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巫仙 贤者卷 第五一二章 纷争事了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是青冥山。”帝释还未说话,习昊却已经眉头微皱,轻轻开口。

    “青冥山?”牟依嘎一呆,明亮的双眼立即迷蒙起来,扭头向着对面高耸入云的山峰看去。“元鼎怎么会自己跑来这里?”

    “唉~~~~~~只怕不是元鼎自己跑来的。”帝释悠悠一叹,满脸全是担忧之色,两道浓眉已经快拧到一起了。

    “不是自己跑来的?不是……”默默念叨了一遍,不明所以的牟依嘎也忽然想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可能,面色瞬间变得惨白。而习昊却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首望天。

    “现在我们也不用在这里瞎猜了,还是进去看看再说吧,只要我们有一口气在就不容许他们踏足人类的世界。”

    “嗡~~~~~~~”

    众人脚步刚一抬起,周围的空气却好似歌唱一般,轻轻鸣叫了一声。

    随即青冥山周围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却荡出圈圈涟漪,一只外形像鹿、头上独角峥嵘的妖兽。

    “鸿?”

    看着这个突兀出现的妖兽,习昊双眼立即一眯:“这一切都有你在背后策划?”

    “不错。”

    鸿轻轻额首,抬头看向铅灰色、死气沉沉的天空。“我知道,你们心中有许多疑惑,想问什么就快点问吧,珍惜你们这最后的时光。”

    “你……”穹牙顿时一怒,根根头发竖立,就要上前大打出手。

    习昊却是轻轻笑了笑,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转头说道:“我想问下,你一直被囚禁在这青冥山中,怎么能够主导这外间的事情?”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鸿高高突出的鼻子中深深喷出一口红色气息,好像无尽感慨的样子。

    “现在回想起来,都好像是上辈子了一般。大约三千多年前吧,有个曼荼罗之地的大祭师来到此地朝拜,在山上遇到了我。当时我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就想吃了他,一番大战之后,才发现不对。他的修为超出了我的想象,再加上被山中禁制所限,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紧急之间,我跪地求饶并献出自己的精血,哀求他不要杀我。也不知道他是贪慕我精血的力量还是感念巫族先祖的苦心,竟然真的停手了,将我的精血收下。不过他却不知道,我早已经在精血之中注入了我的一丝分念,以及我大部分的力量。

    我的精血离开青冥山,没了阵法的压力,其中蕴含的力量自然不是那个祭师能够承受的,不过,我在精血之中留下了力量却不是想将他杀了而已。而是另有深意。故此,我那丝分念亦使用的妖族秘法,让那祭师神思恍惚,吞下了我的精血。

    自此以后我的分念就一直潜藏在人类的身体之中,一直影响着他的寄主,辗转几人,历尽辛苦,我找到了一个现存于世的妖族后裔,让其化身迦楼罗,并将真正的迦楼罗骗至某处囚禁。多年筹谋运作。

    今天我终于成功了,将你们的元鼎据为了己有,自此以后我就是这世间唯一的神,妖族也将重新光复。”

    “分念?”帝释一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面色突然大变,眼中露出惊恐的光芒:“你会分念之法,你不是一般的妖兽,而是当年失踪的妖王鲲之第三子——紫麒麟。”

    “呵呵~~~~~”

    听帝释这么一说,鸿立即轻轻笑了,好似很高兴的四蹄轻轻一碰。“不错,想不到,时至今日还有人记得我。”

    “哼!!!!”

    穹牙一声冷哼,不屑之色毫不掩饰的从眼中闪出。“就凭你?今天的习公子修为比当年的大神盘也不遑多让,又有图腾之链在手,你今天必然还是难逃你父亲的命运。”

    “嗡~~~~”

    提及妖王鲲,鸿眼中立即闪过一丝怒火,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又被一丝不屑的笑意取代:“你们连一个融合了元鼎的桑亚蒙都对付不了,要不是我的分念在关键时刻帮了你们一把,只怕你们早已经死了,还敢在这里猖狂。”

    说着,其目光又是一转落到了一旁习昊的身上,还赞许的点了点头。“你的确是不错,当年你进入青冥山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错,给你的那滴精血之中也加了一丝分念,不过我当时太小看你了,没料到那丝念头竟然被你给磨灭了。

    不过你不用的得意,虽然我不能控制你,同时你现在的实力基本上已经和当年的盘差不多,甚至还有比他强的地方,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元鼎的威力,一个桑亚蒙只是表面融合了而已,你们就对付不了,而如今的我,此刻已经真正的全部融合了,加上我妖族的天赋,你们又怎么跟我斗?”

    “也不怕牛皮破了。”

    牟依嘎嘴角一扬,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将头扭到一边。“那桑亚蒙窃取了巫族血脉,还用了许久的时间才将元鼎融合,你才得到多久,就全部融合了?”

    “呵呵,你这小丫头倒有点意思。”鸿硕大的嘴一咧,轻轻的笑了,竟然出奇的耐心解释:

    “我的分念既然一直潜藏在桑亚蒙体内,又怎么会没有作为。我传其妖族换血之法。以为是自己得到了巫族血脉,却不知真正得到的是我,以为自己融合了元鼎,其实真正融合的却是我。”言语之时,其头还微微摇了摇。

    “说到底,你们人类有时候自以为聪明,其实却是傻瓜。就比如旁边这个叫孤鸣的一样,以为自己得到了力量,其实却不知道那力量原本是一些妖族死后留下,虽然庞大却杂乱不堪的力量,他的修炼只是帮我炼化一下而已。虽然现在这力量多我来说是是微不足道的,但毕竟是我们妖族的力量,也该归还于我了。”

    “哞~~~~~~”随即,一声好似牛叫一般的声音从其口中发出,低沉而辽远。

    孤鸣的身体顿时好像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犹如扑火的飞蛾,向对方直飞而去。

    “不……”

    冥月一声惊叫,尖锐的声音将周围空间硬生生撕开一道苍白的裂口,刺得众人心底升腾。其人亦好像发了疯一般,飞快的上前一步,紧紧将孤鸣抱住。

    “快放手。”因为努力克制那股无匹的吸力,孤鸣面孔早已狰狞。此刻被冥月这么一抱,内心的痛苦,不由让他那坑坑洼洼黑色面孔更加恐怖。

    “不,我不放,我不放……”冥月不住摇头,泪水好似颗颗珍珠般轻轻掉落,在青色地面上形成点点晶亮。

    “去死!!!!”

    习昊一声大喝,图腾之链从头顶升起,再度变成硕大的白色幻剑。

    “哼~!现在还没轮到你,一边去。”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身上涌出一道红光化作一道红色流萤,电袭而至。

    “嘭~~~~~~”

    一声巨响传来,习昊双腿深深陷入地面身体向后急退,在坚实的地面上带出两道长长的深沟。

    “不……”

    稳住身形,立即放眼望去,看到的情形却不由让他睚眦俱裂。

    孤鸣和冥月两人的身体已经无可阻挡的靠进了鸿,瞬间被其体表火焰一般的雾气融化,变成两个小小的气泡消散空气之中……

    寂静,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的人都瞬间没了声音,虽然冥月曾经于他们为敌。即使就算到了此刻,帝释等人都还是不喜欢冥月此人,但她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就在自己等人眼前这么被一个妖兽吞噬,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作为一个人类而言,是怎么也不可能接受的。

    悲伤的气息无声的蔓延开来,带起圈圈涟漪,一波一波击打在众人心口。

    “呃~~~~~~”

    空中的鸿却好像很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低头向自己身上看了看,喃喃自语道:“唉,这身伪装在我身上已经这么久了,是应该脱掉了,看着就浑身不舒服。”

    说着,其身体也轻微的扭动起来,身上红色的鳞片纷纷脱落。露出一个通身紫金、头大如斗、眼若铜铃、四蹄如柱的身躯。

    “刺~~~~~~~”

    尖锐的重物拖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传来,回头看去,却见习昊正单手执剑拖地,面色凝重,缓缓的向前行去。

    “嗯?”

    牟依嘎一呆,本能的上前几步,一把将对方衣袖拉住。

    可是衣袖入手那一刻,她又瞬间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阻止,也阻止不了。

    果然,习昊回过头来,见是牟依嘎,眼中立即露出一丝迟疑。可那也只是一闪即逝,瞬间又被深深的怜惜、无奈与愧疚取代。

    千般柔肠尽在那一眸之中。

    牟依嘎忽然笑了,虽然笑容很淡,却明显的笑出了泪水,红红的小嘴之中流出这一生中最轻柔的语句:“你若败了,还有人能活吗?我们一起。”

    “呵~~~~~”

    习昊也笑了,笑得有些凄凉,有些悲伤。并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伸出左手,将对方秀小的头颅轻轻靠到了自己宽阔的胸膛之上。

    红红的夕阳之下,两条长长的人影,慢慢前行……

    “唉~~~~~~”

    看着两人亢长的背影,整齐悠长的叹息声从帝释等人口中传出,随即相互对视一眼,坚实的步伐同时迈出。

    “真是蠢,难道你们还想对付我?”

    鸿微微摇头,脚蹄凌空一踏,一圈淡红的光波顿时以其脚掌为中心四下辐散。

    “嘭~~~~~”

    “嘭~~~~~~”

    “嘭~~~~~~”

    几声轻微的响声传来,数道人影四下飞散。

    “嘣~~~~”

    “嘣~~~~”

    半晌之后,清晰的脚步声又告传来,却是习昊、牟依嘎两人退出百丈之后,又开始踏步向前。牟依嘎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脸上只有无尽的满足与感动,静静的躺在习昊怀中,小心的为他清理着身上的伤痕。

    紫色、妖异的血一路流撒,一滴滴掉落青色石质地面,向四周铺展。

    “呵~~~还真不怕死,算了,看在你们还算有几分骨气的面上,就给你们一个痛快吧。”

    鸿轻笑摇头,身上光芒暴涨,磅礴的压力弥漫,周围无数的山峦无声湮灭。只有万载屹立、神秘莫测的青冥山还静静的挺立着。

    远处,在当今世上,修为几可称神的帝释等人,竟然连着气势的压力都承受不住,纷纷口吐鲜血。火一样红的血液,铺洒地面,格外耀眼。

    习昊两人,艰难前行……

    四周,一片肃杀……

    忽然~~~~~“呜~~~~~~”

    “哞~~~~~~”……

    一声声妖兽的尖鸣声从高耸入云的青冥山上传出,其声悲切彷徨,好像无数的妖兽正面临着灭顶之灾的样子。

    “嗯?”鸿稍微一愣,疑惑的向着山上看去,眼前却是一片朦胧。那屹立万载的青冥山却好像幻影一样,轻微震荡起来,飘渺而不可捉摸。

    “嗡~~~~~”一声轻响发出,偌大的一座青冥山瞬间缩小,好似魔幻一般,巍峨的山峰竟然变成了一个三尺许德长弓。

    漆黑的弓体漂浮空中,在头顶夕阳的照射下,发出幽冷的清辉,向四周辐散着去与生俱来的野性与霸气。黑色毁灭的气息在四周激荡,带起阵阵飓风。

    “葬天之弓?”

    几声惊呼同时发出,不同的却是鸿眼中先是一丝惶恐随后又恢复了正常,而帝释等人则是一脸的惊喜。

    “不错,葬天之弓。”

    满脸络腮胡的猛犸虚影出现在空中。

    “当年大神盘感念葬天之弓杀伐之气太重,所以用阵法将其幻化成一座山峰屹立于此,用以囚禁妖兽。我偶然间得到控阵之器,以身相融,此刻才能撤去阵法,恢复其本来面目。

    现在,我已经功德圆满了,一切都交给习公子你了。另外我已经用山上的阵法将妖兽全部诛灭,他们的力量也可以作为你伸出灭天一件的影子。最后我再恳求公子与牟姑娘一次,可以原谅当年猛犸的错行吗?”

    说完,殷切的光芒立时从其眼中射出,布满胡须的脸上亦紧张与期待。

    “原谅?”

    习昊苦笑不已,眼中闪出莹莹泪光。“当年你也只是奉命行事,何错之有?”

    “是的,你没错。”牟依嘎亦是泪如雨下,连连点头不已,声音早已梗塞。

    “那我就安心了。”

    猛犸粗犷的面容之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开始模糊起来,变成了淡淡灰色丝线,向着散逸……

    “嗡~~~~~”

    没人控制的葬天之弓感到了老朋友的存在,立即一声轻鸣,化成一道乌光,向着图腾之链飞去。一白一黑两道光芒在空中欢快舞动,竟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轮回。

    “阿尼钵啰呢……”

    习昊亦不迟疑,口中法决念起,伸手向着空中一抓……

    黑黑的弓体入手生凉,传来的却是无边暴戾的杀伐……

    “好了,你这妖兽,看你怎么死……”一阵发呆之后,穹牙回过神来,立即欣喜的脱口而出。

    “哼!”

    鸿却是一声冷哼。“有了葬天之弓又怎么样?我有元鼎护身,还有妖族最纯正的王者血统,就算图腾之链与之合一也未必能奈何我。”

    习昊却是神情肃穆,丝毫不理会两人对话,双眼缓缓闭上,厚硕的手掌在黑色弓体上不断摩挲,好似在静静体会其身上蕴含的毁天灭地的威力一般。

    终于~~~~~一双星目猛然睁开,两道寒光迸射而出,伸手向着空中的图腾之链一招,并且缓缓将弓箭拉开……

    葬天之弓不愧是天下毁灭之力的源头,只是弓体微开,肃杀的气息立即随之奔腾呼啸。图腾之链虽然主宰的是天下生之力,可是,和这天下毁灭之源一配合,加上习昊有意识的调配,一黑一白的两种力量立即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不断轮回流转。

    “嘎吱~~~嘎吱~~~~~~”

    弓弦被缓缓拉开,黑白相间的轮转更加迅速。

    对面的鸿也是面色沉重,体表诡异的光芒流转,不断积聚着力量。

    在拉开弓弦的那一刻,习昊心中却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整个天地,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似的,似乎辽阔的天空只是自己的一缕发丝,广袤的大地亦只是自己胸膛的一部分似的。

    弓不断被拉开,鸿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

    终于,弓满了……

    可是,习昊却并没有放出。隐约中,他似乎感到自己这一箭并不足以杀死对方似的。同时,其心中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怎么回事?他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要等对方蓄势完成吗?这不是武士对决,何必将那么多规矩?”见弓已张满,习昊却久久不动,穹牙不由小声嘀咕。

    帝释却是轻轻摇头。“不对,他应该是感觉到力量不够,不足以杀死对方。”

    果然,好像响应帝释的话语似的,习昊眉头一皱,附着在其身的传承神器、道灵神器……四道颜色各异的光华升起融入了那不断流转的圆形之中。

    “唉~~~~~”帝释微微一叹,铁牙用力的咬了咬,腮帮之上鼓出两团硬块。“青冥之殿没守护好,是我们的责任,各位兄弟,也到了我们该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说着,其身体化作一道流萤向空中的黑白转轮飞去。

    “前辈……”

    一道道光影飞入,习昊心如刀割,没有阻止也无法阻止。

    终于~~~~~~在刹天几人也准备以自己的身躯修为融入这旷绝古今的一箭之时。一声从内心深处的怒吼终于喊出。

    “去死~~~~~~”

    箭弦轻轻松开。

    盖尽天下万般风华的一箭发出。

    对面的妖兽鸿亦于此时蓄势完成……

    天地为之黑暗,空濛,无尽的灰色飘荡……

    三年后。

    苍仑山皑皑雪原之上,两道人影携手惬意的游走。三道身影从空中电射而至。

    “呵呵,习公子,牟姑娘,你们真是清闲啊。”

    “唉~~~~~~”习昊无奈的一叹。“是啊,没事可做,那像你们三位,现在的天界之主,日理万机啊。”

    “哼!”阳寒凝一声冷哼。“当年,你用那三样东西隔离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将那些超过了地仙境界的修者都纳入其中,还谓之仙界,却让我们却管理,累个半死,你却在这里清闲逍遥。”

    “咯咯~~~~~”牟依嘎掩嘴轻笑,狡黠的看了一旁的刹天一眼。“阳姑娘,怎么你不高兴吗?要不你回来,就让大哥和梦姑娘管理就行了。”说着,还颇有意味的在三人身上扫视一眼。

    “咳咳~~~~~”

    牟依嘎话语一落,阳寒凝精致的脸庞之上立即浮出两道红霞,顿时没了言语。刹天也是一脸尴尬,轻轻咳嗽一声,脑海中灵光一闪。

    “对了,习兄,上次你说可能有永生之法,找到了吗?”

    “或许有吧。”一口浊气从习昊口中吐出,其眼神也望向了如盖苍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过得许久才回过神来。“不说这个了,我还有件正事要和你们说。”

    “正事?”刹天一愣。“难道是侬依曼姑娘的人间圣地之事?”

    “不是。”

    习昊轻轻摇头。“侬姑娘那边一切正常,是另外两人。当年和鸿一战之后,我和周围虚空融合,将冥月两人的一些意识收拢了来,随后你们使用秘法,让他们带着记忆转世为人。不过因为当时的大战,他们的记忆却并不完整,算算时间,他们也应该有两岁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们?”

    “对啊。他们也应该转世了。”

    刹天一愣,随即猛的拍了拍脑袋,对了,我还说要教孤鸣魔道心法的,这次一定要去找他这生尘世的老爹好好敲诈些酒水才是……

    出云国北部,神秘的曼荼罗之地祭坛前,无数虔诚的子民诚心叩拜。

    静静的山岗之上,青色小草随风摇曳。白衣胜雪的侬依曼独立山头,嘴角露出一丝满足微笑,随即又扭头看了看苍穹远处……

    全文完www。Freexs。CNPS:各位兄弟,巫仙总算完本了,有辛酸,有快乐。第一本处女作还是有着太多的不如意。或许以后有机会可能将这故事翻出来重写吧。

    另外,新书《不灭真仙》开始上传了,有了第一本的经验,相信比巫仙有看头,各位兄弟多支持下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