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黑夜天书 景佛决?宁娶风外传 第六回 随风逝(下)(终章)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罗公远缓缓道:“答案揭晓!毒并非下在饭中,而是在这掌印所深入的木肌纹理中,故而他们伏在桌面,双臂抱于头前,鼻腔只能呼吸桌面一带的气流,鼻腔中的吸气便将早已埋在掌印中的毒粉吸入了体内!这才是造就他们死亡的真正的原因!而轻功便似独孤还那般高明,也断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将众目睽睽视而不见,向掌印中下毒,可见下毒者并非独孤还,而是……另有其人。那盈琛师太死时,天正下着暴雨,星华子道长要闭上窗户,怕我逃走,而某人却坚持打开窗户那是为了将风雨引进,把桌面打湿,将毒粉冲走,呵呵!挺高明嘛。他跟独孤还里应外合,演了一出精彩双簧,最终在目的达到后,在好友独孤还还毫无戒备之际杀掉独孤还,来个移花接木,造成自己已死的假象。然后再以一个死者的身份去继续实施未完的杀人计划,那时众人只会疑心周遭旁人或是宁娶风,却再也怀疑不到他的身上。着实高明!”

    星华子惊道:“你说这死尸是独孤还?”

    罗公远再度戟指死尸的手掌:“掌中央有粗重的圆柱形的茧,正是西域响马常用的骆驼弯刀!我找了个借口试过你们每一个人的武功路数,大致可以得出结论,他虽不是被正宗佛门功夫所杀,伤口却也难掩这种佛教难掩的阳刚真气。现下本堡只有两个僧人,律佛你武功尽失,而剩下的……”

    道宣钦佩得无以复加,喃喃道:“这般说来,那凶手……”

    罗公远笑道:“你们张壁村在南堡外建造关帝庙,就是因绵山地势高陡,‘冲’气甚足,加之二郎庙顶标高超过南堡门,以致‘南高北低’,有悖于千古造城选址‘子午’坐城北高南低的规律,然而这只是风水学术上的解释,所谓遮挡来自高处绵山的‘煞气’,亦有他意。绵山顶有什么?不就是云峰寺么?星华子道长,你师父玄魄虽性情鲁钝,却比你洞幽烛微,知那绵山自空王佛以下,再无大器,尤其那个凶手,根本是佛门败类,只知挑起景佛两教不和,宣扬极端小乘,为达此目的,他居然杀害了洛阳宁府一家二十九口,这也好叫佛门得道高僧?我说的是谁,谁心知肚明!是你自己站出来,还是我揪你出来?”

    他顺手一扬,南堡的关帝庙东院中,原本供奉着千手千眼观音被真气推移,群雄大惊,见一人飞起,兔跃凫举,已然向堡外跑去。大伙细细一瞧,却不是那玄渡是谁?玄渡边箭步如飞边笑骂道:“我距你四十余丈,全力施为,你武艺再高,追得上我么?罗公远呀罗公远,你就是一味卖弄自己的小聪明,殊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眼睁睁地看着我跑掉……”

    罗公远亦不慌,只是很无奈地道:“即便距你百丈远,半炷香不到我仍能追上你。”他说此话时中气沛然而至,如我佛作狮子吼,摇山撼岳,惊骇世人,众人对他此番话语,绝无疑窦,深信不已。

    那声音雄阔百里,玄渡相距甚遥亦听得清清楚楚,不由骇破苦胆,脚下愈发如霆似电,只叫道:“你只会胡吹大气,追上来试试?”心中却盼他千万莫要追上来。

    罗公远带着嘲弄的口气道:“那也不必。我说过,你杀害洛阳宁府二十九口,自然有人会找你算帐。”

    玄渡一滞,突觉面前一花,数十道剑光铺天盖地罩下来,避无可避,但觉紫光烈烈,翦翦轻风阵阵寒,将自己周身上下的命门尽数点中,只觉一生习武至今,已毫无意义,双膝一酸,瘫跪在地。一条白影徐徐落地,剑花环收,如雨后彩虹,步步莲花,煞是美妙。那紫剑归鞘,又灵若游雾,重仿崩石,差池燕起,振迅鸿飞,一条白影徐徐落地,剑花环收,煞是美妙。正是一位长身玉立的中年剑客。李十二娘陡然见到这等倜傥人物,不由美目流盼,芳心暗许。

    罗公远奇道:“你就是宁娶风吧?为何不杀他?”

    宁娶风飒然一笑道:“罗少侠为宁某报了大仇,感念不尽。只是昔年家师殷讳赠给宁某一件至宝,要宁某转赠律佛大师乃至整个中原教派。那物事便藏在千手千眼观音塑像之后。宁娶风知师父所蕴深意,不会再妄加杀戮,以增仇怨。”

    道宣一惊,颤颤起身,走到观音像,发现一夹壁墙,内藏有一尊高约三尺的泥塑像,似佛非佛,似道非道,似景非景,泥像剥落,竟是一尊浇铸的实芯铁像,其形象集佛、道、儒、景及天下众教于一身,乃寓“天下大同”之意。景教本名,便意为“世界之光”。道宣手捧此像,痛哭失声,口中吟道:“观自在菩萨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若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注:后在文@革时期观音像被毁,此物现世,震惊世人)。

    霎时,但听堡外喧声大起,金甲银铠,兵戈如茂林密雨,叫嚣呼喝,军歌号角似蔽云掩日!数万大军已至堡外,一华服太监拨开垂苏流缦,气度博雄缓步下车,正是当朝太监总管李辅国手下第一心腹程元振!他见到段志城,目光一沉道:“独孤还在何处?”未待段志城答话,却又瞥见罗公远,惊诧得有如雷击,惶然下跪战栗不已道:“给国师请安!”数万大军披甲仗兵而跪,齐齐喊道:“给国师请安!”声遏行云,响彻百里。

    段志城早便听说当今圣上李隆基拜蜀中一奇异少年为国师,昭告天下,未知竟是眼前的罗公远!(注:有关罗公远其人,请参看各类隋唐小说,褚人获《隋唐演义》以及后世隋唐传奇皆有记载)罗公远冲他一笑,调皮地道:“众位小弟请起。”

    程元振续道:“原来国师已然亲驾来此,亲惩那独孤恶贼,拯救万民于水火……”见罗公远有些不耐烦,又忙不迭道:“启禀国师,安禄山、史思明二人果如国师所言,起兵造反,其势乃大,圣上急望请国师速速回朝,共商大计!”

    罗公远点头道:“那咱们回去。”苏怡然忙上前问道:“罗……大人,我们……还有机会再见么?”

    罗公远向她木然点头道:“再见。”

    ——————————————————————————————————又不知过了多久。

    罗公远离开后的张壁堡,依旧充斥着各种神秘诡异的传说,后一代在前辈们颤颤巍巍讲述传奇时,总是不由自主地以眼的余光偷偷瞥着隐匿在黑暗深处的那些尚未腐朽的灵魂。景佛决虽然业已不再,但人们依旧以各种新生物事的名义为幌,为争夺各自的利益,残酷地搏杀斗着,并顺便谱写着人类的历史。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