我不由得笑了起来,“那我切片给妳煎煎吧。”

    过了会我把一盘肉放在她面前:“这都快有一斤了,妳怎么也能吃饱吧。”

    她都没用筷子,直接用手拿,烫得直吸气,就那么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起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呼……不够。”她风卷残云地吃完盘子里堆得高高的肉,一抹嘴很可怜地望着我。

    “……!”

    我愣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坐到她面前:“妳真的很饿?什么时候开始的?”

    “唉?是啊,饿得快死了,我第一次知道饿得快死是什么感觉,”她痛苦道,“我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起来就这样!”

    “……跟我一样啊!”我吃惊地喊了出来,“跟我那次,被刘屠龙的光鸡寄生的时候一样!妳还记得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啊!”她惊呼道,“没错啊!刚开学的时候?妳好像吃了三十个包子,还被送去打点滴?”

    “而且那天,我身 体也有变化!”我回忆道,“八百米我跑得特别轻松!快试试,妳身 体怎么样?!”

    “我?我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啊,”她急忙动动手和脚,忽然又哭丧着脸看我,“话说回来妳先给我点吃的吧……”

    在吃掉我从冰箱里翻出来的两块俄式大面包和六包泡面后,她脸色稍微好点,终于坐直了。

    “金币……呜呜,我变得这么能吃,会不会迅速膨胀起来啊?”

    “啊,这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我急忙安慰她,“妳只会更瘦。放心啦我是过来人,保证营养最重要了,一天五只鸡是必须的!”

    “……真的吗……”

    “嗯!”

    这么说着,正想再给她弄点什么吃的时,我的房间忽然传出了手机的铃声。

    接起电话,传过来韩嘉的声音。

    “金币,妳们那边怎样啦?”

    “大概是因为元素寄生的关系吧,公主她忽然变得好饿,”我简单解释道,“不过看起来没啥要紧的,我正给她弄吃的。”

    “哦,是吗?已经有变化啦?”韩嘉很吃惊,“我听大剑说了,什么光元素怎样了就会身 体怎样?”

    “呃……”这记得还真够模糊,“原本光元素少,就会发生体质的变化,原本多的话就会感官变化,似乎是这样。”

    “哦,那她算什么?感官?”

    “……嗯,应该是体质……吧?”我疑惑道,“话说回来你怎样?没有哪里不对吗?”

    “我?我好得很啊,昨晚和大剑打了一晚上游戏,这会正要去睡觉。”

    “……”

    这时电话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和脚步声,接着刘屠龙的声音忽然响起:“金币啊,那蠢女人怎么了?”

    “呃……就像上次,你让那光鸡蹲我头上一样,她饿惨了。”

    “呃?只是这样吗?”

    “……那你还想怎样……”

    “不啊,这是很浅层的元素侵蚀才会有的反应,我也有过啊,当年试练的时候!”

    “……嗯,你说过这时候多吃会长个子。”

    “咦……奇怪了,她没呼吸停顿?走不动路?或者断手断脚什么的?”

    我无力到懒得吐槽他了:“……我挂电话了啊。”

    回到厨房,又给公主喂了很多吃的后,我联络上了严晴空。他听了以后却彷佛预料之中似的,不怎么吃惊,只是叫我们继续观望。公主怕午饭吃得我家破产,无论如何不愿多留,很快就回家了,那之后再联系,她似乎除了饿,也没再产生别的症状。

    就这么到了下周。

    周一起晚了差点迟到,险险冲进班里时,我忽然感到了一种……不协调的紧张气氛?

    坐到座位上时,看着黑板上的值日表上方的当天日期,我愣了会,惊觉11月马上就要结束了,月考近在眼前!

    “啧——”

    看到旁边刘屠龙很累似的揉额头,我一惊:“咦?!难道你已经开始复习了?你犯规啊!”

    “……啊?妳说什么呐,”他莫名其妙地看我一眼,“打游戏过头了,眼睛不舒服。”

    “……”

    上课的时候,老师们果然明着暗着都开始划重点了,我紧张得一整天都没打瞌睡,还把学习委员的笔记拿来抄。

    因为放学之后去了趟社团室写场地申请书,回家时经过了篮球场。篮球队的人似乎正在训练,刘屠龙在场上跑来跑去……咦,怎么没见着总和他配合打的韩嘉?

    我转了下视线,发现平时训练总是最活跃的韩嘉,穿着那身红色运动服,正坐在场边喝水,百无聊赖的样子。

    “……”想了想我还是走了过去,“韩嘉,怎么坐着?不舒服吗?”

    “……哦,是妳啊!”韩嘉不像平时那么敏捷,滞了一下才抬头看我,“怎么,大剑不是说妳去写什么申请表了吗?搞完啦?”

    “嗯,完了,”我在他旁边蹲下来,“你看起来蔫蔫的啊,是不是和公主一样有什么反应了?”

    “嘿呀,哪有,”他却笑了起来,“跟大剑熬夜打游戏打过头了,这会头痛。”

    “哦……”我放下心来,“他也是呢,上午喊着头痛。”

    “嗯,我没事的,”他似乎很理解我的关心,打起精神对我笑笑,“我也是很怕死的啦,有事情会立刻通知你们的。”

    “好,那我走啦。”

    ……

    接下来几天就是严重睡眠不足地准备复习考了。

    到了周日下午,我爬上床去想补一觉晚上好看书,睡到一半当中手机却响起来。我本来想无视算了,可是它响了一遍又一遍,只好接起来。

    “金币?是金币吗?”出乎意料的,那边传来韩嘉的声音。

    “嗯……是啊,有事吗?”

    “……有点,”他忽然笑了声,“妳能来接一下我吗?”

    “……啊?”

    “我现在卡在妳家附近的那条大路上了,就是有银行的那条,”他的声音似乎有点虚弱,“我眼睛不能看东西,走不成路。”

    “……唉?!”我一下子吓醒了,“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呐,”他苦笑道,“社团训练完,走得好好的来这边坐公车,忽然就头晕眼花,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唉?!你该不是低血糖吧?饿晕了?”

    “怎么会呢,我午饭吃很饱,”他哈哈地笑了起来,“闭上眼睛就没事了,眼睛不能看东西,看见的景色都是重影的,马上头晕。现在没法走路呢。打给别人都太远了,妳能来帮个忙吗?”

    “我的天,”我仓促地坐了起来,空着的手拉过来旁边的外衣,“快告诉我你确切在哪!我来找你!”

    ……

    由于那显眼的火红色,我没费什么力气就在路边抓到了他的身影。跑过去看,他正很突兀地坐在人行道上,右手捂着眼睛,很累的样子。

    “韩嘉!”我蹲下抓住他的手臂,“我来啦!怎么样啦?”

    “啊妳来啦……呜!”听到我的声音他反射地想睁眼看我,刚一睁开眼皮,眼睛就忽然开始流泪,接着狂眨,他只好狼狈地捂住。

    “好严重啊!怎么会忽然这样?你盯篮球盯到用眼过度吗?”我拉开他的手,发现他眼睛都肿起来了,“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嘿,不用,”他攀住我的胳膊,试着站起来,“就是看不清东西嘛。一会自己就好了。”

    “怎么自动会好啊!眼球又不是橡皮筋,你一拉开还会弹回去!”我把他扶到路边的长椅上让他坐下,“口渴吗?难受不?给你去买点热饮料?”

    “嘿,不用的,”他闭着眼睛摸出运动水壶,“呐,我刚刚忽然想到啊,妳说,这会不会和之前那什么元素体有点关系?”

    “……!”

    我吸了口气,这才想了起来:“可不是嘛!如果是的话,你这应该是……视力?那就算是感官咯?你是光元素偏多的那类?”

    “哦……是吗?”他茫然地闭着眼睛喝水,“视力……视力能怎么变啊,我原本视力就很好,可以当飞行员的。”

    ……难道是会变成近视?那我心里多内疚啊!

    “总,总之我先打电话问下我师父,”我手忙脚乱,“你先忍耐下!”

    “嗯,别紧张啊,”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别把手机扔出去了。”

    ……

    “妳说韩嘉……眼睛忽然不行了?眼睛?眼睛是哪……”

    严晴空似乎在睡觉,被我一打扰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额头的下方!嗯?不知道额头那就拽一下头发!……头发也不知道……你听电话的地方是耳朵,眼睛在耳朵旁边!”

    “……哦……哦!眼睛啊!”

    那边的声音似乎一下醒了过来。

    “感官方面的变化吗?也是啊,我想他应该是偏向光元素体质的!”语句立刻通顺了。

    “嗯,总之他现在很难受,走不了,怎么办呢?”

    “嗯……”那边沉默了一会,“呐,妳试试在他眼睛附近召唤光元素。”

    “唉?”

    “妳看嘛,勇者的光剑对我体内的暗元素有压制力,也就是说高浓度的光元素,即使不接触也是能对附近的元素有影响的。我这就过来,妳先急救下免得扩大。”

    “……我试试。”

    阖上电话,我摸摸身上,还好钢笔带着,拿出来举到他眼睛附近。

    “……嗯?”他似乎感到面前有东西了。

    “我师父说了个办法不知道有没有效,你不要动啊。”

    这么说着我看看周围没人,喊了咒语召来光元素。

    “……”

    过了会,我看到韩嘉的眉头舒展开了。

    “觉得怎么样?”

    “嗯……暖融融的,”他拍拍眉心,“不痛了。”

    “试着睁开看看?”

    他犹豫了下,睁开了眼睛。

    “……”

    我看他愣愣的,反射地捂住下半脸:“怎么?!难道你视力飙升?看到我鼻子上的黑头了?!”

    “呃,没,”他眨了眨眼,“什么变化都没有。”

    “……没有?你还是看不清?”

    “能看清,我是说我的视力没变化,”他露出“做好的觉悟没有派上用场”的失望表情,“眼睛也不怎么痛了。”

    “啊,那太好了,你再坐一会,我们等师父来吧。”

    并排坐着等严晴空的时候,我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那些元素上。看起来似乎很稳定,暗元素也没有增多的迹象,我放心了点。

    视线向下转,我忽然发现他映在地上的影子中,冒出了很多非常细微的暗元素丝,向外延伸出去,那样子看起来就像股线扯松了的黑毛线。

    嗯?延伸去哪里了?

    我眯起眼睛顺着元素丝向远处看,看……看不到尽头?!

    “金币,妳怎么忽然站起来了?”

    “连到哪里去了啊?!”我不由得出声大叫起来。

    “连?什么连?”

    我这才想起来韩嘉看不到元素:“你的影子里冒出来很多暗元素丝!伸出去好长!”

    “嗯?这很奇怪吗?”他却很平静地看我一眼,“我记得大剑说过那东西变成我的影子了……那冒点什么暗元素很正常吧?”

    “……!”

    我立刻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公主和韩嘉影子相连的情景。

    难道是因为一个暗元素体寄生在了他们两人身上?那么……这些暗元素丝,那一头连的就是公主咯?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严晴空打来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