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血战旗 第三卷 铁流1937 第四九八章 过眼云烟(终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正如麦克阿瑟预想的那样,争夺菲律宾的战役要比现象的更加困难。

    日军南方方面军25万主力,在山下奉文的指挥下,部署在吕宋及其周边数个岛屿上,形成了一个外围和内部坚固的防御圈。

    美军想要敲开这个防御圈,就不得不在狭小的海湾内,和日本残余的海军争夺制海权。但是靠近陆地的海湾内作战,对于美军来说,是极其不利的,日军地面飞机场起飞的战斗机,可以满载起飞,巡航能力更是惊人。

    而美军却不得不从航母上起飞,载弹量和载油量都受到了限制。

    不过对麦克阿瑟来说,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纵然没有打下菲律宾,日本无条件也将摆放的议程上。

    平壤城外,陪同曾一阳的还有1纵的司令员王利发,装甲40军军长李漫山等十几人。

    “日军还是不投降?”

    “首长,你这又不是不知道,小鬼子都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不死不罢休。连带着‘高丽棒子’也……”

    “说什么呢?”刘先河立刻就拉下了脸来,王利发的指挥能力已经被锻炼了出来,打打仗的经验也很足。就是嘴里面零碎太多,这都进入朝鲜作战了,还一口一个‘高丽棒子’。

    不过,部队在进入朝鲜之后,也发现问题非常严重。

    倒不是因为日军在朝鲜的驻军有多少战斗力,而是这里的老百姓都对日本有着一种疯狂的崇拜。都以成为日本人为荣。

    而朝鲜的日军中,朝鲜人的比例也不低。

    很难想象,10纵2师,全部都是朝鲜籍战士和指挥官。却也得不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更别说1纵和40军,这些纯外来户了。

    于是王利发在气氛之余,气的只能用‘棒子’两个字来形容周围的狂热老百姓。

    他怎么也想不通,50年前还是中国附属国,听说连宫廷文献记录都是用中文写的朝鲜国,怎么在日本人统治之下,竟然两人奇异的民族有种要合体的趋势?

    “首长。这个仗实在是打不下去了。这里的老百姓一点都不配合,把我们说成侵略者,小孩子甚至还有用石头丢行军的战士。老百姓看我们的眼神……”

    “怎么了?说!”

    “有点像是东北的老百姓看鬼子的眼神。”

    刘先河诧异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王利发,却见曾一阳不在意的样子。心中奇怪,这都还没有打到日本本土呢?

    要是打到日本本土,到小鬼子的心窝子里,还不全民皆兵啊!

    曾一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不在意的问:“什么时候总攻。”

    “下午四点。城内就一个师团的兵力,还都是新兵。一大张,枪声乱响。主力以来,外围的阵地确实给部队的进攻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但是随着车站被打下来之后,所有的外围阵地都放弃了。朝鲜游击队的同志进城去劝降,但是3天了还是毫无音讯。这是约定的进攻时间。”王利发郁闷的说道。

    曾一阳点了点头,摊开地图之后,随即指着几个地点说:“东线作战的4纵、5纵、9纵沿着海边铁路从罗津一带往南推进到高城金刚一带,你们的任务是沿着南北通道攻克仁川之后,部队退守到开城。”

    “为什么?”王利发大为惊讶反驳道。

    曾一阳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部下,心有不甘的说:“去年年底,委员长和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埃及开罗签订了《开罗宣言》,督促日德两国尽快投降,结束战争。”

    “这鬼子那里会听?”王利发大急,立刻反驳道:“老蒋是老蒋,我们是我们,他说的不算。”

    “混球。他说的不算,你说的就算了?”曾一阳大怒道。

    王利发小声道:“估计也没人听我的。”

    “在会上,蒋介石代表中国zhèng fǔ提出,朝鲜原本是中国的附属国,但是由于甲午之后被日本侵略,在1910年成为,日本将其吞并,成为日本的一个行省。但是朝鲜自古都是dú lì王国,应该让其dú lì。在朝鲜人民没有完全dú lì意识之前,由中国、苏联和美国共同接管朝鲜,维持该地区的稳定。”曾一阳倒是还真的拿到了一份翻译的《开罗宣言》,不过他也没细细的研究过。

    其实这种宣言,多半没有约束力。

    因为都是没影子的事,43年的德国虽然艰难,但是在欧洲大陆,全力对付苏联,斯大林也受不了。所以,这份宣言多半是坚定盟军个各国坚持下去的声明而已。

    不过,在宣言中没有注明的事情,在曾一阳指挥部队进入朝鲜之后,就立刻被拿上了议程。

    美军在研究朝鲜的地理位置之后,决心将朝鲜一分为二。

    东线,以高城,金刚为分界点,沿着南北通道,一路往西,在开城和江华作为两国的势力分界线。既然汉城以南的地区应该是美国人来接手,自然没有让部队打过去的道理。

    再说,一个分裂的朝鲜对于中国来说,短期内虽然会引起外交上的争端,但长期效应来看,还是值得的。

    两天后,朝鲜北部重镇平壤被攻克。

    40军坦克1团浩浩荡荡的车队延绵有一公里长,作为入城部队之一,战士们将坦克上的泥渍都冲洗了赶紧,M3坦克高高扬起的炮口,轰鸣的发动机,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怪家伙的平壤百姓吓的不敢做声。

    随后的两个步兵团的进城仪式就显得平常很多,打头的汽车,炮兵和吉普车,之后是5000全美式装备的战士。一个个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样子,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走进了朝鲜半岛最大的城市之一。

    车队缓缓的行进着,曾一阳坐在第3两吉普车中。身边的王利发尽可能的向他汇报城内的情况。

    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足足两年,不仅本土的资源被挥霍一空,连朝鲜等地,老百姓的粮食都实行了配给制。

    “城内没有多余的粮食,根本无法坚守。”王利发不屑的说道,事实上,日本已经是外强中干,根本无力支撑战争。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的补窟窿。

    突然,十几个人从欢迎的人群中冲进入车队,每个人身上都帮着炸药,扑扑的冒着白烟。

    轰隆。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曾一阳发现他已经飞在了空中,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以可辨的速度慢慢的暗淡下去,直到全部漆黑一片……

    这是一个chūn光明媚的早晨,疗养院中的花园里,彩蝶飞舞。金色的阳光洒在草地上,蓬勃的生机激励着疗养院中的没一个病人,向着阳光,雨露和zì yóu。痛病魔斗争。

    “邢院长,好。”

    “哦。是小夏啊!工作还顺利吗?”

    “都挺好的,就是17床这几天比较虚弱。”

    老院长快60了。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更显得和蔼和亲,灰白相间的头发高高挽起,就像是一个贵妇人一般。

    “等会儿我去看看。习惯就好,忙去。呵呵……”

    ……

    两层的小楼西侧的一个单人病房中,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房zhōng yāng的病床上。身边的生命仪器时不时的发出一点声音。

    病人头发被剃光了,似乎还长大了一点红色的斑点,这是长年卧床留下的病根。

    小夏走进病房的时候,嘴巴不由的一瘪,佯装愤恨的对病人扬了扬拳头,随即拿着记录本,一手拿着血压计,走到病人身边。

    “血压90,140。似乎有些高……”

    “心跳正常……”

    忽然小夏感觉有大腿上麻麻的,似乎有东西在爬。

    惊慌失措的跳起来,却发现,原来是那个病人的手在不老实,突然小夏捂住的嘴,眼珠子盯着病床。

    小夏自从在疗养院工作之后,就知道17床的病人是一个植物人,送来已经有两年多了,刚来的时候至少有两百多斤,两个男护工都搬不动他,可是这几年躺下来,常年用流食,瘦了下来。

    小夏,每天都会在病床上多呆一些时间,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几个月来,就变成了习惯。不过面对永远是闭着眼睛的人,也没有什么压力。什么话都能说,反正对方也听不到。

    忽然小夏发现,那个病人睁开了眼睛,双眼很清澈,嘴唇微微的一张一合,就是没有发出声音。

    “院长——”

    “来了,来了。”邢院长拿着听诊器,双手插在白大褂中,有条不紊的迈着小碎步走来,进门之后这才发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夏,竟然躲在房间的角落,惊恐的看着病床上,就问:“怎么了?”

    “他醒来了……”

    “什么醒来了?那可是植物人,车祸都两年了……”邢院长莞尔笑道,忽然笑容在脸上凝固,顺着小夏的手指看去。那个在床上睡了两年的人,正睁开眼睛看着她。

    干净用听诊器在病人的胸口听了一会儿,翻开记录看了一阵之后,立刻就转身出了病房。两分钟之后,四五个人,包括疗养院的医生都聚集到病房内。

    “送医院!可能是真醒了,不过疗养院的仪器比医院的差,看看有没有留下后遗症,这才是最重要的。”

    “好,就送医院。”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救护车将病人送走,随之带走的是小夏略显失落的心情。

    一个月后,还是疗养院的花园中,曾一阳已经能够坐着轮椅在院子中嗮太阳,并开始说话。

    小夏有着花季一般的年龄,从职业学校毕业不到1年的她有着花季一般的年纪,而对于曾一阳这个从车祸中沉睡两年的病人来说,就像是消失了两个世纪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一切又都是那么的熟悉。

    “曾大哥,你不用担心,听说你的家人已经出国了,不过你家里人给疗养院付了5年的费用,再说邢院长是个好人……”

    “你怕我醒来之后拿了钱就跑吗?”曾一阳玩味的笑道,沉睡了两年之后,尽然发现自己骨瘦如柴,这真的有点讽刺。

    “即便拿了钱你也跑不了。”小夏不屑道,突然凑近曾一阳的眼前,好奇的问:“听说每一个植物人在沉睡之后,都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曾大哥是不是也去另外一个世界?”

    曾一阳愣了愣神,郑重的点头道:“没错,我也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去哪里了?有没有变异人,还是去到事前世界?看到外星人了吗?”小姑娘似乎对曾一阳的经历非常感兴趣,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曾一阳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一般,忽然耳畔响起了雄壮的军乐声,军歌嘹亮的想起,良久,这才开口道:“我去革命了!”

    小夏满是怀疑的盯着曾一阳略显苍白的脸庞,看了一阵,扑哧一笑道:“你骗人!”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