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四月的星球1 第38章 我们的生活就是如此:在匍匐中前进,在逆境中成长(2)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林音这才回过神,转头发现自己竟然蒙头赶过了,池小缘正身心受创地点着脚看着自己。

    “哪里?我只是刚才看了条短信。”林音连忙辩解。

    “又是哪位帅哥的短信?让你看得连我这个大活人都忘记了?!”池小缘突然逼近林音,眼睛映射出无限遐想地探头凑近手机。

    “你就不能说些正经的吗?”林音赶紧把手机盖合上,显然不想让她得逞。

    “好啊!我可是一本正经地陪你出来逛街,可是你要我出来的,你还这么对待本小姐!就知道女人是靠不住的动物,不玩了不玩了,我回家去陪我的‘爱妃’们了!”池小缘赌气地嘟着嘴,手指还不由自主地摸索起书本上尺度诱人的封面起来。

    “好啦,怎么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了!我保证等会再有短信啊电话啊什么的,无论是哪位帅哥,我都通通不理!”

    真是话不能说绝。林音的话音刚刚落下,口袋里的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

    池小缘要转身走人,林音却拿起手机来凑到她眼看:“看清楚,不是帅哥的,是黎珊。这位大小姐可不在我刚才的保证范围内,喂……黎姗……”

    “林音,是你吗?刚刚我和西城一起喝咖啡来着,中途听到有人提起昨天你和项北开房的事……”

    “我没有!黎姗,你等等……”林音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总无聊向这边探看的池小缘,然后轻捂住手机,然后万分抱歉地放了池小缘的鸽子,再将手机凑到自己的嘴边,“而且,只不过是昨天的事,什么时候都传开到路人皆知了?!”

    “少天真了!这个世上从来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总之,西城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唉!项北可是西城他最重要的朋友,你怎么能?!”

    “黎姗,我跟项北,我跟那个我看到就会想吐的项北!怎么可能!”

    “可是……而是我担心西城他会去找你的麻烦,这几天你最好避开他点……”

    林音思绪混乱地与叶黎姗再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独自一人走在旧货小巷里。她的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刚才在电话里叶黎珊嘱咐自己的话。

    她吸了口气,又掏出手机来,按开了刚才收到的那条手机短信:

    我在珞樱大道南口等你。

    发送人:陆西城。

    她又把刚才那口气缓缓地吐了出来,重新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这可真是……久违的约会了。

    想起舞会上的一幕,林音不自觉地加紧走了几步,穿出这条小巷,走上了珞樱大道的正街。可是,马上,她又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摇头嘲笑起自己来。

    林音,你在期待什么?再次和陆西城见面,当面向他解释清楚?

    那解释之后呢?你难道还希望再发生什么吗?又或者换来下次再解释的机会?

    回荡的心声让她慢慢地停下了脚步,再缓缓抬头,迟疑地看向前方——珞樱大道笔直地延伸下去,仿佛正通往一个未知的结局。

    林音狠狠地咬了下嘴唇,然后飞快地转身,最终选择朝南口相反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在珞樱大道的北口,陆西城正倚在一根灯柱上,不时抬起手腕来看看时间,眉毛揪紧又松开,松开再揪紧。

    “西城!原来你在这里!真是太巧了!”

    刚刚分别不久的熟悉女声,在耳边响起,陆西城抬头一看,原来是叶黎珊和项北。

    喝过咖啡之后,叶黎珊好像又细细补过妆,闪烁着荧光的唇彩,甜美得仿佛要滴下蜜来。

    “我突然想起来要去学校拿点东西,正好又遇到了免费的苦力。”

    项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正叶黎姗笑着看向自己,他的脸上并没有往常的笑容,甚至比现在陆西城那难看的脸色更加冰冷。

    “对了,西城……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叶黎珊试图用脸上灿烂的微笑化解两个男生之间冰冷的沉默。

    陆西城静默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地开口:“等人。”

    “等人?”叶黎珊尽量装出不知情的样子,“那要不是给那个人打个电话?”

    陆西城的手犹豫地摩挲着裤兜里的手机轮廓,最终还是没有把它掏出来:“算了,不等了。”

    “是吗?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要不陪我一起去学校吧!”

    得逞的尖叫几乎要从叶黎珊的身体里喷涌而出!她兴奋地几乎忘记仪态,急匆匆地赶上几步,伸出手臂想去挽住陆西城的臂弯。

    然而这时,陆西城却突然身体一震,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西城?”叶黎珊笑着绕到陆西城身边。

    但是,紧接着她看到一切,却让她脸上的笑花很快地枯萎卷曲下去,变成一堆不值一提的粉屑,被穿越街道的风吹了很远、很远。

    从踏出咖啡馆的那一刻起,叶黎珊的脑海里就一直回旋着一个问题,并且没有勇气找出它的答案。

    情感是一种会将人不断摧毁和打磨的东西,林音原本有很多次机会,花十分钟找陆西城面对面地将事情解释清楚,从现在到过去。

    或者只需要五分钟,打完一通电话。

    或者只需要十秒钟,发出一条短信。

    但是很可惜,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还有一种叫做“骄傲”,或者说叫“尊严”的情绪。

    这种情绪让他们一次次擦肩而过,一次次彼此误会。

    可是,如果他们中有谁突然觉醒过来,跨出第一步呢?

    现在,看着眼前的身影,叶黎珊觉得自己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混乱。

    惊讶、担心、焦虑、恐惧……重重情绪像是一根根令人毛骨悚然的炸药引线,它们纠缠成一团乱麻,最终还是被火星点燃。

    “林音……你、你怎么来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南……”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些什么,叶黎珊趁他和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赶忙上去拉起林音的手:“既然来了,陪我去学校吧!”

    还没走近他们就被叶黎珊拦下的林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陆西城,然后被强拖着走了几步。然而这时,陆西城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截住了两人的脚步。

    “等等。叶黎珊,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叶黎姗原本有些慌乱的脚步立刻顿住,贴住林音的身子竟莫名颤栗着。

    “黎姗,你怎么了?”林音沉重地眨了眨眼睛,抬手想要抚开叶黎姗因为汗水贴住额头的刘海,却被她一把挥开。

    “林音,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南口等我?”陆西城的语气又重了几分。

    林音呆愣地看着有些反常的好友,再转头看向前方满面凝重的陆西城和脸色晦暗不定的项北,疑惑地掏出手机。

    “可是,是你发给我短信,说约在南口见面……”

    “我约的是北口。”

    陆西城出言打断了林音,但他的眼神,却冷冷地瞥向一旁的叶黎珊。

    被所有人紧紧盯住的叶黎姗,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特别是陆西城那从未有过的冷硬目光,让她觉得瞬间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窟。她用力吸了口气起,死死捏住拳头想要握住不断从身体里快速消散的力气,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扬起嘴唇:

    “西城,不是的,一切与我无关。”

    “你自己说的话,与你无关?”

    “不,西城!”叶黎姗紧忙小跑到陆西城身边拉住他的手臂,却被狠狠甩开,她用力忍住眼眶里就要涌出的泪水,大声辩驳道。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你自己不小心发错了呢?!就像你们三年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那一次你们不也是错过了吗?”

    “错过?”

    听到这个词,陆西城和林音同时一愣,看向对方。

    叶黎珊却悔恨地差点昏过去。语句凋零地解释:“不……错了怎么可能……”

    叶黎姗的话就像打开了陆西城记忆的闸门,脑子开始混乱起来,再也听不清楚周围喧闹的声响。

    4月12日下午1点30分一直到凌晨4点17分,整整14个小时零47分钟,也就是887分钟……53220秒……

    他一直站在樱花树下,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登山包,手里还提着一个。他似乎还能记得当时的不安,紧张和一种前所未有的憧憬的心情。

    直到从珞樱大道飞驰而来的汽车里,露出母亲那张怒不可遏,不屑,又有一丝得意的脸……

    “不是错过。是有个人根本就没来。”

    陆西城用力摁住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记忆中的失望和愤怒让他身体的每个关节都僵硬得难受,“那天我站在152路公车站牌下等了她整整一夜!”

    林音一脸愕然,然后她缓缓地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一双澄清的眼眸也牢牢锁住了陆西城。

    “152路?为什么?明明你留给我的纸条上写着52路!我就在那里等了整整……”

    林音的话没有说完,她猛然张大嘴,巨大的电流瞬间流过全身,她再也没有办法动弹。

    一南一北,多么风趣幽默的“南辕北辙”?

    52和152,多么相似而又谬以千里的数字?

    还有这跨越了整整三年,让林音和陆西城差一点又一次误会错过的“巧合”。

    当陆西城的目光再次扫向叶黎珊的时候,她浑身都变得冰凉。

    “叶黎珊!”

    陆西城捏紧拳头爆喝了一声,手背上的青筋难耐地突起,他狠狠地拽住叶黎珊的胳膊。

    “不是我!不是我!”叶黎珊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划过她粉嫩的脸颊,却得不到陆西城的半点怜悯。

    项北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他的嘴角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似乎他早就意料到了全部。

    自从林音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不关她的事。”项北大步走过去,拉扯开陆西城拽着叶黎珊的手。

    “项北,闪开!这没你的事。”

    “不,西城。”项北看向愤怒的陆西城,一抹浅笑突然出现在他薄薄的唇边,“因为,改了那张字条的人,是我。我不想让你跟这个下贱的女人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在秋日斜阳笼罩的珞樱大道上,陆西城竟察觉不到一丝丝温暖。

    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冰封住了。而且这颗冰封的心正皴出一道又一道的裂口,再一片又片地剥落。

    他凝视着项北的脸,感到一阵陌生。

    夕阳开始将摇曳的樱花树和定格般的几人照射出长长的影子,暮色沾染的光线在每个人脸上来回游动,让他们变成了一个个灰色的静止的剪影。

    陆西城缓缓转过头,一语不发地掠过项北,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只是看着叶黎姗,冷冷开口。

    “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

    叶黎珊有些木然地抬起了那张泪水涟涟的脸,忽然,她不顾一切地拉住陆西城的手,哭红的双眼嫉恨地望向了一旁的林音。

    “为什么?陆西城,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她!因为林音!”

    “无论因为谁都与你无关,我最痛恨别人骗我。”陆西城默默地抽掉了自己的手,“叶黎珊,现在,从我眼前消失。”

    眼泪再次从叶黎珊的眼眶中汹涌而出,她的脸苍白的就像一张脆弱的纸。

    陆西城则一言不发地向前走去,头也不回,仿佛他只会这个行走离开的动作。

    直到他与项北擦身而过的那一刻,陆西城猛地抬起手,对着项北的脸重重一挥拳,血的味道顿时从空气中扩散开来。

    “为什么连你也要骗我。把我当成傻瓜一样整整隐瞒了我三年。我竟然和你这种骗子是最好的朋友?真是可笑!”陆西城说完就甩手将项北推开,然后走向远方的汽车。

    一切都已经无法阻止般地进入崩溃。

    项北捂住不断涌出鼻血的鼻子,他看着陆西城忽然笑了起来,甚至都笑出了眼泪。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用一种令人战栗的声音对陆西城说:“既然你不再把我当成朋友。那么作为告别,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陆西城没有任何反应,项北突然就冲着他的背影疯狂地咆哮起来。

    “你以为全世界只有林音一个人值得你信任是吗?我告诉你,昨天你在酒店看到的那一幕,对于林音来说,根本就不是第一次!三年前你们约定的那个晚上,你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出现吗?说什么‘整整等了一夜’?都是狗屁!”

    项北把头转向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林音,眼睛里充斥着厌恶的光:“林音,你有种的话,就说那个晚上没有跟别的男人进了宾馆!”

    胸腔里突然翻涌出来的剧痛,眼泪迅速模糊了视线。

    可是,林音却没有说话。

    她茫然的目光穿过因为惊讶停止哭泣的叶黎珊,穿过攥紧着拳头满脸愤恨的项北,甚至陆西城沉闷的背影,落在远处的天穹上。

    天空暗沉的就像是永远不再会苏醒。

    风声越来越大,飒飒地拂动着头顶的樱树叶子。但是所有的声音……哀怨的啜泣声,愤怒的咆哮声,还有那些无声的伤痛,悲哀,憎恨……都在这风声中回旋不止。

    陆西城背对着所有人,只有沉默的影子在被风吹得有些摇晃的灯柱下,瑟瑟地抖动。过了很久,他缓缓抬起一只胳膊,做出一个冷漠的“再见”的手势。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跟谁说再见。

    还是说,他在跟所有肮脏的扭曲的恶心的一切说再见。

    枝头残留的一片叶,终于被凌厉的风吹了下来。它盘旋着,盘旋着,将要落地,却又被另一阵风吹了起来。

    然后,一片接着一片的残叶,挣脱最后的羁绊,随着狂风向着阴沉沉的暮空飘去。

    叶黎珊面如死灰,崩溃地靠着灯柱呜咽不止,项北红着眼眶,身体里充斥着愤怒和悲伤让他的表情支离破碎。

    只有陆西城一步一步的,顶着一张漠不关心的脸庞,向大道西边的富人区慢慢走去。

    林音浑身颤抖,觉得自己如同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汩汩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流失殆尽,她却只能怔怔地看向那被一团阴霾笼罩着的东城区。

    此刻的珞樱大道依然美丽,只是最好的花期一去不返。

    冬天降临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