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重生之冷宫皇后 现代卷 重生之冷宫皇后(132)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三个月后

    钟情没有想过,再次见到龙辰,却是在慕容清幽的葬礼上。

    慕容清幽身上穿着婚纱,手中握着鲜花,安详的睡颜,嘴角还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仿佛只是睡着一般。

    慕容清幽如愿成了龙辰的妻子,却没有与龙辰举行婚礼。慕容清幽终是没有等到合适的肾源,她的肾脏在慕容清幽的体内恶化的速度太快,药物无法控制。

    钟情知道,慕容清幽是在婚礼的现场倒下的,龙辰还没来得及为她戴上结婚戒指。

    看到宛如沉睡的慕容清幽,钟情感觉到了害怕。钟臆去医院做了配对,她与钟情是姐妹,但是她们的配对竟然不成功。

    钟情已经看淡了生死,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的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

    “龙辰,清幽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了你的妻子,我想她走的没有遗憾。”钟情缓步走到龙辰的身边,柔声安慰道。

    “小情,你还好吗?”三个月之后,再次见到钟情,龙辰发现,钟情又瘦了。心疼她,却又不能让她知道。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钟情缓缓地说道,双手始终放在腹部,虽然孩子还没有胎动,但是她能感觉到孩子的存在。

    龙辰有很多话要对钟情说,但是此刻,他只能看着钟情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眼前。

    那天晚上,钟情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她见到了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前世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恢复。

    那是前世的她,南宫清寒。这一世转世投胎,就是为了找到龙逸,和他再续前缘。

    “清寒。”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钟情缓缓地转过身,俯身将那一团雪白抱在怀中,哽咽的说道:“小梅花,你还好吗?”殊不知,这短短的一句话竟是隔了几千年。

    “清寒,对不起,我没有帮到你。”话语刚落,小梅花漆黑的双眸中就不断有泪水滚落。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命。”钟情抱紧小梅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小梅花带给了她很多快乐。

    “清寒,你认错人了,真正的龙逸是萧寒,龙辰的前世是顾慕寒。钟臆是真正的南宫清寒,而莫离就是龙轩。我来见你,就是为了告诉你。那日萧寒的确去了星城酒吧,却是为了找你。是龙辰设计他,他没有伤害你的妹妹。”小梅花急切的说道,害怕没有时间告诉钟情事情的真相。

    钟情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她竟然认错了人,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前世,龙逸为了她,舍弃了生命。今生再聚时,她却要毁了他。

    “为什么?”钟情低头看着小梅花想要知道原因,却看见小梅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消散。

    “小梅花,你怎么了?”钟情的声音带着哭音。

    “清寒,我要离开了。”小梅花抬起眼痴痴地看着钟情,这一走就永远无法再见。为了告诉钟情真相,让她可以得到自己的幸福,小梅花为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结局。

    灰飞烟灭,永远消失在尘世中。

    “小梅花。”钟情大声的喊了出来,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钟臆担忧的抱住了钟情。

    钟情缓缓地回了神,呆呆的说道:“钟臆,我怎么了?”

    “姐姐,你吓死我了,从慕容清幽的葬礼回来,你突然晕倒在地。你已经在医院沉睡了三天,我好担心你,担心你永远醒不过来。”看到钟情安然醒来,三天的紧张与害怕化作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

    “我要出院,我要见萧寒。”钟情急急的推开钟臆,挣扎着想要下床。她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她还有很多话要对萧寒说。

    “姐姐,你不要激动,我去找萧寒,让他来医院。”钟臆按住了钟情的肩膀,钟情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折腾。

    “我在这里等。”钟情乖乖的坐在病床上,乖巧的样子让钟臆愣了许久。

    钟臆急急的走了出去,却与匆匆赶来的萧寒撞在了一起。

    “萧寒,是你?”钟臆摸着被撞疼的额头,吃惊的叫道。

    “钟臆?你姐姐在医院对不对?我要见她。”萧寒急切的说道,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钟情说。

    “姐姐也想见你,她就在里面,你进去吧。”钟臆侧过身,让萧寒进去。心中甚是纳闷,为什么两人都急着想要见对方。

    “小情。”见到钟情,萧寒忍不住出声唤道,走了几步,却又停住了脚步。有很多话想和钟情说,见到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来了。”钟情坐了起身,嘴角露出了微笑。

    看着唇边那抹微笑,萧寒有了动力,缓步走到钟情的身边,将她抱入怀中。

    “小情,我没有伤害过钟臆,我们有前世今生,前世我们已经错过,今生我不想在错过。”萧寒含泪说道,他做了一个梦,忆起了前世的事情。

    “我知道。”钟情靠在萧寒的怀中,任凭泪水从眼角滑落。他们之间不再有仇恨,两颗彼此相爱的心终于紧紧地贴在一起。“前世的记忆我已经想起,无论前世今生,我爱的人始终是你。”

    “小情,为了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萧寒紧紧地抱着钟情,他知道,钟情急需合适的肾源,但是与钟臆的配对竟然没有成功。

    钟情笑着握住萧寒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处,“有你和宝宝陪着我,我不想离开你们。”

    萧寒震惊的看着钟情,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我很快要做爸爸了,小情,我要做爸爸了。你没有放弃这个孩子,那时候,你就发现你的心中有我的位置,对不对?”

    “当我决定报复你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怀了你的孩子。那时候我很痛苦,我爱你,但是我不能说。这个孩子是无辜,他是我们的孩子。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孩子是我留给你唯一的期盼。当钟臆为了我的幸福,让我放下仇恨的那一刻开始,我报复的念头在一点一点消散。只不过因为我的执着,我害了齐学长。”靠在萧寒的胸前,钟情感觉到了安心,缓缓地说出了心中的恐惧。

    “小情,即使你不求齐弈放弃,斯贝斯公司也不一定能够收购世风公司。慕容清幽将她所有的资产都变现为流动资金给了我。如果你的齐学长愿意,可以让他来世风。”萧寒紧紧地抱着钟情,直到此刻他都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梦醒了,一切都会变为残酷的现实。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钟情不解的问道。

    “我曾经求过她,但是她说,龙辰已经答应娶她为妻,陪她渡过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她无法出卖龙辰。她说她很自私,即使死了,她可以容许龙辰娶任何女子,但那人不能是你。所以她将财产都给了我,让我保住世风,以后有筹码重新追求你。”萧寒一字一句的说道,慕容清幽与钟情长得一模一样,他对她的死还是感到惋惜。

    “日后,齐学长说不定就成为你的劲敌,他已经决定自己设立公司。”钟情婉拒了萧寒的好意。

    “这样也好,自己做老板没有束缚。”萧寒笑着说道,一点也不担心日后他们会成为劲敌。他清楚地知道,怀中的人才是他此生最大的成就。

    困意袭来,钟情靠在萧寒的怀中,很快就要睡去,却听见萧寒认真的说道:“小情,我们等宝宝出生之后就办婚宴好不好?”

    已经昏昏欲睡的钟情突然睁开了双眼,认真的应允道:“好。”

    “小情,累了就好好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萧寒低头亲吻着钟情白皙的脸颊。

    钟情靠在萧寒的怀中很快沉沉的睡去,她很累,身体的疼痛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

    抱在怀中的身体瘦弱的让萧寒心疼不已,萧寒扶着钟情慢慢的躺下,他的动作很轻很轻,深怕惊醒了沉睡的钟情。

    钟臆推开门,看到是两人紧紧相拥的两人。

    “钟臆。”萧寒抬头看着钟臆,“你姐姐的病?”

    提到钟情的病情,钟臆瞬间变了脸色,眼中露出痛苦的表情。

    “药物已经无法控制姐姐肾脏坏死的情况,姐姐必须做透析。但是姐姐为了腹中的孩子,拒绝接受任何的治疗。医生说,姐姐能够撑到孩子出生就是奇迹。”话语刚落,钟臆忍不住背过身擦情不自禁流下的泪水。

    “如果我不要这个孩子呢?”萧寒神色凝重的说道,紧紧地握着钟情的手。即使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萧寒也不会后悔,他要的只是钟情而已。

    “我问过医生,即使现在将孩子打掉,除非有合适的肾源,否则姐姐也撑不了多久。为什么,我和姐姐是姐妹,我却救不了姐姐的命。”钟臆的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涌出,姐姐如此为别人着想,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为什么会这样?我宁愿死的人是我,我只要小情好好地活着。”萧寒痛苦的说道,前世他离开了钟情,难道这一世,钟情要离开他吗?

    他们有前世今生,为什么无法在一起。

    仿佛听到了萧寒绝望的声音,钟情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抬手拭去了萧寒眼角不知何时滑落的泪水。

    “萧寒,生死有命,你现在不是抱着我。不要去想未来会怎样,我们只要珍惜我们相处的每一天就好。我不会打掉腹中的孩子,这是我唯一能够留给你的礼物。”钟情反手握住了萧寒的手,十指交缠。

    “好,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要快快乐乐的。但是小情也要答应我,一定要顽强的活下去,我们一起等待奇迹好不好。”萧寒恳求的说道,他不能失去钟情。

    “我们拉钩。”钟情靠在萧寒的怀中,吃力的伸出了手指。这是他们之间的誓言,钟情知道萧寒会陪她一起等待奇迹。

    …………

    五年后

    “爹地,快点,我们若是迟到,妈咪肯定又要睡觉,不和宝贝说话了。”萧晴微嘟着小嘴催促着萧寒。

    “好了,我们走吧。”萧寒俯身抱起了萧晴。

    萧晴,他与钟情的女儿,萧晴完全继承了钟情的容貌,长得越来越漂亮。

    他与钟情等到了合适的肾源,在萧晴出生的那一天,钟情接受了换肾手术,手术很成功,萧晴也很健康,但是钟情却陷入了沉睡中,再也没有醒来。

    萧晴已经五岁了,总是询问萧寒,为什么妈咪总是睡觉都不理宝贝。

    萧寒总是会笑着告诉萧晴,只要晴晴乖乖的,妈咪就会醒来。

    那时候,萧晴刚刚出生,钟情又沉睡不醒,萧寒忙着照顾钟情,若不是钟臆帮忙带着萧晴,萧寒无法想象,自己会怎么渡过这漫长的五年。

    萧寒抱着萧晴来到钟情的病房,见到钟情,萧晴立刻脱掉了鞋子,让萧寒将她抱上了床。

    萧晴低头亲了亲钟情苍白的脸颊,自萧晴懂事以来,每次见到钟情,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钟情一个吻。

    “妈咪,宝贝每天都很乖,听爹地的话。在幼儿园,宝贝很乖,老师都夸宝贝是乖孩子。爹地说,只要宝贝乖乖的,妈咪就会醒来。可是现在妈咪都不醒来,爹地是不是在骗宝贝。”萧晴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可是她不能哭,她不能让妈咪担心。

    萧寒在钟情的病床前坐下,握着钟情的手,柔声说道:“小情,醒来好不好,你已经偷懒了五年,晴晴很想你,很想听你说话。”

    钟情依旧在沉睡中,萧寒却从未放弃过希望,他坚信,只要每天陪着钟情说话,终有一天钟情会睁开双眼。

    “爹地,妈咪的手指动了。”萧晴突然拍了拍萧寒的手,激动地说道。

    萧寒抬头看向钟情,对上了钟情睁开的双眼。

    “萧晴,你终于醒了,我好想你。”眼中的泪情不自禁的滑落,他等这一天,等了五年,他还欠她一个婚礼。

    “我一直记着你还欠我一个婚礼。”许久不曾说话,钟情过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嘴角露出了笑容。

    虽然他们错过了五年,但是钟情知道,以后她会一直幸福下去。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