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八卦炉也疯狂 神界扬威 后记,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然而,“假龙飞”似乎是对龙飞志在必得,冷哼了一声,竟然也不掩饰,一股大力顿时朝着阴阳王身笼罩了过去。

    那些阴阳禁卫脸一惊,雪色刀光哗然一片,冷锋骤起,直逼“假龙飞”。

    “假龙飞”嘴角微微弯曲,冷笑了一声,闲云以及凌赞等人只觉的自己手一轻,手中的兵刃就像是被磁铁吸附一般,朝着“假龙飞”便飞了过去。

    而这时,阴阳王突然出声道,“慢着。”

    剑拔弩张的局面顿然一僵,所有人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了阴阳王,却见阴阳王的表情是一种说不出得意味,眼睛在龙飞和“假龙飞”之间流转片刻,最终幽幽叹了口气,说道,“闲云,让他们走。”

    “恩?”

    不仅龙飞,太古龙皇等人,就连闲云等人,也不由的愣神,不明白阴阳王之意。

    在他们理解看来,“假龙飞”和龙飞二人的实力虽然有着巨大的差距,甚至说,“假龙飞”出手,就连阴阳王,也胜负难料,但是“假龙飞”和这个自称是张启的人,更大的价值,不在于说二人实力如何,而是两个炼药师的对决。

    实力,对于他们而言,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武神界内皆为品阶神王,就算“假龙飞”乃是红王衣钵传人,乃是他们期待了千万年的谪仙之辈。

    但是,更大的作用,却是一个可以让他们武神界十城在对决逆天魔枭之中的筹码。

    是的,如果有一名十级的炼药师站在自己这一城的立场,那么在十城对决逆天魔枭的时候,他们会拥有更大的胜率,甚至放远来看,他们甚至说,可以在战胜了逆天魔枭之后,在十城之中,得到毋庸置疑的地位。

    阴阳王身为阴阳城的法殿长老,坐拥一城,荣辱皆与此城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此时他竟然说,要放弃张启?

    也就是说,阴阳王,要放弃在日后对决逆天魔枭之中的优势以及日后的地位。

    龙飞等人无法洞悉这么多的原委,他们只是从利益方面,简单的为阴阳王的决定,产生了不解。

    而闲云等人,却是将这些丝丝缕缕在片刻之间便想了个通彻,所以更是不明白阴阳王这一步棋之下,到底是暗含什么意义。

    “假龙飞”似乎早已料到了阴阳王会作出如此的决定一般,只是简单的舒了口气,手中的药鼎一阵摇晃,再次倒出了许多颗十级丹药。

    他递到阴阳王之前,说道,“感谢您的英明,这点小心意,就当是我的补偿好了。”

    阴阳王看看方才龙飞递给自己的那几颗货真价实的灵药,再看看丝毫没有灵药光华浮现表面的那一堆十级丹药,表情极为丰富的摇了摇头,拒绝了“假龙飞”的馈赠。

    这让闲云等人不由的在心中大呼可惜,因为他们本来就失去了一名炼药大师的投靠,此时连“假龙飞”送的药也不领情收下,不仅让众人心中再生疑惑。

    而龙飞这时候,突然捕捉到阴阳王在拒绝“假龙飞”馈赠之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明悟。

    一个猜测在龙飞的脑海之中突然闪现。

    难道说……这个阴阳王是在……?

    龙飞的眼眸之中,分明看到了阴阳王的表情虽然是沮丧的样子,但是眼光,却是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诡异与狡诈。

    对,正是狡诈。

    如果是这样的话,龙飞心如七巧玲珑,惠如明炬,顿然知晓,这个阴阳王哪里是在放弃自己,分明是在想要自己展现出更大的利益,以表明自己有着绝对性的理由必须留在阴阳城,这样的话,阴阳王就会顺水推舟的将去留问题,重新丢回自己手中。

    好狡诈的老狐狸,比太白还要狐狸了许多。

    本来龙飞以为自己已经将抉择自己去处,也就是自己的价值将要被谁利用的选择权,丢给两人,而不管是哪一方,总会有一方落败,从此,所斗双方的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不管是阴阳王吃亏,还是“假龙飞”吃亏,对龙飞而言,都是不错的结果。

    因为一旦出现那样的局面的话,自己已经不用担心自己如果跟随了某一方的时候,生命会在短期之内受到威胁。

    因为到时候,“假龙飞”和阴阳王的敌人不是自己,而是他们彼此双方,而自己对他们而言,反而是一个不错的朋,或者说,是底牌。

    有自己在,他们可以保障到自己,这边是龙飞的计谋。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若不是在武神界内,龙飞定会以为这个阴阳王是个兵法大家,先是假装放弃自己,以退为进,同时,让自己必须在这种时候,亮出自己真正的底牌,也就是说,阴阳王从方才龙飞的表现来看,已经料定龙飞等人的来历并不简单,所以龙飞在开始会主动投诚到阴阳王这边,也就是说,龙飞的第一意愿,还是阴阳王。

    哼哼,既然不想去红王传人那边,其中的理由我不想知道,但是想来我这里,却必须给我一个理由。

    阴阳王的心中冷笑一声,如此暗念。

    正如龙飞所料的那样,以退为进,只是阴阳王这个心术大家的第一步而已,这么短暂的瞬间,阴阳王怎么可能洞悉“假龙飞”和这个自称张启的十级炼药师,哪一个对自己更有利呢?

    “假龙飞”,在这个张启进来阴阳殿之前,阴阳王早已和他攀谈许久,需要了解的东西,也早已在谈论之中,不知不觉的获取。

    “假龙飞”虽然实力方面,可能会比阴阳王要略胜一筹,但是论心术,却远在阴阳王之下。

    这也是阴阳王这个人为何会在实力纵横的武神界,会牢牢地将十城之中,最富饶的阴阳城死死的控制在手中的原因。

    十城之中,阴阳王甚至被其他城主在暗地里评价为,此人不仅精通阴阳斗气,更加精通阴阳心术,委实老狐狸一只。

    至于这个龙飞,阴阳王本来并没有将他当成一回事,十级炼药师,呵呵,虽然在凌赞,闲云这些下位者眼中,那已经是可以逆转一个城命运的存在,但是在阴阳王等这些位者眼里,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奇。

    混在武神界之中的十大城主,哪个手中没有几张王牌,不说那些相对贫瘠的城池,单论阴阳王手中,就暗藏着五名十级的炼药师,这可是阴阳王最大的底牌,所以不管是这个红王的传人,还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外乡人,在阴阳王的眼中,若是不可为自己所用,那根本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浮云罢了。

    但是方才,龙飞简单的一个计谋,便将龙飞的生死去留,丢到了阴阳王和“假龙飞”之间,这份心机,才是真正让阴阳王改变主意,打算试探龙飞的真实缘由。

    一个十级炼药师阴阳王不在意,但是一个攻于心术的十级炼药师,阴阳王却是极为需求。

    这正应了武神界之中的一句俗话:一把拥有三阶器灵的神器并不可怕,但是一把可以取人性命的神器,才是真的可怕。

    阴阳王的眼中,闪烁着猎人的光芒,冷眼看着龙飞的反应,若是龙飞表现让他满意的话,红王传人?

    虽然阴阳殿之外至今还耸立着红玉高大的雕像,但是那更多的,是为了安稳人心罢了。

    自从红王建立了武神界,便再没有出现过,甚至阴阳王可以感应到,这个武神界之中的信仰之力,始终没有和红王产生丝毫连接,也就是讲,红王对武神界,也许早已放弃掉了。

    一个放弃掉了自己所创立出来的主宰,那么阴阳王又怎么会把红王放在眼里呢,更谈何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红王传人。

    当龙飞心中念头百转,想通了阴阳王的手段之后,后背不由的冒出一阵冷汗,这样的王,太可怕了。

    但是此时,凌赞等人正在一脸可惜的看着自己,太古龙皇和萧御则是一副随时准备和“假龙飞”拼命的样子,而“假龙飞”,则是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己和阴阳王二人,不知在寻思什么。

    索性,走一步算一步。

    龙飞突然出声道,“我还以为阴阳城的城主有多英明呢,几颗那么粗糙的丹药,就让您这么欢欣雀跃了吗?那么我准备好的那份厚礼,看来得在跟随这位龙飞大人去了沧州城后,献给这位龙飞大人了。”

    虽然知道龙飞这话乃是特意顺着自己意思而说,但是阴阳王的脸依旧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看着龙飞,“哦?厚礼?这么说,老夫倒要看看你的厚礼,是否能比得龙飞大人的这些礼物要厚重。”

    看着阴阳王和龙飞这两人一唱一和,“假龙飞”慢慢也明白了自己竟然被这个老匹夫算计,心中虽然愤愤起来,但是此时局势微妙,不好发作,所以只能深深叹了口气,冷眼旁观状的看着龙飞到底要拿出什么分量的厚礼来打动这只老狐狸。

    而正当“假龙飞”叹气之际,龙飞突然手指向他,说道,“我的厚礼,也只有在确定了我要跟随的主人之后,才能拿出来献给我家主人,但是现在,我要向这位龙飞大人挑战。”

    龙飞的话,顿时让场面一滞。

    太古龙皇和萧御将信将疑的看着龙飞,而闲云和凌赞等人,则是倒抽一口气,以五品神王境界,挑战很有可能是七品神王境界的龙飞大人,这个张启要找死吗?

    而阴阳王的眼中,光芒更加灿烂起来。

    不错不错,这个张启,实在太合自己的胃口了,现在这个张启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决定,几乎都是应对自己心中所求而为,这种能知主心意的人,实在太难得了,阴阳王心中,不由的开始更加兴趣盎然起来。

    而“假龙飞”的脸,疑惑,哭笑不得,蔑视,各种表情瞬间变换,最终,他用稍带轻嫩的嗓音沉下来道,“好,你要怎么挑战我,若是你能胜了我,那好,对于比我强的强者,我自然无从定夺你的命运,而若是你败了,你便等着随我去沧州城,乖乖的做我的药引。”

    显然,龙飞的举动,已经无形之中,触摸到了“假龙飞”的底线。

    但是龙飞此时,仿佛找回了自己的自信,慢慢悠悠的在阴阳殿巨大的阴阳冕踱了几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假龙飞”,“把我当成药引?好,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谁的药引,我便和你比试炼药。”

    听到这话,“假龙飞”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竟然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进了龙飞的圈套之中。

    他自然明白,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才是拿着真正的天炉的龙飞,而自己的炼药术,怎么可能胜过这个真龙飞呢。

    但是龙飞并不给他考虑对策的时间,龙飞紧逼一步,沉声道,“怎么了,这位龙飞大人,难道说,您还怕我这个五品神王境界的乡下人不成吗?难道您跟随着神通广大的红王大人,并没有学到一手绝技?还是说。”

    龙飞逼视着“假龙飞”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还是说,你是冒牌的。”

    龙飞此话一出,阴阳殿内,赫然暴涨出各种光芒,正是阴阳殿的众禁卫的六品神王斗气。

    显然,龙飞的话,让这些禁卫顿时警戒起来,虽然一个境界相差,便是千里之距,但是此时“假龙飞”的身份若是被揭穿,在场的众多六品禁卫,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阴阳王,“假龙飞”的局势,在龙飞寥寥数言之中,顿时被陷入被动之中。

    但是,就算这样,“假龙飞”怎么忍心看着即将到手的龙飞就这么从手边溜走。

    若是今天放虎归山,他日必成后患。

    想到自己来到武神界的目的,“假龙飞”的眉头,蹙的越来越紧。

    就在这时,一旁看热闹的阴阳王突然出声,“龙飞大人,依我看,你就答应了他的挑战,也好让我们见识一下红王大人传授给您的绝技。”

    阴阳王的话,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假龙飞”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但是箭在弦不得不发,他无奈,只得硬着头皮一试,沉声迎战。

    事态发展瞬息万变,隐形的硝烟浓烈的笼罩在场内,看的萧御和太古龙皇等人目瞪口呆,心中不由的啧啧称奇。

    尤其是太古龙皇,这位当年的红使,身居位,对这些心术权事更是体会深刻,不由的赞叹龙飞的智谋实乃天下无双。

    只是从古堡迷宫第一关走到这第四关,区区月数,龙飞竟然已经从那个实力只有下位神的愣头生,成长到了如今羽扇纶巾,谈笑灰飞烟灭的五品境界神王,世事万千,着实可怕。

    太古龙皇甚至不敢想象,这样的龙飞,若是这么一路走下去,到底会成长到什么样的境界。

    太古龙皇的脑海之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影。

    红玉。

    不可能,他骤然摇了摇头,再怎么样,龙飞怎么可能取代红玉那样遥不可及的地位呢。

    红玉在太古龙皇的心中,无疑,是最高的存在。

    就在太古龙皇心生荒谬之际,却听到阴阳王那沙哑的声音说道,“二位炼药师,老夫这里,正好有一难题,兴许,可以成为二位比试的题目。”

    说着,阴阳王巍巍颤颤的从衣袖之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古纸,却见面,赫然写着几个古缘字体。

    以药炼界!

    看到这张纸,就连见过无数珍奇宝物的太古龙皇,也不由得眼皮一跳。

    以药炼界,太古龙皇也只是略有耳闻,却是从未见过,他只是从红玉的口中,听闻过这世间,有一张奇特的药方,而这张药方所炼制的,并非是丹药,而是,世界。

    在武者修行进入四品神王境界之后,便可以炼化自己的位面世界,但是进入四品神王境界的无数武者,却鲜有人有实力在刚迈入四品,便可炼化改变位面规则。

    龙飞是个特例,因为他有天炉,更有那时在天马山的际遇,二者的相撞,才让龙飞喜获神力改变空间法则,成立自己的规则位面。

    但是除了依照这些际遇和辅助,还有一些方法,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四品神王境界炼化空间世界。

    这张药方,便是其中的一种。

    通过激发珍贵药材之中的天地灵性,来产生无匹的力量,从而利用这些药力,来改变空间法则轨迹,虽然从原理讲,是很简单的步骤。

    但是精细到具体每一步骤,精细到每一种药材的挑选以及加入时机,甚至炼药火候,都是无法让人得知的秘密。

    看着阴阳王手中的那张皱巴巴的纸,在场的所有人,眼中顿时冒出一阵光彩,仿佛那不是一张皱了的纸,而是一个自己寻找了几十年的藏宝图。

    本来还对这次对决稍有犹豫的“假龙飞”,竟然首当其冲,前就要接过皱巴巴的配方,而龙飞则没有动,像阴阳王这种老狐狸,在这种时候拿出这么宝贵的东西,自然有其目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