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白夜行 正文 第59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警方拟定的步骤,是若未发现桐原亮司,今日便要传讯筱冢雪穗。但笹垣反对这么做,他不认为雪穗会透露任何有助于案情大白的信息。她必定会露出足以骗过任何人的惊讶表情,说:“我娘家院子里发现白骨?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这不是真的吧?”她这么一说,警方便束手无策。七年前松浦遇害时正值新年,唐泽礼子应邀前往雪穗家,这一点已得到高宫诚的证明。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雪穗与桐原间有所关联。

    “笹垣先生,你看……”女警悄悄指了指。

    往那个方向一看,笹垣不禁瞪大了眼睛。雪穗正缓步在店里走动,她穿着一袭纯白套装,脸上露出堪称完美的微笑。那已超越了美貌,是她身上的光芒,瞬间吸引了四周的客人和店员的目光。有人在经过后还回头观望,有人看着她窃窃私语,还有人憧憬地望着她。

    “真是女王。”年轻刑警低声说。

    然而,在笹垣眼里,女王般的雪穗却和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身影叠在一起:在那间老旧公寓遇到的她,那个对一切无所依恃、不肯打开心扉的女孩。

    “如果能早点知道那件事……”昨晚他向弥生子说的那句话又在他脑中回响。弥生子是在五年前向他提起那件事的,当时她醉得相当厉害。正因如此,才会毫不隐瞒。

    “现在我才敢说,我老公那方面根本就不行。其实,他本来不是那样,是后来慢慢变了。他不碰女人,却去碰那些……要怎么说?走偏锋。那叫恋童癖是不是?对小女孩有兴趣。还去向有门路的人买了一大堆那类怪照片。那些照片?他一死,我马上就处理掉了,这还用说吗?”

    她接下来的话更令笹垣惊愕。

    “有一次,松浦跟我说过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说,老板好像在买小女孩。

    我问他买小女孩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就是出钱叫年龄很小的小女孩跟他上床。我吓了一跳,说竟然有那种店。松浦笑我,说老板娘以前分明是那一行出身的,却什么都不知道,这年头,父母都靠卖女儿来过日子了。”

    听到这些,笹垣脑海里刮起了一阵风暴,一切思绪都混乱了。但在风暴过后,过去绝望地看不见的东西,如拨云见日般清晰可见。

    弥生子还没有说完:“不久,我老公开始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跑去问认识的律师,要领养别人的孩子当养女要办哪些手续?当我拿这件事质问他,他就大发脾气,说跟我无关。这样还不够,还说要跟我离婚。我想,那时他的脑袋大概就有问题了。”

    笹垣认为,这是关键所在。

    桐原洋介经常前往西本母女的公寓,目的并不在于西本文代,他看上的是女儿。想必他曾多次买过她的身体,那老公寓里的房间便是用来进行这种丑恶交易的地方。

    这时,笹垣理所当然产生了一个疑问:顾客是否只有桐原洋介一人?比如死于车祸的寺崎忠夫又如何?专案组将他视为西本文代的情人,但没人能够断定寺崎没有与桐原洋介相同的癖好。遗憾的是如今这些都无法证明了。即使当时尚另有嫖客,也已无从追查。能够确定的只有桐原洋介。桐原洋介的一百万元,果真是向西本文代提出的交易金额,但那笔钱不是要她当情妇,而是领养她女儿的代价。想必是在数度****后,他希望将她女儿据为己有。洋介离开后,文代独自在公园荡秋千。她心里有什么样的思绪在摇摆呢?洋介和文代谈完后,便前往图书馆,迎接俘获了自己的心的美少女。接下来的经过,笹垣能够在脑海里清楚地描绘:桐原洋介带着女孩进入那栋大楼。女孩曾经抵抗吗?笹垣推测可能没有。洋介一定是这样对她说的:我已经付了一百万给你妈妈……连要想象在那个尘埃遍布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都令人厌恶。然而,如果有人看到那一光景……笹垣不相信亮司当时是在通风管中玩耍,从自家二楼离开的他应是走向图书馆。他可能经常这样和雪穗碰面,向她展示自己拿手的剪纸。唯有那家图书馆,才是他们两人的心灵休憩之处。

    但那天,亮司却在图书馆旁看到了奇异的景象:父亲和雪穗走在一起。他尾随他们进了那栋大楼。他们在里面做什么?男孩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不安。要窥伺他们只有一个办法,他不假思索地爬进通风管。

    于是,他可能看到了最不堪的一幕。

    那一瞬间,在男孩心中,父亲只是一头丑恶的野兽。他的一定被悲伤与憎恶支配了。至今,笹垣仍记得桐原洋介所受的伤,那也是男孩心头的伤。

    杀了父亲后,亮司让雪穗先行逃走。在门后堆放砖块,应该是小孩子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做法,希望借此多少延迟命案被发现的时间。随后,他再度钻进通风管。

    一想到他是抱着何种心情在通风管中爬行,笹垣便感到心痛。

    事后,他们两人如何协调约定不得而知。笹垣推测,多半没有协调约定这回事,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亮司杀松浦的直接动机,应该是因为松浦握有他的不在场证明的秘密。松浦或许是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亮司可能犯下弑父之罪,他极可能向亮司暗示此事,要挟他参与那次仿冒游戏软件的行动。

    但笹垣认为亮司还有一个动机。因为没人能够断定桐原洋介的恋童癖不是肇始于弥生子的红杏出墙。在那个二楼的密室中,亮司必然被迫无数次听见母亲与松浦间的丑态。都是那个男人害我的父母发了狂—他如此认定也毫不为奇。

    “笹垣先生,我们走吧。”警察的招呼声让笹垣回过神来,四下一看,咖啡馆里已没有其他客人了。没有出现啊……心里感到一阵空虚。笹垣觉得,如果今天没有在这里找到桐原,恐怕就再也抓不到他了,但总不能赖在这里不走。“走吧。”他无奈地支撑起沉重的身躯。

    走出咖啡馆,三人一同搭上扶梯。客人三三两两离去。店员们似乎为开业第一天的优惠活动圆满落幕而心满意足。在店面发卡片的圣诞老人正搭乘上行的扶梯,他看来也带着一身愉快的疲惫。

    下了扶梯,笹垣扫视店内一周,不见雪穗的踪影,此时她或许已开始计算今天的营业额了吧。“辛苦了。”走出店门前,男警察悄声说。“哪里。”笹垣说着,微微点头。以后就只能交给他们了,交给年轻的一辈。笹垣和其他客人一起离开商店。假扮情侣的警察迅速离开,走向在其他地点监视的同事。也许接下来他们便要去找雪穗进行侦讯。笹垣拉拢外套,迈开脚步。走在他前面的是一对母女,她们似乎也刚从“R&Y”出来。“收到一个很棒的礼物呢,回去要给爸爸看哦。”母亲对孩子说道。“嗯。”点头回答的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轻飘飘地晃动。一瞬间,笹垣圆睁双眼。女孩拿的是一张红色的纸,剪成一只漂亮的麋鹿轮廓。

    “这个……这从哪里来?”笹垣从身后抓住小女孩的手。母亲露出恐惧的神情,想保护自己的女儿。“有……有什么事?”小女孩似乎随时会放声大哭,路过的行人无不侧目。

    “啊!对不起。请问……这是哪里来的?”笹垣指着小女孩手里的剪纸问道。

    “哪里来的……送的啊。”

    “哪里送的?”

    “就是那家店。”

    “是谁送的?”

    “圣诞老公公。”小女孩回答。

    笹垣立刻转身,不顾因寒气而疼痛的膝盖,全力狂奔。店门已经开始关闭,警察们还在附近没有离开。他们看到笹垣的模样,都变了脸色。“怎么了?”其中一人问道。“圣诞老人!”笹垣大喊,“就是他!”警察们立刻醒悟,强行打开正要关上的玻璃门,闯入店内,无视阻止他们的店员,踩着停止运作的扶梯往上冲。笹垣原本准备跟在他们身后冲进去,但下一秒钟,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他拐进建筑物旁的小巷。真蠢!我真是太蠢了!我追踪他多少年了?他不总是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守护雪穗吗?绕到建筑物后面,看到一道装设了铁质扶手的楼梯,上方有一扇门。他爬上楼梯,打开门。眼前站着一个男子,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对方似乎也因为突然有人出现而吃惊。这真是一段奇异的时间,笹垣立刻明白眼前这人就是桐原亮司。但他没有动,也没出声,大脑的一角在冷静地判断:这家伙也在想我是谁。然而,这段时间大概连一秒钟都不到。那人一个转身,朝反方向疾奔。“别跑!”笹垣紧追不舍。穿过走廊就是卖场。警察们的身影出现了,桐原在陈列着箱包的货架间逃窜。“就是他!”笹垣大喊。警察们一齐上前追赶。这里是二楼,桐原正跑向业已停止的扶梯,笹垣相信他已无法脱身。但桐原并没有跑上扶梯,而是在那之前停下脚步,毫不迟疑地翻身跳往一楼。

    耳边传来店员的尖叫,巨大的声响接踵而至,好像撞坏了什么东西。警察们沿扶梯飞奔而下。几秒后,笹垣也到达扶梯。心脏快吃不消了,他按着疼痛的胸口,缓缓下楼。

    巨大的圣诞树已倒下,旁边就是桐原亮司。他整个人呈大字形,一动不动。有一名警察靠近,想拉他起来,但随即停止动作,回头望向笹垣。“怎么了?”笹垣问。对方没有回答。笹垣走近,想让桐原的脸部朝上。这时,尖叫声再度响起。有东西扎在桐原胸口,由于鲜血涌出难以辨识,但笹垣一看便知。那是桐原视若珍宝的剪刀,那把改变他人生的剪刀!“快送医院!”有人喊道,奔跑的脚步声再度传来。笹垣明白这些都是徒劳,他早已看惯尸体了。感觉到有人,笹垣抬起头来。雪穗就站在身边,如雪般白皙的脸庞正俯向桐原。“这个人……是谁?”笹垣看着她的眼睛。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答道:“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话音未落,一个年轻女子便从旁出现。她脸色铁青,以微弱的声音说:“我是店长滨本。”警察们开始采取行动。有人采取保护现场的措施,有人准备对店长展开侦讯,还有人搭着笹垣的肩,要他离开尸体。笹垣脚步蹒跚地走出警察们的圈子。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