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一等坏妃 第二卷 终.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这些我都有分寸。把你交给安陵玄煜,我也放心。安陵玄煜是个可以放心依靠的人,我相信他不会负你。”

    一个男人若是愿意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不用怀疑,他必定是爱她的。

    虽然安陵玄锦不知道安陵玄煜与风芷汐是什么时候产生感情的,虽然以前安陵玄煜与他存有嫌隙,可也不能因为这些问题就否定安陵玄煜的好。

    风芷汐离开那天,小郡主抓着她的衣裳不肯撒手,风芷汐走一步她就哭。

    风芷汐实在没辙,“小丫头,姐姐还会回来呀,只是去玩玩。”

    “姐姐不走……”

    “嗷,你再不撒手姐姐就嫁不出去了。”

    “呜呜……姐姐不走……”

    “小祖宗啊,你倒是撒手呀……”

    “不,我不……姐姐不要走……”

    “我不走不走,你放开我好不好呀?”

    太子妃见状,伸手来抱小郡主,“小郡主,要听话,姐姐是去有事儿。晚上还会回来。”

    “坏人,你放开我,我不要姐姐走……姐姐不走……”

    小郡主不肯撒手,风芷汐也没有办法。

    安陵玄锦拿着蜜饯,“想不想吃?想吃就放手……”

    小丫头看到蜜饯比看到风芷汐要亲得多了。

    “父王,我要蜜饯……”

    “好,父王抱你进去吃蜜饯……”

    “不要,就在这里吃……姐姐不走。”

    “呜呜……现在换我哭了……我怕了你了。”

    安陵玄珞叹了口气,“风芷汐,你还是把她带走吧,她这么闹也不是个办法。”

    直到安陵玄苍赶来,递给风芷汐一个包袱,“呼,好在我赶来了,不然你们就走了。这些东西替我拿给王兄。”

    风芷汐知道安陵玄苍与安陵玄煜的关系很好,也没问是什么就收进来了。

    “好,我一定交到他手里。”

    小郡主一看到安陵玄苍就放开风芷汐了,“王叔……骑马……”

    小郡主很喜欢安陵玄苍,每次看到安陵玄苍都要骑到他脖子上,说是骑马,安陵玄苍也纵着她,倒是养成了这个坏习惯。

    “好好好……骑马。”

    风芷汐趁机与安陵玄珞他们走了。这一路上没多停留,直奔永星。

    安陵玄珞也没再提让风芷汐跟他的话。兴许是在一起呆久了,慢慢的看清了吧。以前他只是对她很有兴趣,觉得她很有意思而已。现在呢,慢慢的化为友情,反倒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倒是对风芷汐没有想法了。到了永星都城,已是一个月后的事。不用想都知道安陵玄煜在宁翌城那里。

    三人直奔宁翌城的状元府。

    等了风芷汐那么久,安陵玄煜也学会了扑克和麻将,清灵公主常和他们玩儿。

    安陵玄煜也进宫过,皇帝大叔每次召他进宫,都不说什么,就俩人默默的吃顿饭。

    安陵玄煜也不懂这皇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都不说,就那么安静的坐在一起吃顿饭。

    可能是没有想到安陵玄煜真会为风芷汐放弃一切吧,皇帝大叔一心为风芷汐好,如今风芷汐有了良人,他自然是为风芷汐高兴的。

    再见安陵玄煜时,风芷汐有些小小的激动。

    三人进了状元府,来迎他们的人是宁翌城。

    宁翌城朝风芷汐笑得暧昧。“风姑娘……可是来寻夫婿的?”

    风芷汐瞪他一眼,嗔道:“才不是。乱讲!”

    “呵,真不是?不是的话,我就不告诉你他在哪里了?”

    宁翌城更多的是欣慰。安陵玄煜说他只等她三年。如若三年后她还不来找他,他就认了。三年时间,足以让她看清自己的心吧?如若她心里没有他,他也不计较,也不强求。她好,他也好。各自安好,比什么都好。

    风芷汐呼了口气,这宁翌城还想在她面前卖弄关子呢。

    “你不告诉我就算了,我去镇国公府去,我回皇宫去。反正你这儿不欢迎我……”

    秦修远摇摇头,“口是心非的女人!昨晚不知道是谁开心得睡不着,还在唱着小曲……”

    安陵玄珞爆笑出声:“我也听到,在唱什么好日子……现在好日子到了,有个人又不敢承认了。”

    风芷汐小脸一红,脚一跺,表示她很生气。

    “你们俩人都是坏人,大大的坏人!八格牙鲁!”

    “风芷汐,我们是坏人,你也跑不掉,你和我们是一伙的。”

    “一伙的,我才没有你们那么坏。”

    “我们是坏,你和我们是一起的,我们坏你也一样坏。”

    风芷汐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咬咬牙,什么都不说了。

    宁翌城轻咳一声,“风姑娘,你真不想见见他?”

    “不想。”风芷汐有些闹情绪了。

    娘的,三个人都在合伙欺负她,她要抗议!

    安陵玄珞摇摇头,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唉,有个女人千里寻夫,现在寻到夫了,却不肯承认。好吧,你不承认就算了吧。”

    千里寻夫?不是吧?

    这话若是传出去,让她以后的脸往哪儿搁?

    “我不承认……我就是不承认怎么了?”

    “你不承认就算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

    “什么我们想怎么样,明明是你的事好不好了?”

    风芷汐咬了咬唇。好吧,承认就承认吧。

    安陵玄煜都能为她做那么大牺牲,她就承认一下又能怎么样呢?

    安陵玄煜,你他ma不出来,那就只好我去找你了。

    “宁翌城,安陵玄煜在哪里?”

    “你刚刚都不承认,现在又要找他做什么?”

    “娘的,他是我男人,我找他做什么?我和他成亲还没洞房呢!”

    这下宁翌城脸红了,真不该问的,早知道风芷汐是没什么可忌讳的,真不该这么问她的。

    “从这边左转,再右转,那里个小院子,他在里面呢。”

    风芷汐脚步飞快,左转,再右转。那是个有小院子。

    院子的大门还没关呢。这个季节,正是桃花开放的时候,风芷汐进去时惊呆了……

    玉带束发,面冠如玉的男人坐在桃树下弹琴。

    桃花飞落在他头上肩,他却浑然不觉。

    风芷汐听着那曲《凤求凰》呆立在原地。

    一时间,有些犹豫。这才一年没见,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怀疑他,以为他不会来接她。其实,以前的她是做好两手准备的。

    安陵玄煜如若不来,她就找个武林高手,陪着她去隐居山林。至少那个武林高手要去哪找,其实不重要,就当是找个保镖,多花点银子去雇个就成了。

    江山,多少男人的梦?

    安陵玄煜能为她放弃江山,若她还看不清他的心,还怀疑,还不安,那就是她对不起他了。

    风芷汐踌躇不前时,安陵玄煜已是一曲完毕。

    早在她进门时,他已发现了她。

    只是,在等着她上前而已。现在她不上前,也没关系。她不过来,那他主动点。这男女之前不就这样么,不是她主动就是他主动。总得有个人主动的。

    安陵玄煜抬起头来,轻笑道:“风芷汐……你还傻站在那里?看到美男也用不着这样吧?”

    风芷汐被他一激,还真就过去了。“我才不是不敢过来。我只是觉得你坐在这里的样子很好看。”

    “那你过来,咱们就一起好看了。”

    “切,我只是要看你好看,我也一起的话,就看不到了好吧。”

    话虽然这么说,可人还是过来了。风芷汐还未走近,安陵玄煜已经起身,张开双臂。

    天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早在他来到永星的第一天,就在想着她再见到他会是何种反应……

    风芷汐也不矫情,张开双臂投入他的怀中。低低的说了声:“安陵玄煜,其实,我挺想你的。”

    安陵玄煜浅笑着收紧双臂。这一刻,等多久都值得。

    放弃多少都值得,只为了怀中温暖的人儿。

    “以后我天天都在,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

    “安陵玄煜,你不会走了么?你会不会反悔?”

    “不会……”

    “我怕你终有一天会后悔为了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放弃一切。”

    “你的一无是处,在我眼里就是珍宝。”

    风芷汐有些感动的红了眼眶。

    怎能不感动?

    有人对你如此的好,你能不感动么?

    “安陵玄煜,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小竹楼?”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去。”

    “半个月吧……我想和皇帝大叔告别,还有爷爷,清灵公主和贵妃娘娘。我在永星的日子,他们对我很好……”

    “我知道,我也该去谢谢他们替我照顾了你这么久。”

    安陵玄煜心里也不无感激。

    虽是不懂皇帝为何每每面前他都不说话,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出自真心对风芷汐好。

    尽管所有人都说风芷汐是皇帝的新宠,可从他的一言不发中,安陵玄煜可以感觉到不止这么简单。

    如若风芷汐真是他的新宠,第一件事他就该追捕风芷汐。

    第二件事,就是该杀了他安陵玄煜。

    可他没有这么做。

    态度不算友好,亦不恶劣。

    ***************

    第二天风芷汐先是去了镇国公府。

    镇国公瞧着安陵玄煜,满眼喜欢。

    “青城,不如先给你们办喜事吧?想必皇上也喜欢。”

    风芷汐看了安陵玄煜一眼,安陵玄煜接过话,“不必麻烦了。她喜欢安静点,我们准备在隐居之地拜个堂就好了。”

    风芷汐点点头,表示赞同。

    镇国公以前也问过风芷汐这个问题,现在只是怕委屈了她。

    既然他们俩人都这么说,镇国公自然是不会强求的。

    “青城,那你什么时候进宫去看看皇上?你离开后,皇上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脸上再无笑容。”

    风芷汐有些茫然的看向安陵玄煜,“安陵玄煜,你会陪我进宫看看皇帝大叔吧?皇帝大叔真的很好很好,和安陵玄锦对我一样好。”

    “他对你好,我感激他都来不及,去看他是必然的。”

    当天下午在镇国公府上吃了晚饭,夜里就进宫了。

    是皇帝大叔知道她回来,派来的宫轿来接她。

    风芷汐想了想,还是明天再让安陵玄煜进宫。

    皇帝大叔那么久没见过她了,自是有不少话要说。

    “安陵玄煜,要不,你明天再进宫好吧?”

    安陵玄煜也知道风芷汐在顾虑什么。

    毕竟是女孩子,有些话也不好当面说。

    “好,明日我再进宫找你。”

    皇帝大叔已在宫门口等她,轿子一到风芷汐立刻蹦下去。“皇帝大叔……我回来了。”

    皇帝大叔还是老样子,笑得一脸柔和。

    她亦不知,他只对她一人笑。

    她一走,他便没了笑容。

    她再回来,他又是笑容满面。“回来就好。一起走走吧。”

    小安子正站在皇帝大叔身后朝风芷汐笑。

    风芷汐冲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躲什么呢,看到我应该冲上来和我打声招呼的。”

    小安子抓抓头,“风姑娘,小安子向姑娘问好。”

    “去,少在这儿矫情,我不说话,你就不先说话是吧?”

    “小安子绝对不敢!”

    “什么敢不敢,你都这么做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你?”

    一行人慢慢的走着,风芷汐以前还真没这么从宫门往里走过。

    这么漫长的路,皇帝大叔走在最前面。

    风芷汐看不见他的表情,更看不见他眸底的忧虑。

    安陵玄煜来接她,她自然是要跟安陵玄煜走的。

    日后,还能不能再见,真是个大难题。

    还记得以前看过曾志伟演与谢霆锋演的电影《半支烟》,那结局是那么的让人难过。

    编织那么多的谎言去寻找那个女人,只因为得了老年痴呆症。

    他怕,他怕会忘记年轻时邂逅的那个女人,那个成为他半辈子的梦的女人。

    可到底还是忘记了她的模样,却那个人的名字却是刻进了心底,如何也忘不了。

    这样的结果,谁都怕。

    他了怕他将来会得老年痴呆症,怕他会忘记当年那个与他经历风雨的女子。

    他也怕忘记那个总爱缩在他怀里,低低的唤他“程旭”的女子。

    是的,他是程旭。

    那夜意外身亡却是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起初所有人都以为他病了。他也顺势说是病了,忘记了好多事。 用了三个月时间,才适应这里的一切。只是万万没有想到风芷汐也会穿越过来。

    那天南宫洛夜带风芷汐入宫,他根本就不想抬头看一眼,也没兴趣看上一眼。

    看到后宫那些女人争风吃醋他就反感。

    直到,那天听到南宫洛夜带来的女子说她叫“风芷汐”。当时,他就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抬头。

    他怕失望……

    大千世界,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更何况,都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了。

    而且,就像他穿越来一样,他不说他是程旭,谁又认得出他是程旭?

    看到风芷汐的脸,他真忍不住想冲下去告诉她,他就是程旭。

    可如今地位不同,情况不同。若他说他是程旭,那皇帝呢? 皇帝又哪儿去了?

    而且,现在的她是那么的年轻,他的儿子都比她还大几岁。他这么贸然认她,对她不公平呀。

    后来皇后将她留在宫中,他就将她要了过来。无限制的纵容她,给她无尽的宠爱。 而今。若是这么让她走,以后见不到她,他又该多难过?

    倒不如,在这个世界从未遇到她,默默的当她在那个世界过得很好。可若是没有再见到她,他的人生又该是多么遗憾?

    只能想,只能念,却不能见。程旭想,他是自私的,又是矛盾的。想认她,却又怕误了她,更怕以后连再见的理由都没有了。若是不认她,他又不甘不愿,怕以后她会忘记他。

    最怕的,不是别的,而是她不记得将来忘记她曾爱过一个叫程旭的人。“芷汐,你可是真心愿意跟安陵玄煜离开的?”

    风芷汐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心里也是有些难过了。镇国公说她走了后皇帝大叔就没笑过了。可是,刚刚她还看到皇帝大叔笑了。是否说明皇帝大叔是看到她才高兴,才会笑?若真如此,她跟安陵玄煜走了,皇帝大叔该怎么办?“皇帝大叔,其实我也很舍不得你。可是,我又不想负了安陵玄煜。”

    “皇帝大叔没事,只要你过得好,那就好……”是啊,我又有什么可期盼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那就什么都好。皇帝大叔走得很慢,这条路本来就长了,走得那么慢更像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若真是走不到尽头,那该多好……

    “风丫头,你走以后,好好的和安陵玄煜过日子。若是他负了你,若是欺负你,对你不好了,不管是什么问题,受了什么委屈,只要你来永星,皇帝大叔永远都是你最大的靠山。无条件支持你!”

    风芷汐已经很想哭了。无条件支持她……“皇帝大叔,你可不可以不要让我那么感动……你再让我这么感动,我就不想走了。”

    “说什么傻话,你盼了安陵玄煜那么久,现在把她盼到了。所有未知都成了定数,还有什么想走不想走的。皇帝大叔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幸福。”

    “皇帝大叔,你那怎么办?我走了,你怎么办?”

    “你就放心吧,你走了皇帝大叔还有这江山如画,还有这后宫佳丽三千。还有众多儿女膝下承欢……皇帝大叔没有什么不好的。”

    “皇帝大叔……我心里难过。”

    “难过什么,以后可以常来看皇帝大叔的。你那次说给你准备金牌,待会回到天元宫就可以见到了。”

    风芷汐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也是,才开春,天空不是很好,哪来的很多星星?

    天元宫还是原来的样子。风芷汐找出安陵玄煜给她的定情玉佩,握在手心感觉凉凉的。小安子等人都被遣了出去,室内就她和皇帝大叔俩人。

    其实,风芷汐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在镇国公府时,镇国公府上居然有西瓜刀和砍刀,风芷汐当时就好奇了。

    镇国公说那是皇帝画的图,让铁匠做的。更让风芷汐惊奇的是皇帝大叔竟然还发明了炸弹……

    若不是穿越来的,又岂会这些东西?穿越来的,又对她那么好的人,除了程旭,还会是谁?若皇帝大叔就是程旭,她和他说她要跟安陵玄煜走,他该是多么难过?

    风芷汐心里不无挣扎。程旭……终究是我欠你的。

    皇帝大叔唤道:“丫头,你以前教我的扑克,你不在时,我也和他们玩过几回。和他们玩,总没有你在时那么有趣。”

    风芷汐强忍泪意。

    程旭,你还要为我做多少?“皇帝大叔,那我陪你玩吧。我们玩斗牛吧,我想当穷人,可我这里有好多银票……”

    “怎么要当穷人?当富人不好么?”

    “也不是不好。富人总比穷人多很多烦恼。我这人胸无大志,也没有什么上进心,向来是得过且过。有钱就多花,就钱就省着点花。”

    “这怎么是胸无大志,这叫随遇而安,这是好心态。”

    “皇帝大叔,你现在过得开心么?”

    “有何不开心的,整个永星都是我的。”

    风芷汐又怎么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她内疚,不让让她不安罢了。“皇帝大叔……为什么你都不笑?我听爷爷说,我走后,你都没有笑过。”

    “呵呵,我是皇帝,一国之主,当然要严肃一点。”

    “ 那也不能那么久都不笑呀。多笑笑才好。”

    “我现在不就在笑吗?”

    风芷汐有些自私的想着,若是他不认她,她要不要认他呢?若是不认……若是认……又该如何?若是不认,将来会不会觉得遗憾?若是认,她能在深宫中陪他到老么?“皇帝大叔,为何我会觉得那么难过呢?”

    “傻孩子,不用难过。皇帝大叔有那么多的儿女,你呢,和清灵差不多大小,也能被列为皇帝大叔的儿女中的一员了。想皇帝大叔了,随时回来看看。”

    他这是要拒绝她与他相认么? 这是要拒绝么?是在暗示已经成为亲情了么?风芷汐还是觉得很难过。

    “皇帝大叔,以后,你不要那么忙了。国家大事固然重要,可你更重要。你是一国之君,是这个国家的领军人物。你过得好,这个国家才会好。现在清灵公主他们都挺怕你的,你也别把自己和他们的距离拉得太远了。要亲切一点,他们才敢和你亲近。”

    风芷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乎,说再多,都弥补不了内心的愧疚。上一世的程旭为她而死,她不要这一世的程旭为她放弃江山。 她不能这么自私。尽管不与他相认也是自私。

    但如若她与他相认了,再说要跟安陵玄煜走,那该是多么残忍?只希望,他能好好的,一直一直,过得很好。

    第二天,安陵玄煜就进宫了,和皇帝大叔说了他们还有十几天就要离开了。

    皇帝大叔只说让她这十几天呆在宫里。

    风芷汐欣然答应。

    安陵玄煜又有何理由不答应呢?风芷汐的下辈子都是他的,他又有何理由不答应?

    清灵公主也是见过安陵玄煜的,安陵玄煜能来,她也替风芷汐开心,现在,她信了,这世上真有男子可以痴情到为了爱放弃江山,放弃天下。

    心里暗暗羡慕风芷汐。“风芷汐,你真幸福。”

    “清灵公主,你也要幸福。以后,多陪陪皇帝大叔,不要让他孤单。”

    “你放心吧,他是我父皇,我自然会对他很好很好的。当然了,也要他不拒绝我的好才行。”

    清灵公主与风芷汐也不止认识一两天了,又是表姐妹,关系自然是要好。

    风芷汐走的那天,皇帝大叔送她到宫门口。

    风芷汐出了宫门,没走几步,突然又跑回来了。

    像那天不让她离开天朝的小郡主一样,任性的抱住皇帝大叔不肯撒手。“皇帝大叔……”“

    去吧,他值得你托付一生。”

    “皇帝大叔……”

    “听话,别任性,跟他走吧。”

    风芷汐却觉得怎么也叫不够一般。“皇帝大叔……皇帝大叔……”

    这一声声的皇帝大叔似乎是想把她内心的遗憾全部填满。

    皇帝大叔,这么好的皇帝大叔,这么好的程旭。

    丢下他,她是该多少难过?没有她,他是该多么寂寞?

    可到底,她也不愿意负了安陵玄煜。

    以前在永星,她从来没把皇帝大叔与程旭联想到一起,以致于慢慢的对皇帝大叔产生了亲情,就像对安陵玄锦一样的亲情。是了,那是亲情。 所以,现在发现他是程旭,她会那么纠结,那么矛盾。“皇帝大叔……”

    “走吧,再不走皇帝大叔也会舍不得了。”

    风芷汐咬咬下,终是狠下心放开手,流着泪,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回头,只是不想让他看到她满面的泪水。

    程旭,此生,我已不能为报。但愿还有来世,我愿倾尽一切来爱你。

    安陵玄煜扶着风芷汐上了马车,狠狠地一鞭抽在马身上,骏马绝尘而去,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安陵玄珞与秦修远也与他们一起去小竹楼。

    风芷汐与安陵玄珞俩人坐在马车里面,安陵玄煜与秦修远俩人在外面赶车,风芷汐有种是两对苦命鸳鸯逃命的感觉。“安陵玄珞……你这模样看起来真像是小受呢。”

    “小什么受……一看你这丫头的表情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去,我最善良了好不好?”

    “你若是善良,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

    风芷汐笑得有些得意了,附在安陵玄珞耳边低声说:“我告诉你,小兽其实就是指有纯阳之好的俩个人中,那个被压在下面的人……”

    安陵玄珞一听这话就爆发了!娘的,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女人?这女人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能说了!“风芷汐,你丫的你不想活了你!”

    安陵玄珞一声怒吼,倒是惊动了安陵玄煜。亲弟弟固然重要,可哪有自己媳妇儿重要呢?“安陵玄珞,你给我闭嘴,她是你嫂子,你凶什么凶!”

    秦修远转过头看向安陵玄煜,尽管很不喜欢别人这么凶安陵玄珞,可还是深吸了口气,把怒火压了下去。娘的,不计较,不计较!现在还不能得罪他呢,谁让他是安陵玄珞的亲哥哥!

    风芷汐得意了,“安陵玄珞,听到没,以后管我叫嫂子,别没大没小管喊我名字。”

    安陵玄珞一脸的不乐意,哼,都是坏人,有了媳妇就不要亲弟弟了。“我才不要叫你嫂子,我比你还大几岁,我叫你嫂子我太吃亏了我。”

    “你还得瑟了你。你不叫我嫂子,难不成还要我让你哥不成?”

    “别……反正我不会叫你嫂子的。”

    安陵玄煜这个当哥哥的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他弟弟不肯管他媳妇叫嫂子,自然该由他出马了。“安陵玄珞,你还真是欠收拾了你?滚回天朝去,别跟着我们。”

    一听这话,安陵玄珞立刻老实了。小样,想把他和秦修远赶走,过二人世界是吧?没门,他不同意!

    “风芷汐……小嫂子……你就别和我计较嘛……”

    风芷汐一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咦……你别这样……”

    “靠,我管你叫嫂子还不行了?风芷汐,真不带你这样的。”

    “你别叫的这么肉麻行不行?”

    “那你说怎么样?你刚刚说我是小受我觉得很受伤!”

    “就你这小白脸,不当小兽你还想当小攻不成?我看,秦修远就是小攻的样。”

    “什么是小攻?”安陵玄珞像个好奇宝宝般看着风芷汐。

    风芷汐笑得很邪恶。“笨蛋,有小受自然就有小攻啊……小受就是你这种白白嫩嫩的。小攻就是很有男子汉风范的,像秦修远那种看起来高大威猛的男人……才能压得住小受嘛……”

    安陵玄珞立刻扑上去,压倒风芷汐,“风芷汐,那我要当小攻,我要压倒你个小受……”

    “你丫的快放开我,我说的是有纯阳之好的男的好不好?我是女人,不能这样。俩个男人那叫基~**~情。一男一女如若不是正当关系,那叫JQ,不一样的好吧。”

    安陵玄煜听后嘴角真抽搐。

    秦修远则是在思考谁当小受,谁当小攻的问题。很显然,若是让他当小受,肯定是不合适的。风芷汐都说了,他这么高大威猛。当然了,若是让安陵玄珞当小受,他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不过呢,他喜欢风芷汐这句话。这孩子,有前途,要鼓励,他的幸福就掌握在她手里了。

    秦修远在心里为风芷汐呐喊助威:风芷汐,你就是祖国的未来,我的幸福生活就全靠你了。让基~**~情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时安陵玄珞想起安陵玄苍给的包袱,“风芷汐,快看看安陵玄苍给的包袱。”

    风芷汐一打开,里面是本书,再看,天杀的安陵玄苍,给的竟然是黄~**~本本……马车里,传出风芷汐的怒吼和安陵玄珞的狂笑……

    但愿,这幸福,能够一直一直延续下去。不爱是男男恋,还是男女恋,心中有爱,那就是幸福。

    *凌晨五点,终于写完了。这文真是把我写伤了。推荐一本新书,和沐沐的邪少是姐妹文,高干文,女强很强大很强悍的说,28号开文,作者:碎月沉寂,《勾心娇妻:邪少臣服吧》,沐沐的邪少10月份也会更新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