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帝王倾心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倒霉驸马

    “污点?”

    “是啊,你就是小姐的污点,污点不除,主子如何安心?”

    “可是,太上皇明明说相信我们之间的清白……”

    “啧啧,你还是不明白吗?相信跟除污是两回事啊!”

    寝殿里,谢红花错愕的发现,后宫的一票女人才刚被南宫策恶声的赶走,太医就像是早候在外头似的立刻进入,不仅如此,就连帮她染发修指的人都已备好工具的现身,要在第一时间为她恢复原状。

    怎么……这一切好像早就安排好了?

    她心中疑惑,等变回原样后,立即想找人问个清楚,可那男人已经离开,就连春风姑姑以及原本在寝殿里伺候她的那几个宫娥也一并消失,换上了一批新面孔。

    而此时,她找不到的人,全聚集在御书房里了。

    春风姑姑领着一干瑟瑟发抖的宫娥们跪地请罪。

    “奴婢们该死,让小姐受伤了!”她愧对主子的嘱咐。

    “是该死,朕千交代万交代,不得让她有一丝损伤的,结果你们还是给朕带来了‘惊喜’!”他语气严厉。

    春风姑姑与众宫娥心惊胆跳的将头垂得更低,丝毫不敢去望他的怒容。

    她们已在寝殿里铺上厚厚的软垫,防的就是意外发生,以为万无一失,但当见到小姐滑倒见血的那一刻,她们就知道自己的命不长了。

    “奴婢们愿意领死。”春风姑姑轻叹着代表众人说。

    “那还用说吗?除了你当时人不在寝殿里无罪外,其余的人全带下去!”

    他语落,立即有人领旨来带人了。

    春风姑姑见宫娥们哭哭啼啼绝望而去,这一去便是黄泉路,她很想开口救人,但话到唇边又呒了下去。即使眼前这位是靠她奶水养大的,她也是半点不敢冲突,更何况她已是被法外开恩的放过,多言只怕反而惹恼主子殃及更多。

    “太上皇,这回您演了这出戏,小姐还因此受了伤,却没能让您顺利摘了太皇后的凤钗,而只是将太贵妃处决罢了,这都是奴婢办事不力,也请太上皇治罪!”她主动再告罪。

    其实今日之事都是主子一手策划,自从得知后宫计划将小姐推入染缸后,他便有了计较。

    这几个女人在胆敢预谋伤害小姐之后,还以为能够平安无事,殊不知主子的劣根可是被挑起了,就想一步步让她们自己踏入自己挖的坟地里。

    主子玩得不亦乐乎,故意让她们有机可趁,再将计就计的借机除人,而主子最终的目的是要拿下太皇后,那位置好空下来让小姐坐上去。

    可惜,太皇后为人狡猾,拉了杨太贵妃当替死鬼,自己逃过这一劫,也坏了主子的计划,难怪主子露出失望之色。

    他摆摆手。“罢了,去了一个是一个,反正后宫的女人是一个也留不得,朕迟早得为水儿一一清理干净,还她一个清静,至于高玉贤,她命大不死也好,正好让朕再玩一阵子解闷。”他口里虽这么说着,但不禁警惕起自己,这回可不能再玩过头了!

    前世就因为他的贪玩,让仇人活得太久,才铸下无法弥补的憾事,让他的女人深受伤害,这一次,他绝不可能重蹈覆辙的,他盘算着,在什么时候解决高玉贤最好?

    春风姑姑小心研究着主子千变万化的神情,内心有着很深的疑惑。太上皇在遇见小姐后,所作所为便以小姐为中心,甚至甘愿为了小姐毁去后宫,这番深情与专一,如何是太上皇这种寡情的男人做得到的?

    主子仿佛对小姐有很深的牵绊,而这份牵绊到底是所为何来?

    她深深不解,也难以想象。

    “你可以下去了。”他说。

    “是。”她起身退下,走出门口后,想起那些被领去黄泉路的可怜宫娥,她难过的正打算亲自去为她们收尸。

    这时李三重匆匆经过她身旁,瞧见刚由御书房出来的她,匆忙间竟对着她眨眼一笑。

    之后他跑进御书房里了,不一会,传出某人震怒的声音,“什么,你说那女人不顾腰伤下床去找那群宫娥,在长廊上找到人后,就将人带走了?!”

    “是啊,奴才们不敢阻止小姐带走人,这才急得回来,向您禀报。”李三重“愁苦”的说。

    “那女人!”南宫策气结。“那她的腰伤可又裂开了?”

    “还好,有那几个宫娥细心照顾着,没事的,不过小姐好像知晓您打算对她身边的人做什么,这会死都不让那些人离开她的眼皮……”

    里头沉默了一会。

    “知道了。”

    “那主子的意思是?”

    “混帐,还需要多问吗?!滚!”

    李三重被轰出来了。

    原本的苦瓜脸,在见到还在御书房外的春风姑姑后,被他收拾起,两人相视一笑,都松了一口气。

    “红花。”某人挡在她面前,堵了她的去路。

    春风姑姑一见是他,又自动退到一旁去,虽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她那双眼睛可是犀利的往这盯着,这人若想造次是万不可能。

    “请问朱三公子有何贵事?”她不解,上次见面时,他不是说为免遭人误解,还是别再见面的好,怎么他又主动出现?

    “这个……听说太上皇为了你一怒之下杀了杨太贵妃,可有这回事?”朱志庆瞄了眼春风姑姑后,才稍微挪动身子靠得她近些说话。

    “没这回事,他没杀杨太贵妃,只是将她送至冷宫反省罢了,你这话是听谁说的,怎能这么胡传呢?”她吃惊的驳斥。

    他讶然地望着她。显然她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杨太贵妃的尸首已教人埋在长沙远郊了,听说死状奇惨,而这事并没有宣扬开来,他也是无意间听见太监与宫娥私下说起才知道的。

    他当下大惊,原来自己小看了谢红花,这女人在太上皇面前可是大红花一朵,红得发紫,这才想说赶来弥补一下之前对她不屑的态度,随便找话题一问,却发现她竟不知道杨太贵妃已死,可见太上皇对此事秘而不发,不是因为对女人间争风吃醋的事觉得不光彩,而是想对她保密吧!

    这女人外貌中等,但是心地挺善良的,记得以前他拖着不去迎亲时,她倒是经常写信来,内容尽是些与乡里下人间相处的无聊事,尤其是对谁家有人过世特别的伤感,对丧家更是无尽的关怀,他看了这些连信都懒得回了。

    可谢红花像是怕他会忘记她似的,还是不厌其烦的给他写信,直到前年听说她大哥病情加剧,才没空再写信给他。想来太上皇杀人,大概就是怕这女人啰唆,才没让她知道,既然如此,这事他也别提的好,免得得罪了太上皇。

    “那可能是我听错了,没这样的事吧!”他笑说。

    “那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我急着去接小花,它又闯祸了,我得赶在太上皇发现前将它带走。”她赶着离开,没空与他多谈。

    “小花?那不是你写信告诉过我,在路上捡到的野猫名字?”他记得两年前她寄来的最后一封信上有提起这个名字,他还暗自取笑过,也只有拥有谢红花这等俗气名字的人,才取得出小花这等土气的小名。

    另外,他也自诩记忆力过人,竟连这等小事都记住了,不禁洋洋得意起来。

    她挺意外他记得此事,可见他有读过她寄去的书信,内心不禁欣慰,至少她的信没有白写。“是啊,就是那只小花,它现在可皮了,只要太上皇不在,没人治得了它,就到处闯祸,我简直头痛死了!”

    这只猫自从换了主子后,也懂得仗势欺人了,几个公公成天在它身后追赶跑跳碰,搅得一团乱。

    好在小家伙很怕那男人,只要他一出现,它立刻服服帖帖,极其顺服,让人见了直摇头。

    可刚才它闯下大祸了,竟将放在龙案上的几份奏折给咬烂了,她被请去善后,再不赶紧将它带走,这一回,它一定会教那没什么慈悲心的男人给剥皮的。

    “正巧,我也要到御书房去等候太上皇,不如一起过去吧!”他趁机表示,目的就是想与她多接近。

    “呃……好啊,那就一道吧!”

    “红花,这边请。”他刻意叫得亲昵,好像,他们是“老朋友”了。

    两人相偕来到御书房,里头正鸡飞狗跳,太监忙着抓猫,宫娥忙着收拾被小花弄乱的地方。

    众人看见她出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就可以知道这只猫有多可恶了。

    她朝跳到花瓶上的小花拍手。“还不过来!”小花虽然只怕那男人,但她毕竟养了它两年,只要她板起脸,它还是会乖乖听话的。

    像是百般不情愿似的,小花摇摇晃晃地走至她身边让她抱住。

    “你实在太顽皮了!”她生气的教训。

    小花赶紧撒娇的窝在她怀里,很贼的乞求她原谅。

    她见了抿直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只猫心机真重!

    “它就是小花?”朱志庆由她身侧冒出来问。

    “对,就是这闯祸精!”她笑说。

    “真可爱!”他说了违心之论,内心想着果然是只杂种野猫,丑得惨不忍睹。

    “谢谢。”她甜甜的道。小花被嫌弃惯了,只要有人肯赞美她都会很高兴的。

    “果然是御宠,那气质就是与众不同。”他继续谄媚着,就连小花都挑眼看他了。

    “你也很喜欢小动物吧?”她微笑问。

    “呃……就是说啊,我尤其喜欢猫呢!”要讨好,就谄媚到底了。事实上,他对猫可是讨厌死了,每当家里出现野猫,他定叫下人打死!

    “我曾说太上皇的性子冷,像猫,他并不认同,对小花也不怎么热情,反倒是你,性子温热,会喜欢上小花,这道理真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她莞尔道。

    朱志庆笑得很虚假。“可不是。”

    “不好了,太上皇怒气冲冲地过来了!”李三重风风火火地赶来通风报信。

    “他过来了吗?那我得先走了。”她一惊,抱着小花就要逃。

    “等等,小姐,太上皇这回似乎动了真怒,他说,小花敢咬坏奏折,要拔光它的牙。这会就算您将小花带走也是不成的,他会找上您要猫的!”李三重焦急的告知。

    “那可怎么办才好?”她一听也慌了,她怀里的小花像是明白了什么,还软软发起抖了。

    “这……这……”李三重瞄向一旁的朱志庆。“若朱大人肯帮忙就太好了!”

    “帮忙?”他讶然。帮什么忙?谢红花会意过来了,忙对朱志庆道:“是啊,你不也很喜欢小花,它就托你照顾几天,等太上皇气消了,小花就没事了,你可愿意帮这个忙?”他是外臣,那男人一定想不到小花会藏在他那。

    “这……”他忍不住嫌弃的瞧了眼小花,很是为难。他可是受不了猫腥的人,要照顾它还不如杀了他……不过,这可是个难得让谢红花欠他人情的机会,错过了可惜。“好吧,就将小花交给我,我会好好照顾它的。”做下决定后,他收拾起嫌恶的眼神,笑得比方才还恶心百倍。

    这气氛非常的凝重,一不小心足以让人窒息。

    朱志庆万分惊愕的跪迎突然大驾光临的太上皇。

    “你可知自己犯了何罪?”南宫策森冷的问。

    “臣……臣犯了藏匿罪。”一开始他也不觉得藏匿一只猫有什么罪,但瞧此刻太上皇雪窖冰天的模样,这才意识到事态真有些严重了。

    “错,藏匿一只猫罢了,若你能让它消失就更好了。”南宫策诡笑的说。

    他心惊不解。太上皇不是为猫而来的吗?难道他还触怒了太上皇其他事而不自知?

    “那臣不明白……究竟是犯了什么罪?”

    南宫策阴寒的朝他瞥去。“你这蠢蛋至今还不知自己闯下什么祸吗?”

    “请太上皇告知。”他心里越来越毛了。

    “你可是与朕的女人见过面了,而且,还见过两次?!”

    “啊?”太上皇不是为此打翻醋坛子吧?“呃……臣是与红花见过,不过咱们只是老朋友相见——”

    “红花?”南宫策语气沉了些。

    他马上捂紧大嘴。在太上皇跟前,红花也是他叫的吗?他立刻当众掌了自己嘴巴几下,以示惩戒。“臣一时着急,说错了,是谢小姐,臣与她见面只是闲聊,并无其他!”他赶紧申明。谢红花说什么大话,说太上皇不介意他们的过去,瞧太上皇这模样,分明吃醋了,他真教那女人害死!

    “这朕当然知晓,朕的水儿怎可能瞧得上你,你这是想自抬身价吗?”

    自抬身价?就凭谢红花那有点年纪的女人?他恼在心头。谢红花那种货色也只有你会当成宝吧。但这话他可没胆说。“太上皇明鉴,就凭臣哪配得上谢小姐,就是有自知之明,才不敢高攀。”他苦笑。

    南宫策哼声。

    “既然太上皇明白臣与谢小姐间并没有什么,那今日这怒气是所为何来?”朱志庆搞不清楚的再问。不过,若不是怀疑他与谢红花有暧昧的话,就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你还敢问!”南宫策大掌一拍,连桌子都跳动了。

    他登时吓得不知所措。“太、太上皇?”

    “混帐东西,你敢玷污朕的御宠!”

    “玷污小花?”他玷污了一只猫?!“臣请问太上皇,这是什么意思?”太上皇不是说这只猫不重要吗?而且那口气像是很高兴他让猫消失,怎么绕了半天,这会又回到猫身上?

    南宫策竟是痛心疾首的望着他。“这只猫朕平日虽然瞧着碍眼,但好歹也是朕的水儿所赠与,再不喜欢,也只能视为‘女儿’般看待,而你竟将朕的‘女儿’藏匿,与它日夜相处,这不是彻底毁了它的清白吗?你该当何罪?!”

    朱志庆惊得瞪凸了眼睛。他、他毁了一只母猫的清白?有这个道理吗?

    “臣只是照顾它,并没有——”

    “住口,你毁了‘公主’的名节,难道不想负责吗?!”

    “负……负责?”一只猫变成公主了,而他得对它负责?他张口结舌了。

    “没错,朕不会让人污辱‘至亲’,你就负责吧!”南宫策斜映他。

    李三重瞧了掩嘴想笑。朱大人这回的笑话是闹定了!

    “朕嫁猫之事,会诏告天下,小花身为御女,自当是你的正妻,近日内朕就会亲自为你们主婚。”

    “什么?!”朱志庆膛目了。

    “怎么?不愿意?”南宫策辙去,眼神转为严厉。

    “臣……臣不敢!”他惊愕的瘫跪在地上。

    娶一只猫为妻,还是正妻,他这不是等着受世人耻笑,这他还有脸见人吗?

    可他若拒绝,怕是只有两种下场,一是死,二是惨烈的死!

    南宫策满意的笑了。“以后朕与水儿就是你的岳丈、岳母了,尤其见了水儿,可千万别忘了辈分,该唤她一声娘。”

    喊谢红花娘?!他张口,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见到他那错愕死灰的德行,南宫策像是刚刚走身上一颗毒瘤般地舒爽,他愉快的转身离去了。

    朱志庆欲哭无泪的瘫在地上。这时候小花还跳上他的头顶,将他的头发当成杂草般扒着玩,他都快疯了!

    李三重笑着走近他身边道:“太上皇有旨,既然公主离不开驸马,就让它在大婚前暂且由你继续照顾,驸马可要仔细当心,别教小花公主有一丝损伤,否则伤害公主,这罪可是不轻!”他提醒。

    朱志庆满头被小花扒得乱糟糟,那模样简直狼狈至极。“李公公能否行行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忍不住抓住李三重的袖子求问。

    太上皇当初要他留下时,不是对他颇有好感,一副要重用他的口气,怎么这会却要如此羞辱他?

    李三重冷笑。

    “奴才当真不明白了,就凭大人的脑袋是怎么混到目前户部侍郎的职务的?”他摇晃着脑袋,瞧着一脸愕然的朱志庆。“太上皇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会容许心爱的女人身上有污点呢?”

    “污点?”

    “是啊,你就是小姐的污点,污点不除,主子如何安心?”

    “可是,太上皇明明说相信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啧啧,你还是不明白吗?相信跟除污是两回事啊!”既是污痕,不管会不扩大就是碍眼啊!

    朱志庆大惊。“李公公,这猫是你要我藏的,你得帮忙救救我!”攥着他的袖子,快拉破了。

    他不客气的将袖子拍了回来。“太上皇要做的事谁阻止得了?再说,你也不想想,皇上谁不派,偏偏派你来当钦差,这是为什么?”他提示的问。

    刷白了脸。“你是说……”

    李三重慈悲地点了点头。“太上皇答应考虑皇上的请求,不过条件就是让你过来。”他再度瞄了朱志庆一眼,重重一叹。在太上皇眼里,这家伙才是一只猫,一只可以供他玩弄戏耍的猫……

    朱志庆宛如遭到强风吹袭,当下摇摇欲坠,自知离死期不远。

    《卷一完·待续》

    天下局势波谲云诡,被此时唐王朝最有权势、最无法无天的男人看上,再世为虫的谢红花如何掌控自己和扭转天下人的命运,敬请期待花园系列1553《少年太上皇》卷二·后宫独宠——

    全本小说阅读网推荐:

    浅草茉莉【少年太上皇】系列在线阅读:

    少年太上皇之一《帝王倾心》作者:浅草茉莉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少年太上皇之二《后宫独宠》作者:浅草茉莉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少年太上皇之三《逆天绝爱》作者:浅草茉莉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