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 326.325全文完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在楼竟远27岁的那年,楼正勋彻底放下公司的事情,直接买下一架直升机,带着白溪全球周游。

    楼竟远在白溪生日的时候送了她几条航线的使用权,为父母的“逃跑计划”加大了筹码。

    两个人先去了南极,按照白溪的说法就是,这辈子能踏上南极大陆,都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楼正勋不懂白溪对南极的这种奇妙情感,只是觉得陪着媳妇去哪儿都好拗。

    楼正勋联系好了南极方面的人,直升机飞到德雷克海峡,然后又搭乘轮船往南极洲行驶。

    白溪只要醒着,几乎都趴在了船舱的窗户旁,看着外边瑰丽的世界。

    “这么喜欢?”楼正勋十分的纳闷,“平时也没见你多喜欢雪啊。”

    白溪推了他一下,“南极洲能跟雪一样嘛?我来这里,要去布朗断崖,要去半月岛!跖”

    楼正勋坐在她身后,把人给抱到怀里,“你应该说带着老公去布朗断崖,去半月岛!敢不带我,我看你怎么去。”

    白溪嘿嘿一笑,靠在他身上,“真好,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才能这么快活。”

    楼正勋亲亲她的发顶,两个人结婚快要三十年了,却依旧如胶似漆。

    楼正勋觉得他曾经小心翼翼暗恋着她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这么快两个人都五十了。

    “不,我们一直很幸福。以前我暗恋你的时候,我自己幸福。后来在一起了,我们两个幸福。有了孩子,我们就三倍四倍五倍的幸福,现在是大大的幸福。”

    白溪用头顶了顶她,“你倒是过的好,感觉就没有愁事似的。”

    楼正勋“嗯”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大的困难就是你,我娶到手了,还有什么更难的?”

    白溪笑了笑,“真好,这辈子就这么遇到了,又在一起了。要是没遇到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楼正勋握住她的手,“我猜你会过的生不如死,一点都不幸福,天天都以泪洗面,就盼着下辈子再跟我相遇。”

    白溪直接推了他一下,“什么啊!”

    “怎么,没遇到我你还想过的幸福?做梦去吧。”

    白溪翻了个白眼,继续看船舱外的景色。

    他们经过几天的海上漂流,终于登上南极大陆。

    厚厚的雪盖看上去皑皑无垠,狂烈的暴风几乎要将他们卷起来。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向休息的南极基地,另外还有几个一团的人也跟上了。

    基地内暖和又温馨,白溪脱下外套,又趴到了窗户旁。

    “快睡吧,”楼正勋直接把人给抱了过来,放到床上,“都看了几天了,怎么还看不够。”

    白溪撅撅嘴,虽然年纪不小了,做起这个表情依旧可人的很。发赖的抱着楼正勋的腰,还要往窗边凑。

    楼正勋直接搂住她的腰,把人给压在了床上,“睡觉!”

    两个人直接就躺下了,当然,主要还是楼正勋强迫的白溪。

    两个人这几天在船上到底是折腾久了,一沾床就忍不住的睡了过去。

    一大早,两个人就被外边呼啸的风给吵醒了。白溪见楼正勋还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悄悄的抱着被子就往窗口跑。楼正勋猛的站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人给捞了回来,“干嘛呢?过去也不怕冻感冒。”

    白溪嘿嘿一笑,“我是觉得外面空气好嘛,你看,这可是比港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空气。”

    楼正勋瞪了她一眼,“我只知道这是比港城不知道低了多少倍的温度。我跟你说啊,不穿好衣服吃完饭,你别想出门。”

    白溪赶紧点头,接着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楼正勋回了床上。两个人穿好衣服以后给餐厅饮食部打了电话,等了一会儿,早饭就被送过来了。

    因为身在南极,并没有足够的物资让众人享受美食。送来的食物有新鲜的青菜,也有一些炖肉,不过自然是跟餐厅没有办法比较的。

    好在楼正勋和白溪并不在意,两个人吃了早饭,就接到了队长的电话。

    到南极来不能单独行动,必须得有专业人士领头,一起行动。

    白溪接到电话以后就赶紧穿上衣服,拉着楼正勋出来了。

    来到南极,当然是得看企鹅。今天队长排的日程就是去看企鹅,白溪昨晚就激动的不行了。

    楼正勋看着白溪跑来跑去的去看企鹅,也只能无奈的陪着了。

    *

    楼竟远接到爸妈的电话,知道他们玩的很开心,这才放心了不少。

    “哥,爸妈去玩干嘛不带我?”楼小白哭丧着脸,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他们太不厚道了!”

    “爸妈那是度蜜月,带你干嘛?小电灯泡。”楼竟远揉了楼小白的脑袋一下,“别胡来,快去看你的书。”

    楼小白马上就要考试了,可是还天天在那儿傻玩。

    楼

    小白被哥一骂,接着就撅了撅嘴,“你晚上是不是也要出去?”

    今天楼正勋在家休息一天,所以没什么事情可做。眼看都要三点了,楼小白觉得自家大哥肯定不能留在家里的。

    楼竟远点点头,“一会儿就到下班的时间了,我得回去。”

    “嘁,”楼小白翻了个白眼,“你看,都不把这儿当家了。”

    楼竟远踢了她一脚,“别瞎说!”

    拿上了一点家里的肉和菜,楼竟远就开车去别墅那边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想,是不是该让金莹莹住到老宅了。

    别家孩子长大了都巴不得离开父母身边,但是楼家却向来团结。别说是楼正勋的孩子们了,就连楼宇升的孩子也都住在家里。

    楼竟远也不希望因为交女朋友或者结婚就跟父母疏远了,所以想来想去,就觉得还是得把金莹莹给接到家里来。

    到了别墅,楼竟远直接就进门了。刚锁上车门,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

    金莹莹从车上下来,他刚准备叫她,结果就看见车上又下来一个人。

    “莹莹!”崔伟见金莹莹下了车就要走,伸手一把把人给拽住。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给了司机,“别找了。”

    司机轻哼一声,“先生,虽然我能理解你想要在女朋友面前装酷的愿望,但是不好意思,车费就已经九十了。”

    崔伟脸上一热,接着就要去掏钱。

    金莹莹甩开崔伟的手,不太好意思的走过去,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司机先生,麻烦你了。”

    司机冲着金莹莹笑了笑,又看了崔伟一眼,接着就开车离开了。

    崔伟拿着钱包的手攥了攥,看着她,“莹莹,你这是……”

    “崔哥,别多想。”金莹莹轻笑一声,“我到家了,你要是想走的话,估计还得再叫一辆车过来、”

    崔伟挡住金莹莹的去路,看着她,“嘤嘤,我是真的喜欢你,难道我们就没有可能吗?你知道的,我这人不差,我……”

    “崔哥,”金莹莹后退了一小步,“我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我有男朋友的。”

    “可是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我!”

    金莹莹一听,接着就皱了眉头,“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那天我也看见他开的车了。我知道,莹莹,为了能更好的生活,找个有钱人没问题。但是,但是你也不能为了钱就不顾自己的未来和幸福啊!”

    金莹莹愣了一下,看着他,“那你的意思是,我跟你在一起就有未来,有幸福了?”

    崔伟挺了挺胸,“跟我在一起当然会幸福,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对我男朋友的感情是假的?”金莹莹觉得眼前的男人简直可笑,“因为我男朋友有钱,所以我对他的感情就是假的,就不是认真的了?”

    “莹莹……”

    “你不用跟我多说,如果你刚才问我要不要接受你,我可能还会因为同事关系而注意一下措辞,不要伤害了你。但是现在你既然都这样了,还如此的问我,那我只能实话实说了。不管我跟我的男朋友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在一起,以后会怎么样,我都不会选择你!至少跟他在一起,我还有钱。跟你在一起,别说是钱了,只怕连骨气都没了!”

    说完推了崔伟一把,金莹莹接着就往大门走去。

    崔伟被她推了一下,接着就倒在了地上。见金莹莹不打算搭理自己,就坐在那里骂起了人来。

    金莹莹原本以为自己离开就没事了,可是没想到崔伟真不像个男人。在那里跟泼妇骂街似的,简直让人无话可说!

    崔伟在那里,简直是什么难听的都说得出来。一会儿骂金莹莹不知廉耻,一会儿说她跟男友狼狈为奸。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人认识不久,而且只是同事而已,金莹莹甚至都会想是不是真的是自己脚踩两条船,当了败类了。

    他在那里大声的妈,周围就有人走出来看。

    不少人知道这栋别墅是楼竟远的,见男人这么闹,再看看金莹莹,下意识的就想歪了。

    楼家根红苗正,做事一向漂亮,几乎是不留把柄,没有人知道楼家什么肮脏尴尬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见男人在那里撒泼,心里就忍不住的转了转,猜想,难道是真的有些什么?

    金莹莹见人聚过来越来越多,脸上也有了一丝恼意。走到崔伟面前,气的指着他的鼻子,“崔伟,你还是不是男人!追求我就算了,我不同意还不行?你在我门前撒泼,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崔伟这才停了下来,擦了擦鼻子,接着从地上站起来,“我哪有什么居心?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了你什么都豁的出去。莹莹,我们两个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不会嫌弃你跟什么男人来往,更不会问你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只是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是不会变的,只要你回头,我一定就在这里!”

    “哦?”一个男音从人群外传来,众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并且让出一条路来。

    金莹莹回头一看,就看见楼竟远手里还拎着一个餐包,一手抄在口袋里,慢慢的走过来。

    他挑着眉,眉间有不悦,还有嘲讽,目光就直勾勾的看着崔伟。

    崔伟吓得一缩脑袋,不知道楼竟远为什么会是在这里。

    “楼,楼总。”

    楼竟远走到金莹莹的身边,把餐包交给她,“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一会儿热了吃。”

    金莹莹点点头,伸手接过来。

    崔伟见他们两个神情那么自然,一时间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坦了。

    他又不是傻子,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两个人有些关系。

    不过崔伟到底还是抱着侥幸,心想说不定他们是朋友呢?

    “楼总,我,我是要追求莹莹的。没想到……”

    楼竟远直接伸手搭在金莹莹的肩膀上,状似无意的看着他,“你说什么?说话就说话,别放屁。”

    周围的人忍不住“噗嗤”一声,金莹莹的脸上也一下涨红。

    崔伟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似乎有些无措似的。

    楼竟远又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崔伟,“你不是好奇莹莹的男友是谁吗?”

    崔伟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觉得她跟她男朋友之间就是买卖关系吗?”

    崔伟摇摇头,突然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逞能过来。

    今天他不过是跟几个朋友出去喝了点酒,结果一时酒兴上来,又被朋友们给胡乱劝了几句,就直接过来了。

    到公司的时候正好看见金莹莹打车下班,他想都没想就冲了上来。

    然而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的状况……

    金莹莹拉了拉楼竟远的手,“好了,别闹了。”

    楼竟远却不肯松手,依旧揽着金莹莹,看着崔伟,“明天还上班嘛?”

    崔伟赶紧摇摇头,“我明天,不,我现在就递辞呈!”

    “记得说明原因,你的辞呈我会好好的看,仔细研究一下你心里到底是想的什么。你知道的,我一向惜才,不会对优秀员工做不人道的事情。”

    崔伟连连点头,心里早就吓得要哭出来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金莹莹会是楼竟远的女朋友啊!

    楼竟远看向周围,见众人脸上没什么,眼里却泛着光芒,就有些无奈。直接将金莹莹往怀里一拉,“诸位,我的女朋友,你们看够了?”

    这一片虽然算不上顶级的富人区,但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住进来的。楼竟远他们都认识,不管是好心还是假意,都对他的消息在意的很。

    众人一听楼竟远的话,心里就跳了一下,连忙摆了摆手。

    有几个嘿嘿一笑,“我说楼少,真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金屋藏娇啊。”

    楼竟远眯着眼看他,“怎么能算是金屋藏娇呢?我只是让莹莹暂时住在这里,家里的房间正在装修,不好让她回去。”

    众人一听,脸上的神色就又是一变。

    家里装修?

    这是楼家的人都见过她,并且满意了?

    本来众人都以为金莹莹不过是楼竟远玩弄的一个女人而已,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

    再看看旁边站着的崔伟,脸色都已经白了。

    楼竟远朝着崔伟笑了笑,“我很欣赏你的不顾一切,但是记住,这种‘大无畏’,也可以称为不要脸。”

    崔伟咽了咽口水,不敢说话。

    楼竟远拉着金莹莹的手转身进了门,直接回屋去了。

    崔伟一下跌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

    “你干嘛那么吓唬他?”金莹莹一进门,就推了楼竟远一下。

    “怎么,心疼?”楼竟远似笑非笑的看着金莹莹,“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魅力。”

    金莹莹顿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你瞎呀?我心疼他?”

    楼竟远的目光温暖了一些,“嗯,你不心疼他,你只心疼我。”

    金莹莹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餐包往桌子上一放,“去做饭。”

    楼竟远脱下外套,挽起袖子,“好。”

    说着,楼竟远就直接进了厨房。金莹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靠在门口看着他,嘴角忍不住的勾了起来。

    “刚才还说给我装修房间了?”

    楼竟远“嗯”了一声。

    “真是大言不惭,着呢骗人,小心被人家发现。”

    楼竟远抬起头来看着她,“谁说我骗人了?”

    金莹莹顿了一下,看着楼竟远,“什么?”

    楼竟远看着她,慢慢的走过来,“跟我回

    家吧。”

    *

    “所以……”楼竟航看着金莹莹,嘿嘿一笑,“嫂子你就来了?”

    金莹莹脸上一红,拉着楼竟远的手指头,“能别叫我嫂子吗?怪怪的。”

    她跟楼竟航的年纪差不多,两个人甚至是校友。楼竟航比她还要大上一年的样子,突然听见他叫嫂子,她全身都觉得别扭。

    楼竟航赶紧摇摇头,楼欣欣也跟着摇头。

    “别说竟航叫你嫂子,我还得叫你婶婶呢。”楼欣欣看着金莹莹,“我们家辈分可是分的很清楚的。”

    金莹莹有些不好意思,看着楼竟航,“真要这样?”

    楼竟远拉了拉她的手,“放心,没事的。”

    到了八点钟,家里的视频电话一下响了起来。

    楼竟远拿过来,直接打开视频。

    “爸,妈。”

    对面白溪正抱着一只企鹅在那儿亲来亲去的,楼正勋一手搂着她,一边防止她玩的太过分被企鹅给咬住。

    楼竟远见他们两个根本不看自己这边,咳嗽了一声,“爸,妈!”

    对面的两个人这才转过头来,笑嘻嘻的就要叫儿子。谁知道一转过头来,就看见楼竟远的身边坐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白溪立刻把企鹅放开了,端庄的看着对面,“这位小姐是……”

    楼竟远把金莹莹往身边一拉,“这是莹莹。”

    楼正勋点了点头,看向白溪,“儿子的女朋友,这是要带给你看呢。”

    白溪点了点头,通过电话打量着金莹莹。

    金莹莹没想到楼正勋竟然会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她见他的妈妈,听外边的人都说,白溪是个有手段有心计的女人,以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傍上了楼家的二少爷,并且成为了楼家的女主人。

    但是此时看着电话里的女人,金莹莹却觉得亲切。

    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白溪看起来虽然有了些年纪,但是保养得当,顶多像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一点都联想不到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而且白溪看人的时候,目光中虽然带着打量,却不会让人觉得厌恶。

    金莹莹慢慢放松下来,朝着白溪笑了笑,“白阿姨。”

    白溪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你就是莹莹啊?”

    金莹莹也点头,“对,今天我这么突然过来见你,吓到你了吧?”

    白溪点了点头,“是啊,很吃惊。”

    金莹莹笑了笑,“都是竟远,他说很想让我见见你。他很在乎你,所以想要得到你的同意。”

    白溪撅了撅嘴,“他才不是,他是跟我炫耀的。”

    楼竟远笑了笑,“妈,哪有。”

    楼正勋又揽了揽白溪,“行了,别闹了。”

    白溪看着金莹莹,“莹莹啊,欢迎你。”

    金莹莹愣了一下,以为白溪会对自己问几个问题,甚至是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可是谁想到……

    “阿姨,你同意我们了?”

    白溪点点头,“为什么不同意呢?小远的选择肯定不会错的。”

    楼竟远笑了笑,“妈……”

    “好了好了,等我跟你爸回去,我们再正式见面。莹莹,小远带你回来应该是想让你住在楼家的吧?老宅这边是老房子了,你看看喜不喜欢。如果觉得不合适,让他们去折腾,给你装修好了再搬进来。”说完又认真的看着金莹莹,“要好好相处啊。”

    金莹莹的眼睛一下就热了起来。

    她从小跟母亲在一起,虽然不说忍受白眼,但是却也一直没有被好好的对待过。

    本来该在母亲那里得到的信任和爱护,她没有得到。

    现在却在男友的妈妈这边得到了,而且还是如此突然,如此坚定。

    楼正勋又吩咐了楼竟远几句,就让白溪挂断视频了。

    楼竟远搂过金莹莹,让他窝在自己怀里哭着。接着使了个颜色,让楼欣欣和楼竟航上楼去了,他抱着金莹莹安慰了许久。

    金莹莹哭了得有一个小时,等停下来的时候都要打嗝了。

    “行了,委屈都哭干了,接下来就老老实实做楼家的儿媳妇吧。”楼竟远亲了亲她的嘴唇,“金莹莹,你愿意嫁给我吧?”

    金莹莹红着眼睛瞪了他一眼,“你这算是求婚吗?”

    楼竟远点点头,“当然。”

    金莹莹抽抽鼻子,“我以为你至少会拿个戒指的。”

    楼竟远挑挑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你说这个?”

    金莹莹愣了一下,“你还真准备了?”

    楼竟远笑了笑,“我爸教的。”

    金莹莹脸上一热,“什么啊……”

    【全文完】

    小段子1:

    豌豆芽小时候特别调皮,尤其是有了弟弟以后,

    一方面要装出大哥哥的样子,一方面又想要捣乱,于是成了家里唯一一个蔫儿坏蔫儿坏的人物。

    楼老爷子喜欢看经典的老电影,什么《地雷战》《地道战》之类的,豌豆芽就跟着看。

    看到《地雷战》的时候,里面有个镜头是有个小男孩在鬼子经过的路上挖了个坑,接着拉了粑粑进去,接着又弄了引线。

    豌豆芽觉得挺帅的,就想着也要实践实践。

    只是戏弄家里人不太好,一个弄不好把人给弄伤了不说,说不定还要挨骂。

    于是豌豆芽决定去戏弄路人,谁让他家门口总是有那么多心怀不轨的人呢的?

    心怀不轨,对,这是粑粑早上教他的,说门口的那些扛着摄像机的家伙,都是心怀不轨的。

    即使豌豆芽没弄懂火车轨道和心脏有什么关系,但是依旧将粑粑的话深深地记在了脑子里。

    下午的时候,陈嫂本来在看孩子,但是因为要做晚饭,所以就吩咐豌豆芽带着小豌豆在院子里老老实实的玩,不许出门。

    豌豆芽应了声,接着就带着弟弟到杂物房去了。

    “嘚嘚,做什么?”小豌豆看着豌豆芽把自己平时玩沙子的小铲子小桶都拿出来了,就愣了一下。

    “我们去挖坑好不好?”豌豆芽看着小豌豆,“呐,我们偷偷去门口挖坑,不让爸爸妈妈知道!”

    小豌豆眼珠子转了转,双手拍了拍,“好~”

    豌豆芽领着小豌豆出了门,趁着记者们吃饭换班的时候,在门口的拐角处挖了个坑。

    挖完了以后,豌豆芽想了想,“小豌豆,把你之前买的那个啪啪器给我好不好?”

    小豌豆拧了拧眉毛,“嘚嘚……”

    “我再给你买新的!”

    小豌豆立刻点了点头,把口袋里的一个类似捕鼠器的小东西拿了过来。

    小豌豆喜欢研究小器械一类的东西,前段时间看电视里的猫和老鼠,就对捕鼠器感兴趣起来。

    楼正勋可不敢让儿子玩这么危险的东西,所以就弄来一个类似的小孩子玩具给了他,就是他手上的那个啪啪器。

    只不过那个东西不是夹老鼠的,而是夹脚的。

    小孩子的脚没有力气,一般都踩不动,楼正勋这才安心的给了儿子。

    豌豆芽拿过来,放在那个小洞的边沿,接着又想了想,“你想嘘嘘吗?”

    小豌豆摇了摇头,接着双手捂住嘴巴,“嘚嘚想嘘嘘?”

    豌豆芽点了点头,“等等!”

    他把小铲子给了小豌豆,自己落下裤子,直接粑粑了一通。完事以后捏着鼻子又嘘嘘了一下,全都灌进了洞里。

    “嘚嘚,擦屁屁?”小豌豆看豌豆芽直接就要穿上裤子,赶紧从小口袋里拿出消毒湿巾。

    豌豆芽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擦屁股呢,赶紧拿过弟弟给的东西,往小菊花上擦了擦。

    擦干净以后,直接连那块湿巾也给丢进去了。

    弄好了以后,拿过一块干净的湿巾铺在了粑粑上面,然后轻轻的用小铲子铲上土。

    接着看了看,发现不是那么明显以后,才又拿着一些干叶子洒在上边,又把啪啪器放在了旁边。

    “好了,我们回去吧~”

    小豌豆虽然不知道哥哥做了什么,但是听话的他还是点了点头,跟着豌豆芽回家去了。

    一回家,刚好陈嫂做完了饭出来找他们,给他们洗了洗手,接着就抱进了屋里。

    楼正勋最近生意正火,刚跟美国那边签订了一份新合同,所以不少人都在挖独家。

    晚上他好不容易才到家,狗仔就如期而至了。

    门外的拐角处是一个摄像头拍摄不到的地方,而且围墙稍低,能够安全的拍摄到里面的画面。

    一家人在里面吃饭,狗仔们就在外边忙活起来了。

    “哎哟,你别挤我啊!”一个胖子朝着同伴挤了挤,“再这么下去,咱们谁都拍不到好照片!”

    瘦子同事大概也知道自己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就大方的让了让位置。

    谁知道脚下一挪,就觉得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嘎达”一声,像是踩中了什么机关。

    “嘿,兄弟,你听见什么声音没?”

    “哪有什么声音啊,你可别疑神疑鬼的啊!”

    瘦子见胖子没听见,自己也觉得可能是他多想了,就又把脚往旁边挪了挪。

    “啊——”

    瘦子一个侧身,直接趴在了地上!胖子本来就靠在他身上,接着也跟着歪了过去!

    瘦子还好一些,脚丫子戳到了一个洞里,但是胳膊还能撑住地面。只是胖子本来就矮,歪倒的时候正好弯了弯膝盖,脑袋正好撞到了瘦子鞋子的位置!

    整张脸埋到了洞里,接着就被臭味给熏得吐了起来!

    “救命

    啊——”

    两个人在外边叫喊了起来。

    楼正勋洗完澡出来,看见两个儿子弓着屁股趴在床上,已经睡的很熟了。

    “今晚怎么睡的这么早?”楼正勋擦着头发,看见两个孩子的样子,忍不住的笑到。

    白溪也跟着笑了笑,“谁知道呢,你看,一个个跟小猪似的。”

    楼正勋坐下来,一手一个抱起来,往小卧室走了过去,“你可别瞎说,他们是小猪,你是什么?我是什么?”

    白溪也跟着笑,“行了行了,别在那里瞎贫了。”

    两个孩子躺到自己的床上,还在那里嘟囔着什么粑粑之类的。

    楼正勋以为他们在叫自己,还感动的亲了两口。

    小段子2:

    楼宇升小时候长得很漂亮,经常被人当成女孩子。

    楼老爷子对此倒是无所谓,但是楼宇升不乐意啊。

    凭什么小爷真么帅,你就当我是女孩子?

    又是哭又是闹,最后楼宇升终于让牛叔给他做了一件小斗篷!

    斗篷上不绣别的,就绣上“小辣椒”。而且小家伙的眼神还不错,粗制滥造的不要,一定要顶顶顶顶顶像的!

    于是楼宇升从六岁开始,就一直穿着自己的小斗篷,在家里的院子里魔王一般的玩着。

    每天楼正勋放学回家,看着自己的小侄子长着一张水灵灵的脸,可爱的小嘴微微的嘟着,却满斗篷的shengzhiqi,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几次想要动手把那件斗篷给剪掉,他又觉得自己隐隐蛋疼。

    o(╯□╰)o简直要哭了有没有?

    “二叔,你可别随便动我的东西!”楼宇升插着小腰站在楼正勋的面前,“这是证明我是男子汉的最重要的宝贝!”

    楼正勋看了看他开裆裤露出来的小辣椒,呲牙笑了笑,“那我把你的小辣椒给剪了,反正你有斗篷了。”

    楼宇升接着就歪了嘴,哇哇的哭着,找楼老爷子诉苦去了。

    楼老爷子正看报纸呢,就看见大孙子哭的跟孙子似的冲了过来,只往自己怀里钻,“这是怎么了?”

    楼宇升抽了抽鼻子,“二叔要剪掉我的小辣椒,他嫉妒我的大!”

    楼老爷子咧了咧嘴,看向已经红得跟要烧起来似的二儿子,“儿子啊,出息呢?”

    *

    这次真的是全文完了哦~亲爱的们~感谢大家五个月的支持,心心又完结了一本!

    原本是打算这本完结下本书接着上架的,但是谁想到中间改了文,那个文跟这个只怕是接不上了。不过我计划在十号左右上架,到时候也是一样会好好更新,多多更新的!

    么么么,谢谢大家一路上的支持,这本书我自认为比上本书要稍微好一点了,当然,可能也没好到哪里去~

    但是我觉得,二百万字了,总有进步了嘛~而且这本书已经超过了上一本的字数,我真的是十分满足了!

    么么哒大家,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我已经码字码的头昏脑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本书完结,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新文《悄悄爱上你①老公,咱别着急》。一样的宠文,一样的不虐哦~

    以我的性格,实在是……也虐不起来。

    给大家集体亲一个,么么哒!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