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皇后,逃不了 完结篇 第三百零八章  后续之文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浮云破晓,已是大婚的第二日。

    因为乐刻意的捣乱,北冥昊宸一个人在凤宸宫昏睡了一夜,早上醒来却发现零微残忆和乐喝了一夜的玉液琼浆美酒,已经被乐给灌醉了。

    看着零微残忆酒醉的睡态,北冥昊宸除了无奈,也只能是苦笑了。他不过是没有去请乐,乐居然就给他送了这么份大婚的礼物,实在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值得高兴的是,甘露在零微残忆和乐对月而饮的时候,果然如楚锐所言,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小王爷,北冥昊宸为之取名“云天”,意为,感谢上苍之德,赠他北冥家如此麟儿,同时也希望这孩子能像云一样在碧空飘游,一生随性洒脱。

    北冥昊宸在羽王府看过了甘露母子,并为孩子取名,心中挂记宿醉未醒的零微残忆,便想回宫去了。哪知,巧瑜却提出与他一同回宫,在路上还给了他一张奇怪的纸。

    “这是阿锐让我交给你的!”巧瑜解释道。

    北冥昊宸看着手中这雪白的丝帛纸上独独印着一个殷红的方印皱眉,“这是什么?”

    “这是琉球国玉玺印出来的!”

    “什么?”北冥昊宸惊异,不为其他,只因为这印上刻着的四字是‘追忆存希’!

    “阿锐不喜欢原来的‘既寿永昌’四字,所以他亲自刻写了这四个字在上面。”看着那飘逸的四字,巧瑜也有些无语,玉玺上的刻字本应该严肃庄严的,可现在都被楚锐破坏了。“因为玉玺的印改了,为了让天下人都重新认识新印,所以他就广发了这样的丝帛,不仅琉球内部官员都有,水月国和风凉国也都有一份。”

    看着手中之物,北冥昊宸哭笑不得,“他把印有玉玺的丝帛纸广发天下,连他国的皇帝都有,他就不怕,我们会利用这东西来找他麻烦吗?”要知道,这可是相当于一张空白的圣旨,只要拥有的人随意在上面写上些什么,再以无忧的名义宣告天下,就可以得到任何东西,甚至是琉球的江山。

    “这个阿锐自然知道,他才不会给别人占他便宜的机会呢。”巧瑜笑道,“这丝帛纸是他特制的,上面撒了一种药水,无论你怎么写,都是写不出字的。而这印泥也是特制的,只要放上两个月,就会自动消失。所以呀,就是有心之人拿到了这东西,也是没有用的。”

    闻言,北冥昊宸不禁大笑,“这个阿锐,真是个鬼灵精,琉球有他这么个皇储,对我水月来说,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如果他不是忆的表弟,你也没有娶忆,而且他还有狼子野心,那他对水月和风凉而言,自然是祸,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我们不需要担心。”巧瑜宽慰道。

    “是呀,现在该为之担心的应该是无忧才对!”想到无忧不仅要在十年内治理好琉球,更要将这个小魔头训练成一个真正的圣明之君,并让他心甘情愿地坐上皇位,北冥昊宸就不禁为无忧叫苦。

    “大哥,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犹豫了一下,巧瑜还是道,“我想去琉球!”

    “你不是才回来吗?怎么又要去了?”北冥昊宸觉得有些奇怪。

    “大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去了以后,就在盛都定下来了。”巧瑜面露为难道,“我想,去那里陪着无忧和阿锐。”

    见北冥昊宸听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巧瑜连忙解释:“大哥,你看,大家都在雪阳,我们和和乐乐的,你更是娶了忆,可无忧和阿锐呢?只有他们两个在那里,而且还与忆隔着千里,他们会真的过的开心吗?我知道,就算我去了,也起不到什么大作用,可有一个人和他们一起等着与忆,还有大家重逢的那天,也是好的,不是吗?再说了,忆要我看管着楚铭,在雪阳终是不便,说不定还会落人口实,去盛都,是最好的选择。”

    沉默良久,北冥昊宸见巧瑜意已决,千言万语也只好化为一声叹了。“既然你这么想去,那我不阻拦你,只是我希望,你能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我水月国的霓裳公主!”

    巧瑜莞尔一笑,“谢谢大哥,我记住了。在我心中,你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亲大哥,就算去了盛都,我也会每天都想着你们的,我一定会常回来看你们!”

    北冥昊宸轻笑,他知道,在他这个义妹的心中,没有儿女私情,只有他们这些亲人好友,她是他的好妹妹,可零微残忆和无忧更是她心中最尊敬最亲近的人,她愿意一直做着她们之间的桥梁,心甘情愿而不后悔。在这一点上,其实巧瑜才是无私的人,甚至比无忧更无私。

    北冥昊宸遥望东面盛都方向,不禁自问:“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盛都

    宫闱静谧,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自从琉璃公主远嫁,赴水月和亲后,他们的皇上就恢复了以往的冰冷严肃,朝堂安分,百姓归心,这宫中更是摄于新皇的威严而愈发悄然无声。

    蓬莱殿,皇储锐王所住之地,这本是宫中最为热闹的地方,可今天,也变得安静下来。

    书房

    豪华气派自不必多说,整个琉球现在都知道新皇楚钰对唯一的弟弟最为宠爱,甚至在登基之日就将其立为皇储,他住的地方自然是整个皇宫中最好的地方,所有吃穿用度都堪比皇帝的。楚钰生性喜爱简单,厌恶奢华,所以如果只是从他们住的地方和吃穿来看,楚锐反而更像是皇帝。

    不过,奇的是,这里名为书房,却一本书都没有。知情的人自然是知道,楚锐虽年仅六岁,可早已经博览天下群书,才华堪为第一,根本就没有再看书学习的必要了。可这些外人却不知道,因此都盛传锐王不喜读书。

    而此时,这不喜读书的锐王却正在书房内伏案画写着什么,样子专注认真得很,和新皇办公时倒是有几分相像了。

    楚锐低着头正在为自己刚刚画好的话题诗,却突然听到房外传来了两个很轻的脚步声,头也不抬一下,就问:“怎么样?”

    话音一落,就见房门口正走进来两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她们一个眉眼温柔,一个眼中闪着灵动。看起来,她们与楚锐一般大。这是无忧从琉球天下第一楼里给楚锐找来的贴身丫头,温柔的叫渊凉,机灵活泼的叫溪凉。

    听到楚锐的发问,两个小女孩对视一眼,齐声道:“皇上在梨园!”

    楚锐一笑,“怎么是‘皇上在梨园’呢?你们应该说‘殿下英明神武,奴婢不该不自量力地与您比试,甘愿受罚’,这样才对嘛!”

    渊凉和溪凉对视一眼,一个无奈地笑了笑,一个不甘心地冲楚锐吐了吐舌头。

    “您说的都对,奴婢领罚!”

    渊凉和溪凉年纪虽小,可她们都是无忧万里挑一才挑出来,渊凉饱读诗书,溪凉内力淳厚,两个都是聪明绝顶的小神童,可与楚锐比起来,就差远了。

    神童与神童之间总是你不服他,他不服你,各种较量轮番就上,虽然楚锐是她们的主子,而且还是王爷,未来的皇上,可小孩子之间根本就不会去理会身份的差异,两个小女孩还没来多久,就和楚锐杠上了。可每每比试,她们都输了,不知不觉中,也就对楚锐由衷佩服了,可小孩子嘴硬,又是从小就被别人捧在手心里夸的神童,自然有自己的骄傲,根本容不得自己低头,所以,小女孩们面上都不服楚锐,总想和他比试,尤其是性格活泼的溪凉。

    “既然领罚,那你们说说,这回又想让我怎么罚你们呀?”

    楚锐暗自好笑,钰怕我一个人在后宫闷得慌,非要送两个小孩子来陪他,本来他还很排斥,可没想到这两个小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远远不能和我相比,可逗起来,还是有几分趣味的。有她们在宫里陪着我,相信,也不是什么坏事。

    渊凉和溪凉无奈低头,她们这回可是自掘坟墓了,问了小如姐姐才知道,原来小殿下一出生就住在天下第一楼放情报的经纬库里,长达五年,他早已经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了,而且他还是苏家后人,拥有御风之术,更是什么都瞒不过他。她们这次居然会傻到去和他赌皇上的行踪,这简直就是找死嘛。

    “殿下!”虽然输了,可溪凉还是骄傲地道,“你说的都没错,皇上现在正在梨园监督工匠建园,并且让人去找盛都最好的花匠,可有一条你可没说全。我问了小如姐姐,皇上要在梨园中雪梨花没错,可他还吩咐了要种另外一个东西,你可没说出来。所以,你并不完全赢了。”

    楚锐轻笑于溪凉的狡辩,落下最后一笔,终于收笔,抬头看向这两个在十年后必定长成人见人爱的大美人的小女孩,笑道:“是一棵梧桐幼苗吧!”

    不理会溪凉的惊愕,楚锐望向窗外,思绪远飞。

    表姐已经和北冥昊宸成婚了吧,大家都走了,只留下我和钰在这,真的有些闷了。修建梨园,种植从离山运来的梨树,这些都不过是钰为了表姐,为了给自己一个可以思念表姐的地方罢了。至于那棵梧桐幼苗,那是苏家遗址里圣树发出来的幼苗,自当好好的栽培,助其再次成为参天大树,成为苏家的圣树。

    “殿下?”见楚锐突然发起呆来,而且神情还有些怅然,渊凉不禁关心地叫了声。

    楚锐回神,又是平时的那副笑吟吟的样子,“输了就是输了,不需要狡辩。这回呢,我也不罚你们什么了,我刚刚作好一幅画,就差一个印了,你们帮我盖吧!”

    “这么简单?”溪凉不禁为之雀跃。

    “那殿下要盖什么印呀?”渊凉说着就已经走到书架前,想打开上面的一个楚锐专门用来装印章的锦盒。

    楚锐微笑,“不用拿了,我已经拿来了!”伸出手来,只见手中正放着一枚方印,色绿如蓝,温润而泽,背螭钮五盘。

    渊凉和溪凉惊愣,“你怎么把玉玺又偷来了?”

    “什么叫偷呀?这本来就是我的!”楚锐不屑,“再说了,我不过是让风给我送过来而已,用完了自然会再给钰送去的。”见她们两个还待在那不动,不禁催促,“还不快点!”

    渊凉和溪凉只好从楚锐手中接过,按着楚锐的要求,在画上题字的下端重重地盖下玉玺。

    大功告成后,楚锐衣袖一挥,就见那幅画自动地飞到墙上挂好了,与此同时,那枚玉玺也不见了,想必是楚锐又将它送回了御书房里。

    渊凉和溪凉看向那幅画,却见是卷狭长的短轴山水图,山川相缪,郁乎苍苍,群山泼墨少许,却绘就了幽远气势;清流勾勒几笔,竟赋予了灵动气息。高山巍峨,流水清灵,令人顿感圣洁清远,这是离山的群山图。上侧自右向左行云流水、飘逸隽秀般写着首长诗,末尾处只署了个‘锐’字,下方是个朱红方印,上面印着四字:追忆存希,这正是她们刚刚盖上去的玉玺!

    画是绝妙好画,字是绝妙好字,而诗,自当也是暗藏深意的绝妙好诗,渊凉不禁吟诵出来:

    “黄莺出谷丹桂飘,歌尽天下破拂晓。

    袖中红绫绕柔枝,妩媚身姿舞四海。

    冷月寒筝碧血凝,希白如纸笛曲昂。

    洛水神赋入臻境,清明浩荡远尘喧。

    夜时昙开珂玉现,南墙宫外烈如煌。

    水天遥兮居客仙,暗影阁君烨自明。

    诗词曲赋仪态千,环顾书影笑红尘。

    巧手瑜玉紫微星,洞察明镜一线牵。

    甘泉玉露总相逢,昊空浮载鸿羽梦。

    灵芝蔓草伴风生,芷兰杜若念白汀。

    满天星火对卿眠,寒烟为魄湛影剑。

    金玉相合应无忧,怎知雪莲心中哀。

    十二令使十二花,开在漓江映笑颜。

    吾愿诸君皆相伴,不负乐意锐自欢。”

    《终》——

    这一章其实和本文没有多大的联系,只是为了第二部中的故事而作的铺垫。而最后的这首诗是总结了一下这个故事中的人,并赋予了楚锐对十二令使的祝福!

    《情定水月》系列之一《情定水月之桂魄滢舞》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就会继续写第二部《情定水月之琉璃霏雪》,讲诉的将会是十年后楚锐的故事,有兴趣的就继续看吧。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想问大家:我写的文很差劲吗?为什么点击率这么少呢?实在是太伤人心了,希望《情定水月之琉璃霏雪》不会这样吧!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诺,谢谢大家!!!!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