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仙路春秋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自绝天地(四合一)
全本小说网 hl253.com 加入收藏
    一番寒暄过后,叶白问起众人商量的如何。

    这一干修士里,除了忘川老人,其他人均有气运神物在手,可说是星空最顶尖的存在齐聚,若还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真解决不了了。

    众人听到叶白的问题,均都摇头苦笑。

    叶白看的目光沉了沉。

    “师弟,你去找有道,问的如何?”

    莫二也问道。

    忘川老人是值得信赖的前辈,顾始终素来的风评,也是极佳,因此莫二没有传音,直接问了出来。

    “有道他……也算不出办法来。”

    叶白淡淡道了一句,尽管已经和高有道撕破脸,但叶白并不会在背地里,将他往坏里说,毕竟不是下三流的人。

    几人之中,还属季苍茫最了解他,又知道他和高有道之间的交恶之事,从叶白一瞬间的欲言又止里,就知道二人之间,必定有事情发生,季苍茫目中精芒电闪了一下,没有立刻问。

    “水祖和土祖的传人,到底是谁?顾兄可知道?”

    叶白问向顾始终。

    顾始终摇了摇头。

    “你挑的那个小子呢?还没来吗?”

    叶白又问向季苍茫。

    季苍茫同样摇了摇头,说道:“他此刻的境界,最多是星主一境,来了作用也不大,不必苛求他了。”

    “这不是作用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

    叶白陡然大喝了一声,神色异常的严肃,仿佛要和季苍茫争一争一般。

    众人全都一楞,感觉到叶白的不对劲。

    大殿之中,短暂的一阵沉默,叶白似知自己有些失态。目光沉了沉之后,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摸出一壶酒喝了起来,再不说话。

    几人默然交换着眼色。

    “大师兄,鸿蒙始源好象还有两团无主吧?没有来的人,全都出局!”

    叶白灌了一口酒后。目光阴沉的传音给季苍茫道了一句。

    季苍茫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一壶酒下肚,叶白总算恢复了几分正常,先问了问顾始终金祖气运神物的功效,看看有无可能共同施展,发挥出更强的效果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

    忘川城中,修士越来越多。众人的紧张之色,反而不如从前了。天塌下来,也有九祖传人先扛着,他们又担心什么呢,最多大家一起死。

    在这样的心态下,众人更关心九祖的传人,到底是谁?

    顾始终是金祖传人的身份,已经确定,这一点。从那些无上剑宗的弟子,眉宇间的骄傲神色里。都能看的出来。

    纪白衣火祖传人的身份,同样确定。

    叶白是雷祖传人的身份,尽管他从未承认,但也被众人认定,他的崛起,实在太传奇。没有气运神物帮忙。谁肯相信。

    季苍茫是木祖传人的身份,也在众修的猜测之中,毕竟达到超越其他所有木修的修士,他是唯一的那一个。

    温良玉的阵祖传人的身份,也被众人暗暗的猜测。这修真界里,敢叫阵帝的有几个?

    至于莫二这个符祖传人,反而无人知道,他太低调了,天天闷在家里修炼画符,连这一次进纪白衣的界主府,都是通过秘密手段进去的。

    水,土,冰三祖的传人身份,也是无人知道,引起的猜测,也是极多。

    ……

    方圆数百里的忘川城中,某一处酒楼之中,二楼窗边,一个相貌寻常的青年血肉修士,默然饮酒,目光投向窗外的时候,正好对着界主府的方向,此人不时看向那里的眼睛底,充满了纠结之色。

    此人正是土祖传人大千道君。

    大千道君如今境界不知,但气息也是深不可测,不过这一次来黄泉的星主,不在少数,大千道君并未惹来太多的注意。

    此人是个谨慎而又自保的性子,若非是迫不得已,绝不强自出头,更不要提暴露自己土祖传人的身份。

    上一次海风星大战的时候,若非是被众人的自爆,激发出了深藏的血性,根本不会出手。

    这一次,浩劫虽然到来,但还没到最后的必死关头,因此大千道君也是暂时没有去见纪白衣等人。

    呼——

    一阵甜腻的香风飘过。

    只见对面空着的位置上,已经多了一道红色人影,是个巧笑倩兮的美娇娥。

    红衣如火,黑发似锦,笑颜如花。

    “东方兄,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红衣女修到来之后,邪笑着道了一句,动作优雅的撩了撩红衣,露出两条欺霜赛雪的雪白小腿,抄过酒壶,便饮了起来,动作潇洒而又浪荡,魅惑之极。

    此女正是那在海风星大战里,窥视着战局的水修冷红唇,也就是水祖的传人。

    大千道君察觉她到来,眉头皱了皱,露出一个头疼的神色。

    自从海风星大战之后,他离开了海风星,就被冷红唇盯上了,二人到了无人的尘封之星上,一场大战,均都知晓了对方九祖传人的身份。这场大战,最终以平手告终。

    大千道君独来独往惯了,打过也就打过,又无法杀了对方灭口,只能郁闷离开,谁知道冷红唇却是盯上了他。

    也不知道在他身上施展了什么古怪手段,无论大千道君藏到哪个角落里修炼,最后总能被冷红唇找到,又是切磋。

    一场场切磋下来,倒也产生了几分交情。

    不过现在,大千道君明显不想见到冷红唇。

    “红唇令你很烦恼吗?”

    冷红唇目光里大有深意的道了一句,带着几分自怜的嗔意,仿佛被心上人伤到的女子一般。

    大千道君又是一阵头疼。

    他早就过了情关,自问对人心也算洞彻,但偏偏拿冷红唇没有办法,不知道她的所有表现。是真是假,又或是高明的媚惑手段,大千道君对这个真假的判断,原本也无所谓,但架不住冷红唇三天两头来玩这一套。

    “道友能让我安静一会吗?”

    大千道君冷冷道了一句。

    “不解风情的男人。”

    冷红唇娇哼了一声,顺着大千道君的目光看了看。眼睛里,陡然露出狡黠笑意,传音说道:“我和道友一样,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那几个家伙。”

    “道友信不信,与我无关,莫要把我牵扯进去。”

    大千道君冷冷再道。

    冷红唇闻言,面色正了正,幽幽叹息了一声。传音道:“可是这一次的劫,若消弭不掉,你我都要死。”

    大千道君不语。

    冷红唇凝视着他道:“所有的修士里,你是我唯一可以有几分信赖的。你我二人,打了这么多场,手段也知根知道底,这一次,我打算与道友共进退。若你去,我便去。若发生意外,我们二人联手杀出来。若你不去,我也不去。”

    大千道君闻言,终于看向他。

    二人四目相视,冷红唇水汪汪的蓝色瞳孔,微微闪烁着。迷人之极。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大千道君道:“道友搞错了两点,第一,我并没有那么像刺猬一样,戒备着每一个人。第二。那几位,据我所知,性情都还算正派。我之所以还没去,只是因为不喜欢,和其他修士往来。”

    此人肯定是个孤僻性子。

    “道兄怎么说都好,红唇只想知道你的决定。”

    冷红唇一副我们不分离的架势。

    大千道君脸色黑了黑,摸出一把仙石,放在桌上,朝楼下走去。

    冷红唇笑了笑,跟了上去。

    ……

    大千道君和冷红唇,都是孤家寡人一般的散修人物,无牵无挂,如今的实力,除了叶白等有限几人,余子均已不放在眼中。

    因此没有掩饰身份,或者走其他路,大大方方进了纪白衣的界主府,一时之间,不知道又引来了多少哗然。

    大千道君虽然低调,但在离尘星空期的时候,也是颇有几分声名的,参加海风战一战,对战冰师,更是令他声望涨了一大截。他的出场,惹来不少与他打过交道的修士的瞩目。

    旁边的冷红唇,引起的争议,还要大一些。

    此女当年,属于水星域的一个大势力,后来不知为何,被逐出了师门,见她似是水祖传人,那个势力的修士,估计肠子都要毁青了。

    往事不提,二人进了府中,立刻被纪小白引去见叶白等人。

    众人见面,又是一番惊讶和寒暄!

    季苍茫见大千道君,竟然就是土祖传人,忍不住直摇头,心中想起的,自然是当年连夜雨等人中了冰祖手段的旧事。

    大千道君悄然和季苍茫道了一声歉,季苍茫亦没有再多说,这桩旧事,就算揭过,心中也明白大千道君的顾虑。

    而通过身份之后,所有人都惊讶于海风星的颠峰时代,竟然出了五个九祖传人,实在是了不得。

    “诸位,不等那个得到永生瓶的那个小子了,我们重新商量一下,该如何应付这场大劫。”

    纪白衣朗声说道,他的境界虽然比不上叶白和季苍茫,但毕竟是这里的主人。

    众人点头同意,总算把人凑到差不多了。虞峻城虽然没来,但青帝应该可以填上他的缺。

    “二位,土祖和水祖的给你们的传承里,有没有提过这一劫?”

    季苍茫先问向二人。

    大千道君和冷红唇,均都摇头。

    众人目光微沉了一下,也不废话,立刻商量起来,最后当然是找不出方法,温良玉这个老家伙,被问的最多。

    “就算是阵祖他老人家,也最多定住一个星域的天地,更不要提我如今还没达到祖境。在遭受那恐怖的攻击下,我的迷天千幻旗,能够支撑多久,也是未知之数。”

    温良玉道:“而且若真的走这一步打算,将意味着放弃除了我支撑住的空间外的所有地方,那些带不走的生灵。全都只有死路一条。”

    老家伙阵帝做的久了,倒也养成一些威严之气,目光凛凛。

    众人点头同意。

    叶白,青帝,季苍茫三人,无声交换着眼色。

    一连商议了数天。也想不出方法来。

    “诸位,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磨蹭了,不如去到那空间壁垒处,边看边商量吧!”

    季苍茫站起说道,目光微微有些焦急,耽误了这么久,那空间波澜,不知道又向被碾压了多远。多少生灵遭遇劫难。

    众人点头同意。

    “前辈,忘川城请你代我照顾一下。”

    纪白衣和忘川老人交代了一句,就与叶白等人,立刻出发。

    众人撕空而去,没有惊动到任何修士。

    仍是叶白和季苍茫最快,飞一般的速度,到达了空间壁垒外,此时此刻。那碾压而来的空间壁垒,已经到了各大星域有人星辰的区域边缘处。最边缘的生灵星辰已经一颗颗被碾爆。

    好在纪白衣和季苍茫等人,已经请离尘之上的人族修士,灵根修士,妖兽修士,提前去那些星辰,带走上面的生灵。才没有生成无边血海。

    ……

    “叶白,若我死了……”

    见只有二人,季苍茫神色平静异常的说道。

    “还没到那一步呢!”

    叶白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

    季苍茫怔了怔,转移话题道:“你和有道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白目光一沉。冷冷道:“没什么,以后都不用再提起他了。”

    “你杀了他?”

    季苍茫一震。

    “当然没有。”

    叶白道:“只是此人已经没有结交的不要了,师兄也不必再提他了,就算你亲自去,就算海狂澜他们全都去,他也不会算这一卦的。”

    季苍茫不语。

    师兄弟二人,都不再提这茬。

    算算以纪白衣等人的修为,还需不少时间,才能到达,叶白朝着那空间壁垒,疯狂轰击出雷灭,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郁闷。

    星空之中,雷暴滚滚,轰隆作响。

    纪白衣等人,一直又过了近月时间才到,这种速度,放在其他修士心中,已经不可思议,但和叶白和季苍茫比,又差了一大截,众人笃定他们二人,已经达到祖级境界了。

    ……

    齐聚之后,众人自然是又是寻找办法,诸般手段,诸般法宝,尝试遍了,都无法停下那空间碾压的波澜。

    凝重与绝望之色,一分一分的,加重在众人脸上,尤其是叶白和顾青锋,季苍茫反倒是一分一分的坦然洒脱起来。

    他下定决心了。

    叶白和顾青锋看到他的神色,心中都升起这个念头。

    随着空间碾压而来,众人的位置,当然也是越来越后。

    这一天,在叶白的提议下,所有九人,都拿出了最强手段,联手轰击那空间波澜的某一点,可惜即便如此,他们的攻击威力,依旧还是祖境,达不到鸿蒙圣境的水准,徒劳无功。

    “诸位,不必再试了。”

    轰击过后,季苍茫望向众人,说道:“让我来——消弭这场大劫吧。”

    ……

    众人闻言,除了叶白和顾青锋外,均都愕然。

    愕然之后,便是大喜,莫二笑道:“老季,你既然有方法,为何不早说,还令我们绝望到几乎要崩溃。”

    纪白衣等人,也点头附和。

    “老季,快说,是什么方法?”

    莫二再问。

    “师兄,不要说了!”

    此时此刻,叶白带着几分低沉压抑的声音,传进众人耳朵里,众人一怔,看向叶白,只见叶白神色悲愤,立刻意识到,季苍茫所说的这个方法,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众人面上的喜色,很快退去。

    “叶白,你们是不是,还藏着什么事情?”

    纪白衣问道,论起辈分,也就属他比较适合说这句话来。

    叶白默然,面色难看。

    “我来说吧。”

    季苍茫说道,说完,先扫了四周一圈,发现已经有一些修士,在远方的星空里看着。改为传音道:“这场大劫,原本就因我而起,自当由我来消弭。”

    几人闻言,又是惊讶。

    季苍茫将第一仙帝遗言,结合与叶白的讨论分析,娓娓道来。众人听的脸色数变,第一次知道,在他们的想象之外,还有更强的存在,还有更惊心动魄的角力,以众生为棋子的角力。

    而季苍茫的命运,也是令他们感慨无比,这样一个令人尊敬的正直修士,为什么要背负这样的命运。遭受这样恶毒阴险的算计。

    季苍茫话音落下,无人说话。

    “大师兄,这一切都只是推测,第一仙帝前辈的遗言,也未必就一定是准的!”

    还是叶白先开口。

    “你说的不错,这一切都只是推测,第一仙帝前辈的遗言,也未必一定是准的。”

    季苍茫猛的一个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叶白道:“但你还有其他的方法吗?只要有任何的可能,我都会去做。而不是选择这条路,我也是想活的。”

    叶白说不出话来。

    “叶白,每拖延一刻,那空间壁垒都挤压的更前,我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到了做决定的时候。”

    季苍茫的目光里。只有深深的悲悯。

    这一刻,众修全都默然。

    轰!

    仿佛是为了呼应什么一般,在季苍茫话音落下的片刻之后,远方后轰然之声传来,又是一颗星辰被碾爆。

    季苍茫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那爆炸开的粉尘中央,淡淡道:“诸位,回吧,我回新仙界一趟,交代几桩事情,就将自绝于天地之间,消弭了这场大劫。叶白,你也来。”

    说完,撕空而去。

    顾青锋,温良玉,自然是跟了上去,叶白亦跟了上去。

    “季兄大德,顾始终送你一程。”

    顾始终亦跟了上去。

    纪白衣三人没有说话,也跟了上去。

    ……

    季苍茫有心提前安排,甩开速度最快的叶白,独自一人,先回到了新仙界,回了新仙界,立刻召集四帝八星君,二十八神将。

    季苍茫是个诚实君子,没有掩饰因为自己而带来的这场天地浩劫的事情,听的众人震惊之余,又均都愤懑,性子暴躁的,更是大骂那伪天道阴险卑鄙。

    而当季苍茫说出,自己将舍身来挽救这场浩劫的时候,众修更是震惊。个个连称不可,请季苍茫联手其他人,想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但哪里还有什么办法。

    听说九祖传人已经齐聚,都找不出办法来,众人也是终于冷静下来。

    “除此之外,再无他路。”

    季苍茫神色严肃无比,众人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都散了吧,其他事情,等顾前辈和良玉他们回来再做决定。”

    季苍茫再道了一声。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眼,无声而去。

    季苍茫独自一人,坐在大殿之中,神色落寞,过了不知多久之后,许是感觉到光线太亮,季苍茫飕飕弹出数指,将墙壁上的火石明珠,打成了粉碎。

    黑暗立刻袭来,将季苍茫的身影淹没。

    季苍茫仿佛一尊雕像一般,坐在黑暗之中,动也不动,心中必定是波澜起伏。

    独自呆了一天,季苍茫才出了大殿,去寻太青丝和荆毒毒,一个男人,在死之前,把时光留给自己的爱侣,这是极正常的一件事情。

    ……

    等到叶白,顾青锋,温良玉等人到达之后,众人再次聚集到一起,外人只有一个,就是叶白。

    “今天,请诸位来,只商议一件事情,就是我死之后的,下一任仙帝人选。”

    季苍茫声音淡而平静,神色里看不出什么悲伤。

    与他交情深厚的李冬阳,连夜雨,听到这个死字,均都神色猛的一沉。

    半晌无人说话,众人目光微转,也不知道该推谁,不过想必季苍茫心里,是有几分主意,最后目光一起落到季苍茫身上。

    “全凭陛下做主。”

    地位最尊的顾青锋先表了一个态。

    众人均都点头同意。

    季苍茫微微点头,目光望向了那唯一的一个外人——叶白身上,说道:“叶白,我死之后,你来做这个第三仙帝,可好?”

    叶白。

    叶白。

    到了最后。季苍茫心目中,最值得托付的那个人,还是叶白。

    众人一震,没想到季苍茫要挑一个外人,不过想到叶白和他们的关系,也就释然了下来。而以叶白的修为,来做这个第三仙帝,可说是有些辱没叶白的境界的。

    叶白自己闻言,却是一阵皱眉。从季苍茫邀请他来参加这一次的会议,他便隐约猜到,季苍茫会提出这个事情,但以他现在的心情,早就对权力与纷争不感兴趣,更何况还有第二次大浩劫在等着他。

    “大师兄。另外挑人吧。”

    叶白吁了一口气,声音异常无力又疲惫的说道:“此次事了,我将专心修炼,再不问修真界之事,有顾青锋前辈,有良玉兄,还有诸位辅佐,我相信。无论这个第三仙帝是谁,新仙界都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即便有危机。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叶白的话,也是在理。

    季苍茫听的也无话可说,叶白不肯做这第三仙帝,季苍茫便望向顾青锋。

    顾青锋苦笑了一下,故作神色轻松道:“苍茫,我都已经是这么老的老家伙了。这么重的担子给我,不担心压折我的老骨头吗?”

    众人一笑,均都莞尔。

    季苍茫也是笑了笑,目光扫过其他人,在看到季仙尘的时候。瞳孔微微动了动,但还是没有点她的名,在他的心里,季仙尘是个极合适的人选,虽是女子,也只有星主一境,但性子刚烈,又有手腕,不输男儿。

    但若选了她,将会给人一种,这新仙界是他老季家的势力的印象,绝不利于之后的传承。

    目光虽只一闪,却被有心的顾青锋,醉梦老人,太玄木几人,看的清清楚楚。

    “苍茫,不用再犹豫了,大家都清楚,仙尘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醉梦老人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想了想,均都点头同意。

    季仙尘自然是推辞。

    季苍茫也是表示反对,老辣的顾青锋一口道穿季苍茫的顾虑,众人这才知道季苍茫心中的想法,不过即便这样,也不该成为阻止季仙尘的理由,用人不避亲。

    吵吵闹闹,一直争论了小半个时辰,众人才终于说服季苍茫,由季仙尘来接这个班,成为第三仙帝。

    “仙尘,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定下之后,季苍茫神色异常严肃的看着季仙尘说道。

    “爹爹请说,便是千件百件,我也答应。”

    季仙尘正色说道,看不出多少悲伤之色,但心中必定是不好受的。

    季苍茫道:“如果有一天,你倦了,想要挑一个人来做新的仙界第四仙帝,这个人,绝对不准是我的后代,他的血液里,不准流淌着半滴我季苍茫的血脉,家天下的仙帝时代,从你开始,到你结束!”

    季仙尘正色应是。

    众人对于季苍茫的心胸,已经挑不出任何刺来,尤其是叶白这样,极其看重血统传承的。

    “叶白和顾前辈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明天清晨去封仙台,我将自绝于封仙台!”

    季苍茫声音大了起来,昂首喝道。

    “大哥!”

    有人闻言跪下,泪流满面。

    是二十八神将中的百里峻,此人和季苍茫,有着父子师徒般的深厚情感,情绪比起任何人,都来的更加激烈。

    看着百里峻的样子,李冬阳,连夜雨等人,亦神色悲伤起来,其他人个个面色凝起。

    “不要再说了,去吧!”

    季苍茫大喝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众人,一头雪白的头发,格外的显眼。

    他的确已经是个老家伙了,老到要被这个时代淘汰了。

    众人心中,越发悲痛。

    百里峻在朝着季苍茫,重重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终是含泪而去,其他人也行礼而去,只有叶白和顾青锋留了下来。

    ……

    殿中沉寂下来。

    过了许久,季苍茫转过身来,一身眼睛。也已经是通红。

    关上房门,打上隔音禁制,季苍茫先对顾青锋道:“前辈,你这一生,为了新仙界,出生入死数次。应当有着一个更远大光明的前程。”

    “有了气运神物,就算是祖境,也已经不远,我已经没有追求了。”

    顾青锋笑着说道。

    “不,还有,在祖境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还有更广阔的神域。那里才是你的舞台,你的脚步,不应该被这仙界羁绊住!”

    季苍茫凝视着他的眼睛,目光坚毅有神,好似要传达某个信念给他。

    顾青锋闻言怔住。

    叶白立刻明白了季苍茫要做什么。

    “大师兄,顾前辈既然有了气运神物,又性子正派,得到那样东西。原本也无不可,但莫要忘了。你我二人,当年都是立下誓言,要把那几团东西,给其他几祖的传人的。”

    叶白说道。

    季苍茫洒脱一笑道:“我如今都要死了,还担心什么天道誓言吗?况且要给顾前辈的鸿蒙始源,是我自己的那一团。就算天道要追究。也只能追究到我这个将死之人身上,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叶白无话可驳,确是如此。

    青帝自然是听的云里雾里,但感觉的出来,该是一桩天大机缘。

    季苍茫说完。先吐了生生不息令,随后又从生生不息令中,引出了那团鸿蒙始源。讲过鸿蒙始源的来历和作用之后,便连顾青锋也是心脏狂跳,不敢随意接下。

    最终,拗不过叶白和季苍茫的劝说,收了下来。

    “我死之后,这块生生不息令,也将成为无主之物,前辈,便请你为他寻一个新主人吧。叶白将来要借用一次,记得令他的新主人,立个誓言。”

    季苍茫又道。

    顾青锋点了接下。

    又嘱咐了几桩事情,顾青锋先出去了。

    ……

    大殿之中,只剩叶白和季苍茫。

    季苍茫依旧是先忙正事,将最后两团无主的鸿蒙始源,交给叶白,请他将来挑选主人。

    “叶白,我一身身家,如今只有最后两样东西,是送给你的,你莫要嫌弃。”

    季苍茫轻声说道。

    叶白笑了笑,摇了摇头。

    季苍茫也不多说,先取出了第一样——鸿紫蒲团!

    “这块蒲团送给你,对你冲击鸿蒙圣境,推演神通,均有帮助,那后一次的大浩劫,就交给你了。”

    看着久违的鸿紫蒲团,叶白心神微微恍惚,没有推辞,收了下来,正如季苍茫所说,这件鸿紫蒲团,对他有大帮助。

    季苍茫又取出一块残破玉牒样的东西,珍而重之的说道:“此物无名,却是我的老师孤直道君,从世界壁垒处得来的域外之物,我的几大神通,均是从此宝上的符文感悟而来,也一并送给你,我相信,对你定有帮助,它的秘密,或许到了神域那边,才能揭开。”

    叶白闻言,心中也是惊讶,没想到季苍茫手里,还藏这样一件宝贝。

    “多谢大师兄。”

    叶白谢过收下,同样没有太客气。

    一桩桩事情,交代完毕,季苍茫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们两个的那一战,好象到现在都没有打,要不要现在挑个地方打一场?”

    季苍茫突然笑着说道,这一战,已经拖了太久太久。

    “不打了,算你欠我的。”

    叶白嘿嘿一笑。

    这一战,对他们来说,或许从约定的时候开始,就根本没有意义。

    季苍茫摇头一笑。

    大殿之中,再一次安静下来。

    到了这一刻,便连叶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叶白,有酒吗?”

    过了不知多久之后,季苍茫先道了一句。

    叶白闻言,默然无声,一壶一壶的掏了出来,好似要把自己储物空间里的酒全掏出来,陪季苍茫喝上一夜一般。

    季苍茫抄过一壶,便仰着脖子,狠狠灌了起来,酒水洒落的同时,两行热泪,亦从眼角滑落下来。

    “叶白,我可以死,但我不想这样死,新仙界已经建立了,我才刚刚分出一份精力,去实现我自己的修道梦想,我自己的梦想——”

    季苍茫身躯颤抖,面皮抽动,一双虎目中,滚滚泪下,这或许是他修道之后,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流露出自己软弱的那一面。

    而这个人,只能是叶白!

    这也是叶白,第一次从季苍茫的口中,听到他说,他自己的梦想——是单纯的修道,而不是新仙界。

    这一句话,或许季苍茫一生只会说一次,顾青锋等人,永远不会知道。

    叶白闻言,眼眶也瞬间红了起来。

    这是真正的那个季苍茫,但背负着别人的理想和期望活着,半点无损他的品行,反而越发高洁。

    而即便他是如此的具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在此时此刻,面对要连自己的理想也一起葬送的结局,也会真情流露。

    “我为什么要背负这样的命运,这个世界,对我太不公平了!”

    季苍茫咆哮出声,一把将手中酒壶,朝前砸去。

    哐铛声响,门外不会有半个人听见。

    “大师兄——”

    叶白哽咽的呼了出声,眼中泪水,终于也再忍不准,滚滚而下起来。

    天道不仁。

    天道不仁。

    此时此刻,叶白心中,只能大骂天道不仁。

    “我会替你报仇的,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那个狗娘养的伪天道!”

    叶白揽住季苍茫的肩膀,亦是大声咆哮,眼中凶芒和悲伤,一起滚涌浮现。

    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家伙,一个鬓角白发的老家伙,两个都是祖级境界的最强修士,现在却像刚刚踏出破碎家门的孩子一般,怒骂着,咆哮着,发着年轻的誓言,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恨。

    这就是棋子的悲哀!

    季苍茫亦伸出手臂,紧紧揽住叶白,身躯颤抖着。

    ……

    酒一壶壶下,

    把那伪天道,

    一句句骂。

    “答应我,叶白,我死之后,如果出了新的纪元之子,你一定要在他进阶祖境之前,把他击杀!就像情义老仙当年,绞尽脑汁也要杀了我一样!”

    这师兄弟二人,不知喝了多少之后,季苍茫醉眼朦胧的嘱咐了一句。

    “大师兄——”

    叶白又一次热泪滚滚。

    原来,他才是新一代的情义老仙吗?全本小说网hl253.com

    ps:  今天结束仙路,但我还没全写好,暂时也没空写什么结束感言了,先来四合一大章,九千多字感谢大家三年来的支持!我接着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