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混在修真界 卷六 混沌 0350 混沌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黑焰城重临大地,黑色的雾气笼罩在整个蛮荒上空,一瞬间,太阳消失,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忙碌的普通修者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短暂的黑暗过后,河阳府方向,一道五彩光柱冲上天空,绿、红、金、蓝、黄五种光芒交织盘旋直冲天际,天空异变凸显,东方被绿油油的光芒所覆盖,光芒之内一片勃勃生机;南方则被一片火红的光芒覆盖,连空气都炙热起来;西方则一片肃杀,金光缭绕下所有人都感觉到充满无穷的力量;北方则被水蓝色光芒占据,蔚蓝的天空,蔚蓝的世界,脚下的土地也变成蔚蓝的冰海,空旷清新。中央大地,无尽的黄色翻滚,腾腾上升。

    五种光芒之后,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和黄龙五大传说中的神兽先后现身,巨大的虚影绵延无尽,盘踞在各自的土地上昂首向天。

    五大神兽目光汇聚的地方,一个**上身,下身披着一块兽皮,灰黑色长发飞扬的男子缓缓出现。男子双眉浓重,古铜色的皮肤闪闪发光,双足**,刀削般的脸庞显示出无尽刚毅,黝黑的眸子里却满是柔和的光芒。

    “神兽归位,五土安宁,星空之战,大神重生!”男子话音落点,五神兽各自长鸣一声,仿佛遵从男子的命令。长鸣之后,身形缓缓消失在盘踞的土地上,同时五个高大的石雕缓缓凝成,威严无比,守护着各自的土地。

    宏大的声音响彻天空,传遍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天空中的人没人认得,但却让他们感觉到无比拜服。连五神兽都要遵从的人定然不是无名之辈,自己只是孤陋寡闻罢了。

    死城却没有这种异象,此刻战斗正火热无比。天空中,三对人马捉对厮杀,老怪物和亚德战在一起,肉掌对大锤,轰然碰撞中丝毫不落下风,饶是亚德不停呼喊为自己打气也无法攻破老怪物的防御,反而几次被老怪物抓住机会凌厉的反击打的手忙脚乱。

    另一侧,由万象天尊主导的神兽大阵威力无穷,依靠血火战神化身的玄武主防,白眸天帝化身的白虎主攻的大阵几乎天衣无缝,配合朱雀的仙术远程轰炸和青龙的木属性恢复,还没用五神兽大阵中能力最强的黄龙万象天尊出手就和持长矛的诺克斗了个旗鼓相当。

    更让人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五人对大阵的领悟越来越精纯,越来越熟悉,攻防节奏转换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阵中,五色光芒流转,相互融合下隐隐生出一点混沌,在阵眼处盘旋不休。

    最后一边是牛二单挑红发男子,三人之中,牛二打的也最为艰苦。论修为,牛二只是鸿蒙五重天,论阅历,牛二加起来只有不到四十年,论资历,甚至连一个小家族的五代弟子都比不上。虽然有万古天碑附带的空间穿越支撑,但面对混沌高手,依旧感觉力不从心,毕竟等级差距太过巨大,已经不是技术能弥补的了。

    不过,牛二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在他刚出战时,老怪物就阻拦过,他还没有达到混沌级别,对上异界高手定然凶多吉少。牛二也清楚这些,只是,他更加坚信在生与死之间的感悟来得更快、更扎实,而且,大敌当前,自己就算躲在老怪物背后又能躲多久?一旦老怪物陨落,在场的人都没有任何机会。

    展开浮光掠影,牛二的速度大为提高,加上鸿蒙五重天的修为作为基础,也仅次于红发男子一线。

    闪身躲过红发男子的重拳,牛二一刀劈出去。他的修为根本无法破开红发男子的防御,现在唯有依靠天横刀无匹的锋锐牵制红发男子,让他有所忌惮不敢穷追猛打。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时间太过短暂了,牛二还没有完全领悟老怪物和迦叶一战的精华,对混沌的理解还处于一种朦胧状态,假如多给他一点点时间,或许他的修为就能更近一步,依靠混沌的力量重创对手。

    只是,上苍最喜欢开这种玩笑,哪怕多一秒的时间对牛二来说都奢侈无比。

    轰……

    空中,红发男子身形转了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天横刀,拳头突兀地出现在牛二面前,寒光闪烁的拳套直直轰在牛二胸膛。

    噗……

    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牛二倒飞出去,同时展开浮光掠影加快速度。这种方法他利用五次了,也就是说他已经硬生生承受了红发男子的五次重拳,这对一个鸿蒙五重天的高手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若是换做一般修者,恐怕承受一拳就会形神俱灭。但牛二不同,当承受第一拳后,他就赫然发现那件白黄色破旧的不成样子的布袍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够化解混沌高手的大部分攻击。这也是他敢硬结红发男子五拳的原因。同时展开浮光掠影也是为了多争取一线时间领悟老怪物方才的一战,尤其是开天辟地的一刀。

    鲜血中,牛二闭着眼睛抛飞出去,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老怪物举起战刀的片段。从起手式开始,一直到最高点,其中的每一个细节牛二都不放过,从手臂、手腕、脊背、腰腹的动作到肌肉的收缩,力量的运转,牛二仔细观察着,思考着其中的奥秘。

    渐渐地,他发现一些规律。那就是随意。

    从发力开始,老怪物一直都很随意,任由力量的游走,循环,一切都随性而为,并不刻意控制,做作,仿佛一个普通人随手拿起汤勺一般,根本不用思考。但偏偏是这种随意的、下意识的动作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最快捷,最省力的方式。和迦叶华丽炫目、控制精妙的招式相比,老怪物随意的一刀占尽上风。

    只是,那种情况在老怪物身上也昙花一现,之后直到现在,老怪物又恢复到那种对周围,对一切的绝对控制之中,在没有那种浑然天成的写意和自如,也再没发挥出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

    随意,这是为何?牛二脑海飞快运转起来,他从没想过这种随意的动作有如此大的威力,竟然可以随意灭杀一个混沌高手。

    砰……

    刚抓住老怪物方才一刀中的精髓,痛彻骨髓的感觉瞬间传来,牛二猛然睁开眼睛,面前,红发男子眼中带着嘲笑的意味盯着自己:“愚昧的家伙,去死。”

    话音落点,空气中点点红色光芒快速汇聚,凝聚在拳套尖端,红发男子大喝一声一拳朝牛二捣出去。

    牛二大惊失色,他光顾着思考那一刀的奥秘,竟然忽略了眼前的战斗,要知道,对方可是混沌高手,这一拳的力量明显远超出前五次攻击,若是打实的话,恐怕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轰……

    短暂的思考间,猛烈的撞击声骤然爆发开来,气Lang的猛烈冲击下,牛二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只是,他有些奇怪,方才那一拳来得如此狂猛,却并未落到自己身上。

    “咦?”红发男子也感觉到不对,轻咦一声退到远处。被气Lang推出的牛二也稳住身形看着前方,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光芒散去,两个人影出现在天空,正是叶祖师和老云乱。他们都有超过鸿蒙巅峰的修为,只是不知为何依旧滞留在蛮荒,现在终于出手,替牛二挡住红发男子的必杀一击。

    “哼,牛二,我们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家族,若是蛮荒胜了,希望我们叶家和云家有继续生存的资格。”虽然救了牛二,但叶祖师和云乱毕竟高傲,他们也清楚,这一战他们完败了,却不肯低下头颅,生冷地道。

    “这个自然,两位前辈,你们能出手,以前的都一笔勾消,击退异类,所有蛮荒的修者都一视同仁。”牛二朗声道。

    “好。”云乱小眼睛精光四射,笑着看了看远处豪气干云,“老叶,多少年了,你隐居起来,我装疯卖傻,这个世界已经忘了我们了,今天,就让小崽子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高手。”

    “正有此意,牛二,你且退下,我们老兄弟来会会他。”叶祖师点了点头目光落到红发男子身上。

    “两位前辈小心。”牛二嘴上说着心底却升起一股暖意,危机关头,叶祖师和老云乱能抛开前嫌挺身而出,明里说他们为自己正名,实际上却是给自己争取一线时间稳固混沌感悟,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这份情,牛二已经默默记在心底。

    “就凭你们?晋级混沌失败,永远只能停留在弱者的阶段。”看着两位老人,红发男子不屑地道。

    “好,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弱者的实力。”叶祖师脸色一变,他和老云乱都破开鸿蒙巅峰进阶混沌,只是,当时洪荒天界大乱,被一场旷古大战打的支离破碎,没有天界的召唤,他们的进阶最终以失败告终,只能以高于鸿蒙低于混沌的修为停留在蛮荒,今日,终于爆发出来。

    “既然你们这么急着送死,那我就送你们上路。”红发男子也不啰嗦,话音落点身形一动冲出去。

    后面,牛二无心观战,超后方退了退凌空盘坐再次感悟起来。

    混沌,修者的最高境界,牛二已经初窥门径,只要再有所感悟,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还未达到鸿蒙巅峰就直接晋级的修者。

    比记录更重要的是现实,如果他进阶混沌,今日一战很可能灭掉对方四个混沌高手,如此一来,对方的力量也将大减,对保卫星域的战斗大有裨益。只是,还未进阶一切言之过早,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感悟。

    只是,感悟混沌谈何容易,牛二也不敢操之过急,闭上眼睛回味着从老石匠那得来的经验,苍龙出手的风姿和老怪物方才一战的精髓。

    顺延着方才的思路,老怪物随意一击饱含的力量让人咂舌,牛二却透过现象直达本质,他需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只有知道为什么,才能将其转化成自己的东西甚至更近一步进阶混沌。

    混沌!

    脑海中灵光一现,牛二猛然醒悟过来,老怪物随意的行为就是混沌的精髓,隐藏的最深的精髓,混沌的本质。想当初在那片灰黑色的世界中他也曾说过,盘古大神出世时世界还是一片朦胧,朦胧中的猛兽们依照本性相互厮杀,野蛮的厮杀,大神不忍如此,才开天辟地建立规则。只是,规则虽然建立了,但却无法改变混沌的本质,那些生活在其中的蛮兽的随意才是混沌的本质,一切从心出发,率性而为正符合混沌的规律,也正是混沌的精髓。

    想通一切,牛二豁然开朗。修炼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了就再没什么奥秘而言,关键是如何找到捅破窗户纸的手指。牛二无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手指,感叹一句心神潜入,任身体的修为飞速增长,继续追寻混沌的秘密。

    混沌之中,物化千种,光怪陆离,纷繁复杂的表象下隐藏着随行的本质。那自己呢?自己的一生是否随性?

    砰砰砰……

    连串的闷响传出,云乱和叶祖师先后飞出,带起两串夺目的红艳刺得人眼睛生疼。虽然他们的修为超过鸿蒙,但毕竟没能进阶混沌,相比于正牌混沌高手,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几个回合下来,两人被红发男子如同沙包般打飞,血染长空。

    “你们还不觉悟吗?这种修为,根本就不应该活在世上。”好暇以整地抖了抖手腕,红发男子瞄了一眼另一边的牛二,隐隐地,他竟然有些担心,担心那个奇怪的家伙突然进阶混沌。但想了想随即有些自嘲,想当年自己从鸿蒙巅峰进阶混沌足足花了十万年,更何况牛二一个鸿蒙五重天的修者,想要进阶恐怕要一百万年。一百万年,足够自己杀死他一亿亿次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那两个跳虫,然后灭掉那小子拿到古神器再回头找老怪物算账,踏平这片星域。

    另一边天空,叶祖师和老云乱勉强稳住身形,胸膛剧烈起伏着,随着每一次呼吸,带着泡沫的鲜血喷涌而出,打湿胸膛。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叶祖师勉强转过头看向老云乱,“老友,还好吗?”

    “还没死。”长出了口气,老云乱也艰难地抬起头,“若是我先死了,一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你可不要爽约啊。”

    “废话。”叶祖师眉毛一挑,又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半晌才稳住道,“有我在,你想先死都难,还是我去等你吧。”

    “哈哈哈……”老云乱闻言仰天大笑,“好,好,好,既然这样,我们兄弟就同声同死,谁也不用等谁,一同上路好了。”

    “好,一同上路。”

    话音落点,两位老人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眼中亮起晶莹的色彩,身形一纵朝红发男子射去。

    “是时候该结束了。”红发男子也嘀咕一句身形一动,如闪电般射向两人。

    轰……

    巨响声暴起,光芒逸散血肉横分,无匹的劲气爆发开来,整个天空染上血红的色彩。

    随性,何谓随性?牛二不知道,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往的种种。

    从穿越而来开始,玄玉门的点点滴滴闪过脑海,牛二的心绪也随之起伏。

    拜师大会的离奇遭遇,王汉甲的蓄意挑衅,张华暗中使坏,风落子震怒,自己被打入后山。小黑和双头白狼的一战,自己被小黑抓去,古武印记的传承,玄玉门的血战……

    一路走来,牛二发现自己的脚窝里布满真诚,率性。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志出发,没有丝毫勉强。虽然有些事在他控制之外,但他依旧率性一路走来,不曾后悔,更不曾改变。

    回想这一生,牛二泪水满溢。他的一生,坎坷过也辉煌过,痛苦过也快乐过,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有过激情岁月,有过黯然离别。指点江上的豪情,脚踏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