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创世至尊 第一百章 仍为至尊(卷终)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那人不知从何而来,虚空也不知因何诞生,洪禹却有一种很古怪的认知:这里乃是一切初始。

    似乎是这个环境,硬生生将这个念头塞进了他的脑海之。

    那人开始了思考,然后随手在虚空之抓着,黑暗之也不知道有什么,但是他每一次伸手出去,总能抓到一些东西回来,有的被他随手又扔掉了,有的则保留下来,捏一捏,变成了一种器物。

    最终,这人垒起了炉灶,几块砖头对了一个灶台,上面架着一口大锅。他竟然开始了最原始的炼制

    一颗星辰,从简陋的炉灶之炼制出来,那人举着星辰,开心的笑了,一抬手将星辰嵌在了黑暗的虚空之,这里才有了第一道光芒

    紧接着是第二颗星辰、第三颗星辰。

    越来越多,那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最后,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飞快的从虚空之抓来了很多东西,一股脑的扔进了大锅之,然后一起炼制。

    最终一次可怕的爆炸,最“简陋”的炉灶四分五裂,无数星辰从大锅之飞出来,射向了周围的虚空之,星海就在那个时候形成了。

    那人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并不满意,抓抓头,一步踏出,从虚空之消失不知所踪。

    爆炸的炉灶绝大部分粉碎了,只有一枚砖块损伤较小,飘荡在了虚空之。

    然后这枚砖块经历了一个个神明王朝的时代,那些号称掌控星海的神明,和最初那人相比起来无比如弱小。

    而祉们更多的也是破坏,并没有领会神明对于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肩负“创造”的义务。

    于是,一个个神明王朝最终都走向灭亡。

    最后一个神域,就在那座星门背后,只是已经一片荒凉。

    而那一砖块,见证了太多,似乎也有些疲惫了,它飘飘荡荡,流落了好几颗星球之后,最终落在了一颗星球上。

    它掉落在山间,埋在泥土,被厚厚的植被覆盖住。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这颗星球上出现了一位大德高僧,于佛祖像前发下宏愿,在最艰难之地宣扬佛法度化世

    于是他来到了一个东方的王朝,孤身一人,准备在山野之间建起一座寺庙。

    他自己动手,开辟土地,搬运山石。

    一座小庙一点点的出现了。

    小庙建成,僧人又去挖土背石,准备垒一口灶,他的修为已经高深,不需饮食,但是来往山林的一些旅人,仍需要斋饭。

    一锄头下去,那一块砖被翻了出来,森僧看它形状规整,就放入了背篓之,回去之后它就成了灶台的一部分。

    若于年后,这个王朝几经轮替变成了大夏,这座小庙也不断扩张,成为了天下武学圣地云空寺

    只是最初的那个灶台,仍旧安静的躲在偌大寺院某个厨房的一角,更没有人知道那块砖的来历。

    时过境迁,僧人当年给无数在山野迷路的旅人带去温暖的小庙,如今门槛高大,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那曾经让旅人们有一碗热粥果腹的灶台,更是数百年不曾开火。

    佛法因云空寺发扬光大的,僧人当年的宏愿本心却也湮灭在云空寺好大的庙宇院落之。

    然后,云空寺毁于一片火焰,那块板砖也混杂在废墟之,

    金色光砂演化的“记忆”到此为止会,后面的事情洪禹都曾经亲身经历。他久久不曾言语:

    一口大锅炼化宇宙,何等的轻松大气

    万世神朝轮回生灭,何等的波澜壮阔

    一孑孤僧独行宣法,何等的感天动地

    万间庙宇化作飞灰,何等的让人唏嘘……

    他抬头一看那仍旧悬在自己面前的板砖,忽然一笑,微微伸出手,在心对它说道:“不管你经历了多少,如今就是咱们哥俩相依为伴,我这恶少没什么宏愿追求,比不得高僧大能,比不得千古枭雄,你可愿意与我一起欺压纨绔,然后混吃等死?”

    板砖欣然而来,落入他的手微微一动,似乎是在说,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了?

    洪禹美滋滋的揣好了板砖,再去看白宛晨,顿时吃了一惊。

    从那一扇星门——或者应该称之为神界之门的后面,传来一道道奇异的元能,正在汩汩不断的注入白宛晨身体之。

    洪禹感觉到,那是已经毁灭的神界残余的力量。

    其蕴含着神位、神格、神性三位一体的力量。白宛晨心那一股无比执着的信念、对于武道的追求,让她能够在这种强大的力量“灌顶”之下,仍旧清晰地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不会在骤然获得的力量之迷失。

    洪禹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由得莞尔:原来白宛晨才是神界的继承人。

    他顽皮之心忽起,摸出板砖来举着作势朝星门要砸,那星门之飘逸出来的神界力量骇然,纷纷避让。

    洪禹裂开嘴,无声一笑,将板砖收了起来。

    神界又能如何?咱手的板砖可是炼化宇宙的器物而且经历了无数神朝,资格古老。

    这也让他心笃定,就算是将来白宛晨真的成就神位,自己也不会夫纲不振——这是很重要的,自己仍旧是家至尊,恶少一霸

    从那扇星门归来,星海之已经平静下来。

    最后一战之,土著分崩离析,三族联军随后满星海追杀土著,在这一过程之,摩擦不可避免。

    兽族一反常态的忽然和灵族联手,不大不小的给人族找了几次麻烦,然后不等洪禹去找他们麻烦,左兽王、右兽王就一路吵吵闹闹的到了玉颜星来见洪禹。

    两人一边自己吵架一边跟洪禹介绍清楚了整个事件。

    兽族是没落了。

    之所以没落,是因为大远古时代那些真正的神兽血脉越来越稀薄。

    兽族的力量绝大部分来自于血脉,自身修炼能够得到的提高微乎其微。所以血脉对于兽族来说无比重要。

    大明乃是最后一任兽王的转世——那位兽王也曾经是大远古时代的一头神兽。

    它当年已经看到了兽族的危机,所以找到了这种解决方法:兽魂转世,能够保留自己的记忆,并且用特殊方法,在转世的兽魂之,保留一滴最精纯的精血。

    所以大明觉醒成为真正的兽王,对于兽族来说至关重要。

    至于觉醒之后,如何激活兽族之更多的神兽血脉,想必当年那位兽王另有安排。

    总之,大明对于兽族很重要,黑猫跟毛驴儿就差直接告诉他:你不让大明回归兽族,我们就一直给你捣乱下去。

    禹少爷不是受威胁的人,当然冷笑着拒绝了。

    黑猫和毛驴儿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也笑眯眯的没有当场发作。

    然后接下来,它俩在玉颜星上住了下来。

    每天半夜,毛驴儿就在外面昂夯昂夯的大叫,睡的正香的洪禹往往被吵醒,暴躁无比的追出去,毛驴儿早就跑了

    然后凌晨天快亮的时候,黑猫又躲在墙角下面嗷嗷的叫春,弄得洪禹和女孩们烦躁不堪,洪禹追出去,结果当然还是不了了之。

    如此这般折腾了七八天,洪禹就受不了了,跟他们明言:大明还是自己的荒兽,只是暂时“借调”到兽族帮忙,两位兽王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

    大明走后,兽族圣地,供奉着历代兽王灵魂的“万王殿”之,被撒了一泡猴尿,腥臊难闻,尽管兽族用了各种手段清洗,但仍旧百余日不曾散去。

    尿是百日火猿撒的,但是带着百日火猿于坏事儿的肯定是星空第一恶少。

    这件事情很快在星海之传开,禹少绝不吃亏的性让人哭笑不得。

    忽有一日,人族某个星球茶楼之,人们茶余饭后又说起这个事情,忽有一书生打扮模样的人一拍脑门:“呀,难道百日火猿这个名字的真正意思是味道百日不散?”

    众人恍然,于是江湖传言:千万不要招惹恶少,不然他将你丢进百日火猿尿液之浸泡一下,腥臊之味百日不散,以后还怎么做人?

    别说做人了,兽族和灵族也是噤若寒蝉,没人敢再去招惹禹少爷。真被他这么折腾一下,以后都没脸出门了。

    黑猫和毛驴儿至此之后,躲在兽族之再也不曾露面。

    对外宣称,是怕了洪禹这种“手段”,直到若于年之后,星海的生灵们才渐渐想明白了:不是怕了这种手段,而是已经被这种手段整治过了吧?

    娘军们争吵了三个月之后,还没能决定下来,究竟新的洪府建在什么地方。

    而这三个月之后,白宛晨已经借用神界之力,一举提升到了变天境这个速度比洪禹当年还要可怕

    然后她施施然去见了奶奶,建议在玉颜星镜泊湖附近建造星空洪府,几个观点一说,然后又带着奶奶去镜泊湖转了一圈,奶奶大为满意,当即拍板:就这里了

    爷爷缩着脖不敢说话,小辈们就更不用说了。

    女孩们全都傻眼: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半年之后,规模宏大的洪府建成,洪禹大婚,他专门给兽族和灵族送了请柬,就差明言“老要礼金”了,兽族和灵族对他心有亏,只要捏着鼻各自送了一份厚礼。

    婚礼盛大——除了仪式的规模,还有新娘阵营的规模……

    婚礼上,白宛晨自然站在了第一的位置上,庄寒倒是不怎么跟白宛晨去争,她拍在第二。后面是刀轻月,再往后就乱了,何晴、梅千舞、关菱、秋林、方琉云……挤作一团。

    宾客们也暗自发笑,心说只怕将来后宅不宁。

    林三绝和伍敬北幸灾乐祸美滋滋的喝着酒。

    何远达脸色铁青——自从认识了洪禹之后,他似乎一直就是这个脸色。

    孔善兵等着洪禹结婚之后再跟他谈继任兵部巨头的事情——盛情难却,也弄得洪禹现在有点怕见他。

    通天大帝坐在宾客席上,把所有的新娘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没有自家四丫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热热闹闹的仪式之后,洪禹心急火燎的要入洞房。

    白宛晨淡淡问道:“先去哪位姐妹那里?”

    洪禹一挥手打开半神域——天当被、地当床,这种淫丨的生活恶少已经向往很久了。

    小丁惨兮兮的在一旁伺候着,时不时还要被要求进行一些奇怪的“动力辅助”……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星海太平,闲暇无事的洪禹舒舒服服的坐在湖边的躺椅上,手把玩着七夕短剑。

    “我马上就以提升到破天境后期了,现在总该有资格知道了吧?”

    七夕剑灵叹了口气,显得分外沧桑,洪禹以为它要说出什么苦大仇深的往事,给自己加上一个莫名其妙的“使命”,没想到她开口便道:“你其实一直有资格,只是本座觉得应该保持足够的神秘感……”

    洪禹很想揍人。

    “那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七夕剑灵笑了。

    有个女人拔出发钗在星空之一划,银河出现,隔绝了一对恩爱的男女。

    这个爱情的考验还没有结束,末法时代已经来临。

    信仰混乱,天庭崩塌,一切越来越坏,最终曾经辉煌的天庭也如同这个世界的神界一样陨落成为无尽虚空的一部

    各种神器散落四方,在那一片星海之漂浮。

    发钗也是一样,历经了无数岁月,忽然它前方的星空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个人从走了出来,发现了这个世界,那人显得很兴奋,如同一个孩找到了一个新玩具。

    而他浑然没有察觉到,他打开的“缺口”产生了一丝“细微”的吸力,将发钗吸了进去。

    对于那人来说,这一丝“细微”的吸力,却是连神器发钗也无法抵抗的力量。

    于是发钗来到了这个新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它几乎和板砖一样古老,只是不曾经历炼化宇宙的过程罢了。

    洪禹一阵疑惑:“按照经历,你曾经是深沉而纯情吧?怎么现在成了江湖骗?”

    七夕剑灵一声喟叹:“情深义更深、七夕定乾坤。岁月而过,本座的内心还是一如当初那般清澈……”

    洪禹:“整个镜泊湖的水都洗不于净你的无耻”

    “老二……”

    一声呼喊,洪烈捧着一只玉匣跑来:“你让人做的恶少令好了,他们送过来让你看看满意不。”

    洪禹大喜,收了七夕短剑:“快,给我看看。”

    恶少令是洪禹的一个新主意,以后在星海之,恶少令现,如同禹少亲至宵小俯首,群雄跪拜——何等的威风

    谁敢不从,让百日火猿帮你洗澡。

    打开玉匣,一枚做工精致,内蕴八十一重防伪星阵的玉质令牌出现。

    正面是洪禹亲笔题词:恶少令

    三个字堪称鸡抓白雪、狗过泥塘——洪烈在一边看得直咧嘴,心说这三个字比那八十一重星空阵法的防伪效果还好,老二能写成这样,也真是星空罕见。

    洪禹满意的点点头,翻过来,背面一行大字:

    替天行道、强抢民女

    “哈哈哈……”

    (全书完)

    (正好一百章圆满,容我缓一缓,整理一下心情,新书大概两个月以后出来,感谢大家对《创世至尊》的支持,希望新书能够再次见到大家)i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