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特工皇妃 第六卷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第二十五章 一世长安(结局)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七弟,你果然够狠,不管是前世的凤凰之王,还是今生的昭帝,你一样都是这样狠,只是你却永远对安锦瑟狠不起来!她便是你最致命的弱点!”

    他回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傅云峥,“秋景棠,你两世,都为桃夭而活,我给你一个机会,让她永远记住你!”言罢,他丢下了一个锁链,锁链两边便是大钩,“锁了自己的琵琶骨!!”

    “不,棠哥哥,不要——”

    安锦瑟回眸看着傅云峥,眼眸中泪水轰然落下,看着那抹泪水,傅云峥忽而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值得了,夭儿,我本就为你而生,那么为你而死,又何足畏惧呢?

    “怎么?连你也怕死么?真遗憾,我还准备说,只要你锁了自己的琵琶骨,我便放了安锦瑟来着!”长孙墨凌摇头地说道,很是遗憾的味道。

    “好,我做!”傅云峥咬牙道,随即捡起那锁链,在惊鸿青鸾等人的惊叫声中,将那东西狠狠扎入自己的后背,噗的一声,便喷出一口鲜血,“长孙墨凌,该你放人了!”

    而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向长孙墨凌直直而来,那种声音在长孙墨凌的耳朵里听起来格外的刺耳,他瑟一个回旋,便躲开了那冷箭,而那箭却刺穿了安锦瑟的肩胛骨,他看着已经站在眼前的人。

    而下面的两人,看着安锦瑟肩胛骨流出的鲜血,怒不可遏。白衣的长孙墨渊愤怒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怒吼道:“长孙墨凌,你该死!”

    长孙墨凌却没有理会下面的人,看着来的人,眸色晦暗,“怎么,终于忍不住要出手?傅大将军!”

    “哼,老夫早该出手了,若早出手了,便不会有今日的腹背受敌!”一个白胡子老头向这边走来,而他身后跟来的便是一大堆人,还有无数的弓箭手。

    “是么?”长孙墨凌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形势,即便长孙墨渊他们不攻城,此刻他已是无路可退,他看着自己怀中还在流血的安锦瑟,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桃夭,既然前世不能得到你,那么今生,我们便死在一起吧!”

    安锦瑟气结,这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长孙墨渊见这样的情势,随即便闯了上去,一跃而起,单手抢回了安锦瑟,将她抱在怀中,而长孙墨凌却在眨眼间便杀了傅大将军的人马,站在尸横遍野中,遗世独立。

    “七弟,这样着急么?找回了安锦瑟又如何?你们一样还是得要死,等你死后,东陵,还有安锦瑟都是我的,我会把你们分开,让她葬入我的陵寝!”

    嗖——

    见到长孙墨凌手一扬起,好多冷箭直直向长孙墨渊刺来,来势汹汹,安锦瑟看着那箭,似乎已经躲不过了,猛然推开了长孙墨渊,一切都是因她而起,那么一切都由她结束吧,然而长孙墨渊的反应比她快躲了,他一个回旋,便将安锦瑟护在了怀中。

    这时,在后面的长孙墨瑄也下令,跟长孙墨凌的人马开始缠斗起来。  

    安锦瑟站在城墙上,她看着长孙墨渊的侧脸,看着他因为保护她而受的伤,背后有只箭直直刺进他的后背,而他的左手已经没了,那只时常拥着自己入眠的左没了,可他却毫不在意的抽出了背后的箭,血早已染红了他月白的袍子。她的心仿佛是被什么纠扯着疼痛,一抹凄美的微笑跃上她的唇角。

    “七郎,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何不走?你放开我吧,你在宫无伤的协助下,能冲出去的!”

    “安锦瑟,你给我闭嘴,如果你敢擅自做主什么事,我跟你没完!”长孙墨渊看着安锦瑟,强忍着伤口带来的疼痛,“你敢放开我,就算下地狱,我都不会放过你!”

    安锦瑟微微一笑,笑得灿烂无比,一如他们初见,在长孙墨渊的怀中,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看着那些缠斗的人,还有缓缓靠近他们的长孙墨凌,忽然,一颗石头向下滚落。

    “长孙墨渊,受死吧!”

    就在他一跃而起的瞬间,在他身后的宫无伤已经拉开了弓,箭头已经对准了他心脏的那个地方。此刻天空纷纷扬扬的雪花如精灵一般盘旋的落下。

    忽然一直锋利的冰箭划破空气快的不真实,令人窒息。

    失神之间,冰箭已离弦而去。长孙墨凌一个回头,只见一抹火红的身影直直挡在了他的身前,他就那样看着,那冰箭深深插入傅清漪的右肩。女子犹如凋落的花朵从他的眼前无声无息地摔落下来。

    “清漪——”长孙墨凌大喊,咆哮的声音震怒着整个天际。

    那一瞬间长孙墨凌绽感觉自己没有了呼吸,没有心跳,没有了没有。

    这一刻,他才知道,安锦瑟所说的那到底是什么。

    他从一开始便已经是错了。

    银色的雪花飘扬盘旋在傅清漪的周身,真若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身火红的衣裳,盘旋转动的落下,宛若凌霜欺雪,迎寒怒放的梅花,白雪漫天。

    傅清漪躺在地上,嘴角一翘,笑意漫生,笑的是那么的凄美。

    此刻的她察觉不到,她察觉不到身子半分的疼痛,只是心如撕扯一般,静静地躺在雪中,她的血融合了她的红衣,染红了白雪,她轻轻地笑,她是如此爱他呵,即使被伤得体无完肤,也还是一样爱。

    也许这样,也好,死了,便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了,再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了,她的心也不会再疼了。

    长孙墨凌踮起脚尖,纵身而去,看着躺在地上的傅清漪嘴角含笑,笑的是那么的绝望,他的心间慢慢被疼痛所蔓延开来,细细密密的,慢慢直至四肢百骸。

    “墨凌,在你心里,是否爱过我?”傅清漪看着他,轻声问出了口。

    长孙墨凌微微一怔,俊美的脸上却不肯表现出半分,他是在害怕,害怕自己告诉了她答案,她会就那样离开自己,于是他道,“你想知道答案,便不要死,只要过了这关,我便告诉你答案!”

    傅清漪笑了,漫天的雪花下,笑得竟是那样的美,美得不可思议。

    看着眼前的景象,安锦瑟被震撼了,看着满地尸横遍野,满地雪花被染得通红。

    她转头看着长孙墨渊俊美的容颜上带着如修罗般嗜血的神色,她累了,真的累了,她慢慢伸手,缓缓地环住了长孙墨渊的腰部,脸上带着绝美的笑靥。

    看着长孙墨凌抱着傅清漪澜,而宫无伤则是还在跟那群人缠斗,双方打斗越发的激励起来。

    她累了,是真的累了,如果一切都由她而起,那么便由她结束吧,如果她死了,这一切是不是就都结束了呢?

    是吧!

    “七郎,保重!”

    安锦瑟猛地将长孙墨渊推向了站在那边的宫无伤,凄然一笑,跌落城墙下,她道,“七郎,好好活着!”

    “夭儿……”

    “锦儿……”

    所有人都看着她,傅云峥上前去,却终究是因为锁了琵琶骨,没有力气,而在看到她跳下去的瞬间,长孙墨渊也随即便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拉住了她,将她抱在怀中。

    落地的瞬间,因为长孙墨渊没有了左臂,又受了伤,他承受了大部分的力道,终是不堪重力冲击,吐出了血。

    “七郎……”安锦瑟抬头看长孙墨渊英俊如神祗的脸庞,乌黑的眼珠上蒙上了心疼的颜色,早知道他会跟随她一同跳下来的,不是么?

    “对不起,对不起……”她顿了顿,将头埋入他的怀中,“七郎,不傻么?”

    长孙墨渊淡淡一笑,放下了右手的长剑,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从她的脸庞滑过,轻声说道:“不傻!”

    安锦瑟仰头凝视眼前的男子,他的笑,他的眉眼,是她今生的牵挂,他说会一直和她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

    “七郎,有你真好!”

    “不准再做这样的事了,知道么?”

    “嗯!”

    后面的追兵追了出来,这是,只听长孙墨渊一声令下,便上前去与长孙墨凌残留的兵马缠斗起来,不到一会儿功夫,长孙墨凌的人马便是全军覆没,而长孙墨凌想要趁乱逃走,却被长孙墨渊抓住了。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笑了笑,随即便下令,“无伤,将他带回去,秋后处斩!”

    已经兵败的长孙墨凌却是淡漠一笑,“桃夭,你赢了!”

    “那么我的礼物呢?!”安锦瑟淡淡一笑。

    “你想要什么?”灰败的长孙墨凌淡漠一笑,“若我没猜错,你想要的是情蛊的解药,是么?”

    淡淡的夕阳下,安锦瑟倚在长孙墨渊的怀中,“是!”

    “我长孙墨凌从来都是输得起的人,情蛊的解药在我龙椅的龙头里,”长孙墨凌笑了笑,却笑得有些癫狂,随即他猛地朝着用内力,震碎了自己的内脏,血从他的唇角出流出,他却还是张狂地笑着,“即使有了解药,你们却还是只能有半世,哈哈……”

    话音刚落,他便倒在了地上,闭了眼。

    是非恩怨,一朝散尽,所有的爱恨,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只是安锦瑟却似乎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傅云峥。

    “皇上——”惊鸿看着傅云峥的侧脸,低声唤道。

    傅云峥清澈的眼眸里溢满浓浓的哀伤,心底骤然抽痛,他的嘴唇微颤,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是淡淡的道,“惊鸿,回西凉吧,这里没有朕的事了!”

    “可主子她……”

    “她已经不需要我了!”

    身后传来马蹄声,安锦瑟才转头,看着那骑着马离去的傅云峥,她的眸色微微一黯,愣了许久,却还是唤出了声,“棠哥哥……”

    那样淡淡的声音,傅云峥却也听到了,他转过身,看着安锦瑟,微微一笑,那笑却教人心疼,“夭儿,你跟他回去吧,不用顾及我,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在你心里只有他,也只有他才能让你开心,才能让你快乐!”

    “棠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安锦瑟看着如此的傅云峥,心疼至极,可是,她终归不爱他。

    “不必说对不起,夭儿,我们之间不必说这个不是么?若以后他再欺负了你,你便回西凉吧,棠哥哥会替你教训他……”傅云峥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着。

    安锦瑟眼底的光芒顿时变暗,染上一片失神的颜色,可是她还是笑了出来,笑容美如晨雾般不真实:“嗯,棠哥哥,你答应我,好好的活着,一定要幸福……”

    她看着他,乌黑如黑玛瑙的眼珠静静的,凝着一片水晶般莹亮的光芒。

    她的眼眸晶莹剔透,仿佛是天空中最耀眼的北极星。

    “好,我知道了!”

    “棠哥哥……”安锦瑟淡淡开口,却不知该怎么办,眼眶的泪水打转,却始终流不出来。

    傅云峥停顿了一下,随即便狠狠抽了一下马背,急速离去,他的背影,显得苍凉极了。

    “是我负了他!”安锦瑟看着傅云峥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锦儿,感激不是爱情,勉强不得!”

    “七郎……”

    安锦瑟将头靠在他的怀里,又抬起眼看着长孙墨渊身后的那片天空,在阳光的映照下,天空仿佛失去了颜色,白得吓人,他同她之间的一切终究是全部都结束了,都到此为止了。

    “七郎,离开的这些日子,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

    “是么?”

    “嗯!”

    听到长孙墨渊的回答,安锦瑟缓缓闭上眼睛,他沉稳的呼吸声飘落耳际,宛若橘色的雪,“可是我,很想你!”

    长孙墨渊拥住她的力道越来越大了,唇边的笑仿若绽放了十里的红莲,美得惊人,夕阳映照下的两人,相互拥抱着,那画面美极了。

    白色的雪花四处漫舞着,渐渐弥漫了整个世界。

    只是这冷淡里,也透着醺然的温暖……

    他们已经没有来世,唯有今生,可这又何足有憾呢?终其一生,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即使只有半世相守又能如何呢?只要他们紧握的手,不再放开,那么便是永生永世。

    不是么?

    即使他的情蛊解不了,也没关系,唯有珍惜现在。

    在苍凉的夕阳中,依稀听到那女子轻声伏在男子肩头,柔声说道,“七郎,前路渺茫,不知何时会再有险途,年华已被局限,只是可喜的是,锦儿陪你一起走下去,离殇永不诉!”

    男子独臂,拥着她,眸中的笑意明艳绝伦,那白发飞扬,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美。

    ~~~~~~~~~~~~~~~~~~~~~~~~~~~~~~~~~~

    故事到这里便已经结束了,小白和大家一样,也许有过纠结吧,许多人都觉得该换男主角,但是小白觉得,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今生无悔,你的天下无双,长孙墨渊虽然有错但是却能悔改。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非常感谢。这样的结局,在我看来,这应该算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有人想要看番外的亲,可以给小白留言,想看谁的,小白都会酌情考虑的,小白很快就会开新书了,还希望支持小白的亲,能继续支持小白,谢谢各位亲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