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王爷,谁怕谁 第5卷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话说,2013年的到来了,北北也为大家送上一份大礼就是大结局滴撒。北北可是一下子就发了,亲们慢慢品读吧。穆穆会在近期码新文,亲们一定要继续的支持啊。唉,完结了,北北还真是有些舍不得滴撒】

    【亲们,有钱的出钱,北北的文要完结了,给个红包什么的吧。北北可是熬夜给亲们加更出来的。】

    【亲们,扑倒】

    南宫霖怕自己这样强来让穆穆想起什么,于是安份了起来。他了看穆穆开口道:“穆穆先休息吧。我去榻上睡便好。放心我们成亲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变动的。你只要好好的当新娘子就好。”说完南宫霖便倒了小榻上合衣躺上睡去。穆穆看着南宫霖的这种转变,根本就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说自己脑袋里总有一个人么?这反应怎么这么大?难道他认识这个人?想不明白的穆穆决定不去想这些事情,她也决定睡觉去也。

    六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初六,晴,天空万里无云。南越国的每一处全是红色,举国欢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自己国家的皇帝要娶皇后了,他们不关心到底谁是皇后,他们高兴的原因就是因为要皇帝要娶皇后所以减了两年的赋税。

    外面的人欢天喜地,可是宫里的人却是愁白了头啊。一大早被一群宫女,嬷嬷的拉起来,早饭都没吃就给自己梳妆打扮。更可恶的是自己本来想着在这几天里面逃跑的,可是谁知道自己走哪都有人跟着,连只苍蝇想靠近自己身边都不行。看来只能等到今天拜完堂自己再开溜了,想到这里的穆穆就开始装尸体。也不管这些在自己脸上怎么画,给自己穿什么,一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表情。一点儿喜悦的表情也没有。宫女,嫲嬷们问什么她都说好。整得他们都以为她有精神病。

    宫里的人心里不舒服,已经潜伏在南越城里的人心里更是不舒服。妖孽的身体刚一好转他就带着天行山夫妇还有小钢镚起程就来了南越国,就是等着成婚的这一天,来到南越的第一天郭芙蓉跟吕轻候两人就去过皇宫一趟,守卫那叫一个严实,如果不是他们轻功过得去,肯定现在根本就回不来。

    “泽儿,我们现在怎么办?”郭芙蓉看着妖孽问道。

    妖孽知道皇宫这个时候肯定会戒备森严,如果就这样贸然进去肯定不行。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去烈王爷,找七王爷南宫烈。”现在只有南宫烈能带自己进去了。

    而此时南宫烈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必须想个办法救烟儿,自己不可能让烟儿这样嫁给四哥的。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了,南宫烈从自己书房的一个暗阁里取了一个盒子,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圣旨。这圣旨是父王留下来,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禅位于自己,当初自己一心只想着寻找烟儿,根本就不在意王爷,现在看来不得不用了。南宫烈叹了一口气,揣起圣旨就准备出门。正准备出门的南宫烈到了门口恰巧碰到了来找自己的妖孽一行人。

    皇宫里面热闹非凡,所有的大臣都精心准备了贺礼,祝贺皇帝大婚,而且都还攀比着,生怕自己的礼轻了。御膳房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南宫霖这时也是眉开眼笑的。

    皇太后(也就是之前的皇后)坐在主位上看着来的众位大臣,等着南宫霖的到来。她想不明白为何皇上非要用民间的仪式亲自去接皇后过来。这皇上的位置南宫霖是怎么得来的,她也是知道的。既然南宫霖没有当一个昏君,而烈儿也不计较,那自己也就不多说,安份当好个皇太后了。

    在穆穆装尸体装得旁边的人都想要把她埋了的情况下,吉时到了。皇帝来接她了。

    穆穆原本以为南宫霖会让人抬头轿子把自己接走,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南宫霖居然是背着自己的。蒙着盖头的她虽然看不到,但是她隐约能感觉得到南宫霖的情谊,她想着这个身体的前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值得堂堂一国之君为了她居然可以这么的放下身段。唉,人生在世能有一人待自己如此那死也知足了,还是一皇帝。穆穆忘了,她忘了那个人就是自己,也忘了有一个人也是这样的爱她,甚至比这个更浓。

    就这样南宫霖背着穆穆绕了一大圈,从龙吟宫徒步走到时大殿上。

    看到皇上就这样背着皇后进来,在坐的人都不禁唏嘘起来,看来皇上是真的很爱皇后,以后可真是要好好的巴结一下这个皇后啊。

    而南宫烈带着妖孽他们也是很成功的混进了宫中。在看到南宫霖背着自己的女人过来的时候,妖孽整个愤怒了,居然敢碰自己的女人,他一定不饶他,愤怒的妖孽这时就想着起身跟南宫霖决斗去,在一旁最淡定的吕轻候也感觉到了妖孽的这种怒气。他一把所妖孽摁了下来,轻声说道:“别冲动。”

    在众人各怀心思下,拜堂的时辰终于到了。皇后依旧乐呵呵的坐在主位上。

    忽听得一个太临的声音:“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就位。”

    穆穆被一个嬷嬷直接推到了前面。手里还被塞了个红缎子,她心想着肯定是那种新郎拿着一头,新娘拿着一头,然后中间有朵大红花的那种。唉,现在能有个英雄身披五彩战衣,脚踩七色云彩的来救我就好了。是个猴子也行啊。穆穆真想仰天长啸一声。不行,自己还是得跑。

    “一拜天地…”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穆穆很不情愿的低了低头,可是她的心里怎么一直有种红杏出墙的感觉。

    南宫霖则是面带微笑的,心里乐翻了天,连拜堂低头的时候也不忘偷看穆穆。穆穆你终于要成为我的娘子了。

    “二拜高堂…

    “三拜…”

    喊话的太监第三拜还没喊完,就被人阻止了。

    “慢着!…”正准备第三拜的南宫霖跟穆穆听到这个声音后同时顿住了。

    南宫霖很自然的知道这个说话的是谁。终于来了么?

    穆穆这个时候是最兴奋的,难道自己的呼唤真的被神仙姐姐哥哥们听到,派了个身披五彩战衣,脚踩七色云彩的猴子下来?

    大臣们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有刺客。

    “来人呐,把这个闹事的给我拿下去!”本来在一旁边喊得正起劲的太监被这么一搅和,心情很抑郁的下着命令道。

    “堂堂一国之君难道就是霸占别人媳妇的孬种吗?!”妖孽很有气势的向着南宫霖质问道。

    听完妖孽这么一说,旁边的太监更是气愤,伸出兰花指指着妖孽说道:“大胆,哪里来的刁民,来啊,把他给我拿下。”

    反观南宫霖倒是淡定的很,他向上来的任何侍卫做了个禁止的手示,看着妖孽,慢慢的又绽放起自己蒙娜丽莎式的微笑,开口说道:“今日之事,是朕与龙少的私事,其他人今日都大可不必插手。如若朕今日不幸驾崩,那也与龙少一行人无关。”南宫霖很淡定的说出了这么一句。他很有自信自己是不会输的。

    南宫霖的这番话让穆穆对他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皇帝还真有一代枭雄的气派啊,居然会说出这么大气的话。还有到底是谁这么有胆量,居然敢来皇宫抢亲,不会是那个七王爷吧。见要有打架的气势,站在高台上跟南宫霖正拜堂盖着红盖头的穆穆索性一把把自己头上的盖头拉了下来。她得趁等会儿打起来的时候逃跑。

    盖头一拉下来,站在高台上的穆穆一眼就望到了站在大殿中央最突兀的人。一张标志美人的椎子脸,一又桃花眼忽闪忽闪的像是放电,而且这货居然穿的是一身红衣。可是自己为什么看这个人这么熟悉呢?自己可没见过这个人?妖孽见穆穆把盖头拉了下来,再看到熟悉的脸时,他的心脏都快要停止了,只是半个月没见,却为何像是有一万年那样长。小东西。

    两人就这样浓情密意的看着。这种的四目相对在别人看来却实是像是未见面的情侣见面,可是在穆穆来说就是很纠结的说。这个身体的相好还真是多,出了个七王爷不行,现在又来一个。

    “妈咪!”人群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小钢镚见到自己的妈咪掀开盖头后兴奋的叫出声来,好长时间没见到妈咪了,真是想死自己了,自己以后再也不跟妈咪分开了。

    妈咪?叫自己?穆穆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超级萌的小男孩。她怎么看着这个小男孩这么眼熟呢?难道是自己的儿子?天呐,自己到底穿到个什么身体上啊,怎么还整出一儿子啊。

    “龙少你今天是带不走穆穆的。”南宫霖看着穆穆跟妖孽两人有眉目传情的苗头,及时看着妖孽开口道。

    “带走带不走还不是你说了算的。”妖孽也不甘示弱的看着南宫霖说道。

    没等南宫霖反应,他直接一个飞身就到了大殿的高台上,拦住穆穆的腰就把穆穆抱了下来。

    “小东西,我来接你回家。”还在雾里的穆穆被妖孽带下来之后更是抑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看着这个男人怎么有种老公的感觉。而且这个小东西也是在叫自己。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妖孽。

    南宫霖见妖孽把穆穆直接抱了下去,也是一个飞身就到了空中想要直接跟妖孽在空中把穆穆夺过来。谁知妖孽快了一步,他快了一步安稳的落到了地面上。

    “她是我的人!”落到地上的妖孽搂着穆穆的腰,挑衅的看着南宫霖,说完还不忘给穆穆一个香吻。刚从天上落到地上还没反应过来的穆穆就被妖孽直接的盖了一个大章。她疑惑的看着妖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南宫霖的一声大骂:“找死!”

    再抬眼时,就看到两人在空中已经打了起来。

    “妈咪!”终于见到自己妈咪的小钢镚赶紧的走到了跟前直接的把穆穆抱住了。

    穆穆低头看着这个小人儿。怎么这么面熟,好像真是自己的儿子。

    “小心!”正在看着小钢镚的穆穆忽然听到后面有个声音。她赶紧的抬头向上看到。她刚抬起头,就看到有个人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在看到掉下来的人影后,她的脑袋直接就懵了。妖孽!

    突然这两个字在自己的脑袋里面崩出,随之她也直接叫出了口。

    在听到穆穆叫自己的后,从高空直接掉下来的妖孽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向着穆穆招手道:“小东西,你过来!”

    穆穆像个机器人一样的向着妖孽走过去。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痛?为什么这个人受伤了自己会这么的难过?

    “小东西,我来接你回家,你是我的,如果今天我回不去,你可不许嫁别人,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妖孽说着把手伸到了穆穆的脸上摩挲着。

    在妖孽碰到穆穆脸的那一霎那,许许多多的画面在穆穆的脸袋里像是放电影似的一幕幕的。

    初见时自己偷他的银票,他被人追杀,自己又被南宫烈带回,然后又在王府见一他,还有他不顾性命的救自己,还有他为了自己甘心做一个负心汉,背负着六年的伤痛…直到最后一次相见时为救自己又险些丧命…她记起来,她终于记起来。

    他来接自己回家了,他终于来了。穆穆满脸泪痕的看着妖孽开口道:“对不起妖孽,让你孤独了这么长时间,我记起来,我什么都记起来了。”

    “小东西…”两人双手紧紧的握着。此时千言万语根本就形容不了两人的心情。

    这边恩爱的热火朝天,那天打得也是热火朝天,妖孽被打下来之后天行山夫妇又飞了上去跟南宫霖打斗起来。他们两个之前穆穆被带走那天没有跟南宫霖交过手,可是这次交手才发现原来南宫霖的武功这么高。南宫霖在跟天行山夫妇打斗着还不忘看下面的穆穆,在看到穆穆跟妖孽两个人亲亲我我的时候他怒了。他听不到穆穆跟妖孽说些什么,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穆穆恢复了记忆,已经记起了一切。他倒提一口真气,向着天行山夫妇使劲的打出了一掌。打出这一掌后的南宫霖立刻就落在了地上。

    “穆穆!…”说完就想向着穆穆走过去。

    在空中跟南宫霖打斗的天行山夫妇,也是闪过了他扫过来的一掌,可还是被掌风所伤到。他们看到南宫霖想向着妖孽跟穆穆走过去,以为他要伤害妖孽。两人相互一对视,同时从腰间抽出了剑,两剑相交“倾城之恋!”两人大喊出声。两人喊完之后,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束白光向着南宫霖的方向直射而去。

    白光刺的在场的人都睁不开眼,而且也辐射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穆穆也被这个白光很震住了,她没有想到天行山夫妇的什么倾城之恋这么厉害,靠,这么厉害为毛当初南宫霖劫起自己的时候不使出来。穆穆不知道天行山夫妇的这招也是压箱的,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使出来的,这招使出来之后,对于对方的伤害是及大的,但是对于自己的伤害也是及大的,最起码得休息一个月半个月的。

    可是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招并没有直接打到南宫霖。等到白光散去后,他们同时都听到吐血的声音,可是都向着南宫霖的方向看去时,…什么…

    被伤到的居然是南宫霖役边以前的侍卫。穆穆记得这个侍卫的,每次南宫霖以红叶的身份出现时这个侍卫总会在他身边的。

    “灵!”最先喊出这个字的是川。他一个飞身到了灵的身边。

    “灵,你撑着点,我会救你的。”川飞到灵的身边后,一把把他抱在了怀里。

    “川…没…没用…没用的…”灵眼神里有歉意的看着川,他才明白川之前说的那话的意思是什么,原来这个家伙一直喜欢着自己。可是自己在很久的以前就爱上了主上这是根本就改变不了的事实。

    南宫霖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呆了,他没有想到灵居然…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为自己挡住这一击。

    “灵…”南宫霖蹲下身子抓着他的手说道。

    “主上…主上…灵走了…主上要开心…”灵的这句话很像是恋爱中的女生嘱咐男生的话。南宫霖被灵的这一句弄得更不知怎么办才好…“灵,你挺住,我会救你的…”说着南宫霖就把灵撑了起来,自己在他的背后不停的给他输送真气。

    “没…没用…没用的…,川,对不起…”灵看着川说完这一句话直接就断了气。倒了下去。

    “灵…”看着灵倒下去川很是受不了,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灵…!”南宫霖也是没有想到,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一个人居然会死掉。他看着灵的身体,心里很是伤心。今天本来是自己的大喜之日,可是居然会变成这种状况。

    “今天谁也别想走。”只见南宫霖满身怒气的从灵的身后站了起来。他怒目看着天行山夫妇二人,当然还有妖孽。除了穆穆他的心里没有灭了的念头外,剩下的全有。

    南宫霖从灵的身后走出来后,他用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凝聚到掌中,准备给天行山夫妇的最后一击,把他们打倒。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掌,就听到“砰”的一声,南宫霖便倒了下去。

    正摆好架式准备接南宫霖的这一招惊天地泣鬼神的这一招时,却是看到对面的人直接倒了下去,连个信号都不给自己。

    这个声音对于穆穆来说是最熟悉。她真的想骂脏话。靠,居然是枪声,居然一下子就把南宫霖给秒杀了。靠,也TMD太狠了吧,居然是一枪就中,直接见阎哥哥。穆穆知道南宫霖肯定的死了,那一枪自己看得清清楚楚直接打在了额头的正中央,脑门之上,是必死无疑的。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她的心里有种失落的感觉。南宫霖这么的死了?她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虽然南宫霖是把自己绑了回来,可是他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把南越国也管理得井井有条。可是这南宫霖一死那南宫越国不就乱了吗?

    众人在南宫霖慢慢的倒下去之后,同时向后扭头看看到底是谁的杰作。可是没有想到,在看到来人后,一些年长的大臣都想直接刺瞎自己的又眼…什么…居然…居然是…居然是梅妃…

    而皇后在看到是梅妃的到来后也是惊讶了,居是梅妃…她…她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过来了…

    在看到来人后穆穆并没有多惊奇,其实刚才枪的声音她也能想到是梅妃,估计也只有梅妃有可能有枪了。

    “我们来得不晚吧。”跟三皇叔一起过来的梅妃刚走进殿里就关心的看着穆穆问道。

    “不晚,不过你下手狠了。”穆穆直接向梅妃说出自己的不满,下手确实狠了,再怎么着也不能把南宫霖一枪给灭了啊。她抑郁了,她们一些人跟南宫霖拼死拼活的,连看家的本事都使出来了最后差点儿招架不住,这倒好一个现代的武器都不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

    可是穆穆没有想到梅妃居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道:“长时间不打枪有些生疏。”靠,这能做为个理由么,堂堂的一国之君啊,居然就这么的被打死了。幸好南宫霖死之前说过自己的死跟别人无关。

    在场的人全都处在死机状态的时候,有一个特镇定的人还保持着开机的状态。那就是我们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她看着底下的这些大臣们缓缓开口道:“皇上已驾崩,皇上说过,生死不予计较,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本宫宣布立七王爷南宫烈为皇上。”

    这样的事情让穆穆很想骂脏话。这样的一场本来觉得很是盛大的一个场面,居然就这样早早的结束了,这天理何在。

    南宫霖驾崩,安葬,南宫烈登基成为南越国的新一代皇帝,国号烈烟,宣布两年后娶茜儿公主为后。

    这个时候,雾灵岛上也是热闹非凡,整个整上全是红色的幔子,喜气洋洋。他们的岛主大人要成亲了。全岛的人都站在街着欢呼着。岛的所有的花儿好像也是知道了今天他们岛主要成亲似的,都竞相绽放。万紫千红霎是好看。

    只见穆穆乘坐着一辆马车,而马车上却是相对着放了两个欧式的沙发。人都说女人一生最漂亮的时刻就是披上婚纱当新娘子的那一刻,而此刻的穆穆也是最漂亮的。她把头发弄成了大波浪似的假发。耳旁插了一朵蓝色妖姬,身上穿了一件纯白无瑕的雪纺纱拖报纱裙。本来她设计的婚纱是露肩的,但是妖孽坚持自家的东西不能让外人看的态度,硬是让穆穆把婚纱改了了长袖的。头上还带着头纱。

    妖孽此刻也是帅的不像话,一身纯白的燕尾服,不大不小正合适的穿在了他的身上,衣服的边缘还用金线勾起,而穆穆又怕妖孽的头发跟这衣服不相配,特意把他前面的头发剪短了。就跟BOBO头一样的短,不过后面却是扎着马尾。看起来…呃…有些怪异,不过还是蛮好看的。

    穆穆跟妖孽两人坐在车上沿着红毯子一路向着海边走去。在走的路上还不断有人向着他们散花瓣。

    甜蜜的两人面带微笑的坐着马车缓缓行驶,空中红色的玫瑰花瓣随风飞舞。这一切看来起特别的唯美。而且还找人专门订做了婚戒。

    就这样穆穆穿着婚纱,妖孽穿着礼服,女的俏,男的俊,两个人坐在马车上缓缓的向着…当然没有教堂,所以就是在妖孽他们岛的海边举行的。清凉的海风,海水一波一波的向着上面涌过来。路的两边还摆满了鲜花,穆穆跟妖孽光着脚丫的走向海边的沙滩上。他们要在这里举行仪式。所有的人都为这一对新人的结合而兴奋着。

    可是举行仪式的…

    居然是小钢镚,只见小钢镚也穿着一身小西装,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装模作样的还拿着一本书。就差没弄一眼镜带上。

    被妖孽牵着的穆穆在看到小钢镚一本正经的也抱着本书站在他们面前,她就想笑了,可是她不能笑,这种场合要大方。

    见自己的爹爹跟妈咪正来,小钢镚摆好姿式,正了正色。看着他们缓缓开口。

    “龙泽先生,你愿意娶你穆绯烟小姐为妻吗?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听完小钢镚这一本正经的问话后的妖孽满眼柔情的看着穆穆深情的说道:“我愿意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就算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离。”

    对于自己老爹的这种回答他是很满意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小钢镚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妈咪。他看到自己妈咪的估计要笑场了。他学着大人的样子手握拳,放在嘴的下面故意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自己的妈咪。

    “穆绯烟小姐,你愿意嫁给龙泽先生吗?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本来想要笑场的穆穆在听完妖孽的话后她想要哭,是的,没有人能把他们两人分离,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她深情的看着妖孽坚定的说道:“我愿意。”虽然只有三个字可是这包含了太多太多。而这三个字在妖孽的心里也是有着巨大的份量。四目相对,爱一直都在。

    小钢镚看着两人现在的这种样子,真心的想鄙视一下,现在还在仪式呢,能不能回去再亲热。

    “咳咳”小钢镚又向着两人提示道。

    在得到小钢镚的提示后两人相视一笑,同时转过身看着小钢镚。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祝两人白头到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