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极道皇后别逃了 谁才是演戏高手? 第一百八十八:真相(完)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头疼欲裂,初曦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她睁开眼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到了竹林深处。那是苏青竹老人的住处。

    “你醒了?”是绝尘的声音。

    “你……”

    初曦微微一愣,身体虚弱的要命。

    “我是绝尘,也是陶醉殿下的暗卫。”绝尘轻轻地开口,“这次娘娘虽然受了些苦,但也算是值得。”他拱手立在一旁。

    “你说什么?”初曦觉得自己转不过弯来。

    “你所看到的登基并不是真的,而是假象。他也在受人胁迫。所以才利用了你。”绝尘依然云淡风轻,初曦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

    “他利用我除去那些人?”初曦后知后觉,明白了一些。

    “可是,为什么要我假死?”她的嗓音有些嘶哑。

    “其实,慕容恪是真正的叛国贼。要不是他的勾结,殿下不会这么做,百万大军不是少数……”绝尘说道这里闭嘴。

    我懂了。

    慕容初曦微微一愣,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慕容老将军手握百万兵马,的确是胜败的关键。

    “陶醉在哪里?端木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慕容恪呢?”初曦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这个……”绝尘双眼微微眯起,“还是请殿下来吧。”他的声音有些清冷,转头退下的时候,身后映出端木琰那张英俊而熟悉的脸。

    “你……”

    慕容初曦大惊。

    这时候,他应该在宫殿里接受众人的朝拜,而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很奇怪是吗?”端木琰微微一笑,伸出手,“其实,那个三皇子,一直不是我。”伸出手,在脸上贴上一个面具,微微一转身,另一张熟悉的脸便出现在了面前。

    “陶醉!”慕容初曦大惊。

    端木琰微微点头,“不错,就是我。”他敛起眸子,声音有些飘渺:“看到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多少的仇恨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不是吗?”他伸出手,眸子中星光点点。

    “你是陶醉?”慕容初曦依然愣住。

    端木琰依然轻笑,他的那双手依然停留在半空中。

    “初曦,朕已经知道,这一切的一切,跟你毫无关系。我对你的仇恨,只不过是对自己的愤恨而已。”他轻轻笑着,俊美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无限的温柔。

    “朕?”

    慕容初曦大惊。

    端木琰微微点头,轻笑。

    “你受苦了。”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初曦。

    “你到底是谁?”初曦觉得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这些日子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太多太多。

    “你昏睡了三天三夜。”他并没有回答初曦的话,而是爱恋的捧住她的脸,“憔悴了好多,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真的不想让你尝试那种死法。”

    “我不懂!”初曦真的混淆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好吧,我告诉你真相。你可知道我已经练成了神功?”

    初曦点点头。

    “不错,那三个月里我练成了神功,苏青竹虽然不是我杀的,的确死于我手。这个以后再谈。在这三个月里,我做出受重伤的假象。派人秘密将慕容老将军接回来,我此时已经知道慕容恪和幽月王朝勾结。针对他的一个计划也形成了。我又秘密联络了几个忠心的太监和大臣,有了朕的亲生弟弟的帮助,这皇位,怕原本是囊中之物。可是,在将要举事的时候,竟然有人找到了我,我被迫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包括你……”

    “什么?”慕容初曦突然觉得不懂。

    “你可还记得江水谣?”端木琰轻轻笑了笑,“她便是那人派过来监视我的,我得到了皇位,却受到慕容格和那人的迫胁,虽然是皇帝,却是傀儡。没办法,我和亲生弟弟定了这样一个计划。利用你来胁迫慕容恪交出军权,当然慕容恪不可能受我们摆布,所以我们计划了很多。那人见你死后便彻底信任了我,终于在昨夜带我去见他们主子。我把握住机会,和弟弟杀死他们的首领。清理干净之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你也如期醒来。”

    “是宫无痕?”初曦依稀记得那条金蛇。

    “不错,是他。我的亲生弟弟。”端木琰摸着初曦的脸,脸上全是爱恋。

    初曦看着那张熟悉却陌生的脸,脑筋转不过来。

    “根本就没有陶醉,陶醉不过是我的替身。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将你封为皇后之后才执行计划的原因。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皇后!”端木琰痴情地说道。

    “独一无二的皇后。”初曦喃喃地说着。

    “不错,独一无二的。”他的俊脸依然带笑。

    宫无痕是他弟弟,他是陶醉,也是端木琰。但是……

    “陶醉不过是个替身,有的时候是绝杀,有的时候是我。”端木琰像是看出了初曦的疑惑。

    没有陶醉,这样说的话,那皇家园林中的刺杀,岂不是成了一场骗局?

    想到这里,慕容初曦顿时觉得浑身冰冷。皇家园林里出现的那一切,原来早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处变不惊!

    “好了,我累了。”初曦突然不想再听下去。

    “那……你好好休息吧。”端木琰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开来。

    初曦闭上眼睛,心中酸涩,对着天空吸了吸鼻子,看到远去端木琰,觉得这个世界都在欺骗她。

    她嘴角冷冷一笑,还要相信他么?不,当然不会!

    笃定主意,初曦挣扎着起身,趁着夜色,跌跌撞撞地走向外面。

    可能是因为端木琰吩咐过需要安静,竹林周围竟然没什么人。

    “永别了。端木琰,永别了,谎言。”初曦冷冷地笑着,身子越发疲惫。她一步步走出竹林,不再回头。

    雇了一辆马车,她选择远离这个地方。

    慕容家,她是回不去了。月佼楼,也回不去了,或者,月佼楼原本是属于他的。若不是他,怎么能那么顺利的建成……

    或者,她早就应该想到的。

    心中烦闷,便不再多想。只是愣愣地想着和端木琰一起经历过的这段日子。

    第一次的心动,便是如此无尾的结局,是不是,这个世间最大的讽刺?

    深呼吸一口,对着天空扯出一个微笑,踏入漫漫旅途之中。

    邺城,春日。

    有田野的地方必定有好风光。

    正是春日的大好时节,春风缓缓,带着暖暖的花香,有种清淡的味道在空气中徜徉,深呼吸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妈妈,妈妈……”奶声奶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什么事?”慕容初曦看着四岁的小正太,那日被人设计之后,她竟然莫名其妙地怀上了不知道谁的孩子。四岁的孩子眉眼像极了端木琰,只是,童童怎么可能是端木琰的孩子?

    微微愣住,衣角却被人抓住。

    “乖童童,怎么了?”童童撇着小嘴,一脸不悦地看着慕容初曦,“妈咪,楚叔叔快要死了,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什么?”慕容初曦大惊。

    当年她选择离开华京城,来到邺城之后隐姓埋名,却还是被楚梦楼找到。

    她为了救下假的端木琰,和明灭宫结下梁子,来到邺城之后便遭受到追杀。当时她怀着童童,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是楚梦楼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却也因此中了毒剑,身体一直反复。

    尤其是今年,已经到了尽头。

    慕容初曦微微一愣,拉着童童的小手来到楚梦楼的住处。

    “梦楼……”慕容初曦看着楚梦楼那瘦削的脸,心中微微一疼,“你没事吧。”

    楚梦楼微微一笑,眼睛依然像是第一次见面那样明亮。

    “我没事,我很好。”他微微笑着,看着慕容初曦的眼睛,“他,也该来了。”

    “谁?”慕容初曦下意识地问道。

    “你从来没有忘掉他不是吗?”楚梦楼那明亮的不像话的眼睛里带着点点愁绪,“否则,也不会留下线索。”他的声音淡淡的,飘渺而悠远,“他也一直在寻找你。”

    “不要再说了。”慕容初曦深呼吸一口,“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了。”

    “初曦,不要再骗自己了。”楚梦楼咳嗽了几声,伸出那双干枯的双手,微微一笑,“童童,也需要他。”

    “童童……”慕容初曦心中微微一疼,这些年,她费尽心思地躲着他,为的就是童童。若是端木琰知晓了童童的存在,那必定……

    “童童,是他的孩子。”楚梦楼说完这句话,明亮的眼睛紧紧闭上,“我虽然不能洞察的太多,但我知道,童童是他的孩子……”

    楚梦楼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变得虚无缥缈,如同天边的回声,虽然清脆,却遥不可及。

    “你说什么?”慕容初曦大惊,童童是端木琰的孩子,这……,这怎么可能呢?

    “你醒醒,楚梦楼,你醒醒……”

    慕容初曦呼喊着楚梦楼的名字,却看到他依然含笑的脸。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永远地闭上。

    “楚梦楼,你醒醒,醒醒!”慕容初曦发了疯似的摇晃着他,那瘦削的身子,随着她的手晃动,却永远不会再醒过来。

    “楚梦楼……”

    那个预言,竟然真的实现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她说,他这一生,必定会死在她的手中。

    他说,有一种爱情,只能远远地看着。知道她活的好,这就足够了。

    他说,今生我们注定无缘。若是来世能再次遇见,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他说……

    楚梦楼!

    慕容初曦失声痛哭。

    两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那个瘦削的不像话的男子,现在,竟然就这么永远消失在她的面前。一种叫做心痛的感觉在蔓延,彻底底侵蚀着她的内心。

    “妈咪,妈咪……”

    童童稚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怎么了?”慕容初曦擦擦眼睛,搂过惊慌失措的童童,慢慢地给楚梦楼盖上眼睛。

    “楚叔叔怎么了?”童童瞪大了眼睛看着一动不动的楚梦楼,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慕容初曦怀里。

    “楚叔叔睡着了。童童乖,告诉妈咪,发生了什么事。”

    “哦,妈咪。外面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大叔说找妈咪,还说我是太子,还有什么皇后,什么皇帝。妈咪,那些东西能吃吗?”

    “皇帝!”

    慕容初曦心中大惊,抱着童童走出茅屋,才一出门便看到一身华丽衣衫的端木琰。

    “好久不见。”端木琰微微笑着,双眼里带着无限的温柔,“你和童童受苦了,这些年,朕找你找的好苦……”

    “你……”

    慕容初曦看着端木琰那依旧俊美的脸,五年的磨练,他早已经变得沉稳而睿智。身上透着一股浓浓的天子之气,还有一种成熟的味道。

    “你怎么找到我的?”慕容初曦呆呆地问道。

    “他告诉我的。”端木琰的语气中,早已经说明,这一切都是楚梦楼的最后安排。

    “你躲了我五年,跟我回家好吗?童童需要一个父亲……”端木琰伸出手,目光炯炯地看着慕容初曦,“我的皇后,别逃了,跟朕回去好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