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完】爹地也缠绵   《爹地也缠绵》 大结局完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谢谢爷爷!”梁酒稚直接开口了。

    这一声爷爷把安胜霆给逗笑了,拍了拍梁酒稚的肩膀,梁酒稚主动提出要合照,说是全家福,让莫殷赶紧帮她和安胜霆还有安藤梓拍一张,她站在中间,扬起最幸福的笑容。

    “好了,你们先忙,我先进去了!”见安胜霆走远了,梁酒稚立刻拉着安藤梓的手臂。

    “你究竟是怎么了?”

    “没有……”

    梁酒稚想要说话,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安藤梓对安胜霆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总不能因为安胜霆的一点小事,让她和安藤梓吵起来,今天是绝对不能吵架的。

    安藤梓是非常的不满,先不说安胜霆以前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他也不打算让梁酒稚知道,他宁愿梁酒稚不要去知道某些不好的事情,他也愿意自己一个人忍着。

    现在看着安胜霆对梁酒稚露出这样的笑容,就很不高兴了。

    “笑一个好不好,今天是我们结婚!”梁酒稚很婉转的在提醒着安藤梓。

    “嗯。”安藤梓带着一丝不情愿的嗯了一声,那是他最大的让步,梁酒稚很快就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

    看着各个她不认识,可是会主动要求拍照的客人,她只能一直笑着,笑的脸都僵掉了,那些全是安藤梓的人,站在安藤梓的隔壁,其实是很骄傲的一件事情。

    以女朋友的身份,总觉得气场不够强,现在是以妻子的身份,感觉所有的气势都在了。

    “啊,我的宝贝终于结婚了啊!”橘真纪是兴奋的跑过来,直接抱住了梁酒稚,梁酒稚裂开了笑容,激动的回抱着橘真纪。

    真的是超久没有见面的,现在看到了心情无比激动,简直就是很想要抱着不放,橘真纪心里有超级多话想要和梁酒稚说的,现在看到了,就感动的想哭不想说话了。

    要不是因为中午强烈要求她们这种老人家不准参加,她是一定会立刻奔去酒店,不用等到现在才看到梁酒稚,要知道她对梁酒稚的想念已经超过了预期了。

    “好想你!”

    “我也是,没想到这一见就是几年后了,现在还要是等你结婚的时候才见面!”橘真纪的语气里更多的是可惜。

    看着梁酒稚什么事都没有,心里就放心了,现在莫殷和李煜烆好好的,梁酒稚也要和安藤梓结婚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可以安定下来了,幸福的生活终于要开始了。

    “是!”

    聊了几句之后,橘真纪就被里面的一些熟人叫了进去,梁酒稚和安藤梓继续站着,梁酒稚算是第一次见到安藤梓认识这么多的人,她是真的不敢想象还有那些没有叫来的人。

    到了宴会的重点时,梁酒稚和安藤梓站在了舞台中央,享受着所有人投来的目光,梁酒稚拿着提前准备好的誓词,这是她偷偷准备的,只有婚礼策划师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莫殷和安娜都完全被蒙在鼓里的。

    “安藤梓……”握着小纸条的手颤抖了起来,定定的看着安藤梓,台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有人敢说话,安静的等着梁酒稚的下文。

    “我们相遇的时间只是七分钟,相识了十七年,相爱只有七个月,我总是惹你生气,又会说很多激怒你的话,我们吵架,我们冷战,我们恨对方,但又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到了最后就自然和好了。”梁酒稚说着的的时候,自己都已经哽咽了。

    “我恨你恨到了骨子里,发誓说要在你身上把所有的一切都要还回来,可是到了最后我还是下不了手,我有过机会可以要了你的命,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深知,一旦你不在了,那么我也一定会活不下去的。”梁酒稚一说,眼泪就已经开始刷的留下来。

    “谢谢你,等了我五年,也谢谢你,最后还是爱我,最后,我想说,我以后也会陪着你,不会介意你是老男孩……”

    “哈哈哈……”

    梁酒稚说到了最后的老男孩三个字,全场就立刻笑了起来,安藤梓深吸了一口气,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他的心已经被打动了,那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我爱你。”安藤梓用口型说道,那一刻,梁酒稚捂着嘴巴开始大哭起来了。

    根本就没有去在意现场的来宾,安藤梓只是拍着她的肩膀,伸出手直接抱着她,所有人都开始站了起来,鼓着掌,橘真纪更是哭得一塌糊涂的,就连莫殷也已经在李煜烆的怀里感动的抽泣着。

    随后司仪宣布已经可以开始进餐了,场面开始热闹起来了,安藤梓和梁酒稚刚坐下,梁酒稚只是喝了一口水,就要被拉着说要准备换衣服去敬酒了。

    安藤梓放心不下就跟着梁酒稚一同进了化妆间,等着梁酒稚换衣服的同时,zero正在隔壁看着他,安藤梓看着他有话想说的样子但又不说。

    “想说什么?”

    “看着少爷和安在一起,就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加神奇的事情了。”

    “你这是在踩我吗?”安藤梓翻了翻白眼。

    “不,就觉得既然梁酒稚都可以结婚了,那么久不用担心没有女人嫁给我了!”

    “……”

    安藤梓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不就是明摆着的讽刺吗?讽刺他娶了一个怪女人?就算别人说什么,安藤梓都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那就是那么多年的感情不是开玩笑的。

    等梁酒稚出来的时候,梁酒稚挽着安藤梓的腰开始一同敬酒了,由于莫殷是怀孕了,所以呢,莫殷的红酒偷偷被换成了是可乐,还好灯光有些暗,所以大家都看不出,莫殷喝的打嗝难受了,只可惜也不敢太大动作。

    安藤梓搂着梁酒稚的腰,希望她不会太辛苦,梁酒稚看着安藤梓一直被灌着酒,就有些担心了,他会不会撑不住了,要不然的话,他们现在就赶紧随便应付一下吧。

    “你没事吧?还好吗?”梁酒稚担忧的看着安藤梓,只见安藤梓摇着头。

    “没事。”

    他已经好久没有真正喝醉的时候了,现在才是上半场,下半场都还没有开始,他又怎么会就这样错过了,他的脸颊和耳朵开始发烫,他是感觉到的。

    到了前面的时候,已经敬酒到剩下最后一桌了,那就是三叔和橘真纪都在同一桌子上,梁酒稚就开始知道,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开始,橘真纪一点也不给面子,一直灌着她。

    “你一定要喝,今天是你结婚,我超开心的!”橘真纪说着,自己已经一口喝了一杯了。

    李煜烆开始想着,今天他妈妈是喝醉了还是真的兴奋,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感觉好像是他妈妈结婚一样,他妈妈还真的是有点可怕了,究竟是谁让橘真纪变成这样的!

    三叔带着笑容看着梁酒稚和橘真纪,拉过了安藤梓,和他小声的在说着话,全程都在笑。

    “没想到你还真把这个女孩带回家了!”三叔说着和安藤梓碰了碰杯。

    “说到做到!”安藤梓的脸上带着一丝自豪。

    “当年你和我说你养了个女儿的时候,她才那么小,是读六年级还是初一的时候?”三叔有些记不得了,只知道当是他是被吓傻了。

    想想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竟然在家里藏着一个小女生十几年了,更重要的是一直把她藏在家里,不让任何人发现,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六年级,圣诞的时候。”安藤梓补上了一句。

    他是不会忘记的,虽然说一直把她藏着,把她当成是秘密一样,其实他告诉过三叔,三叔也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所以应该也不算是太秘密。

    “六年级啊!才六年级!安藤梓,你是不是真的做的太厉害了,可以藏得一点消息都没有!”三叔是真心佩服。

    “嘘,三叔,她还不知道呢!”

    “无论如何,恭喜你,终于娶回家了!”三叔拍着安藤梓的肩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谢谢!”

    安藤梓欣慰的看着梁酒稚,如果他是站在梁酒稚爹地的份上,看着她现在这样幸福,自己也会跟着一块感到幸福了,但可惜,他不是那样的身份。

    “是不是因为怀孕了所以结的婚呀?”

    “不是,当然不是了!”梁酒稚立刻开口解释,被橘真纪这么一说,吓了一跳。

    “他们两个可是会好好准备再计划好的,你以为想要就有啊?”

    李煜烆在旁边丝毫不留情的对着橘真纪说,橘真纪一直盯着梁酒稚的肚子看,梁酒稚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怪怪的。

    聊了一会,就要开始准备送客人,依旧是站在外面,和所有的来宾都说再见,只是现在中途休息,就代表着下半场很快就要开始了,梁酒稚看着梁辛予和colin正在用眼神交流,就很想要搞破坏,打断他们两个。

    “小心点……”安藤梓扶着梁酒稚回去化妆间,所有的来宾终于都走了,他们两个也要换衣服去玩了。

    那样的时刻才是安藤梓期待很久,他不喜欢太过正式的场合,可是碍于婚礼的关系,不喜欢也要硬撑着。

    去到了的时候,梁酒稚已经是超级累的,加上喝了很多酒,就觉得更加的想要睡了,谁知道,安藤梓刚坐下,就看到了很多人又开始围过来了。

    借着要恭喜安藤梓的理由,找着他喝酒,梁酒稚也不愿意看着他就这样喝下去,自己偶尔会挡了两三杯,隔壁的莫殷只能干瞪眼,因为她不能喝,李煜烆只给她白开水。

    橘真纪早就和一些帅哥玩疯了,梁酒稚看到之后都想要笑了,橘真纪在这里绝度和真实年龄一点都不相符的,而且还是绝对看不出儿子已经那么大了!

    “喂,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啊?”李煜烆碰了碰安藤梓的肩膀。

    “好吧……”

    安藤梓起身走到了舞台上,拿过麦克风,所有人看到了他在台上立刻疯狂的尖叫着,不管是男还是女,梁酒稚站在台下,和他对视着,两人已经分不开彼此了。

    “今天是我最高兴的日子……”

    “wow……”说了一句,台下就已经开始起哄了,台下热闹得很。

    “我很感谢在今天,可以把梁酒稚带回家,以后可以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不用害怕还会有谁一直抓着她不放,因为她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我还想要感谢所有的人来出席,谢谢你们那么给面子,最后我要感谢梁酒稚,你选择了我,这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谢谢!”

    “哇……啪啪啪……”尖叫声欢呼声一窝蜂涌来了,安藤梓下台之后,就拉着梁酒稚的手,在中央跳着舞,不管隔壁的音乐有多大声,他们两个都是跳着和歌舞格格不入的舞。

    梁酒稚圈住了安藤梓的脖子,脸上是浅浅的笑容,安藤梓凑近她,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那是这辈子最多的宠溺,也是包含着最多的爱意。

    无声胜有声,两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不愿松开……

    四年后

    安家的后花园里,正一片热闹的看着,梁酒稚正在切着水果,弄着沙拉,隔壁的莫殷正在喊着一个小男生回来,之间有个卷头发的小男孩走了过来。

    “妈妈!”李逸翼走到了莫殷身边,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

    “怎么了?”

    “爸爸把我的鸡腿吃了!”李逸翼一点也不害怕,说着就要哭出来了,莫殷赶紧把他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哄着他。

    “不哭,妈妈再给你一个,今晚让爸爸睡客厅好不好?”莫殷听见之后,忍住了怒气,一脸温柔的看着李逸翼。

    “好!”

    李逸翼是莫殷和李煜烆的儿子,对于这个四岁的儿子,李煜烆是一年中有一千次非常想要掐死他的冲动,有一百次后悔生他出来了,因为他的出现,李煜烆在家里地位不保。

    “乖!”

    莫殷像似奖励一样,在李逸翼的额头上印上了一吻,李逸翼这才露出了笑容,安藤梓正在和李煜烆打着羽毛球,梁酒稚看着安藤梓朝着他招了招手,就看到安藤梓过来了。

    “妈妈!”身后传来了一道稚嫩的男声,跑着过来,直接抱住了梁酒稚的大腿。

    “有没有洗干净手?”梁酒稚抱起了自己三岁的儿子。

    “当然有啊!”

    梁酒稚看到了他身后跟着zero,有zero在,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zero现在还是她儿子的保姆,有点委屈zero了,谁让她儿子喜欢粘着zero,让zero去到哪都带上他。

    不带也不可以,这样就会被安藤梓直接扣工资,还要直接赶出家门的,zero带着他的时候,经常会被人误会,他是不是秘密结婚,然后生小孩了!

    他经常被这样的问题给困住了,也觉得被问烦了,好几次抗议,在安藤梓面前,可是永远都是抗议无效,安藤梓会告诉他,那也是你老板!

    “爹地!”安之勋看到了安藤梓来了,就直接伸出手,要安藤梓抱着他。

    “自己坐……”

    对于安藤梓这种跟着心情走的人来说,到了现在对待自己的儿子都是用这样的手段,心情好就抱抱他,心情不好就把他赶去zero那里,有时候连梁酒稚都忍不住开口。

    “他是不是你亲生儿子?”梁酒稚拍了一下桌子,瞪着安藤梓。

    “男子汉大丈夫,要抱抱这种事情只有女生才会做的。”安藤梓直接转过头去对着安之勋说道。

    安之勋还没有跳到地上,就见到了李逸翼已经直接脱离了莫殷的怀抱,安之勋也不好意思不,只能坐在了隔壁的椅子上,梁酒稚深吸了一口气。

    每次这样的时刻,她都很想要跟安藤梓,要不我们离婚吧,这样儿子永远就不用你抱了,只可惜她每次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安藤梓都会很淡定的回了一句,离婚休想!

    不要说安之勋地位不好,连梁酒稚自己也觉得生了儿子之后,非常的不得宠,经常就会被安藤梓给吓得没话说了,这和之前说什么一辈子爱她,只对她一个人好的承诺,相差太远了,她都以为安藤梓是不是在外面有第二个。

    “爸爸!”李逸翼看到了李煜烆回来了,喊了一声,李煜烆见他这么乖,就把他给抱了起来,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安之勋看着这样的李逸翼,心里觉得不平衡,委屈的看着梁酒稚,梁酒稚想要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却不要,最后还是zero出手。

    “我带你去厨房拿巧克力好不好?”

    “好!”安之勋立刻心情变好了,仿佛zero就是唯一可以让他心情好的人一样!

    Zero抱着安之勋离开了,李煜烆对于这样的情况通常都只是摇着头,他也受不了安藤梓了,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是怎么了,对待自己的儿子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安藤梓,安之勋是不是你亲儿子,你说!”梁酒稚咬牙切齿的看着安藤梓。

    “他是,只是小孩子不能太宠,你刚刚已经抱过他了。”安藤梓很淡定的回了一句,差点没把梁酒稚给气死了。

    “来,跟爸爸去晒晒太阳!”

    李煜烆意识到气氛不对劲,赶紧带着莫殷和李逸翼先离开,剩下的问题让他们自己两夫妻解决,他可没有兴趣要插一脚。

    安藤梓喝了一口橙汁,转过头来,看着梁酒稚,抚着她的额头,想说不要那么烦。

    “自从结婚之后,你就是这样的,对我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你是不是想离婚了?”梁酒稚深吸了一口气。

    一说,安藤梓愣了两秒之后就开始笑了起来,他越是笑,梁酒稚就觉得越来越生气,还是气到快要疯了的感觉,她很想要说一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等我出手的时候,你才不笑,逼到我最后,看你还笑不笑!

    “我爱你,我还是很爱你,只是有些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对待小孩,如果小孩子从现在开始就一味的去宠他,他就不会有满足的,你看看莫殷的儿子,要什么有什么的,现在都快要爬到莫殷的头上了!”安藤梓很淡定的说着。

    梁酒稚听着他说的话,感觉好像这是真的,因为李逸翼虽然的确是很讨人喜欢,可是在某种程度上,会经常在莫殷面前打小报告,说李煜烆的不好,然后莫殷就会很宠他了。

    “他以后是要接管我的事业,一定要从小时候开始培养起来,至于你说我不爱你,我是觉得现在我们都在一起了,连小孩都有了,可以放开一点自由一点,不用再把我爱你挂在嘴边。”安藤梓慢慢的解释。

    这样,梁酒稚总算是消气了,安藤梓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

    “你每次都只会这样,想要说一两句就让我不生气了吗!”梁酒稚反应过来,才会知道是被安藤梓给忽悠了。

    “你是不是因为生了小孩,脑子就变笨了?”

    “哪有……”

    梁酒稚有些心虚,因为前不久莫殷才这样说她,说她怎么现在笨笨的,连算钱都可以算错,那时候她好久都抬不起头来。

    “放心,我可不会不爱你的。”

    远远的看见了他们两个聊得挺高兴的,李煜烆和莫殷才抱着自己的儿子走回去,接下来便是一顿愉快的午餐了,桌子上聊着各种话题。

    “什么时候准备生个女孩?”莫殷问着梁酒稚。

    “别……”

    梁酒稚摇了摇头,一个小孩都已经快要被安藤梓逼疯了,小女生心里脆弱,肯定经常会被安藤梓给吓哭的,她可不想要每次都去哄,她对安藤梓都快要抓狂了。

    “生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当亲家了,亲上加亲,我赶紧让我儿子存好老婆本娶你女儿。”莫殷说的时候,安藤梓面无表情的,仿佛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一个小孩就够了。”梁酒稚摇着头。

    “爸爸,我要那个……”安之勋的手不够长,拉了拉安藤梓的手臂。

    安藤梓就索性把他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让他方便自己拿着东西吃,也不用麻烦任何人,这样一来,他自己也高兴,大人们也不会觉得麻烦。

    安藤梓是一个极度害怕麻烦的人,他也觉得自己也不太适合当爸爸,安之勋以前换尿片,梁酒稚不在的时候,都是喊zero来的,梁酒稚就一直教导着安之勋,其实zero才是你的亲生父亲,通常这样的后果就是被安之勋跑回去跟安藤梓说。

    “啊,你是怎么吃东西的,竟然弄得我衣服都是!”李煜烆怒吼道。

    那可是他好不容易抢到的限量版t恤,今天被李逸翼这么一弄,他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不小心的……”李逸翼小心的说着,声音很小莫殷直接把他抱了过来。

    吃了一会之后,安藤梓就带着安之勋去踢足球,还有李煜烆和李逸翼,两个女人在一旁正在休息,喝东西,看着他们几个在玩。

    “安之勋,小心点!”安藤梓大声的吼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李逸翼一个球把安之勋给弄倒了。

    安之勋倒在地上,也起不来,吓得安藤梓和梁酒稚立刻跑了过去,他也不哭,只是一直摸着自己的头,迷迷糊糊的样子太可爱了,惹得莫殷真想要亲他一口。

    “疼不疼?”梁酒稚紧张的问道。

    “不疼。”安之勋看着李逸翼,李逸翼以为他要报仇,立刻吓得躲到了莫殷的身后。

    听见他没有任何事之后,才肯松开手,让他继续去玩,这次安藤梓就真的很小心。

    “妈妈,安叔叔不会要揍我吧?”李逸翼小声的问着莫殷。

    “当然不会,为什么会这样想?”

    “刚刚我只是不小心,可是安叔叔的目光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样,太可怕了!”

    “傻瓜,哈哈哈……”莫伊真的太想笑了。

    安藤梓竟然用眼神来恐吓一个小孩,真的是小气鬼,不就是不小心弄到了安之勋倒在地上,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欺负小孩了。

    梁酒稚看着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两个男人在球场上嬉笑着,感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觉得好,她多希望永远都可以这样。

    不是所有人的人都可以找到对的人,但是如果找到了就一定要珍惜,不过之前两个人遇到了什么,错过了什么也好,只要还能够相遇,就应该好好的在一起,不要说放弃。

    “会不会后悔嫁给安藤梓?”莫殷看着梁酒稚那深情的目光,问了一句。

    “不会,我只是在想,其实我们两个真的很幸运,可以找到自己最爱的男人,恰巧对方也很爱自己,并且现在也有孩。”梁酒稚说着,莫殷就点着头表示认同。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这辈子值了,就算之前经历了多大的痛苦也好,现在可以在一起,就是最幸运也是最美好的事情。”

    的确是经历了很多伤痛,让她更加的坚强,现在她终于可以去迎接自己的幸福了。

    安藤梓转过身就看到了梁酒稚正在看着他,对上了视线,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柔情的笑容了,浅浅的微笑,带着浓浓的爱意,让他心底都柔化了。

    如果要回到十年前,他还是会愿意,因为他已经知道幸福会回来,梁酒稚也会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不用去害怕失去她,因为前面的路都已经走过了,所以就不会再恐惧了。

    有些事情注定成为秘密,他不愿意告诉梁酒稚,也不想看着梁酒稚痛苦,所以,就让一些事情成为永久的秘密,而梁酒稚也不会被发现。

    “爸爸,你是不是很爱妈妈啊?”安之勋好奇的问着安藤梓。

    “嗯,我爱她,也爱你。”

    人世间最幸福的时候,是安藤梓和梁酒稚正在经历的时刻,是幸福和爱的最高点……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