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深度依赖 第35章 后记 贰 你是我的深度依赖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一草,青年作家,出版人。

    有时,两个人太熟,给彼此写点儿文字反而更难,因为害怕主观,可又到了拒绝矫情的年龄,所以犯了难,总觉得写下来的都很肤浅,甚至虚妄。挺不合适。

    可似乎又不得不写,因为关系牵扯,比如我和程程,相识六年,一直是彼此最重要的存在之一,我还是她小说的出版人,于公于私都得写点儿什么。这部小说是程程花费极大心血创作而成,写小说的作者我每天都遇到很多,但写得如此用心,用力,用情的作者,并不多见,而且还透露出一股子狠劲儿,对自己残忍,前后写了三稿,压着,藏着,死活不肯给我看,因为自己还没满意,我倒泰然自若,我若着急,那么她只会更乱,于是就看她扮演着独角戏,一演就是三年,真的不容易。

    有时候也会感慨,看着一个女孩从十五岁到二十一岁,从初二到大三,从叛逆热血少女出落成一个颇为理性的姑娘,感觉还真是怪怪的。或许是因为我对她太过熟悉,几乎见证了这六年来她成长的每个细微变化,所以在看完《深度依赖》后并没有太多激动,于是程程对我的表现很失望很纠结很抓狂,在中戏附近那家台湾餐厅,身旁是涂满一墙的各种签名和留言,我和她四目相对,我慢慢地说着自己的看法——当然不是好话,程程不紧不慢地逐一反驳,我却不再抵抗,只是含笑点头,于是她的重拳落了空,却又不肯坦诚内心的恼羞,时间也变成了利刃,将她割得体无完肤,当然,我也没啥快感。

    对待文字,我们都是较真的人,难免冲突,并且死不悔改。

    其实我想说的是,程程真的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女孩,而且绝对是吃软不吃硬,你要正面强攻,没戏,得来软的。三年前的冬天,她来北京备考中戏,住在中戏附近的宾馆里,我去看她,她却不在,赵姐(程程母亲)显然动了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总出去玩?很快程程回来了,赵姐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厉声数落起她的不是。我虽不算外人,但还是觉得尴尬,只是又不能说一句“呵呵,我还有事先走咯,呵呵呵”,只能硬着头皮待在那里,算作是患难同当,却没想到,从头到尾程程要么大声反驳,要么沉默不言,反正死不认错,那气场绝对天下无敌,赵姐也是可爱之人,认准了强攻,就绝不放弃,于是现场火药味飚升,让一边一直傻笑如白痴的我也醒过神了:这事得管呀。于是上前,犹如祥林嫂一般开说:“程程啊,我认识你那一年啊,你才十五,我二十五……”具体说了些啥我现在忘记了,反正程程突然号啕大哭起来,也就是那一次,我充分感受到了她内心之强大,还有那吃软不吃硬的特色。

    在我眼中,程程不但内心强大,而且脑子很聪明,关键时刻能文能武,极有主见。记得2006年第一次去青岛找程程玩,相见甚欢,忘了时间,晚上要赶到她小舅舅的饭局,却怎么也打不到车,等着等着就开始慌乱,于是看到程程果断带着我在马路上逆行,当时就见她把短袖捋到肩膀上,犹如一个男孩一样,在车流中突围,在人海中奔跑,最后硬生生拦下一辆车,当时我对她就刮目相看,觉得这孩子有大将风范。后来的后来,虽然我们总打不到车,但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最惊险的一次也是在青岛,陪她逛街,又没算好时间,得赶飞机回去啊,香港中路上,那满马路上全是车,就没一辆空车,着急也没辙。彼时程程已经瘦了很多,并且一举一动非常温柔,结果急起来也管不了那么多,虽然没有再把短袖卷在肩膀上,但勇猛不减当年,拉着我在马路上狂奔,奔出二里地才算截下一辆空车,那时候我想,要是始终打不到车,干脆一路狂奔到机场算了,要是赶不上飞机,干脆一路狂奔到北京算了,要是回不到北京,干脆一路这样狂奔到永远算了。

    2009年,程程如愿考取中戏,这对我们来说,是再如意不过的结果,在此之前,我们就一起畅想过很多次,将来要在一个城市,这样就可以联系更多,甚至就可以天天见面咯。想象如此美好,实现起来却难度不小,程程来北京后,我们差不多也就两星期聚一次。每次要么我去中戏找她,一起吃饭,然后我再回去,要么周末她来我家,吃饭,回去,虽然聊天的时间从容了,而且再也不需要把短袖捋起来满大街追赶狼狈打车了,但却觉得似乎没那么尽兴。少了点儿什么呢?似乎不明白,似乎又都明白,于我而言,步入而立之年,已经没有少年时的自己那般充满激情,可以不知疲惫地走很多很多路,可以永不满足地说着笑着闹着,可以贪婪地对彼此说:不要走,我们要好好在一起。工作,家庭,,未明的压力,我变得如此迟钝,现实,甚至冷漠,并且不愿休整,习惯将错就错。

    至于程程,分明也在急速地改变着,从外貌到内在,理性变成了她的拿手好戏,但内心深处似乎又更加叛逆,她热爱中戏的所有老师和课程,开始形成自己的观点,为了一出戏,可以从青岛赶过来看完之后再匆匆赶回去,可以为了体验生活放着好好的床不睡到火车站待一夜,可以不顾别人的诧异疯狂喜欢杰弗里·拉什并且亲切称呼他为小杰,她变得越来越有见识,越来越有主见,开始喜欢很多人,开始不喜欢更多人,她快速成长着,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她的成长。

    我是如此感谢程程对我的信任,即使她有诸多变化,却始终没有放弃对我的信任,即使她对我有太多不满,却始终对我心存期望,我们很少在网络上聊天,很少在微博上留言,我们半个月见一次,每次聊得都很开心,我们会因为观点不同而争吵,但那已经无法伤害我们的感情,我们算不上亲密,但我们始终彼此信任,并且对彼此的存在心存感激,在我看来,朋友就应该如此相处,也唯有如此,才能做到深度依赖,经久不衰。

    一草2011年9月28日优阅吧,只为打造优质阅读。

    知名青年出版人一草于2010年创建。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