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赚到大牌夫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这就是所谓的郎才女貌吗?

    翻看章家老大的结婚照—章家大姊夫白宇棠高大阳刚,章家大姊章家君娇艳动人,章家老二章家乐不禁一叹,同是章氏出品,怎么可以差那么大呢?她是不是在医院的时候不小心被掉了包?

    吸尘器轰隆轰隆的声音陡然响起,章家乐转头一瞪,看到正在奋力打扫客厅的母亲,刚刚的疑问瞬间被打趴在地上。

    半晌,不禁又叹了一声气,她不像章家其他三姊妹,不像爸爸,可是跟母亲无庸置疑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百五十公分的娇小身材、婴儿肥的包子脸、平凡如邻家小妹的面孔……唯一可取之处就是一双大眼睛。

    人应该知足,好歹有可取之处,可是一看到人家的瓜子脸,想不艳羡实在太难了……唉!老妈为什么是包子脸呢?

    章家老妈突然停下手边的工作,关掉吸尘器,双手插腰一瞪。「你干么一直对着你妈咳声叹气?」

    「我比较喜欢瓜子脸。」

    「你妈也喜欢瓜子脸,可是生出来就是这副样子,能怎么办?」章母指着吸尘器,示意收拾的工作交给她,边揉着手臂边走到沙发坐下。

    手上的相簿随手放在旁边的沙发上,她走过去收拾吸尘器,忍不住又嘀咕。「为什么我不像老爸?」

    「没礼貌,你是嫌弃你老妈长得不漂亮吗?」章母不自觉的抬起下巴,神气极了。「没有嫁给你爸之前,你妈可是超级有男人缘,甚至有男孩子为我大打出手,连校花都要对我另眼相看。」

    她听了更是呕死了!「老妈的男人缘为什么没有遗传给我?」

    「你的朋友当中有一半是男性,这还不算有男孩子缘?」

    这倒是事实,她有很多男性朋友,因为她没什么脾气,总是热心充当人家的垃圾筒,又不爱计较,男孩子都喜欢跟她当朋友……不,应该说,大部份的人都喜欢跟她当朋友,可是仅止于此。「那不能算是男人缘,只能说是很有朋友缘。」

    抚着下巴,章母认真的打量了她一圈又一圈,老二虽然没有美貌,却有着比艳阳还灿烂的笑容,左邻右舍,上至八十岁的老伯,下至三岁的小男孩,没有人不喜欢她,每个人都希望她是他们家的一份子。

    「这还真是奇怪,你有那么多男性朋友,为什么没有一个追你?」

    收好吸尘器,她再一次缩到沙发上。「这有什么好奇怪,我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在男人眼中只适合当妹妹。」

    「是吗?老妈可是见过那几个男孩子,其中几个明明对你有意思。」

    「妈不要胡说八道,人家现在可都有女朋友了。」

    「你妈的眼睛很雪亮,难道会看不出来他们的心思吗?尤其是那个学长……陈思骏是吗?真是不懂,他喜欢的人应该是你,怎么最后是跟你的好朋友在一起呢?」

    「妈!」

    「干么叫那么大声?」虽然一直避免在老二面前提及此人,可是既然说了,章母便趁机宣泄一下怒火,这件事让她超级不爽。「我当他是未来的二女婿,小心翼翼伺候,结果他竟然跟别的女人跑了,简直不是人!」

    若非老妈正在发飙,她一定会笑出声,老妈的用词会不会太夸张了?「老妈干么提起我老早就忘记的陈年往事?」

    「事情发生到现在不过三年,怎么可以说是陈年往事?」

    「我都忘了,对我来说就是陈年往事。」

    「真的忘了吗?」

    「我又不是太闲了,干么一直惦记着不放。」真的忘了吗?夜深人静,偶尔还是会想起,心,总有淡淡的失落。她很清楚自己有几两重,从小到大也一直很懂得约束自己的感情,尤其是面对学长那么优秀的男孩子时,可是学长对她太好了,曾经给了她奢望,是好友的介入扑灭了她内心小小的火花。

    「忘了最好,以后找个更优秀的男人,像你大姊夫。」

    老妈以为白宇棠那样的男人到处都有吗?算了,这个不重要,此刻她比较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妈,老爸说一年之内没有听到我的结婚进行曲,以后每个周末我就得出门相亲,直到嫁掉为止,这是玩真的吗?」

    章母微微皱眉。「你爸那种一板一眼的人会玩假的吗?」

    「难道不可以跟老爸商量一下吗?一年之内嫁人对我来说太难了!」

    「你大姊半年就嫁掉了。」

    「大姊是美女,白宇棠对她一见钟情,我又不是美女,一见钟情也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

    「缘份跟长相没有直接关系,多的是美女囤在家里当老姑婆。」

    「妈不能帮我在老爸面前多争取一点时间吗?等过两年我像大姊这个年纪时再来讨论结婚也不迟啊。」她撒娇的挤到母亲身边。

    章母右手长指不客气的往她额头戳下去。「连你大姊都乖乖的找对象嫁人,你敢造反吗?」

    章家四个孩子依序是章家君、章家乐、章家盼、章家宝,从名字不难猜出她们在家中扮演的角色—老大是章家孩子们的头,受到的是最严厉的教育,当然最有个性;老二是章家欢乐的泉源,是章家父母的开心果,当然最听话;老三是章家夫妇期盼生女儿的命运可以到此为止,因此被当成男孩子教养,可惜没有为章家招来弟弟;老么是章家的宝贝,是放任政策下长大的孩子。

    「痛……我当然没那个胆子,所以拜托老妈帮帮忙,老爸最怕你了。」她可怜兮兮的揉着额头,老妈的手劲怎么那么大呢?

    「如果你爸没有逼婚,你大姊会那么快嫁人吗?这件事我完全站在你爸那一边,尤其是你,宁可窝在家里当什么自由派的蛋糕师傅,也不去外面工作,不给你一点压力,我看再过十年,你也找不到结婚的对象。」

    「妈……」

    「不要妈了,叫什么都没有用,你啊,没事多跟朋友出去玩,请朋友帮你介绍对象,要不,你就等着一年后靠你爸推销好了。」

    嘴一撇,她跳下沙发往外走。「我带皮皮去公园散步。」皮皮是姊夫送给大姊的礼物,可是现在却变成她的宠物,因为大部份都是她在照顾它,而姊夫的住处也不适合养狗,皮皮只好继续待在娘家。

    「你要记得带钥匙和钱包,待会儿你爸买东西回来,我们就要出发回屏东看爷爷奶奶,后天才会回来。」

    她举起右手表示知道了,钥匙和钱包对她来说比手机重要,总是随身携带。

    打开门,吹了一声口哨,原本懒洋洋趴在小院子的皮皮立刻跳起来,开心的跑过来,她弯腰将它一抱,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细语的对着它唠叨。「皮皮,我们自由了,这两天家里只有我们两个……」

    * *

    散个步,再喝杯咖啡,天色已经暗了,章家乐猜想父母应该出门了。

    不知不觉,不曾有过的孤单感涌上心头,大姊一结婚,家里就少了一点热络的气氛,前天脱离大学生活不到三个月的老三去美国自助旅行,而守财奴的老么原本就只想着打工赚钱,暑假期间更是难得见上一面,如今再加上父母不在家,真是冷清的有点苍凉。

    「皮皮,还好有你,否则晚上我一定睡不好。」这里位于郊区,家家户户都是独立的两层楼花园洋房,虽说街坊邻居都是一、二十年的老厝边,可是没有社区保全,夜里的居家安全当然只能靠自己。

    「皮皮,我想到了,干脆今天晚上我们来研发新口味的蛋糕……吓!」目光瞥见坐在她家门边的男子,她惊慌的紧急煞车,往后一跳。

    放下皮皮,她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喂!你在这里干么?」

    男子紧闭双眸,脸色苍白,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

    「你还好吗?」

    这根本是废话,瞧他动也不动,当然不好。

    怎么办呢?既然在她家外面,若置之不理,晚上肯定会良心不安到无法入眠。

    她先取出钥匙开门,再靠过去架起软趴趴的男子……好重哦!

    咬着牙,她发挥从小就特别惊人的蛮力拖着男子进入屋内,还好父母出门前留下灯光照明,不至于害她瞎子摸路绊倒在地。

    终于将男子安置在长沙发上面,她也虚脱的瘫坐在旁边的个人沙发上。

    看样子,这个男人八成生病了……不行,她得量一下他的温度,万一得了H1N1怎么办?

    她赶紧跳起来找药箱,用额温枪帮他量体温,还好,只是微微发烧。

    放松下来,她先替一直在脚边打转的皮皮准备晚餐,然后冲了一杯花茶,坐下来仔细打量沙发上的男子。

    他拥有一张精致白皙的面容,睫毛很长,鼻子很挺,双唇性感红润……若不看其他地方,谁都会以为是女孩子……这真是太不公平了,男孩子怎么可以长这个样子呢?

    可是话说回来,长这个样子应该很困扰吧,成天有赶不完的蝴蝶小姐,纵使再漂亮,也会觉得很烦,不像她,从来不用浪费心思驱逐苍蝇。

    沙发上的男子终于动了,轻轻的呻吟从他嘴里吐出,接着缓缓睁开眼睛。

    她开心的道:「你觉得怎么样?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量过你的体温,三十七点八,有一点发烧。」

    那是言聿曦见过最灿烂的笑容,害他眼睛被闪的差一点睁不开,这教他顿时生起一股懊恼的情绪。「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章家乐,这是我家,你在我家外面昏倒了,你不记得了吗?」

    章家乐……他想起来了。坐起身,他看了一下四周,屋内显然没有其他人,不由得皱起眉头。「你总是这么随随便便带男人回家吗?」

    怔了一下,她一脸无辜。「你昏倒了。」

    「我可能假装昏倒,然后找机会对你劫财劫色。」

    「……你看起来不像那种会劫财劫色的男人。」章家乐不好意思说,她对他劫财劫色的可能性比较大,瞧他身上的衣着,绝对不是她平日购买的菜市场货。  「你不知道人不可貌相吗?」

    「对哦,人不可貌相,人心隔肚皮,不过,你是披着羊皮的狼吗?」她是个超级乐天派,相信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坏人,但不表示她没有识人之明,只是有时候明知那人虚荣娇贵,不适合当朋友,她也做不到真的不理睬对方……怎么又想起过去的事了?

    「你没有长脑子吗?谁会承认自己是披着羊皮的狼?」

    「……你应该是那种有话直说的人吧。」

    这是他第一次想对一个女人尖叫,她的脑子结构是不是有问题?

    双脚着地,他坐直身子。「如果我说,我是披着羊皮的狼,你怎么办?」

    「……你不是吧。」没办法,怎么看他,她都无法将他跟「披着羊皮的狼」扯在一起,倒觉得他很像欧洲某国皇室的王子。

    他突然觉得头好痛,这个女人不但头脑单纯,而且固执的要命。

    「生了病的人就应该待在家里休息,不可以到处乱跑,万一你在马路上昏倒了,那很危险。」眼前的情况就她来看,他是不是披着羊皮的狼并不重要,真正要担心的是他的身体状况。

    他只是有点不舒服,加上这几天熬夜,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家有维他命很丰富的柚子茶。」

    他点了点头,喉咙很乾,真的很需要一杯热茶润喉。

    她起身进了厨房,不到一分钟就带回一杯热腾腾的柚子茶,看着他喝下,她好奇的问:「你怎么会在我家外面昏倒了?」

    开玩笑,他可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男人。「我是不小心睡着了。」

    「睡着了……好吧,睡着了,那你怎么会在我家外面睡着了?」

    「我找章家盼。」他没有等人的习惯,可是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回,没想到竟然闹出这么丢脸的事!

    「盼盼去美国自助旅行,你找盼盼有什么事?」

    「我是服装设计师,要请她担任我的专属模特儿,她何时回来?」

    「她身上的钱何时花完,就何时回来,原则上是一个月。」

    虽然她家靠的只有父亲当公务员的收入,可是四个女儿都很争气,从小到大读的全是公立学校,课业辅导靠父母,没花多少教育费,因此父母用她们的零用钱为她们各存一笔基金,供她们大学毕业之后出国旅游见识。大姊和她舍不得,一毛不花的继续存下来,盼盼就不同了,她认为人生应该留下更有意义的东西。

    放下手中的马克杯,他从西装外套口袋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把我的名片交给她,叫她跟我联络。」

    她随意看了一眼名片,便收进小茶几上的电话名册里。「名片我会转交给盼盼,可是盼盼应该没有兴趣当模特儿,她甚至讨厌拍照。」

    「我会提供高额酬劳。」

    「盼盼又不是宝宝,她不喜欢当金钱的奴隶,如果不能提出更有吸引力的诱因说动她,你别期望她会在镜头前面搔首弄姿。」

    「你只要转达我的来意,我会说服她。」

    「我知道了,不过你怎么会看上盼盼?盼盼不像女孩子,很帅气,有时候还会被人家误以为是男孩。」

    「我需要的正是中性化的模特儿。」虽然只是在好友的婚礼上看过她短暂一眼,他便很清楚她正是自己为「Imagine」设计的新品牌最佳代言人。

    「喔!」

    「不要忘了将我的名片转交给她。」

    他站起身,此时她才发现他拥有模特儿般的身材……他干么不充当自己的专属模特儿呢?他站在镜头前面搔首弄姿应该比盼盼更有看头……想到那个画面,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男人长得这么养眼真是太过份了。

    他瞪了她一眼,从她脸上不难猜到此刻她的脑袋里正在想什么。「虽然你的危机意识令人无法苟同,但还是谢谢你的招待,打扰了。」

    送走这位意外之客,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除了一张名片,她对他根本是完全无知,而他对章家似乎很清楚,还直接上这里找盼盼……他到底是谁?

    * *

    对章家乐来说,人生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品尝精致美味的蛋糕甜点。虽然她本身就是自由的西点师傅,做出来的蛋糕甜点不输喝过洋墨水的,可是,她对人家做的蛋糕甜点还是充满憧憬。

    不过,这种时候最害怕的就是遇到不想见的人,从天堂摔进地狱的滋味绝对没有人可以接受……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遇到罗云蔓呢?

    罗云蔓曾经是她的好朋友,却也是搞得她变得狼狈难堪的人。

    大二时,因为社团出游的关系,她认识当时大四的学长陈思骏,从此有她的地方就看得见学长的身影,虽然两人不是情侣,却是别人眼中的一对。大三时,罗云蔓因为她认识学长,而当时学长正在当兵,他们见面的机会变少了,完全不知道罗云蔓此时一直暗中跟学长往来。

    直到有一天罗云蔓跑来告诉她—「学长喜欢我,不管外在条件、家世背景,我们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学长觉得对不起你,不敢接受我,求你成全我们吧。」

    她终于清醒了,学长从来不属于她,于是她告诉学长,他和罗云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会祝福他们。

    「你一个人来饭店喝下午茶吗?」罗云蔓的口气充满怜悯,表情却在嘲笑。

    「对啊,听说这里出了一种松露巧克力蛋糕很好吃,我特地来品尝。」这是姊夫的家族「天骏集团」旗下的饭店,姊夫又提供免费的下午茶券,正好今天特别忙碌,送完货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于是顺道绕过来品尝享受。一个人又如何?她放眼一看全是人,根本不孤单。

    「你还是在做那种没有前途的工作吗?」

    「虽然没有前途,可是工作很开心。」家里专业级的厨房就是她的工作室,不必大清早起床梳妆打扮,烦恼今天要穿什么衣服,也不必每天出门挤公车挤捷运,这种惬意的生活很适合她。

    「外文系的高材生却窝在家里做蛋糕,不觉得很可惜吗?」

    「可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样很幸福。」父母一开始也很难接受,可是想到她心思单纯,这样的选择对她说不定比较好,就也没说什么了。

    罗云蔓摆了摆手,不想继续跟她逞无意义的口舌之争,转而道:「今年的同学会你不会再缺席了,对吗?」

    「这要看我的工作,有时候我假日比较忙。」

    「难道你对学长还念念不忘吗?」

    「嗄?」

    「我明白你的心情,看到我就想到学长,旧情难忘,这种滋味当然很苦。」

    「……你想太多了,我会尽可能抽出时间出席。」她自认为肚量很大,可是这会儿真的无法继续和她交谈,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将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不好意思,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一下洗手间。」

    不理会罗云蔓,她匆匆抓着背包起身前去洗手间。

    洗了把脸,待情绪平稳下来,她故意拖延时间,慢慢回到咖啡厅,此时罗云蔓已经走人了,她不禁松了一口气,如果因为罗云蔓而浪费美味的下午茶,那就太不值得了。

    唇角往两边上扬,开心一笑,她优雅的拿起面前的咖啡品尝,虽然冷掉了,咖啡的香味依然让人齿颊留香……

    「你这个女人真的没长脑子吗?」言聿曦一脸阴沉的在对面坐下。

    巧合的在这里遇到她,他原本想当作没看见,可是没办法,她就是有一种教人放心不下的特质,不知不觉就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不知不觉就走过来了。

    「视线离开座位之后,就不可以再喝桌上的饮料,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吓她一跳,这个男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好巧,你也来这里喝下午茶吗?」

    这个女人的反应实在令他火大!「你怎么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万一有人趁机在你的饮料里面下药怎么办?」

    「下药……这个啊,这种五星级的饭店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你认为这世上有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吗?」

    「大庭广众之下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啦。」

    「你不看新闻吗?如果大庭广众之下可以确保安全,色狼敢在公车上对女孩子伸咸猪手吗?」他恨不得拿根棍子狠敲她的脑袋瓜,说不定她会因此变得聪明一点。「这年头只有脑子结构异常的人才会多管闲事。」

    这会儿她一句话也挤不出来,没错,大庭广众之下并不表示安全,可是,他干么后面又补上那么一句话?

    「你今年几岁?十二岁吗?」

    「我二十四岁了。」她生气的一瞪,虽然她娇小玲珑,可是该翘该凸的地方都有,她还是相当引以自豪的。

    「你确定二十四岁了吗?我看你的生存能力应该只停留在国小阶段。」

    她实在无法回应,父母同意她这个外文系的高材生当个自由的蛋糕师傅,不正是担心她在外面的职场上没有跟人家厮杀拚斗的本事,才放任她朝兴趣发展……

    「真是太庆幸了,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要不成天为你提心吊胆,就是有两个心脏,只怕也活不过半百。」

    听他这么一说,她不是单纯,而是低能……她有这么糟糕吗?

    「没有知识,至少也要有常识,连照顾自己的基本能力都没有,你竟然可以安然的活到二十四岁,这根本是奇迹!」

    是啊,除了自以为学长喜欢她,让她在感情上受了伤,二十四年来她不但平安而且顺遂,这么说起来真的是奇迹。

    看到她傻不隆咚的表情,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可笑,仓皇的低声说了一句「不打扰你了」,便一边嘀咕一边起身快步离开。「我八成是疯了,干么跟一个无知的女人唠叨那么多呢?」

    目送他一点一滴的消失在视线外,她顿时生起一股滑稽的感觉,为什么她要听他训话呢?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世界上大概找不到像她这么笨的人,竟然灰头土脸的任由一个陌生人贬低指责,下次遇见他,一定要问清楚他的底细……等一下,她在想什么,难道她很期待他们再相遇吗?

    她连忙摇了摇头,老是被他当成幼稚园的小朋友训话,这真的很丢脸,他们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

    一天,章家乐喜欢从慢跑开始,让全身的细胞活络起来,再慢慢享用丰盛的早点。早餐过后,接下来就是处理今日的订单,各家餐厅需要的蛋糕差不多,主要是餐后甜点,偶尔几家供应下午茶的西餐厅或附近几家跟她合作的咖啡馆,蛋糕的种类就必须多一点,每隔一段时日还得研发新产品。

    待从烤箱取出蛋糕,她会根据订单装成一盘一盘,然后开着小货车送货。

    送完货回到家通常中午了,简单用过午餐,她会冲一壶茉莉花茶,坐下来边喝茶边看书,而此时往往是邮差送信的时间,今天也不例外。

    从邮差手中接过挂号信,她关上大门,转身走回屋子。

    这应该是卡片之类的信件,可是有人寄卡片会用挂号吗?

    回到客厅,她就近在沙发坐下,拆开信封,取出卡片……不,这是请柬。

    「请柬?」疑惑的打开请柬一看,她差一点白眼一翻晕过去,罗云蔓竟然为了同学会特地寄请柬给她,而且用挂号……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夸张了!

    她的确刻意避开罗云蔓,因为这位小姐总是搞得别人心情糟透了,但她并非缩头乌龟,人家都放话了,若是再懦弱的选择逃避,她岂不是太孬了?

    「乐乐,出来帮我提东西……」

    大姊回来了……她随手将请柬扔到茶几上,跳起来,快步走出去,看到章家君笑嘻嘻的站在大门口,脚边有好几个名牌购物袋。

    「东西太多了,帮我拿一些。」

    「我还以为你晚上才会回娘家。」她赶紧上前,左右手各提起两袋。「你怎么买那么多东西?」

    「难得出国,总要为家人买点东西回来,而且你姊夫坚持要送礼物给岳父岳母和小姨子们,我只好让他表现一下。」章家君提起剩下的购物袋,关上大门,跟在妹妹身后走进屋内。「我想跟家人说悄悄话,所以赶他去公司开会,先跑回来。」

    「姊夫怎么那么辛苦?刚度完蜜月回来就要进公司开会。」

    章家君不以为然的做了一个鬼脸,他根本是工作狂,出国度蜜月,每天还是要和笔电奋斗好几个小时,不过他还算识相,工作都是利用她赖床的时候。

    大包小包往大茶几上一摆,章家乐好奇的翻看里面的东西,第一次摸到真正的LV和GUCCI,这种感觉好像在作梦。「这些很贵吧!」

    「你姊夫说不贵,你各挑一个喜欢的皮包和皮夹,剩下的再给他们。」

    「有个有钱又慷慨的姊夫真是太幸福了!」她开心的将所有皮包和皮夹都取出来比较挑选。

    「妈呢?」

    「你和姊夫今天回来,她特地去大卖场采买食材,准备晚上帮你们做大餐。」

    「太好了,到了义大利第二天,我就开始想念妈做的菜,那儿的食物完全不合我的胃口,还好我坚持带泡面……咦?这是什么?」章家君瞥见茶几上的请柬。

    「下个月要开大学同学会。」

    「下个月?」章家君打开请柬一看,日期果然标示着下个月二十五号,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这太夸张了,一个多月后的同学会现在就寄请柬过来!」

    「主办人大概是希望我事先将时间空下来。」这么一来,如果她再推说那天没空,不方便出席,罗云蔓很可能会大肆宣传,说她对学长还念念不忘,所以才不参加同学会。她不想跟他们再有任何牵扯,只能乖乖出席。

    「那也不用那么夸张,而且,哪有人同学会寄请柬?」

    「……她比较慎重吧。」这种话真是教人难以启齿。

    「主办人是谁?」

    迟疑了一下,她还是老实招来。「罗云蔓。」

    「……我没听清楚,你说谁?」章家君不是没听清楚,而是希望听错了,这个老早就让人讨厌到不想记住的女人怎么又蹦出来了?

    「我说的是罗云蔓,你没有听错。」

    「不准去!」章家君恨恨的咬牙切齿。「同学会是为了叙旧,你跟那个令人倒胃口的女人没什么旧可以叙,叫她少来烦你。」

    「我的同学又不是只有她,还有很多人。」

    「她会一直缠着你,想尽办法向你炫耀,你干么去那儿受她的窝囊气?」

    「她不会表现得这么没度量,小薰也会陪在我身边,帮忙应付。」

    林怡薰也是章家乐大学死党之一,原本跟罗云蔓就喜欢斗嘴,罗云蔓介入章家乐和学长之间后,两个女人更是从此水火不容。

    「算了,那张嘴巴听似温柔,却像刀子一样尖锐,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不管她说什么,我只要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啊。」

    章家君伤脑筋的皱着眉。「总而言之,你坚持出席是吗?」

    「如果是你,你会躲在家里不出席吗?」她天生乐观,不管明箭暗箭,都不会往心上搁太久,如果老惦记着不愉快的事,人生不是很累人吗?

    「我是我,你是你,我好强,不喜欢当弱者,可是你不同,你本来就是一个柔软随和的人,出席了,也不会因此就变得有个性有骨气。」

    「可是总不能让人家说我懦弱孬种吧。」

    章家君低声咒骂一句,虽然她总是嘀咕乐乐太懦弱了,可是也不容许人家批评。

    沉吟了半晌,她放弃继续说服,「好吧,既然你坚持要参加,我一定要把你打扮成最闪亮的一颗星。」

    「大姊不用费心了,我再怎么打扮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这个世界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章家君拍了拍胸膛保证。「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认识一个改造高手,他可以将你脱胎换骨变成另外一个人。」

    「不用了,干么为了一个同学会这么伤本?」劳民伤财的将自己变成最闪亮的星星,就只为了满足一时的虚荣,这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她盛装出席,不正表示她很在意他人的眼光,换言之,她并未从过去走出来,这岂不是让自己更显悲哀?

    「大姊会支付所有的费用。」

    「不好,虽然姊夫很慷慨,可是不能让他觉得我们家的人贪得无厌。」

    「你好像忘了,我不是无业游民,也有存款,我的钱不等于你姊夫的钱。」

    「我也不想用大姊的钱。」

    「大姊不能送礼物给妹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如果你要出席,就给我弄得像样一点,难道你比较喜欢被人家当成又可怜又悲惨的遗弃者吗?」见她嘴巴一张,好像又准备找一堆藉口罗哩罗唆,章家君连忙伸手阻止她。「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我跟设计师约好时间后会打电话通知你。」

    章家乐不再争论了,盛装赴约好像太刻意了,可是大姊说的也对,总不能成为人家眼中又可怜又悲惨的遗弃者……其实不管外表如何装扮,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态度,若是不能坦率面对过去,无论人家说什么,都只会让自己变成悲哀的角色——

    全本小说阅读网推荐:

    艾佟【结婚进行曲】系列在线阅读:

    结婚进行曲之《掳到财神夫》作者:艾佟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结婚进行曲之《赚到大牌夫》作者:艾佟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