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见观发财卷二:王爷你犯规 第二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望住她沉静的睡颜,齐穆韧勾起一抹隐约笑意,回想初次见面,她疯了似的狂奔 ,原来是心事太多、憋不住?明明痛恨《古文观止》,却宁愿回去背《古文观止》,这是因为这个世界比她原先那个更不自由吗?

    外公陆续说了许多阿观的事,他听得专心在意,一句句刻进心底、牢记。

    「对不住,我要妳留下,就算妳会因此而辛苦。」他悄声在她耳畔说。

    他不是个自私男人,但是不明所以地,他决定为自己自私一回,因为她难得、她特殊,因为她聪颖慧黠、反应灵敏,因为她令他快乐、令他感觉安全,因为她不在他身上算计……无数的因为组成他无法放手的因素。

    于是齐穆韧否决外公的提议,他甚至口气霸道、态度非常的不敬老尊贤,他站起身气势十足说道:「不管乐不乐意,阿观已经是我的王妃,这个身分跑不去,我不会写休书,不会让她离开,至于你担心的那些事,我不会让她受委屈。」

    这些话虽然很不善男信女,但外公灼灼目光望向自己,外公知道,这是承诺、是保证,是十足的真心。

    最终外公妥协,齐穆笙松口气,而他……一股暖暖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轻轻拂开她的散发,他开始想念她清醒时的模样。

    她的表情很多,她的笑容很假,她的刻意巴结,他一眼就能看穿。想起外公说的,她是谄媚界达人,犯贱界翘楚,俗辣界冠军……齐穆韧笑了,这个被欺压便阳奉阴违的小人,外公居然还说她「品性良正、温厚纯善」。

    不过,她弄错了,齐古、齐文、齐止不是她的兄弟,只是凑巧名字里有那样一个字,外公听见时恰恰有了联想,才提出来为他们改姓更名。

    外公说:「过去许多年,我一直在等你找到名字里有『观』字的护卫。」

    想凑出「古文观止」的是外公,却没想到让她自己给凑了进去,难怪那天会那样兴奋,难怪硬要说人家是她的兄弟。

    要告诉她事实吗?齐穆韧想过又想,还是别吧,就由她去认定,因为这个世界里,多拥有几个亲人会让她多一点开心。

    齐穆韧决定对阿观隐瞒,他央求外公别说出自己的身分,别让她知道,这里还有个过去友人。

    为什么?因为他希望自己是阿观唯一的倚仗。

    外公虽然同意,却意味深长地撂了句话,他说:「穆韧,你知道我们那里的女人最不能容忍什么?」

    他当然不知道,阿观是他第一个接触的二十一世纪女人。

    外公的答案是:欺骗。

    即便如此,在审慎考虑后,他依然决定隐瞒,他不给她任何的希冀期待,不让离开王府这件事出现任何可能。

    「对不起。」他又在她耳边轻语。

    门开,齐古进屋,轻声在他耳畔说道:「老太爷查出来了,第二批送进清风苑的茶里,加入红花,因此王妃会察觉不

    对。」

    齐穆韧点点头,红花害不了阿观,真正害她的……冷厉一笑,他不会让那人好过。

    「种花的找到没有?」

    「已经派人去找。」

    「好,下去吧。」

    「还有一事,大皇子递名帖,邀王爷过府一叙。」齐古把名帖交给齐穆韧,他看一眼,点头。「知道了。」

    齐古退下去,他的脸色显得凝重,那边……已经听到风声了吗?

    他握起阿观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说:「放心,妳不擅长的,爷行,妳不为自己的好处伤人,爷也不会允许别人为好处伤妳,妳不使心眼去贱踏别人,别人也不准来贱踏妳,妳就继续保持妳的纯良品性。」

    好吵,哪个没家教的蚊子在耳边嗡嗡叫,阿观皱皱眉、瘪瘪嘴,千百般的不甘愿,却还是侧过头偏向音源,缓缓张开双眼。

    她先是看见大姜的脸,本来想发出会心一笑,然而下一刻,表情翻转、眼泪泛上、盈眶、坠落……

    怎么会啊,大姜的脸为什么挂着齐穆韧的表情、做齐穆韧的打扮?

    她不是已经回到家,不是抱着重到可以拿来砸小偷的《古文观止》?她分明听到大姜问她:莲荷呈祥出窑了吗?她分明很骄傲说:我谁啊,小顾景舟呢。她分明像穿越过来那样,又被压成一次死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她没事还在这里当王妃!难道她死得不够彻底,所以一不小心又穿回来?厚,攥紧手心,她想要右勾拳、左勾拳,把和大姜相似度百分之百的脸给揍成猪头!

    她脸满的痛苦与哀戚,看得他眉目深锁。

    对不起……他握紧她的手心,在心底向她致歉。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口气异常的温柔。

    阿观被吓第二次,吓得整个弹坐起来,这种口气不该出自他嘴里,温度太高、浓度太深,会不会是……某个灵魂,穿进齐穆韧的身体里面?

    她要不要试着问他:宾拉登和欧巴马,你比较支持谁?

    「怎么不说话,傻了?」他的浓眉聚起,声音冷度恢复若干。

    阿观倒抽口气,还好、还好,没有贸然行事,她缓声道:「妾身很好。」

    「今日之事,爷会还妳一个公道。」

    「哦。」她应得漫不经心。

    还公道又怎样,只要处在妻妾争夺战里,有哪个女人能得到真正的公道?

    男人笨,以为替女人出气,女人就该欢欣鼓舞,却没想过嚣张赢不过落魄,今天旁人因她被踩两脚,明天她必定会被踩个二十脚给补回来。

    彷佛看出她的忧心忡忡,他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相同的事。」

    阿观又叹,这种傻话听听就好,千万别太在意,否则认真了,以后伤心的还是自己。

    「哦。」她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二度答得漫不经心。

    「妳不信爷?」他提高尾音,让她明白他的不爽度在攀升当中。

    「没啊,信啊。」她依旧回应得没半分诚意。

    「叶茹观!」齐穆韧终于忍受不住,他还没对谁那样低声下气过,给脸她还颠起屁股想攀天啦!

    他凝声怒喊,阿观终于抬起头,正视他的脸。

    「妳不满意什么?」

    嘟起嘴,她不满意的可多了,不满意没回家、不满意阿爸阿妈不在身边、不满意哥哥没给她零用钱,不满意没有《古文观止》可以背,甚至不满意她想要阳奉阴违投考艺术系都没机会……

    深吸气,她垂下头,一副要死不死的回答:「没有。」

    阿观忍不住又叹气,满腔怨恨啊,她现在终于明白,有了希望又失望,是什么痛苦滋味。

    齐穆韧从来不知道女人的敷衍会这样教人生气!他咬紧牙关想发火,偏偏她那副委屈模样把他的不满一举消灭,苦叹,他发什么火,分明受委屈的就是她啊。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