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烽火英雄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悬落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几个南朝鲜兵上前把一个破碎的睡袋套在了楚向禹的头上,然后两个拖起胳膊向后走去,尖锐的石块顿时让已半昏迷状态的楚向禹的一阵清晰,挣扎了几下,给两名拖行自己的南朝鲜士兵带来了一时的不适,武光赫捂着被打破的嘴角见状怒起,一枪托打在了楚向禹肩膀上的伤口上!

    剧痛的突来,楚向禹身体一个战栗,加上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之后的事情楚向禹便不知道了,脑中仅留下的模糊片段记忆也是被颠簸带来的剧痛和眼前窒息般的黑暗,楚向禹懊丧之极,清晰一下的感觉也是被屈辱堵塞的胸口,但这已是事实,就是自己被俘虏了~~以至部队的胜利攻势都无法得知。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经过8昼夜的连续进攻,突破了“联合”在“三八线”的防御,占领了汉城,将战线从三八线推进到三十七度线附近,向前推进了80至110公里,歼敌1.9万余人,粉碎了敌人妄图据守“三八线”既设阵地,整顿败局,准备再犯的企图,从而进一步加深了敌人内部矛盾和失败情绪,扩大了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推动了祖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持续高涨。

    整个第三次战役敌我伤亡对比为1:0.43,从数字上就不难看出,中朝部队的攻势之强悍和联合的溃败之惨。

    联合丢失汉城,主力向南撤退,美国国际威信下降,内部矛盾增加。为保全面子,美国政府指令麦克阿瑟,尽量坚守釜山防御圈,若守不住,为保存实力可以撤到济州岛。

    巨大的胜利是异常鼓舞人心的,收复汉城后,中国人民欢呼雀跃,喜庆至极,自发聚到***广场游戏,连夜欢呼,庆祝伟大的胜利。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祝光复汉城》社论,文中指出:向大田前进!向大邱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朝鲜的美国侵略军赶下海去!

    全国人民沉浸在了一片胜利的喜悦中。

    但,远离前线的人,是不了解战场实际情况的,哪里知道就在捷报频传的同时,志愿军正在发生愈来愈多的困难。众多的部队拥挤在三八线以南狭小地区,粮食供给很成问题;气候奇寒,我军冻伤人员急剧增加。第196师已有数千人因冻伤而失去战斗力,这就等于敌军不费一枪一弹,我军折损近1个师。并且此次战役部队损失尽为骨干,第116师2个团伤亡1000余人,第119师1个团伤亡300余人,现已有不少营团失去攻击能力,甚至有的师只有半数人员在前面作战。且部队极度疲劳,三八线以南沿途群众跑光,房屋被敌人烧光,部队无法吃饭睡觉,行军中不少战士掉队。加之后勤供应不上,部队无鞋穿,缺弹药,炮兵因道路破坏不能随步兵前进支援作战。敌人退却前,沿途布设了地雷,我军追击时,经常发生触雷事件,仅第40军触雷死者即达百余人。

    洪学智将军在他的长篇回忆录中具体说明了“将敌人赶下海去”,靠当时志愿军现有的力量是办不到的道理。其一,我军经过两个多月连续作战,极度疲劳,减员极大,需要补充休整。其二,在第三次战役中,我军虽然获胜,但又未能消灭敌人的主力。敌人只是溃退,后备力量仍然很强,技术装备有极大的优势,敌我力量对比尚未发生明显变化,决战条件尚不成熟。其三,三次战役后,我军战线迅速南伸,运输线急剧延长,已延长到500~700公里,再加上敌机疯狂轰炸,运输工具缺乏,补给更加困难,部队所需粮食大部需要就地筹措,而当地群众余粮有限,难以保证需要。其四,这亦是很重要的一点,即虽然我军经连续7昼夜的进攻,前进100多公里,歼敌近2万,但是,据各部队报告,敌人抵抗并不坚决,汉城也系主动放弃,似乎严寒的气候和后勤补给方面的困难比敌人的抵抗给我军造成的阻力更大。彭德怀将军敏感地意识到,敌人有可能且战且退,诱使我军过远南进,从而疲惫甚至拖垮我军。如果在此情况下,我继续贸然大步南进,敌人一旦从我侧后登陆,对我南北夹击,很难保证不再出现仁川登陆后的情形。

    洪学智说:“正是基于上述分析,彭总下令部队停止追击。”

    兵家的常识又告诉人们这样的真理:乘胜前进,势如破竹,一鼓作气,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究竟如何处置,需要指挥员依据作战时敌我双方的兵力、装备及地理、运输诸多条件综合考虑而定。面对战争中出现的各种可能性,需要指挥员当机立断,也可能前进一步正确,也可能后退一步正确,不管怎样,都切忌犹豫不决。而正确的决策依靠指挥员对敌我双方力量消长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对战争的种种可能性作出正确的预见。特别是,在两种意见相左的当口,需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不为一些表象迷惑,保持果断的决心。当然,这样做并不是很容易的,它需要一个军事家本身所具备的优秀素质以及他的远见卓识和必不可少的魄力。

    在一次战役分析会议上,彭德怀总司令说道:“……我担心的是,部队如南进过远,会给后勤运输工作造成更大的压力,难以保证部队的补给。而且,据我看,敌人并未打算死守三八线,汉城也是自动放弃的。有许多迹象表明,李奇微是在有计划地后撤,企图诱我们南进,待我们部队疲劳、给养缺乏的时候,再来一次登陆夹击……我们不上他的当!”

    “朝鲜战场有它的特殊性。这一次我们突破三八线敌人纵深防御后,志愿军50军和42军1个师,还有你们的2、5军团追击敌人50至70公里,也没有追歼更多的敌人……敌人是机械化嘛,它逃得快。我军减员、疲劳不用说,朝鲜是个狭长半岛,东西海岸敌人到处可以登陆,我们的战略预备队一时还上不来,如敌从正面钳制消耗我们,尔后从侧后登陆夹击,那就难免重复仁川失败的教训……”。

    事实的确如此,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在第三次战役刚结束时,就对志愿军开始展开了回马枪的杀法,李奇微的战术不的不说是绝对正确的,三次同中国部队作战的经验积累让他发现了其中的微妙。

    没有篝火的烟雾,也没有车辙痕迹,甚至没有被人践踏过的积雪,以表明那里驻扎着大部队~~并且精确的数字表明,美军第一次遭到中队的大规模攻击是1950年10月26日,11月2日中队停止攻击,联合退到清川江南岸。战斗历时8天。美军第二次攻击鸭绿江,11月25日忽遭中队再次攻击,12月2日,中队停止攻击,战斗历时8天。12月31日,中队开始了第三次大规模攻击,1月8日停止攻击。战斗历时8天!

    加之李奇微在中国部队攻击发起时,派出精锐小部队的试探,侦察,最终给中国部队的规律定了性,中队原始的后勤供应只够部队维持8天攻势!那些中国士兵消耗完了背在身上的粮食弹药后,就不得不停止战斗!

    就是说,中队再凶猛的攻势也最多只能持续一个星期!

    这就是“礼拜攻势”!

    并且中国部队只能在晚上打仗,以避开强大的美国空军的攻击,发挥他们的夜战优势。但要进行大规模夜战必须要靠月光照明,所以中国人总是选择月圆期攻击!而且是选在月圆期前几天发动攻击,因为这时的月亮会越打越圆越明亮,打到他们的礼拜攻势时正好月亮最亮!

    这就是中国部队的“月夜攻势”!

    “只要顶住中队7天的进攻,就可以趁其粮弹皆尽时发起反攻!”李奇微为窥破天机而激动得浑身战栗,美国人肯定在朝鲜站得住脚了!不但如此,我还要向北进攻!进攻!

    1月15日,李奇微断然下令“猎犬行动开始”!

    一个加强团的美韩军在水原与利川之间开始试探性进攻,每天用汽车装上步兵跟在小群坦克的后面,在宽大正面上进行火力侦察,一旦碰上中队主力就立刻后退,然后用炮兵、空军猛轰中阵地;如果发现对方阵地薄弱,立刻强攻抢占要点。一个星期内,美军三次进出乌山里,四次进据金良场里,三次夺占利川,来来回回忙个不停。这是李奇微发明的磁性战术。

    1月25日,在窥破了中队的破绽后,李奇微断然展开了“霹雳行动”。联合在连续失败后,终于向中队展开了大规模的反攻。

    与此同时,为配合联合发起的反攻,美国国内铺天盖地的宣传也随之而来,包括很多反应志愿军士兵凄惨的照片和美军胜利的照片~~那张楚向禹被俘时刻,由美军随军记者拍摄的美军士兵把国旗插在志愿军尸体堆上的照片也被放到了报纸上和宣传单上,然后大规模的利用飞机散发~~但前线的中国士兵是不信这个的,因为刚打完仗让他们很清楚美军的伎俩,特别是部队的后方医院,那些伤兵们甚至一时间都期盼着头顶上飞过的飞机多扔下点这类宣传单,用来充当生活用纸,没人去在乎和注意里面的内容,当然,许多战士也不认识里面的字,而照片倒是能够看懂,但看懂的也是对美军士兵咬牙切齿的痛恨!

    “太不尊重牺牲的战友了!”有个伤兵都指着宣传册上的照片骂道,“狗日的美国鬼子是一帮畜生,咱们还把他们的尸体埋了呢!这帮畜生却把咱们牺牲的兄弟们堆到一块拍照。”

    气愤之余,这个伤兵把宣传纸中堆积的中国士兵尸体撕出来贴到了床头的木板上,然后颤微着手把半截点燃的烟卷放到了一侧~~这举动又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好的反应是伤兵们开始非常配合医生和护士对伤口的治疗,而坏的反应是有些稍微伤轻一点的士兵或者已经伤愈差不多的士兵竟然偷偷跑回了部队,要求继续上前线~~这让后方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极为气恼,开始不允许伤兵们再把宣传册上剪下的照片贴在床头和收藏,直至到不允许伤兵们保留这些宣传册,落到医院的宣传册一律由护手收集销毁。

    宇文琳跟着文工团上次从前线撤回来之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胸口老是堵着,并且脑中也总是浮现一个人的身影,他的怒,他的细心,他的沉默,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沧桑~~每当这个时刻,宇文琳心中也总是一股淡淡的内疚和哀愁,最后在王姐的追问下,宇文琳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王姐笑眯眯的看了低头不语的宇文琳好一会,才幽幽说道:“小琳,心动了~~”

    是的,宇文琳自己心里也清楚,但初来的心动让自己什么都分不清,无法确认这种感觉的地步,但唯一的一个感觉,自己是确认的,就是自己离不开部队了。

    为此,宇文琳对一些部队首长又是好一番走动,最终确定了自己留在后方医院的愿望,担任护士,来照顾伤病员。当然,部队的后方医院也的确缺少人手,经历一次战役,送来的伤员总是人满为患,又加上后方这些临时医院的医疗物资的匮乏,有好多伤员都是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牺牲的,这让医院的首长都很为痛心。

    而宇文琳为此很是喜悦,心里也觉得踏实了许多,于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自己坐床头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似是向往也似是担心,更似是期待,甚至都有时心里矛盾,希望楚向禹能够负伤来到这个医院,也立刻又暗暗自责,自责自己太私心。

    可宇文琳的喜悦没有维持了多长时间,一个警卫兵给她让她去销毁的那打宣传册让她如雷轰顶!

    一股近似窒息的眩晕过后,宇文琳哆哆嗦嗦的抓过掉在地上的一张宣传册,眼泪如断线的珍珠簌簌下落~~宣传册上的那张相片中分明显现着一个细微的东西,是属于楚向禹的,自己也曾经看过,并且当时还想跟楚向禹索要过,那枚带着弹头的子弹项链。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