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染尽天下 守望幸福卷 第四百七十一章:结局(二)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悠扬的笛音,似乎带着无限的魔力,让人不由的沉沦其间!

    “嗖”,笛音如刃,扑面而来,死亡的冰寒须臾间近在眼前。

    笛音划过,花影大惊,惊呼一声侧首闪避。

    因他功夫不弱,应变也十分快速,饶是如此,一截断发还是掉落下来。

    笛刃划过颈边,还是留下一道血印,血流而下,落在衣上,触目惊心的红。

    若是花影反应慢一些,那恐怕就不只是一道血痕了!

    看到众人惊骇的眼神,我却是淡淡的一笑,扫了花影一眼,悠然的说道:“我与他之事,干你何事!”

    花影想要开口,却被人点了穴道。

    “尘,你说,我与你有关系吗?”我望着那依旧云淡风轻的男子,看见他眼中有什么在翻涌,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一字一句的说,缓慢的话语声在堂上如同炸开了一道惊雷。

    可是,闻言,南宫尘却是什么也没说。

    众人不由的想到,这不回答岂非就是默认?

    此时,暮色袭来,琉璃灯盏绽放出绚烂的光芒。

    那一袭红衣的男子,此时瞳眸之中的妖色,一丝丝的显露。

    我注视着南宫尘,却说不出来,此时心里是何感觉!

    大堂之中,一片寂静,似乎落针可闻,极致的安静里有种极致的诡秘。

    陡然间,人影动了,南宫尘出现出现在我面前。

    此时的南宫尘,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抓住丫头,只要眼前的人!

    我此时有些愣神,痴痴的望着。

    众人一见这场景,不由的愣了。

    这场景,虽说有些怪异,可是却说不出的默契,说不出的唯美。

    风过,灯影摇曳,飘摇出几缕暗影,丝丝缕缕的暗影化作整片的暧昧。

    墨色的发丝与银色的头发,玄衣与白衣。

    黑与白,这么极端的两者,此时却这么完美的结合。

    可是,这都是男的啊!

    这样,让众人情何以堪?

    谁料,南宫尘却突然取下我的发簪,银发飞扬。

    这时,一对娃娃出现,简直就是这两人的结合。

    那么,那一袭男装之人,是女子?

    那女娃娃开口道:“爹爹,你带娘亲去玩吧!”

    闻言,南宫尘笑了。

    看到那对娃娃,我心中的杀戮瞬间消失,可是这话,我听着是苦笑不得。

    “丫头,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带你离开!”南宫尘嘴角绽放出一抹笑容。

    于此同时,凌厉之间夹着一道劲气,周遭的人群同时被震退了几步。

    众人再望之时,却是衣袂飘飘,交织翻飞,如梦似幻。

    那离去的两人,当真宛如神祇。

    此时,水云浩的手却是静握着,那个丫头,那个自己曾经不耻,慢慢动心,最终放不下的女子,真的不可能属于自己啦!

    也许,从最开始的误会,就注定今日的结局,不过,看到她很好,我也安心了!

    男子的手心,鲜血不由的滴落,可见男子的心伤。

    见此,林子妍眼中却是了然。

    水云浩向门外走去,风,同样卷起水云浩的衣袍。

    只是,衣袂飘飘间,却只让人看到了萧条、孤寂与苍凉。

    此时,皎洁的的月光,如一层透明的薄纱,重新洒落大地。

    许久之后,南宫尘才将我放下,却是一件新房。

    见此,我不由的吼道:“南宫尘,你他妈的只是想干什么?”

    闻言,南宫尘却是神色骤变,重重吻上我的唇,唇齿相依,辗转反侧,分外缱绻。

    许久之后,南宫尘松开我,却是点住我的穴道:“丫头,其实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把你引出来而已,你是能是我的!”

    闻言,我瞪着他,你这是绑架好不好?

    可是,看到那紫色的眼眸,此时如一弯幽深的潭水,又如一个无底洞。

    当它,专注而深情的凝望着你时,那是世间任何人也无法抗拒的诱惑。

    一刹那,我深深的沉沦在了那一双紫色之中,再也无法醒来。

    这一刻,也许底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我也愿意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丫头,你会离开我,对吗?”忽然,温柔的声音,如一缕和煦的清风,悠悠拂过我的耳畔。

    我本能的就回道,“对,不会离开。”

    其实,我根本没有听到南宫尘到底说了什么。

    话落,只见南宫尘一眨不眨的凝望着我。

    眼底,似忍着一抹异样的笑意。

    这时,我突然反应过过来,我这时答应了什么!

    可是看到那蕴含着无限的炽烈的眼眸,我的气却渐渐消失了。

    不由叹息打破:男色诱惑啊!

    其实,在皇宫里长大,随后孤身一人道墨城的南宫尘,他的娘亲眼中只有他的爹爹,他的爹爹眼中亦没有他,其实,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爱,又该如何去爱!

    最初,只是觉得那丫头很可爱,那笑容很美好,于是,想要得到那个丫头。

    可是,却是慢慢爱上而不自知。

    而我,一路之上,亲情,友情,爱情背叛,让我不再也不愿轻信于人,对情爱更是敬而远之,或许,当初,我只是在找借口不愿承认这份情罢了。

    “你骗我一次,我伤你一次,我们扯平了。”某男听取自家宝贝女儿的建议,此时十分无辜的望着某女,随后,认真的说道:“丫头,我爱你!”

    看着那如花美男的无辜的眼神,听着那情话,我不由笑了。

    倘若遇到南宫尘是我命中的劫数,我只能应劫。

    我也爱你。”我在南宫尘唇边低语,呢喃似的语音清散在两人相贴唇上,一吻落下。

    刹那间,南宫尘只觉是自己幻听了,可是,它却又那么清晰的回荡在脑海之中。

    随即,南宫尘却将我的下颚抬起,“丫头,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看着南宫尘孩童般的模样,不由的笑了。

    于是不由捏上某男如玉的脸颊,开心的笑了。

    见此,南宫尘却搂住我,心底的喜悦如同得到最珍贵的宝物,心里被什么填满,早已冻结麻木的心口涌上轻暖的热度,抱紧自己的丫头,这一刻什么都比不过这丫头的这句话。

    再见自家的丫头,肤如凝玉,眸若水晶、唇含胭脂,清透着特有的魅惑的气息。

    幽幽体香,若指尖香,谈笑间,回眸里,萦绕在鼻息。

    南宫尘顿时明白,什么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是,那丫头却是脸蛋绯红,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静静地望着你,娇媚的呢喃如同添了一把火,“尘、、、”

    “丫头”这一声低喃之后,只余一点温暖的微光。

    银色的长发,像丝绸一样散落在红色的床单上,很撩人!  

    锁骨,若远山含岱,优雅细致得如同上好工笔画,胸若玉峰,点点樱桃,绽放着青涩的魅惑,晶莹剔透的肌肤、柔韧纤细的腰、柔若无骨的触觉。

    酒酿的红颜,醉了铁血男人的心;

    风情的眉眼,酥了英雄男儿的骨!

    肌肤相触,紧密贴合。

    这一夜,春色无边,缱绻古今,华梦相拥。

    此时,那对娃娃却在处理着自家那对无良爹娘留下的破事。

    “哥哥,我们好命苦哦!”某个女娃娃叹息道。

    众人闻言,不由笑开了。

    这一对撒娇的娃娃,此时那还有刚刚在堂中的霸气。

    想起那小家伙先前说道:“各位,今日是我爹娘成亲十年的纪念日,我爹娘随意,各位也随意!”,不由的笑了。

    翌日清晨,我睁开眼,去发现自己被某男搂着。

    几日之后,我我们来到云台!

    我抚摸这墓碑说道,“娘亲,这么久了,我才来看你,是我错了。娘亲,我好想你啊!”

    此时,空中却飘起了丝丝细雨,望着那墓前的杨柳,不由想起那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简单的几句话,却将我这一孤独旅人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些年的经历,其实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丫头,你还有我!”南宫尘说道,眼眸之中,带过一丝独独在我面前才有的宠溺。

    闻言,我抬头望着头上的雨伞,淡淡的笑了。

    其实,这些年来,想要的,也只是一个家,永远有那么一盏为我亮着的灯而已!

    “娘亲,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丫头的!”南宫尘却是掷地有声的说道。

    闻言,我望着那墓碑,低低的说道:“娘亲,如今的我,很幸福!”

    许久之后,南宫尘放下娘亲最爱的桃花,“丫头,来年,我们种上挑花,现在,我们走吧!”

    南宫尘牵着我手,烟雨中,我不时的回望。

    南宫尘撑着伞,我不愿打伞,他却是笑了笑,随后,不动声色的将伞往我这边移。

    我没有点破,却是向他怀里靠,他搂住我。

    “尘,那望月亭几个字写的不错!”再次见到那几个字,我不由的开口道,“飘如游云,矫若惊龙。”

    某男却是笑了。

    “怎么,难道是你写的?”我微昂头,轻哼道。

    南宫尘神情无辜,动作却不安分,俯身凑在我耳边,“丫头,真是、、聪明哦!”

    看着他那戏谑的目光,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向亭中走去。

    这云台圣庙,历经数度战乱天灾,而今依旧把持着那千年荣光,沉淀的不知是悲悯还是淡漠?

    可是,任谁看遍千年,也该洒脱了。

    凭栏远眺,俯视古城。

    那些穿梭在历史与今时之间的建筑,在明亮的阳光下,天地浩大。

    “丫头!”南宫尘携着我的手,忽然侧头,扬眉微笑,

    我笑盈盈地,微侧头:“看来我家夫君心情甚好!”

    南宫尘执起我的手,与我极目远眺,手指却是轻轻划过了我的面颊,问道,“我家娘子心情又如何?”

    “我的心情当然很好啊!”我挑眉,眉宇眼梢,竟闪过一丝调皮之色。

    闻言,南宫尘将我拥入了怀里,“丫头,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就算是化为尘土轻烟,我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徘徊不去。”

    听了这话,我的身体微微一震.唇边弥漫开了一抹动人的笑容。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深切,那么直接地感受到南宫尘对我的爱。

    拥有这样的爱我的南宫尘,现在的我,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的时候,我会问自己,如果能提前知道,因为那珠子,我将从原来那个世界消失,我是否会依旧那般天天带着呢?

    可是,想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也许,人在经历过不同的生活之后,思想也会发生巨大的转变,相对于一段充满未知数的旅途,那个时候的我可能更愿意呆在那个熟悉的世界里。

    可惜,老天没有给我一个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只能接受为我安排的命运,被动过,挣扎过,伤心过,愤怒过,也开心过,肆意过,深爱过以及幸福着。

    其实,如今,无论我在哪里,都逃不掉自己的宿命,不分古今,只是必走之路罢了。

    未来的路,也许很长;与互许了一辈子的他,也许以后仍有许多不顺心,许多坎坷途,许多意想不到,但只要他牵着我的手,温柔的看着我,我就能勇敢的迈向前方。

    如果,最后在身边的,真的不是你,那是多么悲凉啊!

    如果经历那么多的悲欢,终极还是要离开,那多悲痛啊!

    如果故事到最后,你的身边都有了别的人,那又是多么的悲伤啊!

    如果曾经的诺言跟相爱的信心都在事实眼前变得微小,不堪一击,那是多么悲哀啊!

    不过,所幸,我遇到了你,陪在我身边的人,也是你。

    那种幸福感,像是潮水一般涌出,那些充溢在身体每个角落的爱意,散发出芬芳的香气.似醺微醉。

    他与我,隔过了漫长时光,穿越了千年,终于相知,相爱,相守。

    红尘中,遇到一个你爱的,很难;遇到一个爱你的,不易;若是相爱,那更难。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请记得一定要珍惜!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